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重生之妖后传》在线阅读 > 正文 二 记忆

二 记忆

月流尘 2021-10-14
幽暗,漫长的旅程的幽暗。“妹妹”,“妹妹”,一个男子的声音忍不住地在方清颜耳边低声喊着。哥哥?她的那个同胞哥哥方万邦眼中仅有利益,与她并也没过多亲情毫无,为何这个声音听出来却这样很亲切?脑袋上一阵剧痛,让方清颜从混沌世界中醒了回来,她猛地睁开眼睛眼,一个浓眉“妹妹”,“妹妹”,一个男子的声音不住地在方清颜耳边轻声喊着。。...

黑暗,漫长的黑暗。

“妹妹”,“妹妹”,一个男子的声音不住地在方清颜耳边轻声喊着。

哥哥?她的那个同胞哥哥方万邦眼中只有利益,与她并没有太多亲情可言,为何这个声音听起来却这样亲切?

脑袋上一阵剧痛,让方清颜从混沌中醒了过来,她猛然睁开眼,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正映入眼帘。

这个少年眼神清澈,又带着一脸的歉意,见她睁开了眼,顿时喜极而泣:“妹妹你总算醒了,真的是太好了!”

方清颜心中一阵疑惑,不自觉的想用手揉一下额头,却发现原本秀颀的手掌缩小了许多。

借着光线看去,这一双小手雪白柔嫩,无疑是一双少女的手,再低下头打量着自己,如今这个身板比原来起码小了一号。

无数陌生的记忆一起涌入她的脑中,方清颜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她阖了上眼,费力的将那些凌乱的记忆一一拼凑,终于明白了过来,她的脑子里多了一个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

或者说,她成了另外一个人。

正兴十八年,这是方清颜记忆里的七年前,这里是康宁伯府城南的庄子,她现在的身份是康宁伯府的大小姐林紫苏。

在方清颜的那一世里,康宁伯府在京中极为低调,除了在宫中年庆节会上露面,平时极少有人提起。

她只知道,老康宁伯林厚朴,曾是太医院的院使,因在回乡祭祖的途中遇到了大疫,林院使不惜以身试药,淮南布政使司凭着他在亡故前开的一剂方子,挽救了淮南的无数生灵。

因在淮南停留多日,林家连同着林厚朴在内的十余口人皆亡于瘟疫之中,正兴帝听闻大为动容,特旨追封了康宁伯的爵位,并恩准林院使的长子袭爵。

这便是林紫苏的父亲康宁伯林远志,如今正领着户部的差事。

自己明明已然身死,老天却让自己借着林紫苏的身子重活了一世,那这一世的方清颜又在哪里呢?

她尽力整理着纷繁的思绪,林紫苏的哥哥林问荆却没有给她适应新环境的时间,一连串的问题纷至沓来,让她不得不以原身的记忆来思考。

“妹妹,你这次设计的木马车当真厉害,在地上可是行了五十多丈呢”

要不是林问荆缠着自己来这城南的庄子里测试他新制的木马车,怎么可能会从木马车上摔了下来?

“妹妹,你从木马车上摔了下来,看起来已经没事了,这会儿哪里还不舒服?”

怎么可能没事!明明这会儿还头痛欲裂。

“妹妹,我记得《翟经》里记载的有种木鸟,能不能帮我画一下图纸?”

翟经?方清颜检索了一下原身的记忆,据《翟经》记载,这木鸟以木头制成,可在天上飞行三天三夜,她心中有些惊叹,若是能做出来,她也想见识一下呢。

林问荆听不到妹妹心中所想,见妹妹良久闭目不言,脸上有些忐忑,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妹妹,你怎么不说话?可是生我的气了?”

这句话情真意切,方清颜听的心中暖暖的,睁开眼向林问荆报之一笑。

看着自家小姐一脸懵懂的样子,在一旁候着的婢女琥珀有些同情,轻声说道:“大少爷,小姐摔的可不轻,你在这里,她如何能休息?”

经琥珀这一提醒,林问荆这才想起自己已年满十五,这样长时间的在妹妹房中逗留,似乎是不太妥当。

“妹妹你好生休养,改天......改天让你扎针练手法,就当哥哥给你赔罪了。”林问荆留下了这句话便落荒而逃。

方清颜躺在床榻上,仔细梳理了原主的记忆,这林紫苏自幼爱书,尤爱诸子百家、五行八卦、农工算数、医卜星象这类杂书。

这些书在正经的官宦人家里读不到,偏巧林紫苏已故的外祖父平日爱书如命,又曾任鸿胪寺主簿,与西洋人接触甚广,一有工夫,便将日常所闻记录成册,这些书如今全都在康宁伯府的后院存着。

林紫苏四岁那年,翻遍家中的医书后,对针灸之术产生了兴趣,有了祖父的亲授,林紫苏自然是进境飞快。

只是那针灸之术断不能一蹴而就,尤其是认穴和施针须得反复练习。一日不练手生,三日不练心生,辨认穴道的对象落在了家里人的身上,而林问荆就是被扎次数最多的那个人。

那个时候,原主的祖父、祖母、母亲都还在世,在这些记忆当中,全是长辈们宠溺与疼爱的画面,在祖父背上呢喃,在母亲怀中撒娇......这些在方清颜的记忆中从来不曾有过。

想起前一世在方家的经历,她有些心酸,又莫名有些庆幸。

是的,从今日起,她就是林紫苏,康宁伯府的大小姐,和方家再无干系。

贴身丫鬟琥珀刚伺候着林紫苏进了些小米粥,便有庄子上的婆子通报说,林紫苏的继母毕氏领着城里的大夫到了庄子里。

这毕氏今年还未满二十五岁,其父毕绥南原本是淮南的一个县令,因感念老康宁伯的救命之恩,便让毕氏嫁进了林家做续弦。

听说林紫苏受了伤,毕氏来不及细细妆扮,随意穿了件玫色细布棉袄,加上墨兰色的金丝绣花裙,衬的身形略显丰满,不施粉黛的鹅蛋脸配上一弯淡眉,倒显得优雅大方。

到了屋中,未等林紫苏行礼,毕氏急切问道:“大姐儿,你哥哥捎回去的口信说你受了伤,这会儿可好了些?”

趁着大夫问诊,琥珀磕磕绊绊的将自家小姐受伤的大致经过交代了一下。

原来兄妹二人自小就喜爱天工之术,康宁伯府中又藏了不少这等杂书,平日里林紫苏依着书里的记载设计出图纸,林问荆便照着图纸做出样品。

半年前林紫苏偶见《木经》中所述,上古有巧匠制成木人驾驭木马车,无马匹牵引也可自动前行,从中得了些灵感,便绘了图纸交与林问荆匠制。

这日正是立春,林紫苏随林问荆来这庄子里踏青,听哥哥言道木马车已然制成,林紫苏欣喜万分,定要坐上车体验一下。

哪知行了一段距离,那木马车失却控制,狂奔了四十多丈,在就地散架之前,把林紫苏给甩飞了出去。林紫苏当即晕倒在地,幸好庄子里的几个粗使婆子就在左近,及时救下了林紫苏。

琥珀唯恐自家老爷和夫人怪罪,只挑了些紧要的说了出来,凶险处就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林问荆听说母亲到了庄子,也赶了过来给母亲请安。

毕氏本还在担心林紫苏,见了林问荆之后,借着林紫苏受伤,将自己的忧心之事一股脑的倾倒了出来。

“荆哥儿,说话间你也十五了,怎么就没照看好妹妹”

“幸好紫苏没事,要不然我怎么向故去的姐姐交代”

“怎么说你也是康宁伯府的少爷,哪能做木工这等粗活,若真的有心于此,交给下人们来做就是了,不用亲自动手”

.......

毕氏留在屋中絮叨了半个时辰,那随行的大夫实在听不下去了,只好插了一句:“夫人不必忧心,府上善名远播,大小姐遭此大难而毫发无损,必是神人护佑。”

毕氏甚是喜欢这句话,双手合什念了十几句“阿弥陀佛”,拥着大夫出了林紫苏的闺房。

待送走大夫,毕氏心中仍有些不放心,哄了林紫苏在床上躺下后,又在屋外对琥珀细细交代了一番,这才返回城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 废后 二 记忆 三 轻薄 四 欠俸 五 困局 六 花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