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一品盛香》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难以启齿

第5章难以启齿

随笔摘叶 2021-10-14 08:34:47
溪水潺潺,杨柳依依,春光正好。这时节,恰恰游春的好日子。帅男玉女并肩而立走在溪流旁,像是新婚不久的夫妻,女子羞赧,男子温柔如水。但这而已在远处看,一但靠近了,便能意外发现女子饮泣欲滴,男子面色冷然,两人显然是吵了出来。这两人恰恰沈玉棠与叶曦禾。认识了多年,这时节,正是游春的好日子。。...

一品盛香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盛香》在线阅读

溪水潺潺,杨柳依依,春光正好。

这时节,正是游春的好日子。

俊男玉女并肩走在溪流旁,像是新婚不久的夫妻,女子羞怯,男子温柔。

但这只是在远处看,一旦靠近,便能发现女子垂泪欲滴,男子面色冷然,两人显然是吵了起来。

这两人正是沈玉棠与叶曦禾。

认识多年,沈玉棠哪还不知道她方才说了谎,亦或是有话未说完。

一想到她独自跑出来,差点遭人欺辱,就觉得气恼,便责备了几句。

“要不是那……那临川出手相救,你现在哭又有何用,李琴随便编个谎话都信了,就这样瞒着叶叔父他们出府,可知我们有多担心。”

不说她一顿,她不会长记性,到时候被人骗了还傻乎乎地倒贴钱。

叶曦禾眼睛红肿,已经哭了好一会,但只是小声抽泣,怕被人瞧见了她这副模样。

这边人虽然少,但偶尔也会有人路过。

玉棠哥哥从未这样严厉地说过她,以前虽然刻板了点,但在她受惊出事时都会安慰她,逗她开心的。

日后若是成婚了,玉棠哥哥会不会变本加厉,变得更加严肃,那样她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索性一站定,瞪着沈玉棠红着眼说道:“我不要嫁给你了,你这样无趣,谁愿意嫁给你!”

本想着说完就跑开,但又怕在这里遇到像李琴那种无赖,最终只是定定地站在原处看着他。

“你可想清楚了?”沈玉棠凝望着她,确认般说道。

“一清二楚!”叶曦禾见他依旧不好言哄劝自己,反而这样逼问她,她更为气愤了,一字一顿地说了这四个字,语气无比坚定。

她心想着,天下好男儿多的是,便是今日救我的临川公子就比你沈玉棠要好千百倍,才不要嫁给你。

她说这话多半是想气气沈玉棠,但同时也是她的心里话。

可话出口,她又有些后悔,毕竟相识多年,便是不能做夫妻,也可以做朋友,这样单刀直入不顾及玉棠哥哥的面子,说出这样的话,他一定会生气的。

哪知,沈玉棠反而不恼怒,甚至为她擦掉眼角的泪珠,动作轻柔,一如从前。

沈玉棠温声道:“你若不愿,那便不嫁就是了,与你与我都好,只是切莫再像今日这样冒险,你出了事,莫说叶叔父他们伤心,我也会难过的。”

叶曦禾听得傻傻点头,不敢再多说话,玉棠哥哥竟然没发怒,莫不是压在心底,还是不要再说话触怒他了。

她哪知沈玉棠此刻心情正好,曦禾不愿嫁,她也不愿娶,到时候解除婚约更为轻松。

沈玉棠将人送到了叶府。

急得团团转的叶夫人一见到女儿,就拉着她一阵关切,不大一会,将城南寻了个遍的叶老爷得到消息也匆匆赶回了。

一回来便厉声喝问:“你去哪儿呢!一大早就跑出去!又去见的什么人?!”

现在没有那份担心,心底只觉得丢脸,女儿竟然在大婚前一日去见别的男子,这话传出去,他的老脸往哪搁!

叶曦禾被吓得不轻,这一声呵斥中,她听出了父亲是真的动怒了,而且是气极了。

叶夫人连忙护着女儿,道:“曦禾才回来,她受了惊吓,你就不能先问问女儿到底出了何事,就知道责问,曦禾都被你吓着了。”

此时,屋内就他们几人在,丫鬟仆从都被差遣到别处做事去了。

叶老爷说话也就不顾忌什么了。

“你还护着她,都是你惯的!再这样下去,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来,说说看,你留下这纸条去见了谁?玉棠有什么不好的,你倒是说说,找到什么好的让你连玉棠都不想嫁了!”

叶老爷虽然平日里溺爱这个嫡女,但出了这样的事,他也不会一味地顺着她,是该好好说教一番了。

叶夫人被凶了句,当即气势十足地瞪回去,怒道:“你没惯,就我惯了!竟然敢吼我了!”

见自家夫人发怒,叶老爷当即没了脾气,软下声来:“夫人~女儿这样是不行的,这让外人知道可怎么得了。”

叶夫人看了眼女儿,无奈道:“那你好好说话。”

叶老爷的眼神在女儿和准女婿身上扫了一圈,对这事实在不知如何开口,犹豫了好一会,才拿出纸条问道:“这字条是怎么回事?”

叶曦禾凑近看了眼,心中一凛,父亲怎么翻出了这张纸,抬眸看了眼还在气头上的父亲,老老实实回道:“是我看书时摘抄的。”

看书时摘抄的!

这是叶父万万没想到的。

女儿不见了,他在房中就找到这纸条,还当女儿与人私奔了,又气又急。

而沈玉棠却没有多少诧异,与人私奔这种事,曦禾还没胆量做出,被人骗倒是很有可能。

“那你去做什么了?天刚亮,自己偷偷出府,还能避开府中护卫仆从,倒也算是一个本事了。”

叶老爷依旧语气不善,惹来叶夫人一个白眼。

“我……我……”面对父母的眼神,叶曦禾求助般看向沈玉棠。

要解除婚约的话到了嘴边也说不出,而今日的荒唐事更是羞于出口。

沈玉棠上前道:“叶叔父,此事我已清除,曦禾受了不小的委屈,让婶娘与她说会话,我们先出去。”

退婚的事还她来说为好。

叶正丰了然,点着头率先出了屋,沈玉棠紧随其后,两人到了书房。

书房内挂着一幅绣工精湛的雪景远山图,最是醒目,这幅画乃叶夫人少年时亲手所绣,曾有人出价万两,想购下此绣画,都被叶夫人给拒了,直到她嫁给叶老爷,将这绣画带了过来。

在绣画一侧是一方书柜,上面摆了几本当世名作,其他的都是账本类书册。

书桌前,沈玉棠将所知道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叶老爷听到李琴要对曦禾做那等事,气得一拍桌案,大骂畜生,后听到女儿被人所救,心中一松,万幸女儿无事,得遇良人。

再后来,得知李琴是被人唆使,他脸更黑了,这是有人在针对他叶家。

沈玉棠:“我已差人看紧李琴,赌坊那边也着人去盯着了,叔父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叶正丰道:“李琴敢害我女儿,自然不能放过他,至于幕后之人,真当我叶家是纸老虎,谁都能惹,这事,我来查,玉棠不用插手,你专心准备婚事。

曦禾此番受惊,也不知明日成婚她能不能……”

说着就是一声叹气。

沈玉棠道:“叔父,婚事……我想还是作罢了。”

这话想说已经很久了,越是压在心底久了的事,越难说出口,若不是明日就要成婚,她可能还是无法一口气将这句话说出。

心虚地望着叶叔父,等着他的问责。

叶叔父期待明日的婚事已经许久了,此事,关乎曦禾的终身幸福,叶叔父作为父亲听到她说要退婚,定会勃然大怒。

然后,她就能将准备好的理由说出。

在她静待怒火时,叶老爷沉默少许后,道:“贤侄是担心幕后之人是不想看沈叶两家结亲,还会有别的动作,怕伤到曦禾么?”

啊这——

沈玉棠勉强维持镇定,叶叔父还真是心思活泛,想得长远。

她根本就没想这些。

唯一的目的就是退婚。

看沈玉棠微微一怔的模样,叶正丰笑道:“我知道你关心曦禾,但你们的婚事已经不能再拖了,况且,喜帖已经发出去了。”

沈玉棠连忙道:“叔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能害了曦禾,前几日我突感不适,便请了大夫前来诊治,大夫说我…说我……”

沈玉棠啊沈玉棠,怎么到了关键时刻,那两个字就说不出口了。

叶正丰目光古怪地看着他:“说你什么?”

他心想贤侄年轻力盛,又学过些许功夫,身体比寻常人要健硕才对,怎么会突感不适?

莫不是因为今日的事,嫌曦禾胡闹折腾,与别的男子有了肌肤之亲,所以不想迎娶曦禾了。

想到此处,叶正丰脸色微变,神色严肃。

她家掌上明珠,岂能容人退婚。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新娘子跑了? 第2章落魄书生 第3章见之难忘 第4章问话 第5章难以启齿 第6章闹退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