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暗离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东山奇闻

第四章 东山奇闻

千寒月 2020-10-18 11:21:59
但感觉很非常清晰,也没丝毫那种偏狭的气闷的城市空气味道;  三年了,这种味道在江明月还也没反应时回来的时候便不知不觉桎梏住了他的全身,更有甚者他过去的的记忆也一点儿一点儿被推会出现在这颗气冲九重天眉目喷火的脑袋;  该是作出可以选择的时候了,置身于这也没一颗星星的但让人费解的是这座寺庙没有挂牌显名,庙门朴素简单,拒绝香客朝拜,加之位于东山东面原始森林边缘险峻位置上,只有一条岩壁凿开之路,路终端一铁栏封住寺庙的入口,游人隔栏而望,只能远远看见那尊最大的佛身红塔和没有寺名的简单庙门;。...

暗离明

推荐指数:10分

《暗离明》在线阅读

  A市,静谧的夜空向下涌入这座繁华的城市,眼目及到的地方有似充满恐惧的包围圈,冲着这座城市的喧嚣向下萧杀而去;

  极目俯去,炫极纷杂的城市光流,在这凝重的暗黑面前似乎喘着跳动不已,憋着状似光爆,在包围圈内纷乱蹿动,对抗着这沉重的无边的暗黑;

  深深的吁出一口气,又把眼前这冰凉的凝重的黑夜吸进肺里,江明月扶着铁艺栏杆站在东山十八层飞檐龙塔顶层继续望向远处那座城市;

  这么高的高度,空气虽然有点冰凉但感觉很清晰,没有丝毫那种狭隘的憋闷的城市空气味道;

  五年了,这种味道在江明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不知不觉束缚住了他的全身,甚至他过去的记忆也一点一点被推出现在这颗气冲九天眉目喷火的脑袋;

  该是做出选择的时候了,置身这没有一颗星星的夜空,江明月双手离开铁艺扶手,仰起须眉,挺起爆满胸膛,向着黑暗与城市的边界悠长嘶吼过去,双手爆突青筋似乎从暗黑中伸出,抓着这座城市与夜空的边界,发泄着蹂躏着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

  许久,目光迟缓下来,胸膛放小,徐徐吐出一句:“生命之重,静静流淌,向前十步,魂归五步!”声音突然凄楚,眼神现出迷茫,喃喃自道:“丽丽,这五步是什么意思,你意指什么?难道五年前你便晓知这片土地对我们生之何重,死之何轻,如今你魂归哪里?我去何处找你啊!”

  好似听到了他深情痛苦的呼唤,渺渺的夜色中,池丽丽的音容笑貌跃然出现,丽质容颜上含情脉脉,好看的鼻子衬着优雅的嘴角,洁白的牙齿伴着幽兰气息,漂亮的眉毛带着妩媚的笑意,青丝飘渺,刘海扬飞,用温情涵神的眼睛注视着他;

  江明月精神为之一振,眼神一扫迷茫,惊喜异常,正待扬手呼唤,夜空中的池丽丽突然血迹斑斑,眼神痴痴的看着他向夜空深处渐渐远去;

  江明月猛然清醒过来,想起医院中浑身血迹的池丽丽抓着他的耳朵不放的情景;

  他死也不愿意的失去,他无奈的抓狂,不觉浑身又颤栗起来,鼻音不断颤动间猛然转粗上扬加长,悲愤之音明显,犹如传来悠长一声狼嗥,突然间放开紧闭的喉咙,唇牙豁开,星目凝向夜空深处,一声真情的呼唤“丽丽,你在哪,我去何处找你啊!”撕心裂肺向远袤的夜空传去!

  夜深沉,心悲切,江明月的哽咽声从东山龙塔的最顶层缓缓释放下去,两行清泪滑过面颊渗入已半月不整的浓密胡须中,许久,悄悄的滴在夜色中的龙塔塔身上;

  沉寂中,这座城市的光流喧嘩似乎静默了下来………,天光大亮,江明月沉默着慢慢转着龙梯走下龙塔,眼神清亮,但痛苦的抉择赫然挂在了坚挺的鼻梁和一夜之间又拉扎长长的胡须上,迈着沉稳的步伐,穿过灌木区,看了一眼正在打扫卫生的精神矍铄的老头,江明月向下朝汉白玉图案走去………

  世纪之初的A市早已融入世界滚滚的经济浪潮中,A市东山是这座城市的最高处;

  东山之顶规划奇峻,建筑依山势而建,风格迥异,通径宛转曲折向山顶延伸,葱葱树木包围着风格各异的建筑和曲径,自山顶向下三面蔓延而去;

  仅西面少有树木,代之是用大量的汉白玉雕刻各种图文符号、人文特写等图案的符铭,呈正方形,大小依山势从上至下等量放大,放眼望去最终与这座城市的郊区接壤;

  符铭中有依图案而建的有色汉白玉阶梯供人们登到山顶,整个阶梯形状设计奇特,似乎与每个符铭中的图案表意相互应;

  到这的每一位游客在下面望去是一种风格图案,犹如九条似龙非龙的祥物,火喷山顶的十八层火红色汉白玉构造的龙塔;

  登顶途中却是各种人文特写和看不懂的图文符号,登上东山之顶,穿过龙塔周围栽种的各种灌木和呈放射状的山石小径,上到龙塔的第十八层向下望去,西面的汉白玉图案又呈现三条斜泻而下的瀑布冲向这座城市,形状相当壮观;

  而东山南面向下望去则郁郁葱葱中点缀着呈品字形排列的三处形状风格各异的建筑物顶部,山底露出几条绵长的小路伸入渐缓的山势与城市的东南面;

  向下望去东山北面郁郁葱葱中却镶嵌着整体和局部都呈品字形排列的九处形状和风格各异的建筑物顶部,而山底却有一条呈“S”状河流从东山东面雾蒙蒙的望不到边际的莽山之岭伸出,穿过城市的东北面蜿蜒而去;

  站在十八层的龙塔之上,眼前最为壮观与让人遐想的便是东山东面连绵不断的山岭轮廓——莽山之岭蔚为壮观的神秘气势!

  而整个东山像这座城市的守护者一样,右手执蜿蜒绵长的S形利剑之岭河,左手擎山势平缓的弓形厚盾之莽岭近城市端罩着这座城市,背靠气势起伏,恢弘神秘的莽山之岭,龙塔远眺着这座城市的极致繁华和生生不息,静静的抚摸着这座城市,平息着它的烦操!

  龙塔,A市城建规划的的点睛之笔,生态城市的口号和规划书当初从这提出并通过城市决策者的议案;

  但决策者的初衷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如同一张洁白的纸被学画画的少儿涂成乌鸦之笔,渐渐偏离了初衷,甚至反其道而行,大范围多领域的污染愈演愈烈多年,换来了今天看似繁荣的景象——GDP增速连年翻番,财政收入的突飞猛进和居民收入的跨越式增加;

  但同时脱离了稳健规划的改革也让这座城市的生态筋骨受到了严重创伤,多条岭河分支及末端严重污染变色甚至干凅,成为城市建设垃圾的消化河,空气洁净指标下降,城市的上空终日雾霾笼罩,城市内部拥挤的交通已远远满足不了逐渐庞大的车流;

  此时,生态城市的概念再一次被摆在了议事者的面前!

  而当初龙塔的设计者,东山神秘景致的规划者,也就是这座城市生态建设的提出者,一位澳大利亚华侨,在历时三年捐资修建龙塔和整体改造东山后突然病故;

  遗体火化后,骨灰在家属申请政府同意后被呈放在东山东面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边上的一座小寺庙内;

  这座寺庙也为这位澳大利亚华侨修建,主殿供奉释迦牟尼佛,侧殿供奉地藏王菩萨,僚房数间,整体格局青砖琉璃泥瓦配雕花实木门窗,尺围立柱油红锃亮,加排飞椽裱以西方流云飞花,斗拱翘檐昂扬气势,方尺大理石清色铺开,阶沿规矩,主副殿门槛抬跨之高,深暗红色冒沿围墙依山势曲线环绕;

  但与其它寺庙不同的是寺庙周围林立着九尊佛身红塔,塔身用深红色汉白玉打磨圆润造型,塔座呈正方形三沿排列凹进与塔身连接,塔尖像避雷针一样从圆润的塔身骤然转细又连接一个直径约三尺的白色汉白玉球体,从球体上向上伸出约两米高胳膊粗的尖头金属杆状物;

  九尊佛身红塔大小不一,隐蔽环绕在寺庙周围,依地形高低上下,周围树木遮掩,塔座下青苔草蔓覆盖,最大的一尊位于庙门正对面,从下面仰望,与东山顶上的十八层飞檐龙塔一条直线遥相呼应;

  但从东山顶上却看不到这座寺庙与这九尊佛身红塔,而这位澳大利亚华侨的骨灰便安放在这座寺庙门口正对面的这尊最大的佛身红塔之内,庙门向着莽岭方向,也唯独这尊塔周围用青色大理石平铺至寺庙门口;

  在塔后约五百米莽岭方向上有两座一高一低覆盖着茂密树木的山丘,一条Y字形红色汉白玉阶梯从这尊佛身红塔穿过茂密的树木一直延伸到山丘顶部;

  顶部分别建有两座五柱红色琉璃飞檐亭,五角挂玲珑八音铃,风格古朴,位置隐蔽,亭内各悬一汉古铸文龙钟,庙门左边比较高的山丘的龙钟明显大于右边较小山丘的龙钟;

  而最为奇特的是,因为所处位置和莽岭山势的原因,较高的山丘一天之中几乎照不到阳光,较低的山丘则从朝阳到晚霞沐浴始终;

  从东山龙塔十八层上只能远眺到较低山丘上的五柱琉璃飞檐亭,较高的山丘上的亭子则融入了莽山雾蒙蒙的山势中;

  整个寺庙清静优雅中伴随着暮鼓晨钟一般的庄严和安详,山风吹动间时隐时现的红塔又让这座寺庙彰显出一种神秘跳跃的气氛。

  但让人费解的是这座寺庙没有挂牌显名,庙门朴素简单,拒绝香客朝拜,加之位于东山东面原始森林边缘险峻位置上,只有一条岩壁凿开之路,路终端一铁栏封住寺庙的入口,游人隔栏而望,只能远远看见那尊最大的佛身红塔和没有寺名的简单庙门;

  但莽岭上的打猎村民穿林登险,在地势高的位置隔墙近距离看过寺庙内的大概,有猎奇者进去拍了一百多张寺庙内的近距离照片放在网上,引发不少A市的老百姓讨论这座寺庙的神秘,口碑相传,慕名猎奇者蜂拥而至,但A市却始终没有把东山列为A市的旅游景点;

  久之,这座寺庙被当地人约定俗成般称为红庙。

  飞檐龙塔,汉白玉符铭奇观,九尊佛身红塔,隐秘的东山红庙,逐渐,有关东山奇闻的传说越来越多,各种PS的照片把东山的神秘演绎的更为浓重。

  而此时,2000年阴历8月14,明天就是天下华人相约举头望月神游瑶宫的日子。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生死靠近(一) 第二章 生死靠近(二) 第三章 生死靠近(三) 第四章 东山奇闻 第五章 手抄经书 第六章 橄榄枝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