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伏灵院》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逃婚去咯

第三章 逃婚去咯

Tkom 2021-09-15 21:50:46
“小姐,亓官公子来了。”“抬进来吧。”亓官澈朝着身后的人吩咐道。紧接着楚鳞就看见一口硕大的箱子被抬了进来,足足有能放下一人的空间。“不会这就是我定的衣服吧?”楚鳞指着...

伏灵院

推荐指数:10分

《伏灵院》在线阅读

“小姐,亓官公子来了。”

“抬进来吧。”亓官澈朝着身后的人吩咐道。

紧接着楚鳞就看见一口硕大的箱子被抬了进来,足足有能放下一人的空间。

“不会这就是我定的衣服吧?”楚鳞指着箱子,来回转了一圈,不敢相信。“我不是只做了一件吗?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多,亓官你也太不是人了吧!”

“怎么说话呢?”亓官澈狠狠瞪了楚鳞一眼,甩了甩袖子。“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打开看看吧。”

“呸呸呸,我的错。”楚鳞打着自己的嘴巴,忙冲着亓官澈道歉。

一开箱子,入眼的便是一件叠放整齐的月白色衣裳,显露出来的地方可看见流云飞花的暗纹,泛着的光如水波粼粼,又似月华皎皎。触手也是极光滑细腻的,比常年把玩在手的握玉还要温腻三分。

往下翻看,还有其他颜色的衣裳,宝蓝色、绛紫色、雨后青、落霞色,从面料来看皆是各不相同。楚鳞未将它们取出细看,只是粗略地翻上了一翻,心中也明了了亓官澈的用意。

“难为你了,亓官,够仗义。”楚鳞注意到箱子的暗格,顺手便盖上了盖子。“铃兰,将银钱给亓官掌柜。”

“我还以为你又要赖账呢。”亓官澈合扇轻敲着箱盖,含着浅笑,“这些都是最新的式样,一早就在做了,正好你明日需要,就一道送来了,可还满意?”

“那自然是满意得不得了了,亓官做的衣裳,那可是有价无市!当年来你家串门可真是串对了!”楚鳞高兴地说。

“你那叫串门?分明是翻上了我家墙头,觊觎我院中的那棵梧桐上的鸟窝!当初你非说那是什么凤凰蛋,拉着我就要去掏。最后蛋是没掏到,摔得倒不轻,又吃了父亲的一顿责骂板子。”

亓官澈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楚鳞的场景,那时他在院中习字,突然抬头发现墙头上骑着个小姑娘。梳着两个小鬏鬏穿着件桃粉色的褂子,生得倒是粉嫩,只是动作虎虎的。看见亓官澈也不怕生,冲着他就喊过去帮她。等从墙上下来后,又鼓动着他一起爬树找凤凰蛋。最难得的是,当时自己对于她说的深信不疑,真的以为有什么凤凰蛋。之后自然就被父亲教训了。

突然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楚鳞也有些感触,当时她一直想同隔壁这个小孩玩,在墙头上偷偷观察他了好久。只是他父亲好像对他非常严格,大部分时间都在屋中读书,或是学习商贾之道,很少能在院子中见到他。那天正好看见他在院子中习字,周围也没有其他人在,所以就信口胡诌了个凤凰蛋的由头,邀他一起。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当真了,心心念念了好久。那天虽然后来两人都被自己父亲责罚了一顿,但因此结成了朋友,也不算吃亏。

“所以我说啊,咱们是掏鸟蛋的交情呢!”楚鳞朝着亓官澈眨眨眼,满是溢出来的狡黠。“留下吃晚饭吗?”

“不了,我还有些事情,改日再来吧。”亓官澈冲着楚鳞一笑,带着小厮也就离开了。

“铃兰,叫人抬到屋子里去吧。”楚鳞吩咐道。

“小姐您不试试吗,也得选选明日穿哪件吧?”铃兰刚才看着那一箱子的衣服,就开始在心中盘算哪一件最好。

“不用了,就最上面那件月白色的就行了。”

“可是小姐,那会不会同咱们购置的那些首饰相冲突啊?”

楚鳞哑言,本就是随口敷衍了一句,怎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铃兰啊,这就是你的不懂了。”楚鳞清清嗓子,故意拿腔作势。“咱们选的是不是都是些黄金珠宝缀满了的饰物,那戴上是不是肯定就非常富贵豪气了?”

铃兰点点头,目光中流露着些许茫然。楚鳞也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说。

“这样一来,如果再选择特别华贵的衣服,会怎样?是不是就太过于正式,甚至有了卖弄之意,像是在刻意炫耀一样?”

铃兰点点头。

“那如果我选择的是一件稍微素雅的衣服,效果是不是就会不同。虽贵而不逼人,两者相互调和,也能相得益彰。”

铃兰了然,捣蒜般点头,深深被楚鳞这番言论给折服。“小姐说得对!”

“既然如此,你陪我去走走吧,离晚膳还有段子时间,闲着也是闲着。”

铃兰就陪着楚鳞在府中乱逛,没个章法定律。楚鳞表现出一副紧张无措的样子,叫铃兰看去真就以为明日要见未来姑爷,小姐才会如此娇羞紧张,还一直出言劝慰楚鳞,不过是见上一面,互换庚帖,用不着这么紧张。

见着铃兰是这样的想法,楚鳞自然是极为高兴的,不过面上的功夫那是一点也没少。时不时埋怨着院子里这不好那不妙,又有一言没一语的同铃兰搭着话,总是前后矛盾,故意让她看出自己的心不在焉。

明面上是在同铃兰散步消解心中的慌乱,实则楚鳞在一次次的试验逃跑的路线,实地踏查来决定最终的线路。

楚府占地颇大,要这样来回的走上几遍得花好些功夫,不觉间早就误了吃饭的时辰。待用完晚膳后,楚鳞推脱自己乏了要早点休息,让铃兰也就早点歇息。

楚鳞蹑手蹑脚的打开亓官澈送来的箱子,将衣物全都抱出,摸索到了底层的夹层,打开后便是一套叠放整齐的黑色男装,旁边还有一封书信和一个小盒。

楚鳞迅速将衣服换好,的确是一般的式样,连月华阁的标志都没有绣出,查不出来路。不过并非金线纹样,而是银线,在袖口、前襟、下摆处有少许云纹、缠枝纹、波涛纹等纹样,确实简单普通。

打开书信,楚鳞迅速扫读,信上说:

上面的那些衣服并非用来掩饰凑数的,的确也是亓官澈为她设计的,本来要等她生辰的时候一并给她,但是既然她现在要远出,不知何时才回来,就提前送来了。小盒子里有一瓶迷药,一瓶解药,瓶子上已经标注好了,今晚记得使用,但别忘了提前吃解药。马已经备好了,就在西门出去的一个酒肆那里,今晚亓官澈会在那里等她。在外有需要就去亓官商行铺子,不用跟他客气,反正之后会有楚老爷报账。寄信的话就送到芝芳斋,附上暗语即可。另外就是些注意身体,多多保重的话,啰里啰唆像个老太太。

楚鳞略过了最后一大段的注意事项,直接将信折回去放入了怀中,接着就去收拾盘缠银两。

平日里楚鳞没有敛财的习惯,一时间也找不到太多的现银,幸好前几日才购置了大量的黄金首饰,否则刚出门没多久,她就得自个儿受饿回来。

衣裳之类的东西,楚鳞一样未装,一则包袱太大行动不便,二则她此次出去打算一直用男子的身份,这样楚老爷要找她还得些功夫,三则自己这些衣裳太有辨识度,难免出差错。

楚鳞用了几条手帕将金银裹住,免得等会包裹里叮当作响坏了大事。虽说只带了银钱和那日买的首饰,却也是不太轻巧,还是有些重量。

大笔一挥留下个字条,上面寥寥写着:逃婚去也。便坐于黑暗中,等待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好翻墙而出。

楚鳞很顺利地出了自己的院子,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庆幸自己不喜欢在院中放太多人。去映辉楼的路上倒是有些惊险,不过几次都被她逢凶化吉。

映辉楼是座门楼,藏了些旧籍书目,是楚鳞平日间读书的楼,夜里这的人不多,可以说几乎没有。从这出楚府,也是离西门最近的一个门,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皆全。

到了约定的地方,亓官澈一脸的不满意,“你怎么才到啊,我还以为你被抓了。害得我在这吹了这么久的冷风。”

楚鳞恭恭敬敬地朝着亓官澈行了一个大礼,诚意得不行,“好兄弟,今日的恩情我林某记住了,来日兄弟用得到我的时候,林某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亓官澈摆摆手,让下人将马牵来,“别贫了,上马吧,我就不送你了,日后好自为之。”

楚鳞也不含糊,一个翻身便跨上骏马,抚着它的颈脖,“好马儿,就靠你了。”又抱拳于胸前,冲着亓官澈一拜,“好哥哥,山高水长,日后相见时林某自会报答。”

亓官澈似是受不了她的婆婆妈妈,打了个哈欠又像是困极,一挥鞭打向了马屁股。“废话真多,我还要回去睡觉。再见!”说着便转身离开。

身下的马儿受惊而奔,楚鳞慌乱地抓好缰绳,调整前进的方向,“再见!”声音被颠簸得断断续续,散于风里,也不知亓官澈听见了没有。

第二日清晨,已经比平日里晚了三刻钟,外间负责盥洗的婢女实在等不了了,敲了几次门都没人回应,才将外间的门打开。见着铃兰在自己的塌上睡得正香,便将她晃醒。

“铃兰姐,铃兰姐,快醒醒,睡过头了!”

铃兰本睡得正香,突然被摇醒,想起今日的大事,顿时睡意全无。

“什么时辰了?”

“比平日里过去三刻了!”

“什么!”铃兰忙掀了被子跳下床,胡乱穿上鞋就往里间冲去,嘴里还念叨着,“小姐,奴婢错了,误了时辰……”

“小姐呢?”铃兰进了内室才发现楚鳞并未在床上,床褥整齐,周围也没见着楚鳞的踪迹。

“小姐出来过吗?”负责盥洗的婢女闻声也进了内室,刚进来便听见铃兰的询问。

“我一直候在外面,未见着小姐。”

“这是什么?”

桌上是一张字条,压在茶杯下面,上面四个大字想忽视都难。

“逃婚去也……”楚宪将字条递给谢君修,脸上是挂不住的尴尬。“修儿,此事是我楚家对不住你,我已经派人去找那丫头了,定会给你个交代。”

谢君修用指尖夹着字条,端详了片刻,便放回在了桌上。“楚伯父言重了,楚鳞妹妹也只是一时贪玩,有些小性子也是情理当中。只是这婚约……”

“婚约之事你放心,既然是她惹出来的乱子,待我抓到她后定然押她去梓州赔罪。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你们母亲定下了这桩婚事,那自然是作数的。”

“楚伯父也不必动怒,楚鳞妹妹年纪还小,等她再大些的时候,再来商议这件事也不迟。”

“修儿你不必为她这么说话,那丫头都是我给惯坏了。”楚宪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但还得维持着自己的风度,不能丢了身份。

谢君修不置可否,毕竟这属于楚家家事,他说多了也不好。

又是寒暄一阵,聊了些谢老爷的近况,扯了些有的没的,谢君修用了晚膳才离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谢家来讯 第二章 出逃准备 第三章 逃婚去咯 第四章 封煦阳 第五章 纨绔头头 第六章 谢君修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