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徒弟太勤奋显得师父有点懒》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窃道者

第6章 窃道者

天狗吃月亮 2022-11-24
“没据说过,窃道者是什么?”妲婍活了两百年,呆过十间书院,来过数百个地方,没见过无数弟子,但是第一次听见“窃道者”这个词汇。李虚望着妲婍,皱眉头道:“太学府的十大书院还没讲这个吗?”妲婍摇了摇头:“从来没有据说。”李虚皱眉头,一脸严肃道:“也不知道太学府李虚望着妲婍,皱眉道:“太学府的十大书院还没讲这个吗?”。...

“没听说过,窃道者是什么?”

妲婍活了三百年,呆过十间书院,去过数百个地方,见过无数弟子,还是第一次听到“窃道者”这个词汇。

李虚望着妲婍,皱眉道:“太学府的十大书院还没讲这个吗?”

妲婍摇摇头:“从未听说。”

李虚皱眉,满脸严肃道:“也不知太学府和御史台还在隐藏什么,难道是怕引起混乱?也对,如果将窃道者的信息公布于众,的确会引起恐慌。”

妲婍望着李虚。

还是第一次见师父如此严肃。

说明了问题很严重。

妲婍小心翼翼地问:“师父,我想知道窃道者到底是什么?”

李虚沉默许久,喝了一口酒,慢慢将事情的真相道来。

“那时候,我和师父住在不良道观,太虚书院以前叫不良道观,不良道观很小很小,跟一间破茅屋一样。”

“虽然很小,但却是我和师父的避风港湾。”

“我师父是一个和蔼慈祥的老头,长着白胡子,有点驼背,话很多,每天唠唠叨叨,总喜欢自言自语,对我很好。”

“就这样,我和师父在道观中相依为命差不多十年。”

“有一天,他说进山两三天,叫我安心在家看着道观别瞎跑,可十天都没有出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漫山遍野找,最后发现了他惨死在一堆石子堆上面。”

“我师父是个四品入道境高手,已经成功渡过一次天劫,他这次进山目的就是渡第二次天劫。”

“按理说第二次天劫不会太难,但我师父就这样没了。”

“浑身血液的师父临死前用石子摆了一个特殊图案,手指还指着这个图案,当时我以为只是巧合,并没有过多留意,再加上师父去世很伤心,更加注意不到。”这是李虚融合前身得到的记忆。

师父死掉的一年时间,当时前身还只是个连一品望道境都没有达到的修道者,每天毫无节制,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修炼道法,想快速得道成仙,结果适得其反,真的变成熬夜修仙猝死。

前身猝死,猝死的李虚来到这个世界,融合记忆。

他看到了师父死掉的画面,马上就怀疑师父不是死于天劫。

他暗暗调查了两个月,最后不了了之,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如此诡异的图案,他也放弃了,于是正式开始在道观中的懒散生活。

“师父的这段记忆也随着时间的流动逐渐被尘封,直到几年前,我在深山老林碰到一具尸体。”

“我在死者的周围看到了同样一个图案,是死者临死前特意留下的图案,跟我师父指的图案一模一样,那时我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我就把事情联想在一起。”

“开始调查,根据得到的零碎线索,我大胆推测,道州有一个庞大而神秘的组织,我把它叫作’窃道者’。”

“窃道者跟修道者相悖,窃道者不需要悟道和修炼,他们直接窃取修道者的努力成果,变成自己的。”

“什么?”

妲婍脑袋轰了一下。

“师父,你的意思是说,道州有这么一群修道者,他们不需要悟道,不需要修炼,就可以把别人努力了一辈子的成果窃取过来。”

妲婍都惊呆了。

道州存在这种组织。

要是公布,必定引起大地震,修道者惶恐不安,怕是睡觉也睡不着,就怕有一天醒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

“对,我师父就是被窃道者窃取了道从而死亡。”

说到这里,李虚眼眸中涌出无尽杀意,拳头握得啪啪作响,道: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窃道者拥有被窃道之人的所有力量,也就是说这个人目前还用着我师父的道,用着属于我师父的力量在世间行走。”

“而我至今还没找到这个人。”

关于窃道者的信息太少。

李虚经常调查到一半线索全断,但是可以知道这个组织绝不简单,出现的时间至少在两百年前。

两百年的时间,可以想象,发展到什么程度。

“为避免更多人受害,我很快就把这件事跟御史大夫和太学府祭酒说。”

御史大夫是御史台(管理纲纪、秩序、纠察)权力最高之人,祭酒是太学府(管理教育)权力最高之人。

“于是他们调出很多离奇的死亡档案,将我的猜测代入进去,竟能完美解决弟子离奇死亡问题。”

“也就是说很多离奇失踪死亡的修道者跟窃道者有关。”

“至少几万人。”

妲婍目瞪口呆,震撼道:

“要是真的公开窃道者,怕是会天下大乱,修道者将永无宁日。”

李虚道:“迟早天下大乱,太学府和御史台瞒不了多久,看来有空得写封信让这两个人找自己喝喝酒。”

御史大夫,太学府祭酒,这两个人也太懒了吧,事情竟然几年毫无进展。

对于公不公开窃道者,倒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窃道者藏匿在哪,只要给他位置就可以了。

这些窃道者,都是小偷。

准确来说是罪犯,是不可饶恕的罪犯,每一个窃道者身上都背负着冤案。

妲婍望着师父渐渐红润的眼睛:“师父,那个特殊图案长什么样子,我留意一下。”

“长得有点像三角形,怪怪的感觉,说不清楚,你把纸取过来,我画给你看。”

妲婍从自己的储物戒中翻出纸笔,将其递给师父,顺便伸手摸摸师父的头,嘴角浮现笑容。

李虚一愣,望着她:“你摸我做什么?”

“我伤心,不开心的时候,我娘亲也是这样抚摸我的头,我看你挺不开心的……”

李虚无语:“走开。”

“哦。”妲婍扭头,现在能走哪里去,还在剑上呢。

“把头转过来。”

妲婍转头:“师父,怎摸勒?”

李虚在纸上画出一个图案,边画边解释:

“图案有点像’亼’字,人字下面有个一,不过却是闭合的一,正是这个一将人封住,所以窃道者已经不能算是人。”

妲婍摸摸脑袋,道:“希望我这一辈子都不要碰到窃道者。”

“放心,这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太弱了,窃道者不会窃你的道,他们往往窃取的是四品入道境的道。”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师父说话好伤人。

【滴……滴……】

【系统时间:大道纪500年,09月08日,10:00:00,星期三,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宜出殡】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从不熬夜睡觉睡到自然醒的李虚收了一个看起来傻敷敷不太能干的徒弟 第2章 徒弟真的太能干了 第3章 徒弟太勤奋显得师父有点懒 第4章 师父好厉害啊 第5章 师父别插嘴 第6章 窃道者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