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要他摄政王操什么心?

第五章 要他摄政王操什么心?

画鹊兆喜 2021-09-15 14:25:42
后头的话,姜绾绾没听清。因她低头去瞧自己手背了。擦肩而过时,被容卿薄那温热略带薄茧的手指,极缓慢又极隐蔽的一抚而过的手背,划出一道细密如电流般的触感。她眯眸去瞧那道挺拔...

后头的话,姜绾绾没听清。

因她低头去瞧自己手背了。

擦肩而过时,被容卿薄那温热略带薄茧的手指,极缓慢又极隐蔽的一抚而过的手背,划出一道细密如电流般的触感。

她眯眸去瞧那道挺拔的黑金色身影。

心道,轻浮。

彼时,摄政王殿下边走边回味指腹那柔弱无骨的触感。

心想,美人儿……

……

丑时三刻。

月骨亲自送了一碗荷叶粥进去,意外的发现殿下并没有在忙公务,倒是把玩着一盏白玉茶杯挑灯欣赏着。

这白玉茶杯看着有些眼熟,像是白日里殿下在十二皇子处用的。

他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道:“殿下,这姜姑娘吧,她其实……早已与十二殿下定下婚约,是要明媒正娶,做十二皇子妃的人,这事……三伏一脉的人都知晓的。”

容卿薄不动声色。

这事他的确不知晓,但也无需知晓。

那女子一瞧就不是个甘于人下的,她既千里迢迢来这里,又怎会只想做一个十二皇子妃?

左右不过是想踩着十二,往这东池宫里跳一跳罢了。

倒也无妨,算起来,正中他下怀。

父皇太过畏缩,无限的放大三伏的权利,叫许多百姓生了仰仗之心,誓死追从,这可不是件多好的事情。

这三伏,是匹野狼,他要它服服帖帖的趴在那里,不得他一声令,便动也不敢动。

要动它,从那云上衣的心肝妹妹处动手,最自然不过。

……

一大早,东池宫的大总管就亲自过来。

“殿下的意思,姜姑娘在未出阁为人妇前,还是要以名节为先,迎宾殿已连夜休憩完善,还请姜姑娘即刻前往。”

彼时,姜绾绾跟容卿麟正在用早膳。

闻言,容卿麟也不敢多说什么,只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瞧着她。

他刚刚回宫一年,无权无势,母亲早已亡故,说好听一点是尊贵的皇子,说难听了,连这十二皇子殿内的大总管都敢对他吆五喝六,咄咄逼人。

姜绾绾不为所动。

她名节如何,要他摄政王操什么心?

似是猜中了她心中所想,大管家又轻声补充了一句:“老奴来时途径迎宾殿,听里面闹哄哄的,问了一句,说是庞家的大小姐烧伤未愈,怒急之下挖出了罗裳姑娘的尸身,正在……鞭尸。”

正、在、鞭、尸!

……

“贱人贱人贱人!!!”

‘啪——啪啪——啪啪————’

“打死你——打死你!!!贱人!!!”

噼啪声响不绝于耳,惊的众佳丽花容失色,纷纷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空旷的院子里,长长的麻绳垂落下来,高高吊起一具已然僵硬的焦黑尸体,随着一鞭一鞭落下的抽打微微摆动。

那场面诡谲而可怖,庞明珠打红了眼,美丽的容貌因为愤恨而扭曲。

她身后,除了纵血,还站着两个衣着华丽,一胖一瘦两个年轻男子,正笑的猖狂。

像是下了一场黑色的雨雾,偌大的院子都被笼罩,一股浓郁的腥香味道扑面而来。

是食魂花。

生长在终年腐烂的恶臭之地,喜好一切动物植物的尸体,花身不过一指长,深入地下的根茎却近百尺!

传闻可通阎罗,锁魂魄。

花开黑色,艳丽诡谲,腥香气味,浓烈可飘至百里之外。

以其花粉鞭笞尸身,可使被鞭笞之人灵魂被锁,肉身为花之奴仆,生生世世受尽欺凌之苦,不得轮回转世。

似是早有防备,一见他们下马,纵血二话不说拔剑便冲了上去。

马蹄声落,庞明珠与她两个哥哥转过身来,冲她嚣张挑衅:“一个护卫而已,就是通天本领也难敌我庞府数十护卫高手!也容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放肆!我今天就要你跟这个贱人一样的下场!”

话落,黑色鞭尾带着凌厉的破空之声呼啸而至,直劈她命门!

鞭身却在堪堪落下之时被一只葱白玉手缠握住。

强势而霸道的气流顺鞭身反蔓延回去,电光火石间,庞明珠只觉得手臂陡然一麻,身子随即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向了天空。

“啊——救我——”偌大的迎宾殿陡然在眼前缩小变远,她惊恐尖叫。

院落里的十数名护卫蓦地反应过来,脚尖一点,齐齐飞身上前准备接住她。

秀白色卷云纹的短靴在他们升空后才轻点马背,却眨眼间高出他们一头。

不过片刻间,便接二连三重重摔向地面,大理石的地面在惊天动地的声响中嗡嗡震动!

姜绾绾拽住回落的庞明珠,左手为掌,重重击上她后颈处时,被横空一掌截住。

那是一股极为阴邪凶狠的力道,出现的悄无声息。

她毫无防备之下被逼松手,转身轻飘飘落回马背,一口腥甜直逼咽喉,又被她生生咽下。

面上瞧着依旧是游刃有余的懒散模样。

那人怀抱受惊过度不断尖叫的庞明珠,同样轻飘飘落地,冲她阴森一笑:“别来无恙啊,绾绾姑娘。”

姜绾绾也笑:“别来无恙,禁果。”

云中堂脸色一变,阴森中陡现杀意。

他乃青楼母亲所生私生子,富贵人家的爹并不认,被母亲丢弃在门口强迫认亲,富贵人家的爹引以为耻,取名禁果,言下之意,本不该出生的种。

在羞辱打骂中长大,后阴差阳错拜师三伏,取名云中堂,因天资聪慧被誉为三伏未来的第三代掌门,不想半路却杀出个云上衣。

三次刺杀未果,遭云上衣逐出师门,后自立门户,取名三伏之巅,可惜收纳的都是些无所事事的混混之辈。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云中堂丢下浑身都吓软了的庞明珠,阴笑着上前:“他云上衣抢我所有,毁我所得,一副无欲无求的神仙做派,我却是知晓他唯一的软肋,你这一身纯阴内功与他一脉相承,一张脸又七分像极了他,什么妹妹,怕是他早年与什么女子苟合得来的野衶罢!”

姜绾绾下马,慢条斯理的脱去碍事的披风,紧了紧衣袖:“哥哥仁慈,不动杀念,不过我却是生性喜好杀戮,手下亡魂无数,今日……还请禁果师兄多多赐教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把小孽种交出来,本王赐你个全尸,如何? 第二章 臣服他 第三章 鬼门关 第四章 心头肉 第五章 要他摄政王操什么心? 第六章 好斗且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