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朕就是亡国之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权臣行径

第六章 权臣行径

吾谁与归 2022-11-24
于谦连声摇摇头,心事重重的往前走着,却迎面而来撞到了一人,其余五位各部管主了走了远远地。“于尚书。”兴安满是笑容的地说:“于尚书,殿下请尚书,昨夜过府一叙。”“啊?哦。”于谦点了点点头。他想起了之后几位朝臣们在文华殿前商议的事,最后答应下去了下去。原本“于尚书。”兴安满是笑容的说道:“于尚书,殿下请尚书,今夜过府一叙。”。...

于谦连连摇头,心事重重的向前走着,却迎面撞到了一人,其余五位各部管主已经走了老远。

“于尚书。”兴安满是笑容的说道:“于尚书,殿下请尚书,今夜过府一叙。”

“啊?哦。”于谦点了点头。

他想到了之前几位朝臣们在文华殿前商量的事,最终答应了下来。

本来作为朝中重臣,还领兵的于谦,和亲王走得这么近,尤其是夜里过府一叙,是很犯忌讳的事。

但是他都打算行废立之事了,自然就不顾及什么忌讳了。

还有比废立皇帝更犯忌讳的事情吗?

而且犯忌讳的主体,是人在迤北的朱祁镇。

于谦告别了朱祁钰的近侍兴安,若有所思的穿过了大明门,回到了兵部。

兵部诸多主事和侍郎等人,早就等在了大堂之上,他们带着期盼的目光看着于谦。

于谦一步步的走到了主位上,转过身来,从袖子里掏出朱祁钰朱批盖章的奏疏,展示了一下,又传阅了下去。

他大声的说道:“此时,敌寇得志!留大驾于塞外,势必轻中国,长驱而南!请饬诸边守臣,协力防遏。”

“都督孙镗!”

“末将在!”

“你领兵两千余人,前往朝阳门,枕戈待旦,不得松懈,事有突变,则领郕王及太后、太子等宫内之人,急速南下至南京。”

这是于谦给朱祁钰和太子朱见深留下的后手,万一京城守不住,则快马前往南京。

“末将领命!”孙镗大声应道。

“都督卫颖、都督张軏、都督张仪、都督雷通!”

“末将在!”

“命尔等各领兵两千,分兵守九门要地,列营郭外!”

“末将领命!”

“给事中王竑!”

“在。”

“即刻起,前往顺义、昌平、大兴几县,在秋收之后,立刻入县城安置,十月前,务必坚壁清野。”

“下官领命!”

于谦一道道的下着早就准备好的命令,不断的进行着统筹安排。

除了坚壁清野之外,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组织百姓,组成工程队修缮城墙,修筑外墙等事。

更要组织百姓前往通州运粮,这件事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如果好做的话,金濂也不会在文华殿内,说付之一炬这种话了。

他将亲自带兵,督办此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无论多么大的阻力,都要打通从通州到京师粮仓的路。

“至军旅之事,臣身当之,不效则治臣之罪…天地共鉴!”

于谦说完有些颓然,本来后面这句话是:「圣上明鉴」,主语应该是圣上,皇帝能够治罪,而不是天地。

可是他的圣上…在叩关。

而此时依旧在文华殿的朱祁钰,则是在闭目养神,他在梳理今天一整天的见闻。

孙太后必然是希望朱祁镇回来,那毕竟是亲儿子。

那个徐有贞应该是投降派,司礼监提督太监金英,还有禀报消息的小黄门曹吉祥应该是朱祁镇的死忠了。

这些人勉强可算是一派,但是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

还有就是以王直为首的文官,以于谦为首的武官等人,他们算是自己的人吗?

朱祁钰思前想后,得到了一个答案,王直也好,于谦也罢,他们其实是大明的人,而不是他朱祁钰的人。

不过,这就够了!

“殿下,臣回来了。”兴安俯首说道。

“殿下,臣有句话要说。”兴安打了一轮腹稿之后,俯首说道:“殿下,臣在殿外听到了几位老师父们,似乎在议论一件事,说什么人人有份。”

“虽然他们没有明说,但是臣思前想后,应当是废立之事了。”

朱祁钰睁开了眼,看着兴安,这个人颇为机灵,猜的很准。

朱叫门在宣府叩门的事,但是这件事瞒不住的。

宣府近万军卒都睁着眼看着呢,前线的溃军,正在翻山越岭回到了京师,用不了多久,朱祁镇被俘,并且在宣府府外叩门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京畿。

而且朱祁镇过不了几天,就又去大同敲门了。

到时候更是人心惶惶,不行废立之事,那这京师…不守也罢。

“嗯,你猜的很准。”朱祁钰肯定了兴安的猜测。

兴安将头低的更深说道:“殿下!于谦等一众臣子,也是为了我大明兴废大计,还请殿下勿计较朝臣们一时僭越之举。”

“君臣不和,则天下之务皆废,臣,斗胆。”

但凡是哪个朝臣搞废立皇帝这事,都会被皇帝所忌惮,这不是拥立的从龙之功,这是废立还健在的皇帝。

这岂止是僭越?简直是权臣行径。

朱祁钰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将头埋得很低的兴安,这个小宦官,不仅值得信任,还有一定的大局观,很不错,胆量也很大。

“起来吧,多大点事儿。”他满不在乎的说道,摇头说道:“也是为难这些臣子了。”

摊上朱祁镇这等货色,你让朝臣们怎么办?

自己非要亲征草原,效仿文皇帝朱棣,结果玩砸了,被俘了。

其实被俘了,也没什么大碍,只要是大明依旧强盛,其实瓦剌部的也先太师,也不敢拿朱祁镇咋样。

宋徽宗和宋钦宗这对父子,把大宋弄的腰斩。

他们两位皇帝,到了金国之后,百般受辱,老婆女儿都被肆意玩弄,两个人也被牵着小弟弟满世界乱跑,雅称牵羊礼。

可是随着岳爷爷南征北战,南宋武力越来越盛,这对倒霉父子的日子,反而越来越好。

从最开始住土窑,到后面到了五国城做了重昏侯,等闲也没人敢折辱他们。

大明越强,瓦剌的太师也先,就越要礼遇有加的对待朱祁镇。

但是朱祁镇干了什么?

叩门,叩宣府的门,叩大同的门,刨大明的根基!

再过俩月,朱祁镇甚至还要叩京师的门!

这种带路党的行径,只会削弱大明!

就连宋徽宗和宋钦宗这俩倒霉玩意儿,都能想明白的道理,朱祁镇他…想不明白。

碰到这么个东西,朝臣们该咋办?

真的眼看着京师南迁,大明变成第二个南宋不成?

所以,朱祁钰才认定了王直和于谦都是大明的人。

“兴安啊,你要学着做宫里的老祖宗了。”朱祁钰拍了拍心安的肩膀。

郕王有俩大伴,一个兴安,一个成敬。

在郕王的记忆里,兴安更值得信任一些,所以,他在一些事上,更相信兴安。

至于成敬,只要不捣乱,做他的内官监大太监也无妨。

“殿下,太后有请。”小黄门曹吉祥有迈着小碎步,走进了文华殿。

朱祁钰站起身来,向着皇宫而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乱糟糟的朝堂 第二章 喋血奉天殿 第三章 待明日,权在手 第四章 退敌良策 第五章 皇上在叩关 第六章 权臣行径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