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走进经典学历史》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前往祝家

第三章 前往祝家

春秋藏剑 2021-01-14 03:35:45
第三日早晨,会稽郡上虞县,一处背山面水的显赫府邸内。府邸的主人,员外祝嘉鸣正悠然手把玩着手中价值不斐的明珠,眯起眼睛,极目远眺流至府邸前方的大河。“记得我他们之后定了的提亲日子,是昨天吧?”祝嘉鸣朝垂手一旁的管家,他的堂叔祝四问着。祝四抱拳提问:...
第二日清晨,会稽郡上虞县,一处背山面水的煊赫宅邸内。宅邸的主人,员外祝嘉鸣正悠然把玩着手中价值不菲的明珠,眯起眼睛,远眺流经府邸前方的大河。“记得他们之前定下的提亲日子,就是今天吧?”祝嘉鸣朝侍立一旁的管家,他的堂叔祝四问道。祝四拱手回答:“回老爷,正是今日。”祝嘉鸣偏过身子,刚准备对祝四说些什么,突然表情微微错愕了一下,手指远方:“不会是那边派来的人吧?这么早就到了?”只见远方地平线上,三个人影若隐若现。沈岳正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领着韩林张万两人赶来。张万那边还赶了两头驴,上面驮着此次提亲所需的聘礼等物。夏天太阳出得早,饶是清晨时分,三人也被初升的太阳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梁县令啊,不是我说,这次前来完全没必要这么辛苦,直接让衙门里的人抬轿子把咱们送过来多好,又省力,又有面子。”通宵赶路,双眼通红的韩林还是一脸不解:昨天听说县令要出门,全衙门上下都准备好了轿子,哪想到却被拒绝了。沈岳没有接他的茬,只是关怀道:“主簿疲乏了?那不如先休息一下,呆会再赶路。”韩林赶忙摇头:“不必不必,谢县尊关怀,小人怎敢因为自己耽误大人办正事的时间。”准备了提亲时才需要的礼物,又是急吼吼地连夜赶路,傻子都看得出沈岳现在是要去干嘛,没人会在这时候要求上司停下来等自己休息。沈岳满意地点点头:这个韩林倒是勤勉,四十多岁的人能跟自己通宵赶路,实属不易。另外,他昨天准备的礼品也很周到,此番回去一定要好好嘉奖他一下。“请问几位爷是马太守派来的打前哨的么?”一个小厮模样的人骑马来到沈岳面前,下马后拱手问道。沈岳眼睛瞬间瞪大:马太守?莫非说的是马君雅?难道他约好了今天要来祝家?他来这里能干嘛,不会也是来提亲的吧?沈岳摇摇头:“非也,我不是马太守派来的人,不过我也是来找祝员外的。还有,不要问我的名字。”他没有提前表明自己的来意和身份:如果现在就说自己是提亲的,恐怕祝员外未必会让自己进门。小厮飞马而去,临走前嘟囔了一句“还以为是马太守提亲队伍的前哨呢……”。沈岳的判断坐实。他望着小厮策马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禁不住喃喃自语:“你弄错了,我,就来提亲的!”沈岳见快到祝家,于是让韩林、张万二人同自己一道去河边洗漱。不洗脸不刷牙去见女朋友的老爸,总归有些不像话。用杨柳枝蘸着盐在嘴里横刷竖掏,沈岳默默分析着自己的优劣势。马太守的儿子马文才,现在还是没有官衔的白身,自己则身居县令之位,此为自己的优势之一;自己文思敏捷,出口成章,此为优势之二;另外不要脸地说一句,自己那倒映在河水里的面庞,也是十分清俊,此为优势之三。若论劣势嘛……马家属于世家大族,马文才父亲又官居高位,在可预见的将来,他也会踏入仕途,并且在家族父辈帮扶下,前途只会比自己好,不会比自己差;另外,祝家和马家同样属于名门望族,而自己哪怕做到了宰相,也是属于寒门,在门楣方面根本无法与马家相比。而东晋是一个极其注重门楣出身的年代,在婚嫁时尤为如此。另外,马家在官场上人脉极广,哪怕祝家和自己互相对上了眼,也得提防马君雅利用职权关系报复……沈岳从清可见底的河水中,舀起一杯漱了漱口:最后一条他自己倒是不害怕,反正现在已经得罪了马家,不怕再多得罪一次。问题是……一旦祝家最后选择自己,马君雅搞不好会心生怨愤,对他们作出不利的事。“哗……”清水抹在脸上,让沈岳清醒了不少:还是先想好如何提亲成功吧,至于成功之后的事,放到后面再作谋划。洗漱完毕,又行了片刻,三人走到祝家宅院前,几个小厮把沈岳延请入内,至于韩林张万则被请入偏房休息。堂屋内,一身华服,衣带飘飘的祝嘉鸣端坐太师椅上,直到沈岳走进后,才缓缓起身。也难怪,沈岳没有穿上官服,只是一身细布衣裳,看起来只是普通士子,祝嘉鸣作为大族祝家的家主,难免有些倨傲。“在下祝嘉鸣,敢问先生是?”他略略拱手后,向沈岳问道。沈岳行完礼,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在下山阴梁山伯,特来拜见祝员外。”哪知本来不算客气,但也称不上凶横的祝嘉鸣听完他的姓名,脸色骤变:“原来你就是那个梁山伯,老夫的宝贝女儿天天为了你茶不思饭不想,甚至胆敢不从父命,不肯被老夫许给马家。你给我出去,老夫不想见到你!祝四,送客!”说完,他一甩宽大的袖子,转身就要离开,显然对女儿祝英台天天念叨的梁山伯印象颇为恶劣。沈岳非但没有懊恼,反而哈哈大笑。“你笑什么?”祝嘉鸣回过头,恼怒地问道。“我笑祝家贵为衣冠大家,竟如此不知礼仪。朝廷命官到来,迎接之礼不周,且滥发怒火。动辄驱逐,我回去后,定要在同僚上司面前多说几回这件事,好让他们知道祝家的做派。”沈岳朗声说完,扭头就要离开。“且慢!”祝嘉鸣回过头,朝祝四递了个眼色。祝四赶忙上前,留住沈岳。“小女曾经同老夫交代过,你只是一介白身,寻常书生罢了,何曾成了朝廷命官?”祝嘉鸣仍是质疑盘问的语调,只是语气和缓不少。“敢问祝小姐是何时同你提及在下身份的?”沈岳没有回答,却反而抛出一个问题。“三个月前。”祝嘉鸣回答。“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是三个月。”沈岳扬起嘴角,微微一笑,“就在五日之前,在下刚刚赴任鄞县担任县令,因公务繁忙,还没来得及给祝小姐带信。”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四四方方,不过方寸的物体。祝嘉鸣和祝四同时面露惊愕:龟钮方印,上面还刻着官职的名称,没错,正是县令的官印!祝员外虽然平时与大大小小官员交往很多,自己也花钱买了个虚衔,但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他震撼不已。之前在自己眼中的那个穷书生,眼前这个普通士子打扮的青年,居然……居然真的是手握实权,掌管一方的县太爷。而自己之前却对他如此轻慢,甚至大发火气……“梁县令,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让您见罪了,还望您……”祝嘉鸣谨慎小心地低头赔着不是,同时偷偷看着沈岳的脸色。沈岳摆摆手,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祝嘉鸣这才稍微松了口气。“祝四,上茶。”祝嘉鸣说话的同时摸了摸手中的夜明珠:这是他同祝四的暗号,只要他一摸夜明珠,祝四就知道要上最好的茶。他郑重其事地与梁山伯行完宾主之礼后,方才落座。其实以祝家的地位,平时对一个县太爷也未必需要这样客气,只是因为祝嘉鸣之前开罪了梁山伯,才会如此谨慎小心,颇有些弥补过失的味道。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二十出头年纪,就做到了县令的位置,天知道他以后会有怎样的作为,到达怎样的位置?这样的人,还是少惹为妙。和祝嘉鸣攀谈半天,沈岳才知道:原来祝家并非本地人,而是几代之前从北方南渡而来的士族。另外祝家虽然势大,但也有两代没有出过县令以上的官员了,到了祝嘉鸣这一代更是无人踏入仕途,他为了面上好看,才花钱买了个虚职。这都是祝英台之前和自己没有提及过的。聊到后来,祝嘉鸣两手一摊:“马家是这一代土生土长的士族,势力颇大,老夫和他们结亲,也是为了和当地士族笼络关系……”说到这,他不无遗憾地看了梁山伯一眼,脸上竟有了几分歉意:年轻人,你确实很优秀,但你毕竟是寒门出身,不像马太守的儿子马文才那样,有家族助力。马文才以后会比你走得更远,也更有可能帮祝家振兴门楣,所以,我只能选择他来做女婿。对不住,你只能选择退场。沈岳怎不明白其中意味,他离开椅子,恭敬地作了一个揖:“祝公,依晚辈愚见……”“临海郡郡守,马君雅来到……”声调拖长的通传,伴随着锣响,打断了沈岳的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重生断案 第二章 今夜就出发! 第三章 前往祝家 第四章 你不过一庸碌之辈! 第五章 慷慨赋诗,才惊四座 第六章 乌纱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