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画堂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侯门似海

第四章 侯门似海

只今 2022-07-21 16:26:17
卫宜宁坐的马车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等到进了城,大周的京城果真繁华热闹,即使已到了暮色,街上的行人依旧熙来攘往,香车宝马络绎不绝。又行了一顿饭时,才望到智勇公府。两扇朱红油漆烫蜡金钉的大门紧闭,仅有旁边的西角门开着。马车停下去,从门里走出来两个四五十岁的又行了一顿饭时,才望见智勇公府。。...

画堂归

推荐指数:10分

《画堂归》在线阅读

卫宜宁坐的马车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进了城,大周的京城果然繁华,即便已到了黄昏,街上的行人依旧熙来攘往,宝马香车络绎不绝。

又行了一顿饭时,才望见智勇公府。

两扇朱红油漆烫蜡金钉的大门紧闭,只有旁边的西角门开着。

马车停下来,从门里走出两个四五十岁的婆子,迎上来把卫宜宁搀下车。

“五姑娘一向安好?太太和小姐们都在内院等着呢!”这两个婆子看上去还算热情知礼,殷殷勤勤扶着卫宜宁进了门。

此时天色已经很暗,智勇公府在暮色中越发显得威赫肃穆。

都说侯门深似海,穿着青白色衣裙的卫宜宁此时恰如一叶浮萍,缓缓漂进智勇公府这深海里去。

经行的每一处,往往都与记忆里的片段重叠,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绕过影壁,走过穿堂,雕着缠枝莲花样的垂花门前,卫宜宁曾和哥哥卫福安在这里放雄黄虎子、拓石印。

甬路两侧的厢房廊檐下原本摆放着一盆盆茂盛的兰草,如今却悬挂着各式的鸟笼,里头的画眉、八哥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正房檐脊上的琉璃兽头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就连其中一个头上的角缺了半边都和卫宜宁记忆里的丝毫不差。

那是他们兄妹几个打弹弓弹坏了的,其实是卫长安弄的,最后赖在了卫福安头上。

两个婆子把卫宜宁带到正院,便站在台阶下不上去了。

卫宜宁知道她们的身份太低,不能上正房。果然从门口又迎上来两个丫鬟,一个穿着葱绿衣裙,一个穿着杏子红绫裙,模样都很周正,穿戴也很体面。

“给五姑娘请安!”两个丫鬟齐齐向卫宜宁行礼,娇声婉转似乳燕出巢。

卫宜宁随着她们走进房里,抬眼望去,灯火葳蕤中,一地的丫鬟婆子,满堂的檀木家具。

现任智勇公夫人包氏带着一干子女坐在那里,人人艳装丽服,一派富贵景象。

相比之下,越发显得卫宜宁寒酸单薄,仿佛孔雀堆里的一只寒鸦。

“宜宁请夫人、各位兄弟姊妹们安。”卫宜宁声音清浅,眼睛低垂着,一副安分守己的模样。

“宜宁!可怜的孩子,你受苦了!”包氏伸手拉住卫宜宁,语音悲切,十分令人动容:“还是像从前一样叫我大伯娘吧!”

一面又叫自己的儿女和几个庶出的子女给卫宜宁还礼,一面要婆子丫头们给五姑娘请安。

卫宗镛算得上多子多女,膝下一共二子五女:包氏所生的卫宜宓、卫宜宛两个女儿,卫长安一个儿子,还有小妾梅氏所出的一对孪生女儿卫宜室、卫宜家。柳氏所生的儿子卫康安和女儿卫宜宝。

此时这几位少爷小姐各怀心思的打量着卫宜宁,三分好奇,七分鄙视。

因为柳氏是卫宗镛袭了爵位之后纳的,故而卫宜宝、卫康安姐弟俩没见过卫宜宁。

其他几个人都和卫宜宁小时一起玩耍的,不过当年卫宜宁的父亲是一家之主,他们都难免做小伏低。

事实上卫宜宁兄妹从未做过欺压别房孩子的事,也未存过什么尊卑有别的心思。不过是卫宜宓他们自己觉得不能任性畅意罢了。

此刻他们打量着卫宜宁,心中难免生出“成王败寇”的优越感。

卫长安的目光只是从卫宜宁身上一滑就过去了,他正忙着和母亲身边的丫鬟春莺眉目传情呢!哪有工夫端详这个一身寒酸的小孤女?

卫宜宝只有六七岁,对卫宜宁没有印象,见她穿着寒酸,只当她和家里的下人一样。

卫康安年纪还小,被奶娘抱出去玩儿了。

卫宜宓本来是最嫉恨卫宜宁的,不过如今二人身份换了个个儿,且差距远远大过当年。她又自恃身份,不屑再同本就比自己小的卫宜宁一般见识,所以脸上微微浅笑着,并不说什么。

卫宜宛比卫宜宁大一岁,她因为先天不足,所以整日病殃殃的,再加上包氏偏疼她,所以脾气很乖张。

此时她见卫宜宁虽不十分出众,穿戴也远不及自己,但那一头绿云样的好头发却着实刺了她的心。

卫宜宛生得并不丑,加上她很会拿捏作态,众人都捧着她,说她有“西子之风”。

但她有一桩心病,就是她稀疏枯黄的头发。

前年上巳节游春的时候,有口无遮拦的世家子曾当面嘲笑卫宜宛的头发“浑欲不胜钗”。

这让她羞愤欲死,这两年说什么也不肯再出去抛头露面了。

此时看着卫宜宁忍不住鼻子里冷哼一声说道:“乡下人的气色就是好!”

卫宜室卫宜家这对孪生姐妹和她们的母亲梅姨娘一样最会见风使舵。

当年卫宜宁他们这一房得势的时候,她们整天团团围在卫宜宁兄妹身边,像两只赶不走的花蝴蝶,嘴巴甜心思活,最会奉承。如今她们则成了卫宜宛跟前的两只哈巴狗,因为卫宜宓很难被讨好,不如卫宜宛虽然乖张却喜欢奉承。

如今见卫宜宛开口,她们自然要凑个趣儿。

。“赶明天快给她做几件新衣裳吧!比咱家的粗使丫头还寒怆。”卫宜室掩口而笑,声音拿捏的不高不低,能让人听见却又可以假装没听见。

“现做太慢,索性找几件旧的先让她换上吧!没得给咱们智勇公府打脸。”卫宜家嗤地一笑:“叫下人都看不下眼去。”

卫宜宁连发丝都不动,就像真的没有听见一样。

她这个样子让卫宜宛等人很不高兴,仿佛拳头打在棉花包上,力气全都被软绵绵的卸掉了一般。

相反包氏却对她的反应很满意,觉得卫宜宁是个软弱可欺的。

她可不希望接回来一个搅家精。

卫宜宁成了孤女,智勇公府不可能不过问,否则会落下一个“不恤手足”、“恶毒刻薄”的名声。

包氏从来精于算计,鸬鹚腿上也能卸下三两肉。卫宜宁此时回到府里来,包氏当然不甘心她留下来吃白饭。

不要说吃穿用度,便是将来出嫁,府里也要给她出一份嫁妆。

既然这样,何不利用她做上一笔买卖?这妮子生得不差,将来做主把她嫁给哪个显贵做妾,或是娉给寒门进士做正妻,都是笼络人心的好手段。

谅她也飞不到天上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泥鳅 第二章 空架子 第三章 恸哭 第四章 侯门似海 第五章 烫伤 第二十章 最重要的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