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 正文 001 明月重生,二十年后

001 明月重生,二十年后

渝人 2021-09-14 17:48:50
夕阳西下,游离的火烧云将天空渲染出大片橙红色。放学后的校园安静得过分,除了操场隐约传来男生踢球的呐喊,教学楼已是一片空寂。只有某层的女厕隐隐传出说话声——“江扶月,你也...
夕阳西下,游离的火烧云将天空渲染出大片橙红色。放学后的校园安静得过分,除了操场隐约传来男生踢球的呐喊,教学楼已是一片空寂。只有某层的女厕隐隐传出说话声——“江扶月,你也...

夕阳西下,游离的火烧云将天空渲染出大片橙红色。

放学后的校园安静得过分,除了操场隐约传来男生踢球的呐喊,教学楼已是一片空寂。

只有某层的女厕隐隐传出说话声——

“江扶月,你也配?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凌轩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种学渣?”

楼明月在一阵聒噪声中醒来,看着面前叽里呱啦的女人,眼底一瞬茫然。

她不是死了吗?

这是哪里?

可惜,没有人能给她答案。

好在这样的茫然并未持续太久,常居上位的警惕和强大的应变能力迫使她用最短的时间镇定下来,而后迅速打量四周。

首先,这是一间女厕。半脱落状的墙皮以及坑坑洼洼的瓷砖都在无声述说着老旧与简陋。

她名下任何一处房产,哪怕是最不具现代化气息、生活条件最差的老洋房,里面的厕所都比这里强。

其次,现场有四人。

除了楼明月自己,她面前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的女人是其一,剩下两个没开口,但眼神不善、虎视眈眈。

三人正合力将她围在中间。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们身上都穿着校服,包括楼明月在内。

右前胸印着大红色校徽,正下方四个楷体小字:临南一中。

大致弄清楚周围环境,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楼明月紧绷的神经骤然一松。

“怎么不说话?你平时不挺拽的吗?明明又丑又笨,还偏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小说看多了以为自己是女主角啊?”女人,哦不,应该只能算女生,刻薄的话张口就来。

楼明月却无暇理会,因为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正疯狂涌进脑海。

她重生了!

如今的身份是临南一中高二年级学生江扶月,因为一封写给级草的情书而被级草暗恋者蒋涵,也就是眼前这位肥头大耳的姑娘盯上。

一下课就被拽进女厕例行警告,然后楼明月来了。

“涵姐,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狗腿一号。

“太过分了,居然敢无视咱们!”狗腿二号。

蒋涵皱眉,脸上横肉乱颤,手指怼着江扶月肩膀:“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识相的就不要再招惹凌轩,以后就算看见他也麻烦绕道走,否则我让你家那个小煎饼摊分分钟关——”

呃!

楼明月骤然抬眼,聒噪便戛然而止。

漆黑的瞳孔,淡漠的眼神,刹那间仿佛浩渺星河尽陷其中,沉静如海,广袤如野。

而后目光轻飘飘落到蒋涵脸上,明明不带任何重量,却如同利剑出鞘,铮鸣四起。

那是属于帝都传奇、楼氏家主楼明月的气势!

此刻尽数压到一个中学生肩头,轰——

蒋涵脑子一蒙,手脚发凉,一股寒气从尾椎攀上脖颈,她开始抑制不住颤抖。

“你……”出于本能的畏惧令她不自觉后退。

两个小狗腿还想上前帮忙,却发现双腿像被钉在地里,根本拔不出来。

膝盖一软,差点跪下去。

江、江扶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比、教导主任还可怕……

“滚!”声若冷磬,凉薄入骨。

三人逃之不及。

楼明月扯了扯嘴角,走到角落里捡起书包,嫌弃地看了眼,最后还是认命地挂到肩上。

等慢条斯理洗完手,她才踱出女厕。

……

盛夏的傍晚,风都带着温度,吹在脸上,既闷沉,又湿热。

学校里已经没人,静得可怕。

连操场上踢球的男生都已经各自回家,放眼望去,空旷如野。

楼明月……不……现在应该叫江扶月,出了校门,半垂着头往前走,直到现在她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明明上一秒还倒在血泊里,眼睁睁看着最亲近的人朝她胸口补刀,那些不甘与怨恨仿佛还交缠在灵魂里不得释放,怎么下一秒就变成另一个人?拥有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突然,一道熟悉声音钻进耳朵,江扶月浑身僵硬,遽然抬头。

只见广场正前方那块LED巨幅显示屏上正播放财经频道的一段采访。

“……看来大家的消息很灵通,没错,下个月一号楼氏将完成对索尔科技的收购,这将是楼氏集团首次收购新三板企业,同时也意味着楼氏向科技行业进军的决心……”

屏幕上的女人西服正装,大气从容,此刻面对记者和镜头侃侃而谈,威严凛然。

画面一切,回主持人这边:“楼氏总裁面向广大媒体亲口承认不日将收购索尔科技,这对一向以房地产为重心的楼氏集团来说有什么影响?对未来科技行业又有着何种意义?下面我们请财经专家邵启华先生为大家分析解答……”

楼氏总裁?!

江扶月瞳孔一紧,牙缝里蹦出三个字:“楼——明——心——”

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手把手教出来的好学生,也是在她胸口补了最后一刀的刽子手!

那些被强行压下的憎恨与不甘,在此刻一齐上涌。

不过……

江扶月皱眉。

她才刚死,凭楼明心的段位,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掌控集团,还当上总裁。

忽然,女孩儿眼神一滞,盯着巨屏右下角,目光从茫然到惊疑,最后演变成震惊和难以置信。

2050年……

二十年后!

是了,新闻里的楼明心虽然妆容精致,却过于成熟,尤其那一头盘发,威严有余,但格外显老。

如果不是“显老”,而是真的“老”呢?!

那就不奇怪了。

二十年,不是二十天,也不是二十个钟头,足以改变任何事。

所以……

那些人终是没能帮她守住吗?

江扶月一时怅然。

但这样的低落并未持续太久,等她再次抬头,脸上的无措逐渐褪去。

至少还活着不是吗?她还有大把时间跟那些害死她的人慢慢算账!只盼二十年过去,他们都还活蹦乱跳才好!

夕阳渐沉,江扶月不再耽搁,转身离开。

背后是仍在播放的财经新闻,“……楼氏背景强大,资本雄厚,但近二十年一直没能跨出地产行业,所以此次转型意义重大……”

……

江扶月家离学校不远,大概二十分钟脚程。

她走得慢,顺便熟悉周围环境。

触目所见跟二十年前没有太大变化,除了楼叠得更高,马路更堵。

凭借原主的记忆穿过老市场,几栋低矮的单元楼跃然眼前,只是年份太久,外墙斑驳。

江扶月家在2单元4-1,她拎着书包爬完楼梯,掏出钥匙刚插进锁孔还没来得及旋转,门就从里面打开。

一个“矮萝卜头”出现在眼前,怯生生地看着她,然后嗫嚅着唇,轻轻叫了声:“姐……”

江家四口人——江达、韩韵如夫妻、江扶月以及江沉星姐弟。

江小弟比江扶月小六岁,今年十二,九月份升初一。

他比同龄男孩子发育得慢,目测一米五不到,瘦瘦小小,虽然皮肤白,有张好看的小俊脸,可到底秀气了些。

看上去就像女孩子。

偏偏他性格安静,平时话也不多,乍一看就……更好欺负了。

这对姐弟关系并不好,所以江扶月模仿原主的语气,冷淡地“嗯”了声。

江小弟讷讷让开,等她进到屋里,又默默关上门。

他看了眼姐姐的背影,垂下眼睛,遮住了黯淡,然后牵了牵身上围裙的一角,转身回到厨房继续做饭。

很快传出锅铲炒菜的声音。

半小时后,食物的香气盈满整个客厅。

江小弟走到沙发边,低着头,声音小小的:“姐,吃饭了。”

“……哦。”江扶月放下手机,往饭厅走。

她刚才已经上网大致了解了这个世界,二十年前发生过的事并没有发生改变,这说明时间线还是那条,这个社会所遵循的规则以及所具备的常识认知也与她前世所了解的一致。

她身上仅有的特别之处可能就在于直接从二十年前“楼明月死亡”这个时间点,跳到了二十年后“江扶月在学校女厕被蒋涵欺负”这个时间点上,没有按正常的时间轨道运行,而是眨眼完成瞬移。

……

正准备拿勺盛饭,她动作一顿,旋即不动声色把手收回来。

不是江扶月懒,而是原主从来不做这些,都由江小弟代劳。

现在换了个芯子,就算改变也要慢慢来。

果然,江小弟轻车熟路替她盛好饭,然后……自己开始抱盆吃。

江扶月:“?”

“姐,”小少年脖颈一缩,“你、看我做什么?”

“呃……”江扶月正准备收回目光,突然想起这对姐弟糟糕的相处模式,又抬眼瞪回去,“吃你的饭,哪来这么多废话?”

“哦。”江小弟眼神一怯,继续埋首盆中。

她默默翻出原主的记忆。

原来江小弟是个大胃王,三岁就能吃下两大碗面外加四屉馒头。

随着年龄越大,食量也愈渐恐怖。如今他一个人吃的就比家里另外三口人加起来多,还是在他没敞开肚皮的前提下。

江父江母带他去看医生,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然而对这样一个本不算富裕的家庭来说,“吃得多”就等于“花得多”。

江父江母有个煎饼摊,早出晚归一个月收入大概七千块,将近一半花在江沉星的吃上,剩下一半还要负担姐弟俩的学费以及家庭日常开支,能给江扶月的自然就少。

原主对江小弟的厌恶便由此而来。

“饱了。”她搁下碗,放了筷子。

江小弟噌的一下望过来,眼神……带着期盼。

江扶月默默看了眼碗里不多的剩饭,起身离开。

在她走后,江小弟高兴地把碗拖过来,就着剩下的菜把那几口饭吃干净了。

顿时心满意足!

不过眼里却有疑惑闪过,以前姐姐碗里的剩饭宁愿倒掉也从来不给他,怎么今天……

他把头缩进衣领里,悄悄开心。

……

江扶月站在洗手间里,看着镜中倒映出的自己,一言难尽。

这个非主流发型是什么鬼?

大片刘海耷拉在额前,眉毛全部被盖,眼睛倒是好看,可惜没有眉毛显得光秃秃。巴掌大的脸被两撮鬓发团住,加上额头那一片,像被一个“口”字少下面一横框住。

幽灵本幽,丑到哭。

“江沉星,拿把剪刀过来!”

一刻钟后。

当江扶月再次看向镜中,不由愣住。

只见女孩儿一张秀气的鹅蛋脸,眉色韫浓,形似秋波,桃花眼明中带媚,潋滟生光。

肤色是偏冷调的象牙白,愈发衬得樱唇如绯,颊似桃花。

见过江小弟,她就猜到原主不丑,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大美人!

前世楼明月也美,却因先天孱弱,多了几分病气,更偏娇纤,哪有这般红润健康,明朗大气?

扒在门边的江小弟也看呆了。

姐姐初三毕业就学人剪了刘海,把额头遮得严严实实,眼睛都快挡完了,爸妈都说不好看,他也觉得丑,可姐姐喜欢。

“怎么样?”江扶月突然转头。

“啊?”江小弟懵。

“好不好看?”

“好、好看的。”

“大声点。”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

“好看——”

吼完,江小弟自己都愣了。

江扶月从他身边走过,轻飘飘丢下一句:“勉强像话。”

……

是夜,万籁俱寂。

江小弟作息规律,这会儿已经睡着了。

江扶月躺在下铺,双手枕到脑后,定定望着上床的床板。

偶尔江小弟翻身传来吱嘎的响动,她眼都不眨。

不知过了多久,客厅隐隐传来响动。

“……轻点,别吵醒孩子!”韩韵如压低嗓音。

江达轻手轻脚把门关拢:“好好好,我轻点。你去看看两个小的,这里我来收拾……”

门被推开,江扶月骤然闭眼。

不一会儿,她半搭在腹间的薄毯被一股轻柔的力道扯上来,盖到胸前。

“晚安,月月。”

是一个温柔好听的声音。

……

第二天。

“姐,起床了……”

江扶月坐起来,趿上拖鞋,手脚麻利地开始洗漱。

江小弟站在床边,有点反应不过来。

姐今天怎么没发脾气?嘻嘻……偷偷开心。

江达夫妻早就出门摆摊,给姐弟俩留了早餐放在灶上,还是热的。

七点半,江扶月踩着早读铃声走进高二三班。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明月重生,二十年后 002 美貌惊艳,课堂提问 004 校草凌轩,月姐反杀 005 蒋涵吃瘪,少年易辞 006 男主出没,打情骂俏 007 辅导弟弟,数学小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