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朕就是亡国之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皇上在叩关

第五章 皇上在叩关

吾谁与归 2022-11-24 06:28:53
于谦深吸了口气,伏首地说:“禀太后,臣我以为派遣使团去迎王驾回朝,是最停当的选择,臣有一人推举名为岳谦,此人英勇善战,多有奋勇杀敌之勇。”孙太后坐在珠帘后,缄默了许久,才张口地说:“闻听大同府一位都负责指挥使季铎,此人在塞外多有威名,借以而为兵部侍郎孙太后坐在珠帘之后,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听闻大同府一位都指挥使季铎,此人在塞外多有威名,以此人为副使,不知道几位,意下如何?”。...

于谦深吸了口气,俯首说道:“禀太后,臣以为派出使团去迎王驾回朝,是最为妥当的选择,臣有一人推选名为岳谦,此人英勇善战,多有杀敌之勇。”

孙太后坐在珠帘之后,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听闻大同府一位都指挥使季铎,此人在塞外多有威名,以此人为副使,不知道几位,意下如何?”

于谦没有回答,王直左右看了看,他作为文官之首,自然要表态。

“季铎骁勇多智,作为使者出京,臣以为善。”王直算是同意了皇太后的想法。

孙太后相信季铎,是因为也先的使者来到了京城索要赎金的时候,提到了大同府的指挥使季铎,曾经给身陷敌营的皇上朱祁镇,送了不少衣物和棉服。

“那就请文渊阁拟旨吧,郕王可有异议?”孙太后透过珠帘,看着颇为平静的朱祁钰问了一句。

朱祁钰摇头说道:“没有。”

朱祁钰的回答也让孙太后轻松了不少,她扶着宫女的手,准备站起来,廷议最主要的议题,就是拱卫京师。

而拱卫京师的所有任务,都落到了于谦一人的肩膀之上。

孙太后更在乎她儿子。

朱祁钰逐渐发现了他并不是想象的那样,他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提线木偶。

他是监国,如果他不朱批落印,这些人似乎什么事都办不了。

他所扮演的角色,看似无足轻重,但其实非常的重要,至少在此刻的大明朝,政出奉天殿。

他这个监国,如果不同意,这些事,似乎还真的办不了。

“若是无事,这廷议…”朱祁钰正准备散会,于谦已经很累了,也需要休息了。

“报!报!报!”一个小黄门摸爬滚打的高声呼喊着滚进了文华殿,他在门前摔倒,脸都划破了,但依旧连滚带爬的飞快的跑进了宫内。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孙太后愤怒的训斥了一句,这个小太监她认识,乃是王振的嫡系门徒,名叫曹吉祥。

“皇上,皇上他…”这小太监气喘吁吁的说着话,却是气息不匀,说话说不完全。

于谦往前走了一步,面色大变,厉声问道:“皇上怎么了?难不成是在敌营崩了吗?”

朱祁钰一愣,还有这等好事?

孙太后也不顾及从珠帘后走了出来,面色焦急的看着那小太监。

此时文华殿上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准了小太监,等待着小太监说完他的话。

“回太后的话,皇上无恙。”曹吉祥终于稳住了心神,喘了几口大气之后,看着一众朝臣,面色有些悲苦。

他哪里知道这些朝臣,议事议到了现在?

朱祁钰叹气,就知道没有这种好事,朱叫门这家伙别的本事没有,保命的本事一流!

曹吉祥硬着头皮说道:“也先拥皇上至宣府,索金银瓜果等物,皇上立于城墙之下,要见杨洪、朱谦等宣府守将,令诸将领打开城门,诸将领不允。”

“什么?”孙太后强撑着的最后一点精神,瞬间垮了下去,她猛地坐到了地上。

“太后!太后!”几个宫女簇拥上来,围住了孙太后。

而此时的于谦用力的抓着太师椅的扶手,生怕稍不用力,自己也在这文华殿上出丑!

他学富五车,乃是正经的永乐年间的进士。

在这短短的瞬间,他搜肠刮肚,穷尽了自己的认知,将所有的皇帝都挨个数了一遍!

昏聩的比比皆是,平庸的更是不计其数,但是这个样子的皇帝,他真的没见过!

有皇帝敲自己九镇之地之一的宣府的大门,给敌寇开路的吗?

没有!一个都没有!

哪怕是北宋末年最为昏聩的宋徽宗赵佶,宋钦宗赵桓,二帝北狩之后,金人皇帝完颜晟多次下令让两人写诏命,让宗泽、岳飞、韩世忠等人放弃抵抗。

这俩废物点心,屡受酷刑羞辱,最终也没有干出这等事来。

岂止是于谦,其他的朝臣,面色煞白的呆立在了原地。

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他们效忠的皇帝,正带着敌酋在不远处的宣府,让宣府的守军放弃抵抗。

朱祁钰情绪还算稳定,他对明史不太了解,但他还是对叩门天子略知一二。

这件事还不算完,宣府不给开门,过几天,朱祁镇就会跑去大同府去敲门去!

朱祁镇会用一次又一次的行为,击碎朝臣们的所有幻想。

论下限,朱叫门就一个标准,那就是,没有下限!

于谦有些恍惚,刚收到了一条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事实,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猛地砸在了他的心头!

杨洪、范广、朱谦这些宣府守将们,他们现在不给皇上开门,这是在抗旨不尊!

抗旨不尊只有砍头抄家一条路可以走。

这种担忧和困扰,是只有宣府的守将吗?

大同府的守将呢?

居庸关的守将呢?

京城的守备将领呢?

他们有没有这个顾虑?

想到这里,于谦就立刻瘫坐在了太师椅上,面无血色,他木然的看了一眼一脸平静的朱祁钰。

这个平静的郕王,是这个问题的唯一答案。

朱祁钰再走到了诸位大臣面前,振声说道:“诸公,国朝风雨飘摇之际,还请各位,尽心竭力,护我大明。”

“今日廷议到此为止,诸位请回,尽心安排京师守备之事。”

“臣等领命。”几位心神不定的大臣们左右看了一眼,俯首退出了文华殿。

文华殿的喧嚣慢慢的小了许多,只剩下了朱祁钰和兴安两人。

兴安打小入宫做了太监之后,就跟着朱祁钰做了他的大伴,算是最值得信任的那个人。

他对着兴安小声的说了两句,兴安点头称是向着文华殿外快步走去。

京城的风总是很大,每阵风起,都是带着厚厚的尘土,落下一层层的灰土,已经临近中午时分,但是天依旧是昏昏沉沉,像极了几位明公的心情。

他们的心情实在是太复杂了,他们效忠的那个天子,这个时候,正带着人叩关。

“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王直站在殿外,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裹了裹身上的衣物,刚过了中秋节,天气算不上冷,但是他却感觉无比的心寒。

“王尚书…算了…”于谦欲言又止,这件事他一个人来做就是了,没必要拉上本就忠厚的王直了。

王直历经四朝沉浮,执掌吏部已经七年之久,他其实知道于谦想说什么。

皇上在叩关,这个一直用在敌人身上的词,用到了自己的皇帝身上,这是何等的讽刺?

怎么解决?

郕王登基。

“你要做的话,就做吧,算我一份。”王直看了看金濂说道:“金尚书意下如何?”

金濂咬牙切齿的说道:“算我一份。”

王直看着于谦刚强的模样,叹息的说道:“国家全仰赖于侍郎了,今天这样的情况,即使是一百个王直,也处理不了啊!真是多亏了你。”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乱糟糟的朝堂 第二章 喋血奉天殿 第三章 待明日,权在手 第四章 退敌良策 第五章 皇上在叩关 第六章 权臣行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