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一品盛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问话

第4章问话

随笔摘叶 2021-10-14 08:34:47
李琴脸色惨白地停在偏狭的巷子里,前方是冷着脸的沈玉棠与满眼怒气的叶曦禾。这弄巷他陌生,但他跑但是会武功的沈玉棠,也打但是对方。“玉棠哥哥,将他痛打一顿官府……”“不可以!”叶曦禾恼怒的话还未说着,就被沈玉棠被打断了,她还很想说什么,却在接触到到玉棠哥哥这弄巷他熟悉,但他跑不过会武功的沈玉棠,也打不过对方。。...

一品盛香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盛香》在线阅读

李琴脸色苍白地停在狭隘的巷子里,前方是冷着脸的沈玉棠与满眼怒意的叶曦禾。

这弄巷他熟悉,但他跑不过会武功的沈玉棠,也打不过对方。

“玉棠哥哥,将他扭送官府……”

“不可!”

叶曦禾气恼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沈玉棠打断了,她还想说什么,却在接触到玉棠哥哥坚定的眼神时退却了。

送人到官府是需要罪名的,现在,总不能以轻薄曦禾的罪名将李琴送进去,传出去,曦禾日后会遭人指点的。

这样做是伤敌一千自损一千,没这必要。

曦禾的名声比令李琴受牢狱之灾要重要的多。

尽管,什么事都未曾发生,但流言蜚语最要人命,尤其是对女子来说,这样的事,但凡有那么些传闻,都有可能变成催命符。

类似的事她也不是没听过。

曦禾不懂,她却清楚的。

李琴也明白这点,可沈叶两家,但凡有一家想对他出手,他就无法在陵阳活下去。

富贵人家有的是法子让人消失。

特别是他无权无势,也无依仗。

便是今日死在落雁塔也是无人问津,此处人迹鲜少,可没人看得到。

所以,他怕了。

扑通一声,浑身冷汗直冒的李琴跪倒在地。

“沈公子,是我混蛋,我不是人,但这件事并非我一人所为,只是家中母亲病重,无钱医治,逼不得已才这样做的,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

“叶小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是做善事,今日放过我,日后做牛做马,李琴都愿意。”

身为读书人,身上却半分傲骨都没有,向人下跪如喝水吃饭般简单,连低等的奴仆都不如。

见他抖如筛糠的样子,叶曦禾一阵反胃,当初怎么被这样的人蒙蔽了双眼,还差些失了清白身。

沈玉棠想到之前李琴来开门的情景,他在见到自己时格外惊讶。

他知道会有谁过来,那个人是与他串通好的,所以在见到门前是他后才四处张望,是在找那串通好的人。

“什么人指使你的?”

“这……”

见他犹豫,沈玉棠道:“只要你说出背后之人是谁,我自然不会对你如何,同样,叶家也不会对你怎样。”

叶曦禾急声道:“玉棠哥哥。”

沈玉棠声音坚定:“曦禾,这事先听我的。”

如果不查出幕后之人,那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他能对曦禾出手一次,就有可能做出更过分的事。

尽管得到沈玉棠的承诺,但是李琴依旧不放心,放话道:“沈公子是生意人,最讲信用,希望这次也能尊守承诺,否则我便将与叶小姐有肌肤之亲的事传出去。”

听到这一威胁的话,叶曦禾当即大怒,涨红了脸斥道:“你算什么东西,我与你岂会有肌肤之亲!”

李琴抬起未曾受伤的右手闻了闻,道:“有没有,叶小姐心中清楚。”

叶曦禾看到他轻浮的动作,脸色倏然一白。

那只手碰过她的脸颊与脖颈,她抬手想擦拭被其触碰过的地方,却发现浑身发冷,毫无气力。

只有眼底迸发的浓厚怨恨,真想在此地杀了这畜生!

沈玉棠见状,安抚道:“曦禾,莫要多想,他的话传不出去。”

“李琴,我的耐心有限,现在说出是谁指使你的,我便放你离去,不然,等叶老爷到了,就算不能杀你,也能断了你的腿。”

李琴心想,自己只是个穷书生,连功名都没有,出了事,只要不出人命,官府是不会多管的。

沈玉棠都这样说了,应该会放他走的。

告诉他前因后果,说不定沈玉棠会将仇都记在那人身上,他便能脱身了。

他回想起一个月前在赌坊的事,将其和盘托出。

母亲重病在床,又借不来银两,只好走偏锋进了赌场,想着赚一笔就不再进去,可他对赌又不熟,一进去便输个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

若是到了时间还不起钱,赌坊里的程光头会来断了他的手,他要读书考功名,怎么能断手,可他又想不到该从哪里弄到钱。

在他失魂落魄地出赌场时,有个人找上他,说只要做成一件事,他就能还上债,不仅如此,还能飞黄腾达,从此不再为钱烦忧。

有这样的好事,他当然心动。

当得知是对叶小姐出手后,他也有过犹豫,可那人说会帮忙。

若非在赌场输个干净,已是穷途末路,也不会鬼迷心窍来做这件事。

“他叫刘兴,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是他给我打听到叶小姐喜欢什么,也是他给我找来的话本,我不会写话本,也没看过那些,但为了与叶小姐有可聊的话,我放着四书不读,却将那些话本都看完了。”

“叶小姐,我对你是一片真心呐,就算李琴现在落魄,但只要你我成婚,待我考取功名,你便是……”

李琴目光殷切地看着叶曦禾,状似疯狂的向她表明心意。

但这些话让叶曦禾听了更为气恼,原来她一直被人玩弄鼓掌间,连话本都不是他写的。

就这样的人还想娶她,真是可笑!

沈玉棠制止她想破口大骂的冲动,冷声道:“李琴,此事若传出去,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陵阳城谁不知沈公子言出必行,一诺千金。

连这威胁的话听起来都格外有力度。

李琴相信,只要他敢放出风声,不用等第二天,他便生死难料了。

他们并未直接回去,而是先回落雁塔,等曦禾将衣裙与发髻整理好才走。

叶曦禾跑出落雁塔,鼓着腮帮子道:“玉棠哥哥,你为什么要放过他?”

沈玉棠道:“我放过他是为了你,若是闹到县衙,你能讨到好处?不过,你放心,有的是法子处置他。

倒是你,怎么就听信了他的话一个人到这里来?”

要不是运气好,在藏香阁遇到了一个知道李琴家在左溪口的夫人,她怎么也想不到叶曦禾会独自跑到这里来。

这里有什么?

除了一座破塔,什么也没有!

以叶曦禾的大小姐脾性,怎么会上这种地方来。

听到这一问,叶曦禾不禁羞恼,这种事她怎么好说出口,玉棠哥哥也真是的,也不知委婉些问,没往日体贴了。

不会是在意这事,吃醋了吧。

应该是的,明日就要成婚了,现在却出了这事,他肯定会介意。

还是得解释清楚。

她偷偷地打量脸色冷峻的沈玉棠,看到他微抿唇瓣怒意未消的神色,道:“玉棠哥哥,是我不对,我来这里是因为……都是因为李琴他骗我,说这里有一个老神仙,算姻缘很准,还能求一护身符,并且一日只算一卦,但算卦之人只能单独前来,为了不影响运势,不得告知他人。”

她说到后面,底气愈发不足。

这样的说法一听就是骗人的,她竟然还傻乎乎的信了。

沈玉棠望着她:“就这样?”

叶曦禾抬眸凝望他一会,才点头道:“是的。”

其实,她还有事没说完,她有点不想嫁给玉棠哥哥,她想要和那些话本里的女子一样,找一个能付出生命去爱的人,快意潇洒,轰轰烈烈,而不是听从父母之命,嫁给自幼一起长大的沈玉棠。

一起长大,知根知底,什么都了解,日后还有什么乐趣可言,而且玉棠哥哥既刻苦又严肃,修身养气,学文学武,又要打理家族产业,哪有时间陪她。

但她与父亲母亲说了,不想成婚的事,但他们都觉得她在胡闹,所以,就想到这里问问算命的老神仙,看看她与玉棠哥哥的姻缘到底如何。

如果,算命的说他们不合适,她便再与母亲提一提解除婚约的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新娘子跑了? 第2章落魄书生 第3章见之难忘 第4章问话 第5章难以启齿 第6章闹退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