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在线阅读 > 正文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6章 心理科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6章 心理科

梧桐阅读 2020-09-17
郑医生霍蕾小说名字叫作《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提供更多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郑医生霍蕾,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郑医生霍蕾小说。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小说郑医生霍蕾摘选:郑医生。他好像对我很有兴趣,总是会足够的耐心的给我分析解答,还会附加说我很…...

郑医生霍蕾小说名字叫做《我看见了凶手的脸》,这里提供郑医生霍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看见了凶手的脸小说精选:在等待叫号的时候,我给她说了我的情况。我生下来就有眼疾,看不到东西,应该是这个原因所以被亲生父母遗弃。我在福利院长大。按照福利院的传统,那里的小孩子都姓“党”,名字都叫“建军”“建国”之类的,我这个名字“冲”是来自于我襁褓上的字,福利院的人认定是我父母给我起的名字,就延续下来了。霍蕾也是第一次听我说我自己的事,听得泪水涟涟,估计是觉得我俩同是天涯沦落人。我继续给她说。7岁的时候,当时我们市有个项目,免费给眼疾的孩子做手术,…

在等待叫号的时候,我给她说了我的情况。

我生下来就有眼疾,看不到东西,应该是这个原因所以被亲生父母遗弃。我在福利院长大。按照福利院的传统,那里的小孩子都姓“党”,名字都叫“建军”“建国”之类的,我这个名字“冲”是来自于我襁褓上的字,福利院的人认定是我父母给我起的名字,就延续下来了。

霍蕾也是第一次听我说我自己的事,听得泪水涟涟,估计是觉得我俩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继续给她说。7岁的时候,当时我们市有个项目,免费给眼疾的孩子做手术,我幸运的被选上了。更幸运的是,正好有角膜。角膜据说来自于一个牺牲的女警。我只知道这么些情况,想去感谢她的家人,却从医生那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角膜手术很成功,做完之后我就恢复了光明。只不过也留下了些后遗症,比如经常莫名其妙的头疼,以及会看到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是像你说的……在电影院你看到的碎尸现场之类的吗?”霍蕾明显是被吓到了。

我把她抱在怀里宽慰她,告诉她我也是最近才真真切切的看到那么具体的场景。之前刚换完角膜的时候,经常能看到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当时告诉医生,医生说可能是飞蚊症,但我知道不是,因为那些影子都是会动的,有时候我感觉就像是活人似的。不过这些症状在我移植完角膜几年之后就慢慢消失了。

在被困扰最严重的时候,我经常往医院跑,也做过不少检查,最后问题没解决,倒是和医院的医生成了好朋友。当时和我打交道最多的是神经科的郑医生。他似乎对我很有兴趣,总是耐心的给我解答,还会额外告诉我很多事儿。郑医生学识很渊博,除了本职工作外他还兼修心理,我就把他当心理医生看。

他喜欢研究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变态心理,或者多维宇宙研究之类的,总之这是个有趣的人。有趣的人总是能给人带来惊喜。

当我给霍蕾说完我的过往后,正好也叫到我的号了。我拉着霍蕾走了进去。看到是我,郑医生显得有些吃惊,不过更吃惊的是霍蕾,估计她也没想到郑医生会这么年轻,看起来顶多30岁出头。郑医生颇有点前段时间热播的《来自星星的你》里面都敏俊教授的气质。

我先是把自己最近又总看到奇怪的东西,以及做噩梦的事情给他说了。他给我开了些镇静的药物,然后等着我说话。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我找他的动机不止是这么简单。

我把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源源本本的给他说了,他饶有兴趣的听完,对霍蕾表示了慰问。当然,我没有把霍蕾被自己爸爸虐待这种事告诉他。

“我是比较喜欢研究这种变态杀人的东西。你那个室友大林说的的确是种可能,然而,我有另外一种假设。杀人者未必是因为妻子红杏出墙之类的,倒有可能是出于某种崇拜,或者是补偿心理。”

他这话说的我比较懵逼。郑医生解释道,最简单的,就是“生殖崇拜”或者“以形补形”之类。古代先民,包括现在的某些部落,都有很明显的生殖崇拜的烙印。有些部落会雕刻出巨大的生殖器样的雕塑之类,男子成人礼的时候会去膜拜,然后摸摸,祈求自己也长个硕大的生殖器。或者像是中国人爱用虎鞭、驴鞭之类泡酒,通过这种“以形补形”的观念,来满足自己的心理。

我听得一阵阵恶心,霍蕾更是直接把这种恶心写在了脸上。“你是说,那个老不……我爸……的那个部位,有可能被那个凶手拿去吃了?世上有这么变态的人吗?”

郑医生不以为然的笑笑,说世上变态的人多了,而且他说的只是其中的可能性,并不一定是真相。然后,他问了个让霍蕾面红耳赤的问题。“令尊的那部位,想来很大吧?”

我一时惊呆了,没想到他会这么奔放的问出这种问题。霍蕾的脸色时红时白,非常尴尬,不过说实话,我也非常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霍蕾没有回答,她拿起挎包就要走,被郑医生劝住了。郑医生向她道歉,不过我看到他的脸色,觉得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

然后,我忽然想到,郑医生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他难道通过察言观色,知道了霍蕾爸爸对霍蕾做的那些事?想到这里,我遍体生寒,这人还真是敏锐的可怕。

“好啦。我为我的口不择言道歉。另外,冲,你想问的事,我的分析就是这些。你也别有太大压力,按时吃药吧。来这里签个字。”他把病案给我,我拿起碳素笔正要签上自己的名字,忽然在上面的签字栏发现了个非常眼熟的名字。

杨茂。

笔迹如新,上面的墨迹还没有完全干,显然刚走没久。

“这个人来咨询什么?”我指着病案上杨茂的名字问郑医生,心脏砰砰直跳。

郑医生瞄了眼,略显惊讶的望着我,“你俩认识?”看到我点头,他接着说,“这倒真是巧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俩的症状倒是差不多,他也是我的老病人了。确切的说,我10年前刚行医的时候他就是我的病人了。他的情况那时候比你还要严重很多,说自己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在一片空地上能看到高楼大厦,能看到半空中有人在上楼梯等等,最严重的时候甚至都影响到生活了。他在路上走路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闪到一边,说自己看到了狂奔过来的汽车,有时候还会给空气道歉。总之,我们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治疗好他。”

“你的意思,杨茂曾经是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我的汗唰的下来了。

郑医生摇摇头,表情挺严肃。“我不这么认为。他的情况和精神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至少他的认知能力非常好,甚至比正常人还要厉害。真要说的话,他倒是和民间传说那种有阴阳眼的人很像。只不过,我不相信这种状况。”

从郑医生这儿出来后,我的疑问不仅没有得到解答,反而更加疑惑了。杨茂这个人在我眼里越来越神秘。

忽然,我想起来一个地方。

“蕾蕾,陪我去花圈店。”

“大白天的,去那儿干嘛?晦气。我爸爸的葬礼有人张罗,我不想去。”对我完全敞开心扉后,霍蕾也不再避讳自己的真实想法。

“不是给你死鬼老爸买。”我不由分说的拉着她,不多会儿到了建设路那条丧葬佛道用品一条街。

那家半夜出现的奇怪电影院,我要在白天看看他是什么样子的。杨茂和那家电影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要自己找出线索。

建设路作为丧葬用品街,大白天的就有股阴气,人也不多。我轻车熟路的跟着女友到了那家花圈店门口,老板正懒洋洋的搬着个板凳在门口晒太阳。旁边坐着几个老头,每人手里捧着个海碗大的瓷缸,喝着浓茶,这是我们这儿的传统。

我仔细打量着店主,是个很普通的白胖老头,慈眉善目,怎么看都是个和蔼的老头。两根帝豪递过去,我俩就唠上了。他本来以为我是要买花圈的,后来发现不是,就用很奇怪的眼神望着我,估计也没遇到过在花圈店门口搭讪的人。

“老板,这片地方,没做花圈店之前是干嘛的啊?是不是家电影院?”

这句话一出口,在门口晒太阳的几个老头脸色都变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7章 他到底是谁?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5章 女友的过往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6章 心理科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9章 突破口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1章 午夜电影院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3章 快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