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退下,让朕来》在线阅读 > 正文 004神学的棺材钉

004神学的棺材钉

油爆香菇 2021-09-15 17:45:04
“守夜怎么就你一人?”官差首领巡察一圈回来,发现站岗守夜的下属少了一个。“他啊,有女犯找他,这会儿正在温柔乡呢。”下属指指小坡方向,挤眉弄眼地明示上司。这种事在发配路上并...

“守夜怎么就你一人?”

官差首领巡察一圈回来,发现站岗守夜的下属少了一个。

“他啊,有女犯找他,这会儿正在温柔乡呢。”

下属指指小坡方向,挤眉弄眼地明示上司。

这种事在发配路上并不少见。

犯人想少吃苦,要么上头有人点名照顾,要么有亲属给钱打点,要是二者都没有,那只能用自己身体当资本贿赂官差。

龚氏被抄家发配,以往的同僚门生自个儿都自身难保,哪有精力照拂?

女犯便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要不说这是份美差呢。

官差首领自然也知道这个潜规则。

“他去多久了?”

“才一会儿。”

“哼,擅离职守!”

“不过,以那小子的速度差不多也该结束了,他速度快,费不了多少时间。”

听到这话,官差首领动动唇角,似乎想笑又硬生生地忍下来,故作严肃地板起一张脸。

“待他回来告诉他——守夜再加一个时辰!”

结果等了一阵也没见人回来。

难不成那小子真从哪儿求来有用的偏方,治好他的隐疾了?

官差坐不住,看犯人一个个睡得像死猪那般死沉,也不怕他们趁机逃跑,便悄悄起身,循着沈棠他们的方向尾随而去。

听听动静,若他俩差不多结束了,自己正好能上去轮个班。

直至靠近小坡,他隐约生出不详的预感。

此处动静太不正常了!

既没有让人耳热的喘息,也没有让精神亢奋的拍打,有的只是虫鸣与夜风吹拂野草时的嘈杂合奏。

“老周?老周你在——”

他压下那份不安,快步上前拨开茂密野草丛,呼唤同僚名字。

很快声音戛然而止。

他低头看向自己踩到的东西——

一条手臂!

借着昏暗夜色,他勉强认出那个脖颈诡异扭曲的男尸正是他口中的“老周”!

“死、死人了!”

他的惊叫引来官差首领。

人已经死透,但尸体温热柔软如生人,并未冰凉多少,可见死去没一会儿。

官差首领又检查被拧断的脖子以及手腕,看痕迹应该是被人瞬间捏断,其指力、手劲极为恐怖。只是,尸体有武胆运行痕迹却连个像样的反抗都没有就被夺走性命,凶手实力必然在末流公士之上。

“那名女犯呢?她的尸体找到了?”

见尸体被搜刮干净,官差首领想到什么。

下属回答:“没、没发现她,就只有老周。”

官差首领:“……”

人死了,女犯不见了?

有人劫囚?

生出这个猜测,他的脸色刷得一下黑了下来。

“你且回去,盯好那些犯人!若有可疑之人直接杀了!”

“是!”

官差首领循着沈棠留下来的痕迹一路追上去,没多会儿便看到黑夜中奔跑的模糊人影。

他毫不迟疑地拈弓搭箭。

箭矢离弦,冲着沈棠背心射去。

这一箭杀个女犯毫无悬念。

谁料女犯背后像是生了双眼睛,在箭矢即将命中的瞬间往右侧翻滚,惊险避开。

“没想到还有你这么一条漏网之鱼!”他驾驭马儿越过沈棠头顶,收紧缰绳,马蹄稳稳站定,堵住她的去路,他冷怒道,“借着男生女相之便,混入女犯再借机逃离,龚贼打得一手好算盘!”

被抄家的男性龚氏犯人,不管年纪都被废了丹府。

一来,防止犯人有能力逃跑,二来也是防止他们日后寻仇。

眼前这个犯人孤身一人,也没接应的人手,应该是“沈棠”以色相为饵,将人诱出,又趁其精神松懈,偷袭杀人。

可末流公士再松懈,也不是一介女流能瞬间斩杀的,再看伤口,断定此人定有文心或者武胆。

已知女子不可能有,那么眼前的“女犯”自然是男子。

一个混入女犯队伍这么久都没被发现的男犯,不用猜,定是龚氏犯人互相包庇,保护了“他”。

综上可知,此人在龚氏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与分量。如此重要的漏网之鱼跑了,他如何回去交差?

电光石火间,脑补出一条逻辑通顺的推测。

沈棠从地上爬起来。

呸了一声,吐掉沾着嘴角的沙土。

恰好听到官差首领那番话。

什么叫她借了男生女相之便?

还称呼她为“龚贼”?

不要欺负她这会儿没记忆,随随便便给她加人设啊!

“呵,那你想怎么样?”

沈棠说完,不慎扯动脸颊伤势,细密的刺痛让她倒吸冷气——方才躲避太急,脸颊被地上碎石砂砾磨得生疼,火辣辣的,不用手摸也知道出血了——目光始终锁定着敌人。

“与我回去,留你狗命。”

沈棠被这话逗笑了:“留我狗命?我看是你他娘是在放狗屁!”

长得挺丑,想得倒美!

“既然谈不拢,那么——”官差首领没动怒,只是凝神聚气,眼底闪过一丝杀意,“枪刀剑戟,弓弩戈矛——杀!”

沈棠:“……哈?”

什么意思?

冷不丁念什么玩意儿?

问题刚跳出来脑海,下一秒便看到官差首领手中长弓化为十字长戟。

长戟近一丈,森冷枪尖冲着她面门要害直刺而来,一点儿不讲武德。

沈棠被这变故吓一跳,歪头后仰,兔起鹘落,躲过致命一击。

武器这东西,一寸长一寸强。

近一丈的古怪长戟在官差首领手中,被舞得枪影绵密、滴水不漏,或横击、或直刺,如臂指使,而沈棠却是赤手空拳。

照此情形,别说撒腿逃命,根本是给人当活靶子啊,累都能累死。

至于念了两句就变出武器这样将科学钉死在棺材里的设定——

她可算知道这厮胯下的马儿怎么来的了。

这世界还能更加不科学吗???

噗!

长戟枪尖擦着左臂,直插入土,看得她头皮发麻。方才反应要是再慢点,这一击直刺绝对能将她心脏捅个对穿!

“枪刀剑戟,弓弩……”

命悬一线,她一边闪躲一边死马当作活马医,看看能不能变出武器——虽说这世界女性无法炼出武胆文心,她为什么不能是例外?作为穿越者,碰到地狱开局,基本的保底总该给她吧?

话未说完便被刺来的长戟打断。

官差首领嘲弄道:“尔等蝼蚁,不自量力!”

沈棠:“……”

记忆中,似乎除了编辑还没谁能让她这么憋屈!当长戟再次刺来,她在怒火之下徒手去抓枪尖,愤怒一拽。

“够了没有!”

无名怒火在胸膛翻滚,灼烧,将一段突兀浮现的文字来回翻炒。

直觉告诉她,这段文字或许是破局关键。内容是这样的——

【慈母手中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发配 002什么破陨石! 003你礼貌吗? 004神学的棺材钉 005迟来的新手福利 006国玺,言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