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顺和》在线阅读 > 正文 盐案

盐案

Ghons小凡 2020-11-23
运河大运河北起燕云十六州的通州,南迄向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杭州,蜿蜒数千里,始挖于春秋战国时期,后经隋炀帝的大规模拓建,借助天然河道稍加修浚修凿成后世之大运河。它曾是联接朝廷南北的命脉,对南北方经济文化的交流充分发挥着重大事件的作用。大运河淮河之滨的此刻,大运河上长江通往淮水的邗沟界面乌云黑沉沉地笼罩着江面;头顶上电闪雷鸣,仿佛要把天空撕裂开;忽然狂风大作,吹得江岸两旁的杨柳如疯妇的长发四处狂舞;顷刻间大雨如注,倾盆般泻向运河,砸得河水白浪翻滚。。...

顺和

推荐指数:10分

《顺和》在线阅读

京杭大运河北起燕云十六州的通州,南迄向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杭州,蜿蜒数千里,始挖于春秋时期,后经隋炀帝的大规模拓建,利用天然河道加以修浚开凿成后世之大运河。它曾是连接朝廷南北的命脉,对南北方经济文化的交流发挥着重大的作用。大运河淮水之滨的邗沟即春秋末期吴王夫差开凿,后经隋朝扩展的第一条古运河河道,它北接今之淮安,南达扬州。

此刻,大运河上长江通往淮水的邗沟界面乌云黑沉沉地笼罩着江面;头顶上电闪雷鸣,仿佛要把天空撕裂开;忽然狂风大作,吹得江岸两旁的杨柳如疯妇的长发四处狂舞;顷刻间大雨如注,倾盆般泻向运河,砸得河水白浪翻滚。

狂风暴雨之中,一队官船迎风破浪吃力地行驶在水面上。为首的海鸥船上高挑一面大旗,借着闪电的亮光可以看到,旗上以楷体正书“江淮盐铁转运使”七个大字。船身被激巨的波涛上下抛掷不停地晃动,船工们冒着大雨飞奔着冲上甲板,转运使慕逸头戴斗笠屹立船头,高声喝喊:“快,降下主帆,将副帆升起!只要撑过这场风雨,抵达山阳县一切就安全了。”

十几名船工高声答应着冲到主桅杆下,一名船工飞快地攀了上去,解开绳索将主帆降下。其余众人一涌而上,拉动帆绳,副帆缓缓升了起来。

慕逸却长长出了口气。这批食盐,乃是军盐,需要起运至山阳县,然后由马车托运至陈州,再由陈州转发至北境边州。心中期盼着只要不出事就好,安全把食盐运至山阳县。自己任务就算完成一半了。

这时候,一道巨浪劈面砸来,船身登时倾斜。慕逸重心不稳,身体向船舷冲去,身后的副转运使薛璟一把扶住了他,高声喊道:“大人,风大浪急,你先入船舱歇息。这里有卑职在,万不会有任何差池的。”慕逸点了点头喊道:“前面便是山阳县境内,可命船队靠岸!”副使薛璟闻听,高声答应着向船尾奔去。

当船队全力转向山阳境内,刚入境。未靠岸,便突遭一对黑衣带甲的武士,乘船列队于山阳县运河入口,巍巍荡荡,十多艘小船围着船队,每艘小船上,侧立十多名手握制式军刀的武士。为首一人,对着船队一挥手,数十名武士,一跃而起,登上了官船船队。

猛地,海鸥船前部轰隆一声巨响,船身侧立,几名船工嚎叫着被卷入河中。此时风雨渐渐平息,慕逸闻听巨响,立马厉声喊道:“怎么回事?”楼头的舵手冲出舱房高声喊道:“大人,前方引路船,被不明人员弄沉,现在对方正在主船袭来。”

慕逸与薛璟闻听,立马抽出随身佩戴的制式短刀。慕逸手握短刀,大喊着:“所有兵士,准备战斗。”刚发出指令,却见对方数十名武士,已登上左右官船,一些军士,尚未反应过来,便已成对方刀下亡魂了。一名矫健的黑衣人,一跃而上主船,轻功身法,令人称奇。慕逸望着这人,在左右护持下,走出来,对着这人,道:“阁下,好身法,如此武艺,却不知来此作甚?所欲何为?”

“你是慕逸?少林俗家弟子?”黑衣人,右手一柄勾魂利爪,淡淡站在船头,望着对面围上来的官军,却不惊慌,反而一派邪异,声音如同勾魂使者般,无欲无求,道:“我来这边,当然是杀人越货,特别是朝廷的东西。”说完身影一而过,向着慕逸袭来。所过之处,惨叫声络绎不绝。慕逸一脸严肃,大喝道:“好贼子,在下来会会你。”便身法一闪,向着黑衣人迎了上去。。。

此时的暴雨中的山阳县城内,一只手拼命地拍打着山阳别馆的门环。“咣啷”一声巨响,大门打开。两名卫士冒雨冲了出来,厉声喝道:“什么人?”

身着绿袍的山阳县令气喘嘘嘘地喊道:“山阳县令王成文,有要事禀告兵部兵械司郎中刘子安刘大人!不知刘大人可歇息否?”卫士道:“啊,是鲁县令,请进吧。李大人现在二堂!”王成文闻听后,急冲冲得,立马飞步冲进二堂,惊慌地喊道:“郎中大人,大事不好了!江淮盐铁转运使官船在邗沟山阳境内被不明武装分子所截,盐已……”猛地,他的声音顿住了,瞳孔慢慢放大。二堂正中的房梁上悬挂着一个人,一条白绫绕颈而过。此人身穿紫袍,腰悬玉带,正是兵部兵械司郎中刘子安。

王成文发出一声惊呼:“刘大人!”他抢上一步抓住了刘子安的双脚,抬头向上望去,只见刘子安双眼翻白,脸色紫青,早已死去多时。王成文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扫视着四周,只见堂中一片凌乱,抽斗落地,柜门大开……地面正中放置着一个火盆,里面是满满一盆燃尽的纸灰。

王成文摄定心神,将刘子安的尸身下的绣墩扶了起来。尸身的双脚离绣墩竟有两尺的距离。王成文的zui唇颤抖了,缓缓放开双手。还未反应过来,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王成文只觉得xiong口一片嫣红,原来一柄飞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Cha入其心脏位置。官服顿时一片嫣红。便倒了下去。

山阳别馆已被府兵重重包围,刘子安的尸身横躺在地,扬州刺史卢清蹲下身仔细验看着尸身。扬州长史孙大起快步上前,道:“刺史大人,据仵作报告,刘大人却是死于强人之手,只是不知凶手是如何混入别馆之中,且山阳县令王成文,刚入别馆,正遇刘大人死后不到一刻,也遇害身亡了。”

卢清愈发觉得有诡异,但是又说不上是哪里诡异,堂中一片凌乱,抽斗落地,柜门大开……地面正中放置着一个火盆,里面是满满一盆燃尽的纸灰。凶手在掩盖什么?接连杀死朝廷四品官员和一个七品县令。

卢清叹了口气,对身旁的长史孙大起道:“刘子安奉旨督办军盐转运,却在山阳离奇身亡。还有山阳县令,也死于非命。此事不能拖延,必须立即具表奏达阁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酒楼 勋贵 江湖 藏剑 波澜 盐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