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画堂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空架子

第二章 空架子

只今 2022-07-21
“你们怕造孽都别吃,”钟野唏哩呼噜喝光了一大盆米粥,含糊不清地说:“如今皇上不准在春季打猎放鹰,怕惊扰牲畜践踏秧苗。你们整天嚷嚷嘴里快淡出个鸟来,我才想出这法子来的。”“...

画堂归

推荐指数:10分

《画堂归》在线阅读

“你们怕造孽都别吃,”钟野唏哩呼噜喝光了一大盆米粥,含糊不清地说:“如今皇上不准在春季打猎放鹰,怕惊扰牲畜践踏秧苗。你们整天嚷嚷嘴里快淡出个鸟来,我才想出这法子来的。”

“公爷,既然这样你何不顺手捞两条大鱼回来?省得等上三天。”冬瓜此时早把造不造孽丢到二门后了,光想着解馋。

“放生池里泥鳅最多,还有锦鲤和甲鱼,”葫芦冷冷地说:“大春天的吃甲鱼,你想让咱们三个没娶妻的大男人鼻血流成河吗?那锦鲤的肉是酸的,不得已吃它也是产妇为了下奶,你想打下奶来给谁吃?!”

超勇公府早已只剩个空架子,朝廷的俸禄已经停了快十年了。

公爷除了有个空爵位没一点儿实职,家里的仆人也早都遣散了,只剩葫芦和冬瓜死也不肯走,还有钟野的奶娘宋妈妈,老太太前年就亡故了。

府里头原本不怎么厚的家底,当年给老公爵夫人办丧事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如今能变卖的东西早已卖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个空院子。

平时吃的粮食蔬菜都是后花园种出来的,冬瓜早已练成一个娴熟的庄家把式了,其他用度主要是靠葫芦做绣活换钱。

钟野的食量奇大,别人吃饭论碗,他得论盆论锅,粮食基本上不够吃,还要想办法筹措米面,日子着实清苦。

钟野字漫郎,京城中的人都把钟漫郎当笑话讲。

说他空有个身架子,文不成武不就,嗜酒成性全无一点儿才干。除了十五岁那年手刃了杀父仇人外,再无一点儿出众的事迹。

钟漫郎当初就是因为杀了刚刚投降的黑车子部族首领尼堪而被降罪罚俸禄二十年的,没削他的爵位也是看在钟家满门忠烈为国捐躯的份上。

都知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钟漫郎只能拖着两个忠仆活受罪。

“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公爷最好再弄几篓泥鳅回来,”葫芦坐在窗前一边给钟漫郎缝补衣服一边闲闲地说道:“那东西晾干了烤着吃奇香,用盐渍了久储不坏。”

“是啊公爷,这放生池里的泥鳅是救咱们命的东西,佛门人慈悲为怀,谅也不会怪罪咱们的。”冬瓜把口水往回吸溜了一下说:“有了泥鳅干,您以后下酒也不愁没下酒菜了。”

“你不怕造孽了?”葫芦嗤地一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咱们是为了果腹,怎么能算造孽?”冬瓜理直气壮地说。

钟漫郎也丝毫不觉得去放生池捞泥鳅有什么造孽,修行的人都未必个个向善,又何况是他这个终日饿肚子的人呢!

那晚他藏在树丛后面听到张太夫人和明心的对话,虽不知道她们口中的“泥鳅”是谁,但一定是个弱小。

钟漫郎平生最厌恶恃强凌弱的人,看来那个太夫人也不是什么诚心向善的人,在那庵中修行想必是另有缘故。

……

素心庵门前的一片山桃林已是绿叶成荫子满枝,一辆牛车在山门前缓缓停下,车上拉着些干菜粮食,是卫家农庄上的人来给庵里送吃的来了。

赶车的叫岳老九,每次都是他赶车来。车后头还坐着两个上了年纪的庄子上的妇人,一个就是岳老九的老婆,另一个面生些。

但因为她是跟着岳老九夫妇来的,守门的老苍头也就懒得多问。

把东西从车上卸下来,几个人开始往里头搬。

那面生的妇人悄悄跟岳老九老婆使了个眼色,独自往西禅院走去。

卫宜宁早起梳洗过了就跪在蒲团上给父母念经,她每天都是念完经后才吃早饭。

除了晚上休息,她的房门都是敞开的,这样就省得有人总是偷偷舔破窗户纸。既然想看,那就大大方方的看吧!

老妇人站在卫宜宁房门口,光看着她的背影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

卫宜宁听到身后的哽咽声,恰好念完了经文,就转过身来。

她看到了一张有几分熟悉又陌生的脸,熟悉是因为那眼角眉梢和自己记忆里的非常像,陌生是因为那张脸比记忆中苍老太多了。

“林妈!”卫宜宁毫不怀疑这就是她的奶娘林妈妈。

“五姑娘!”林妈脚步踉跄的走过来,一把攥住卫宜宁的手,张了好几次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当初卫宜宁离京的时候才五岁,但她记事早,又何况那时候特别依赖林妈,所以印象就更深一些。

林妈妈是卫宜宁母亲王氏的陪房,后来卫宜宁出生,林妈妈便做了她的奶娘。

“小姐和姑爷——”林妈妈哽咽半晌,再开口还是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但卫宜宁懂她的意思,她口中的小姐和姑爷就是自己的父母。

林妈妈走到香案前跪了下去,哭着磕了三个头,被卫宜宁拉了起来。

“林妈妈,我爹娘的事想必你都听说了。这些年你在哪里呢?”卫宜宁知道林妈一定是听说自己回来了才特意来这里的。

当初父亲犯了罪全家流放,是不能带仆人的。林妈是王氏的陪房,在卫家一定不受待见,再看她如今一身庄户人的打扮,想必多半是被派到了庄子上种田了。

“自从你们离开府,我们这些跟小姐陪嫁过来的没有一个留在府里头。我们一家都去了西城的庄子,前几天我听说你回来了,特意求了给这里送米菜的岳老九,让他趁着给庵里送东西的时候把我带过来,好歹跟你见上一面。”林妈妈用粗糙的袖子抹了抹眼睛,满眼怜爱地端详着卫宜宁:“五姑娘出落得真好。”

十三岁的卫宜宁一眼看去并不十分出众,她的眉眼被浓密的刘海遮挡,看不分明。不是尖尖的瓜子脸,下颌很圆润。身量适中,也未见得纤腰楚楚。

倒是一头青稠稠、黑臻臻的好头发,纵然没有多余的装饰也泛着华丽的光泽,越衬得颈项白腻,脸颊粉润。

“家里人都好吧?”卫宜宁握着林妈的手舍不得松开:“回去替我向奶公和两位奶哥哥带好。”

“哎哎,都好着呢,姑娘别惦记。”林妈忙不迭地说:“我今天来见姑娘一面是想跟你说一句——”

林妈说到这里特意朝门外张望了几眼:“姑娘千万别回公府里去,那是个吃人的地方!”

卫宜宁的眼睑微阖,看不清神色,她想起母亲在临终前也是叮嘱她投奔舅舅家,不想她回到智勇公府里去。

见卫宜宁不开口,林妈有些着急地说:“那府里头没有知近的人,看看你现在住的这屋子,连床脚都是缺的,可见是安了心怠慢你。”

“这不算什么,守丧期间住的太好倒叫人笑话。”卫宜宁神色淡然,不见丝毫委屈:“林妈,我姓卫不姓王,自然要回卫家去。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泥鳅 第二章 空架子 第三章 恸哭 第四章 侯门似海 第五章 烫伤 第二十章 最重要的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