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卿本风流》在线阅读 > 正文 充字数

充字数

林家成 2022-06-22 20:37:07
队伍再次出发到达,卫洛坐在马车中,如一如往常像,不时的看向两侧荒野,看向漫漫山陵。此外,她心血来潮时,也会骑骑着马,觉得一下与马车相同的颠簸。昨天的事,也不明白那宗师未曾逐级上报,但是公子泾陵并不在乎。卫洛仔细观察了一下,意外发现盯着自己的人,一如既往,并没昨晚的事,也不知道那宗师不曾上报,还是公子泾陵并不在意。。...

卿本风流

推荐指数:10分

《卿本风流》在线阅读

队伍继续出发,卫洛坐在马车中,如往常一样,时不时的看向两侧荒野,看向漫漫山陵。同时,她心血来潮时,也会骑骑马,感觉一下与马车不同的颠簸。

昨晚的事,也不知道那宗师不曾上报,还是公子泾陵并不在意。

卫洛观察了一下,发现盯着自己的人,一如既往,并没有明显增多。

真是入冬了,天气一天冷似一天。

如此五天后,终于从楚境跨出,入了晋地。

一踏入晋地,队伍中便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卫洛含着笑与众人一样欢喜着。不过,他欢喜的时候,是目光熠熠神色奇异的。

时间到了下午丑时初,暖暖的太阳挂在天空,没有热意,只扫去了天空中的寒气。这种太阳太舒服了,卫洛纵身跳上马背,开始悠哉悠哉地策马徐行。

这时,队伍经过的是一片荒原,还原的尽头,泪手打,是两座平缓的丘陵山夹着的山道。山道不窄,有二十步宽。

卫洛望向那山道。那上到原本树木葱郁,不过现在是冬天,树叶已凋零的差不多了,到处是光秃秃的树枝。

他四下张望之际,突然间,“吁——唏——”“吁——唏——”一阵呼哨声地传出。

那哨声是从车队前面传来的。

声音传来瞬间,众剑客同时一凛,紧接着,一个中年男子粗豪的声音洪亮的传来,“山匪来袭!结阵—”

这声音一传,整个车队同时嗖嗖嗖地移动起来。只是一转眼,众剑客便拔出剑,马头对外,把众马车团团护在其中!

晋人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可他们刚刚正好阵容,一阵汹涌的马蹄声便奔腾而来。

那马蹄声沉闷之极,声音传来处,二人高的烟尘冲天而起,形成了一条长龙。卫洛略略一望,便发现那山匪不少于五百人。

可是,五百人对抗公子泾陵的剑客,似乎犹有不足吧?

在卫洛如此寻思的时候,那些山匪越来越近,转眼间,一阵“嘘溜溜——”的马嘶声中,众匪在离队伍只有百步处停下了。

随着他们停下奔驰,众山匪的身形渐渐呈现了众人眼前。

这支队伍打扮十分凌乱,有的着麻衣,有的着锦,有的白发苍苍的,有的年未及冠。初初一看,宛如一支由各路江湖人物组成的队伍。

而且,这支队伍人人身形悍勇,身上有着血戾之气。光看那目光,卫洛便赫然发现,这批人中,十之七八都是大剑师级以上的高手!

这么多高手,果然是有备而来!

如此想着的不止是卫洛,晋人同时警惕起来。他们慢慢散开,整个队伍呈尖刀状铺出。

一时之间,整个荒原上,只有马嘶之声传来。

不知不觉中,卫洛缓缓策马,靠近了队伍最前面。

她刚来到队伍前面,便看到公子泾陵从马车中跳下,那车帘一晃间,那日作飞天之舞,向他**的美人,正娇慵地倚在塌间。

卫洛眼睛一瞟,搓人手打,便迅速地移开目光。她注意到,在她向马车看去的时候,公子泾陵正沉沉地盯着她的脸。

因此,纵有万千思绪,卫洛也是一脸冷落。

公子泾陵紧紧地瞟了一眼卫洛后,纵声跳上马背,策马来到尖刀中间。贴吧手打

他抬起头来,盯着那伙山匪,雄厚的声音沉沉地传出,“我乃晋公子泾陵。诸位是寻仇而来?还是打劫而来?”

他的声音,冷淡中透着煞气。

众山匪一份两开,一个中年长须,脸黑而苍的麻衣大汉策马而出。

他盯向公子泾陵,目光一瞟,扫过他身边的卫洛。

是瞟了一眼,他便向公子泾陵双手一叉嘶哑地说道:“某等,只是寻仇而来!”

他嘶哑地说到这里。

几乎是突然间,一声清啸从山匪后面传来!

那清啸声震耳欲聋,滔滔而来。在令得众人一怔,那麻衣大汉也是声音一顿后,一个有点尖锐的声音喝道:“废话作甚?杀——”

这一声“杀——”,直是响彻云霄,雄壮之极。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人两马,已闪电般的从匪徒中冲了出来。直直的指向公子泾陵所在的方向!

人未至,气已凌,声刚止,剑已出!

而且那此处的长剑尖上,吞吐着半米长的寒芒!

这人,是一个宗师!

一个宗师在这种情况下,发出了突然一击!

瞬时间,稳公的惊喝声破天而出,“保护公子——”喝声中,三道人影如闪电般的飞出,直直地迎上了那个宗师。

这时,怔仲的山匪们也清醒过来,几个声音同时大喝道:“杀——”喝声中,马蹄奔飞。开始冲出队伍的只是几个山匪,紧接着,剩下的山匪也跟着冲出。再一转眼,五百个山匪已全部冲出,他们嘶喊着,手中长剑挥舞,气势凌人地重重地撞向晋人的队伍!

这一变故实在突然。

几乎是一瞬间,众山匪便在那个宗师的带领下,气势如虹地冲了过来。习惯了贵族式做战的晋人剑客,刚刚反应过来,对方便已一冲而至!

山匪们实在太凶太猛了,太突然了。一时之间,已有不少剑客们手忙脚乱。在这种情况下,闪电般腾跃而出的稳公等人,见那个大叫大喊的,最先发出攻击的宗师策马一拐,掠向后侧,避开了公子泾陵的方向。

他居然并不是想攻击公子泾陵!

稳公等人来不及细思,只是不约而同地放过他,同时闪身挡在公子泾陵前面,落在诸剑客之间,替他们架住了山匪们的雷霆一击。

就在山匪中,那个白衣黄脸的宗师冲出来的时候,卫洛便皱着眉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而这时,那宗师策马一拐,在电光火石间,竟是头一回,突然朝着卫洛眨了眨眼。

这,这家伙,是剑咎!

卫洛大喜。

她嘴角一扬,墨玉眼抽空向剑咎眨了眨,轻飘飘地跳下马,一闪一跃,几个腾挪,纵身一跳,便坐上了剑咎牵着的另一匹马。

这匹马四蹄如雪,分明是匹罕见的宝马。

这几个动作,卫洛做得干脆利落,而且时机也是抓得极准,正是山匪们急冲而来,晋人应对仓促之时。

直到她一腾一跃,跳上宝马,紧跟在剑咎身侧,策马离去时,一个惊喝声才震天介地传来,“咄——妇人逃矣!”

这是一个老者的声音,正是昨晚上,跟卫洛说过话的晋人宗师的声音。

这喝声一出,一阵破空声嗖嗖地响起,却是那宗师越过众人,长袖连甩间,直直地向卫洛两人追来。

这人一追,剑咎便是哈哈一笑。

他的笑声,响亮之极。大笑声中,剑咎右手一扬,嗖地一声拨去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他那张俊逸的脸来。

露出真容的剑咎,笑声更响亮了。大笑声中,他回过头来,冲着那个越追越近的宗师,咧嘴一笑,大呼小叫道:“老小子,凭你一人,怕是挡不住我的,哇哈哈哈。”

随着剑咎毫不掩饰,得意之极的笑声传出。在众剑客保护下,正缓步退后的公子泾陵,嗖地一声,回过头来。

他这一回头,便对上了一袭红袍,正策马远去的卫洛!

他惊住了。

他瞪大双眼,暴喝一声,“小儿,你敢离我而去?”

这喝声惊天动地,含着无边郁怒!

卫洛正在策马狂奔,闻言,她回过头来。

她回过头来,任由狂风吹着她的青丝四散飘扬,任由狂风拂着她的红袍猎猎作响。隔着百步的距离,她的墨玉眼,水盈盈地对上了公子泾陵郁怒的双眸。

四目相对!

瞬时,卫洛灿然一笑。

她这一笑,很华美。

可是,这种华美,却不知为什么,竟掩不住她湿润的双眼,掩不住那双墨玉眼中,渐渐滚下的两行泪水。

泪眼中,纵马狂奔的卫洛,回头痴痴地望着公子泾陵,隔着百步距离,隔着上千人,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在泪水滚过唇角时,她再次冲着公子泾陵灿然一笑。

笑容还凝滞在脸上,她已开了口。她樱唇微张,无声地说了几个字,“放手吧,我的爱。”

这几个字,纵使不曾发出声音,公子泾陵却可以清楚地看出前面三字来。因为,那几个字,她是一字一字,缓慢地说出来的。不过后面的三个字,她的樱唇动得特别快,实是一闪而过。

在最后一个字说完时,两行清泪,从她那睁得大大的,望得痴痴的墨玉眼中流出,眼泪顺着她那白玉般的面颊,樱红的小嘴,莹润的下巴,缓缓渗入她正向后飘飞的大红袍上。有几滴,更是这么滚入飞扬的尘土间,转眼便不复见。

这时的卫洛,是绝美的,她骑在高大的黑马上,青丝飘散,被寒风吹起的大红袍鼓着风,呼呼飞扬,那小脸上露出的笑容,那么灿烂,仿佛是凝聚了所有的美丽,在一瞬间开出的昙花般灿烂!

她吐出那六个字后,再深深地凝视了公子泾陵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过头去。策马继续狂奔!

在她的身后,剑咎正纵身飞出,重重一掌,拍向那匆匆追出的宗师。那宗师见他一掌挥来,连忙扬掌迎上。

“呼——”地一声,两掌相击!

那宗师沉哼一声,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

而与他对掌的剑咎,则是顺势飘出,清唱墨迹,大袖飞扬间,他竟是稳稳地落上他奔得老远的坐骑之上。

这一退一进,转眼间,卫洛两人离那宗师,已有数百步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不是梦 第二章 夫主 第三章 相术 第四章 驱逐 充字数 第五章 看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