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快穿之岁月悠然》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此生为汝妻

第6章 此生为汝妻

血色的妖异 2022-11-23
云兮回家去后,将匣子再打开看了看。里面多是地契、房契、身契等各种契书,此外除了几封信和一串钥匙。金票之类的这里面是也没的。费扬古在信上说了,那些东西都放到送她的那些庄子和铺子里,库房的钥匙就在匣子里,等今后四阿哥建府后,她派心腹拿着钥匙去取就行里面多是地契、房契、身契等各种契书,另外还有几封信和一串钥匙。。...

云兮回去后,将匣子打开看了看。

里面多是地契、房契、身契等各种契书,另外还有几封信和一串钥匙。

银票之类的这里面是没有的。

费扬古在信上说了,那些东西都放在送她的那些庄子和铺子里,库房的钥匙就在匣子里,等将来四阿哥建府后,她派心腹拿着钥匙去取就行了。

拆开信,里面是一张张物资清单。

单子上的现银总共有两千两金子和五万两银子。

这个时代白银和黄金的换算比例是十比一。

折合起来七万两白银,算是中规中矩。

不过,这上面的金石古董、名家字画等东西,数量就有点夸张了。

据信上所说,这些都是费扬古历年来外出打仗分战利品的时候,特意挑的。

那些武将们不少都是大老粗,到了分战利品的时候,就知道冲着亮光闪闪的金子银子还有宝石去。

而他自小被皇太极养在宫中,见惯了好东西,挑出来的无一不是珍品。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自家阿玛明显深谙这个道理,竟是闷声发大财,不声不响的攒下了如此丰厚的家底。

云兮惊叹,果然什么时代都没有蠢人啊。

合上匣子,云兮将其收进了空间,和另一个觉罗氏私下给她的匣子放到一起。

这些,云兮短时间内都不打算用。

光是家里给她陪嫁的嫁妆,就够她精打细算用很久了。

·

次日,十月廿一。

也不知道钦天监是怎么算的。

这一天,正好跟云兮上辈子的生日是同一天。

云兮天不亮就被拉起来了。

洗漱完后,乖乖做好等着家里精心挑选的全福太太来为她绞面。

绞面要让棉线反复颤动来绞掉新娘脸上的绒毛,绞掉这些绒毛后新娘的脸光滑白净,会让颜值更上一个档次。

不过,这个过程可比平时人们从手被或者脚上找根绒毛拔下来疼多了。

所以等绞面完成后,云兮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

疼的。

觉罗氏看得也心疼,对云兮说:“云儿,若是疼,就哭出声来。现在还没上妆,新娘子是可以哭的。”

“不用。”云兮咧咧嘴,没应。

这是她前世养成的习惯,哭的时候就这样,只流眼泪,很少有哭出声来的时候,哭过后随意擦掉眼泪水,甚至没人会发现她脸上有哭过的痕迹。

“一梳梳到尾

二梳举案齐眉

三梳儿孙满堂

……

十梳白头偕老。”

伴随着全福太太的梳头歌,云兮的一头秀发被梳得顺顺当当。

盘发,上妆,然后换上大红礼服。

整个过程,从全福太太唱梳头歌开始,云兮就是恍恍惚惚的,由着众人在她身上折腾。

等到觉罗氏说“好了”的时候,云兮才勉强回神。

‘哦,这就要出嫁了啊!为何总有些不真实呢?’

云兮脸上的表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复杂难言。

胎穿到古代,哪怕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甚至云兮在知道自己姓乌拉那拉后,也一直在为这一天做准备。

但是这一刻,云兮还是想说,她还没准备好。

怎么可能准备好呢?

没有恋爱的过程,没有心动的体验,就这么嫁给一个之前认都不认识的陌生人。

是,历史上九龙夺嫡胤禛成了最后的赢家,他会是皇帝。

云兮嫁给胤禛,只要不作死,就会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皇后

可……

帝王心啊,是最难以揣度的东西。

心里装着一整个国家的人,自己……能驾驭得了吗?

真到了这一刻,哪怕之前准备得再充分,云兮心里也难免产生出退却的想法来。

“格格,四阿哥来了。”

贴身丫头文竹的一声唤,将云兮唤得彻底回了魂。

她不禁自嘲一笑。

都到这个地步了。

想退,退得了吗?

该来的,总归会来。

倘若自己此时退却,乌拉那拉家必将迎来灭顶之灾不说,后世那长达百年的屈辱历史,也将顺着历史的轨道继续上演。

这些,都是云兮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的。

四爷来乌拉那拉家行完迎娶礼后,就回宫了。

皇子大婚,虽然会亲自来一趟,但是并不会跟着花轿一起。

来接新娘子的花轿要在晚间才会出发。

在这个过程中,云兮只能枯坐着,耐心等待吉时的降临。

从早等到晚。

其间,云兮只吃了几块点心,连水都没怎么沾,说是怕成亲走流程的时候出丑。

迎亲队伍,由内务府总管加属官二十名,护军参领加护军四十名,外加八个銮仪卫校尉抬着绑红绸的花轿到乌拉那拉家来接人。

费扬古这时候虽是内务府总管,但他这次是嫁女儿,自然是等在家里的。

代替他带着二十名属官来迎亲的,另有其人。

吉时降临。

云兮盖上红盖头,在文竹的搀扶下来到中堂。

到了这里,文竹就要被换下来,由跟着花轿一起来的女官搀扶着云兮上花轿了。

云兮在花轿前驻足,迟迟没动步。

“阿玛!额娘!”

云兮语声哽咽,泪水如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涌出来,弄花了她盖头下精心画好的妆容。

此一去,将来要再见到家人的面就难了。

尤其是阿玛费扬古。

内外有别。

她进了四爷的内院之后,找机会让额娘觉罗氏来看她可以,但是阿玛却成了外男。

或许,终其一生,云兮也只有回门那一天,能见自己的阿玛最后一面了。

新娘出嫁不能回头。

这个时候,云兮甚至连转身给费扬古和觉罗氏磕个头都不行。

“四福晋,莫要误了吉时。”

女官忍不住出声提醒。

“嗯,我知道。”

眨了几下眼,将眼眶中的泪水眨掉。

云兮带着气音,慢慢的将手搭在了随侍女官伸过来的手上。

入轿,启程。

这回,抬轿的变成了八个太监。

随侍女官则是骑马跟随。

在一定程度上,这名女官代替了迎亲新郎的角色。

而觉罗氏也会跟着队伍一起,直到把云兮送到四阿哥府上为止。

到了宫门外,众人下马,步行跟着轿子到乾西一所。

现在的阿哥所分为乾东所和乾西所。

大阿哥胤褆已经出宫建府,太子住在毓庆宫。

阿哥所里就三阿哥胤祉和四阿哥胤禛年纪最长,所以三阿哥住在乾东一所,即东头所。

而四阿哥则是在乾西一所,也称西头所、西一所。

到了乾西一所,胤禛身着金黄蟒袍,已经在这里候着了。

胤禛面上少见的带了笑意,取过弓箭,朝轿门射了三箭。

此意为驱邪。

而后,轿门打开。

女官先是递给云兮一只宝瓶让她用双手捧着,然后才扶她下轿。

门前放着一个燃烧得正旺的火盆,门槛上还有一个马鞍。

这些,都是需要云兮跨过去的。

不过她盖着盖头也看不清路,要由女官引着来完成这些流程。

“该跨火盆了。”

快到火盆跟前的时候,女官小声提醒。

闻言,云兮微微颔首,右脚一蹬地面,整个人短暂腾空,轻松从火盆上飞跃了过去。

她这一手顿时惊得不少观礼之人大跌眼镜。

踩着花盆底直接从火盆上飞跨过去,然后还稳稳当当的落地了。

众人顿时对这位尚还年幼的四福晋刮目相看。

火盆都是有规制的,自然也不可能因为云兮年纪小、腿短,就把火盆弄小。

以这火盆的大小,如果云兮像其他新娘那样,不凌空飞跃的话,出丑跨不过去的可能性很大,甚至一个弄不好,裙角被火盆内的火燎到,她被烧伤都有可能。

现在等着看笑话的人有不少,如胤禛等人一样为云兮担忧的也有。

但礼制就是那样,没法改。

三阿哥胤祉幸灾乐祸的用胳膊捅了捅胤禛,打趣道:“这四弟妹厉害啊,老四你平时在家可得小心点,别被打了。”

闻言,胤禛一脸冷漠。

爷再怎么说也是皇阿哥,弓马骑射就算比不上三哥你们几个,可也不差了。

是谁给你的自信,觉得爷像是个会被小自己三岁的福晋欺负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赐婚 第2章 源露 第3章 初见 第4章 嫁妆 第5章 夜谈 第6章 此生为汝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