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世婚》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故人(一)

第2章 故人(一)

意千重 2021-10-30
那时林谨容刚睁开眼,看见桂圆时,她我以为自己会对着桂圆发作时,把桂圆赶回去,但她终归是对着桂圆甜蜜幸福的笑了。现在的一切还未突然发生,她却得了先机,能辨忠奸,便留着桂圆又如何?她有了防范,谁能明白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无论好人坏人,用在妙处就是一个好。桂圆现在一切尚未发生,她却得了先机,能辨忠奸,便留着桂圆又如何?。...

世婚

推荐指数:10分

《世婚》在线阅读

彼时林谨容刚睁眼,看到桂圆时,她以为自己会对着桂圆发作,把桂圆赶出去,但她终究是对着桂圆甜蜜的笑了。

现在一切尚未发生,她却得了先机,能辨忠奸,便留着桂圆又如何?

她有了防范,谁能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不管好人坏人,用在妙处便是一个好。

桂圆又怎知林谨容在瞬间已经转过无数个念头?

她只当面前还是那个天真软善的四姑娘,只调皮的一笑,伸手拉林谨容起来:“四姑娘快起来,三太太和二太太都使了嬷嬷过来探望你,三姑娘也才来过。”

“姐姐来过?怎么都没人叫我?”林谨容看了看窗,发现天色已经不早,早过了她往日起身的时辰,便知是桂嬷嬷和荔枝要她多睡一会儿的意思。

倘若不是因为今日是祖母的六十寿辰,只怕是会让她睡到自然醒的。

桂圆把一身崭新的银红色短襦长裙给林槿蓉穿上,一边服侍她洗脸梳头,一边叽叽呱呱地说个不停:“远处的客人们是早就来了的,这个您也知道,就是舅太太一家人还没到呢。近处的一些客人也赶早来啦,厨房里的菜香飘得到处都是,叫那些扫地干粗活儿的小子丫头们口水涎得老长。”

桂圆的语气里不知不觉就带出了几分身为姑娘身边大丫头的体面和骄傲——她的伙食可不是那些干粗活儿的小子丫头们能比的。

林谨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任由桂圆替她收拾打理。

她年纪还小,还不到绾发髻的年纪,不过就是将一头乌亮的长发编成辫子,再用七彩的丝带扎成丫髻,再插上几朵珠花便可以了。

脂粉什么的,也还不到她用的时候,所以这梳妆打扮对于她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再戴一对金丁香罢。”荔枝进来把手里的食盒放好,拉开小小的妆盒,拿出一对金丁香,拉着林谨容温柔地给她戴上,又替她整了整腰间的碧玉压裙,眉眼弯弯地笑道:“四姑娘长大了,越来越像太太了。”

谁都知道林家三太太陶氏早年是个远近出名的美人儿,荔枝这一说,虽不曾提了林谨容的容貌半分,却是实实在在的夸赞。

林谨容抬眼看着镜中的自己。

肌肤洁白细腻,两条纤长的眉,目光沉静温婉,唇瓣娇嫩丰满。

她这张脸,说不得有多美,但胜在舒展恬静,人说相由心生,当年姑姑不就是看见自己这张脸,觉着她是个温柔恬静的性子,所以才格外喜欢的么?

既然姑姑喜欢,其他人也一定喜欢。当年她是什么样子的呢?

林谨容侧着头想了想,露出一个天真却又微微带点羞怯的笑容来,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光华璀璨。

林谨容的吃相很优美,不紧不慢,却吃个不休,世人以瘦为美,从婶娘们到她的母亲,家中的姐妹,以及那些小妾通房们都是不敢多吃的,从前她也如此,但现在却不这样想了。

她恶作剧的想,瘦美人们在遭逢匪乱,跑一步歇一气的时候,不知有没有后悔平时应该多吃点?反正那时候她是后悔了。

见她又是吃个不休,桂圆朝荔枝使眼色——自那日四姑娘从惊吓中醒过来,一见到饭菜就一副和饭菜有仇的样子,饭量竟比从前好了许多,也不怕吃成个胖子?

眼瞅着也是要议亲的人了,竟是半点都不忌讳。

荔枝面上不变,只轻声道:“姑娘少吃些,今日厨房里的菜式多,有您最爱的乳羊肉。”

这会儿吃太多,稍后就吃不下好吃的了。

“把剩下的饭菜分吃了罢,别浪费。”林谨容点点头,认真地把碗里的最后一粒米吃得干干净净。

没有饥饿过的人,不知道粮食的珍贵,没有死过的人,不知道生命的可贵。

林谨容站在林家花木繁茂的园子里,极目远眺。

八月末的天气,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林家园子的风景一如既往的好,树叶从绿到黄,从黄到红,层层叠叠,极为美观。

林家虽然在走下坡路,但老太爷早年仕途顺畅时建下的这房子和园子乃是花了血本的,不但林老太爷夫妇和他下面的三对儿子儿媳,七八个孙子孙女都有自己的院子,且一块石头,一个池塘,一棵树,一丛竹都花了巧心思,无不恰到好处。

只是此刻的林谨容看来,却颇有几分意兴阑珊之感。

不远处的荷花池边传来一阵嬉笑声,有条公鸭嗓子大声笑道:“五表哥,你家的这块灵璧石是真的?怎么看着不像?待我敲敲。”

话音未落,就传来铮的一声响,悠长响亮。

林谨容完全忽略了这声石响,她满耳朵都是那条难听的公鸭嗓。

有多少年,她没听见这声音了?她的指尖轻轻颤抖起来。

此刻她的庶长兄,族里行五的林亦之焦虑不安的声音也跟着响起:“陆家表弟,你莫如此,这是家祖父的心头好。”

“林家表哥真小气。”公鸭嗓子嗤笑了一声,道:“咱们平洲第一的灵璧石呢,轻轻敲敲,哪里就能敲坏了?看你急得,脸都涨红了。”

接下来却是一声水响,“哎呀!”林亦之惊叫出了声,然后一片混乱声响。

桂圆的眼睛眨了眨,欢快地道:“姑娘您听,是陆家五少爷呢,好似咱们五少爷也吃了他的亏呢。”

林亦之是三房的庶长子,族中行五,只比林谨容大了一岁,却比她的胞弟慎之大得太多,其母黄姨娘八面玲珑,自幼服侍林谨容的父亲,深得喜爱信任,十几年盛宠不衰,这母子俩就是三太太陶氏心上的一根刺,夫妻二人吵架十次有七次都是为了这对母子。

故而林谨容这边的人看他都是不顺眼的。

林谨容自然也不喜欢林亦之,以往林亦之被人调侃欺负的时候,她不说帮着人欺负林亦之,但也绝对是装聋作哑的,所以桂圆才敢如此大胆。

“太太还等着姑娘呢。”荔枝与桂圆不同,她从来都是尽量不掺和进这种事情里去,此刻也不过是劝着林谨容赶紧走,别管闲事。

她的任务就是照顾好林谨容,不要林谨容陷入麻烦中去,其他人的麻烦,又与她有何关系?

林谨容仿佛根本就不曾听见她们的声音,只转了个身,迈步朝着吵闹处走去。真是没想到,这事儿竟然给她碰上了!

她记得,那块灵璧石的基座不稳,被淘气的陆纶失手推入池塘中。

陆纶是贵客,林老太爷怎么也不会骂他,所以最后是林亦之倒了霉。

林亦之本就因为害怕而跳入池塘中去推石头受了寒,又被罚跪了两天两夜的祠堂,病倒高烧不退,本就有病的黄姨娘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却从此撒手人寰。

母亲因此被父亲怨恨,父亲报复性地又收了一房美妾,好强的母亲又气又怒,大病了一场,夫妻间本来就不好的感情越来越恶劣,连带着她们姐弟也夹在中间受气为难。

而林亦之的身份地位则从此胜似嫡子,他心中挟怨,真正成了七弟的威胁,若不是走投无路,母亲也不会那般欢天喜地的答应她的那门亲事,她自也不会吃后面那苦头。

当年她起得比今日早,这事她不曾遇到,也无力阻止,但今日她遇到了,怎么也不能坐视不理。

她觉着,她这一去,兴许就能改变许多事情。

林亦之不会受罚,黄姨娘不会早死,父亲不会再收美妾,母亲不会病倒,林亦之不会憎恨她们,她们用不着过得那么苦,她,兴许也不会被嫁进陆家,嫁给陆缄,再死于非命。

见林谨容径自走了,荔枝责怪地扫了桂圆一眼,低声道:“多嘴!要是姑娘惹了麻烦,看我不和桂嬷嬷说,打你的腿。”

她说的是和桂嬷嬷说,而不是和三太太说,本是已经打了让手,桂圆却不领情,仍不耐烦地道:“就你行!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快,姑娘走远了,跟上!”

林谨容走到荷花池边站住了身。

——*——*——*——*——

嗷嗷嗷,打劫推荐票票啦,此书是我开,此文是我载,要想接着看,留下推荐票!!!!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梦回 第2章 故人(一) 第4章 示好 第5章 亲人(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