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画堂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烫伤

第五章 烫伤

只今 2022-07-21 16:26:17
“你大伯昨日有什么事,晚饭不在家里吃。老太太所以身子不很舒服,提前喝了药歇下了,也不便见了,都等明儿一同叩见吧!”包氏语气极为和蔼可亲的对卫宜宁说。卫宜宁站站起身逐一答应下来了。一时之间有丫鬟回来汇报包氏可要传晚饭,主要负责传饭的丫鬟们了在廊下候着了。吃过了晚饭,卫宜宁站起身一一答应了。。...

画堂归

推荐指数:10分

《画堂归》在线阅读

“你大伯今日有事,晚饭不在家吃。老太太因为身子不舒服,提早喝了药歇下了,也不便见了,都等明早一起拜见吧!”包氏语气颇为和蔼的对卫宜宁说。

卫宜宁站起身一一答应了。

一时有丫鬟过来请示包氏可要传晚饭,负责传饭的丫鬟们已经在廊下候着了。

吃过了晚饭,包氏叫过来自己院里的两个丫头,叫她们从此后服侍五姑娘。

包氏既然想要利用卫宜宁,也就不会刻意的苛待她,又何况她如今自恃身份,觉得没必要跟一个小辈过不去,没得叫下人笑话。

她更愿意摆出胜者的姿态,雍容而又宽厚地对待臣服于自己的人。

伺候卫宜宁的两个丫鬟一个叫春纤,一个叫春娇。

做下人的都希望能跟个得力得宠的主子,姑且不说前途怎样,便是平时聚在一起也自觉面上有光。

可是卫宜宁算得上智勇公府小一辈中最没地位前途的一个主子了,做她的丫头,在人前就要矮上三分。

因此这两个人虽然嘴上不敢说什么,心里却是一百二十分的不乐意。

她们不敢非议包氏,便把所有的怨气都记在了卫宜宁头上,认为若不是她回来,她们也不会被分派这样的差事。

等到各人都回各自的房间安歇,卫宜室卫宜家却一起去了卫宜宛那里,几个人在房间里嘀咕了很久。

估计着卫宜宁快要睡下了,三个人才一起走到这边来。

此时卫宜宁已经换上了中衣,披散了头发,正准备就寝。

见她们来了忙起身让座。

卫宜宛一见她这样子,立刻想起之前读过的几句诗——

宿昔不梳头,

发丝披两肩。

伸腕郎膝上,

何处不堪怜。

卫宜宁的一头青丝又软又滑,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青墨色的光圈。这让卫宜宛心中的妒火更炽,便朝宜室宜家使眼色。

卫宜室卫宜家一向是卫宜宛的马前卒,再加上她们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计策,自然要照计划行事。

“五妹妹房间里的灯怪暗的,春娇过来再添些灯油。”卫宜室说道。

春娇连忙过来填满了灯油,又把灯芯拨得更亮一些。

灯光变强,灯下的卫宜宁肌肤润泽,仿佛上好的羊脂玉沁了淡淡的胭脂色。

卫宜宛的肤色也算得上白皙,但因为她体弱多病,所以呈现的是一种略显病态的青白色,她一向用粉黛遮盖,白虽然白了,却显得干枯无光泽。

看到卫宜宁气色如此之好,卫宜宛便忍不住咬牙切齿,眼冒凶光。

卫宜宁还是那副平淡乖顺的模样,仿佛对一切都浑然不知。

卫宜宛见她这个样子,心中暗骂蠢货。都说老凌河的天冷,她多半是冻傻了。

好死不死的回到智勇公府来碍眼,也不想想自己如今还配做这里的主子吗?

卫宜室姐妹两个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卫宜宁闲话,不过是问卫宜宁这些年经历了些什么。

卫宜宁也算是有问必答,但都是轻轻带过,并不深说。

过了一会儿,卫宜宛摸了摸耳朵说道:“糟糕,我的耳坠子怎么不见了一只?”

她一开口,除了卫宜宁以外的几个人都着了忙。

“春纤春娇,你们打着灯笼去外头找找。”卫宜家吩咐卫宜宁的两个丫头,那两个人自然不敢怠慢,忙打着灯笼去外头了。

“咱们在屋里好好找找,”卫宜宛说:“我恍惚记得刚进屋那阵儿还在的。”

“那咱们就在屋里好好找找吧!”卫宜室说着就举起了灯。

“五妹妹,你蹲下来看看床脚那里。”卫宜家对卫宜宁说,因为卫宜宁一直坐在床边。

卫宜宁刚一蹲身,卫宜宛就对拿灯的卫宜室说:“二姐姐,你给五妹妹照着些,不然她怎么能看得清啊?”

卫宜室往前走了几步,手里的油灯递了过去。

卫宜宛假装被什么绊了一下,往前一扑,她想要趁机推翻卫宜室手里的油灯,这样灯盏里滚烫的热油就会全泼在卫宜宁头上脸上。

原本她只是和卫宜室卫宜家商量,要烧了卫宜宁的头发,但现在她的主意改了,她要毁了卫宜宁那张脸!

春娇春纤两个丫头在外头,只听屋子里“豁朗”、“噗通”、两声,紧接着就是惨厉的嚎叫。

两个人顾不得在外头寻耳坠子,急急忙忙跑进屋里来。

房间里一片漆黑,乱哄哄的一团。

好像有人受了伤,大约是因为疼痛得太厉害,声音都岔了,一时也辨不清是哪位小姐受了伤。

把外间的灯拿了进去,才看清楚卫宜宛和卫宜家都倒在地上,卫宜室战战兢兢站在一旁,手里还握着灯盏,但里面的灯油已经没了。

卫宜宛一头一脸的灯油,此时还在不停的惨叫着。

卫宜家虽然没受什么伤,却也吓得面色惨白,根本爬不起来。

而卫宜宁站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连话也说不出来。

包氏刚卸了妆漱了口,丫鬟春蓉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夫人,不好了,四姑娘烫伤了。”

包氏连衣裳也来不及换,裹了件披风就往外走。

来报信的是春娇,因为事出突然,春娇也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样的来龙去脉,包氏问了她两句,见她说不到正题上索性也就不问了。

卫宜宛被火烧火燎的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她又怕又痛,却又不明白自己怎么成了受害者?

当时她明明看准了才扑过去的,谁想原本在卫宜宁旁边挡着防止她躲开的卫宜家像中了邪一样斜刺里撞了过来,害得自己一下偏了过去,正撞在卫宜室手里的灯盏上。

包氏一进门就看见卫宜宛正在大骂卫宜宁,卫宜宁瑟缩着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只瓷瓶,支支吾吾的说着什么。

那对孪生姐妹像被掐死的鹌鹑一样,立在旁边一声也不敢出。

见母亲来了,卫宜宛更加豪啕大哭起来。

包氏见她脸上没什么大事,但脖颈和头皮烫得很厉害,已经起了燎泡。本就稀疏的头发被燎掉了一半,狼狈不堪。

包氏顾不得问什么,赶紧叫人去请大夫来。

“夫人,这瓷瓶里是上好的獾油,可以治疗烫伤,”卫宜宁向包氏说道:“但四姐姐不肯用……”

“把那恶心的东西拿开!”卫宜宛尖叫着说:“你就是想要害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泥鳅 第二章 空架子 第三章 恸哭 第四章 侯门似海 第五章 烫伤 第二十章 最重要的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