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醉歌泛舟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狂神血脉》在线阅读 > 正文 《狂神血脉》第一章:狂神之子

《狂神血脉》第一章:狂神之子

阅读王 2021-07-22 18:17:19
龙血龙家小说名字叫作《战天血脉》,提供更多龙血龙家小说,龙血龙家小说名字。战天血脉小说龙血龙家节选:龙狂,十七岁,身材纤细挺拨,剑眉入鬓,星目深遂,五官犹如雕刻图案通常精致优雅,眉目间英气逼人。矿工们端着茶碗,随意斜了那少年…...

狂神血脉

推荐指数:10分

《狂神血脉》在线阅读

龙狂龙家小说名字叫做《狂神血脉》,这里提供龙狂龙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狂神血脉小说精选: 北秦国,国都天佑城。刚过大暑,午后烈日将大地炙烤得如同熔炉一般,热浪滚滚而过,干燥龟裂的泥土似乎已被阳光点燃,冒着渺渺白烟。城北七十余里外,有一座露天的灵石矿山,怪石嶙峋,到处都是挖矿后留下的的深坑,烟尘飞扬,炽热的矿石散发着腾腾热气,使得周围的景象扭曲不已。炎热难耐,矿工们都坐在山脚下的竹棚内乘凉,喝着粗劣茶水,周身酸软无精打采。然而,炙热的矿山上,一辆装着将近二千斤矿石的小车,倒着车头,正从蜿蜒崎岖的山道缓缓滑下…

北秦国,国都天佑城。

刚过大暑,午后烈日将大地炙烤得如同熔炉一般,热浪滚滚而过,干燥龟裂的泥土似乎已被阳光点燃,冒着渺渺白烟。

城北七十余里外,有一座露天的灵石矿山,怪石嶙峋,到处都是挖矿后留下的的深坑,烟尘飞扬,炽热的矿石散发着腾腾热气,使得周围的景象扭曲不已。

炎热难耐,矿工们都坐在山脚下的竹棚内乘凉,喝着粗劣茶水,周身酸软无精打采。

然而,炙热的矿山上,一辆装着将近二千斤矿石的小车,倒着车头,正从蜿蜒崎岖的山道缓缓滑下,在狰狞岩石中时隐时现。

倒拖着小车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的俊逸少年,他腰带上挂着一把古朴黑色单刀,赤着上身,钢牙紧咬,青筋盘根错节暴起,后背已经被手腕粗的棕绳勒得通红,微微渗血。

拉车的少年,名叫龙狂,十六岁,身材修长挺拔,剑眉入鬓,星目深邃,五官如同雕刻一般精致,眉目间英气逼人。

矿工们端着茶碗,随意斜了那少年一眼,因为司空见惯,已经不以为然。

“不摔死,也得晒死!这龙狂,还真是不要命了。”

监工嘟囔了一句,抿下一口热茶,拿着灰黑毛巾抹去肥脸上的汗水,又躺在了摇椅上。

一会儿的功夫,小车已经到了山脚下。

龙狂转过车头,将棕绳挂到双肩上,双手挽紧绳索,弓着身子艰难地拉动小车,朝着几十丈外的矿石堆走去。

“砰砰砰……”

到了矿石堆前,他解开肩上粗重棕绳,将小车上的矿石全部倒下,然后转身走向竹棚边的水缸,咕噜咕噜地连灌三大碗水。

“呼……”

重重地喘了口气后,龙狂又舀起一碗水浇在头上,带着一头蒙蒙白雾,躺到竹棚内的竹椅上。

可是,刚歇息片刻,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道带着哭腔的呼喊声:“少爷,少爷……”

此声音颇为熟悉,龙狂侧过头凝眼远眺,只见一个被热浪扭曲的瘦小身影,正踉跄小跑而来。

“翠儿,怎么了!”

看到来人是母亲身边的侍女,龙狂心中一惊,腾地站起身来,将她扶到竹棚内,然后递给她一碗茶水。

十八九岁模样的翠儿,眼角带着淤青,她喝下茶水缓了口气,焦急地哭喊道:“少爷,两个时辰前,吴仁将金币都抢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龙狂顿时怒不可遏,连忙抱起翠儿,如同一阵飓风向着天佑城飞奔而去。

……

顶着炎炎烈日,跑了两刻钟之后,龙狂站在城西天楚大街的龙家府邸正门前,放下翠儿,交给她一袋金币,叮嘱几句之后,他便跨上了门前台阶。

北秦国龙家,传承了数千年的显赫世家,久盛不衰。

家族中多有修真之人,乃是超然存在的大势力,就连当今国主都得礼让三分。

只见龙家府门飞檐流瓦,两扇金铆钉紫檀木门气势恢宏,守卫森严,左右两只巨大的石狮威风凛凛,似乎随时腾空跃起。

“站住,家主有令,你只能走府邸侧门!”

一位领头模样的守卫,直接挡在了龙狂身前,脸上满是鄙夷不屑的神情。

“滚!”

听到此话,龙狂剑眉一挑,抬脚将领头守卫踹出几丈之外,气势汹汹地走进了龙家府邸。

“吴仁,给我滚出来!”

他手上握着古朴单刀,带着滚滚杀气,走过一条精致华美的湖边轩榭,穿梭在幽深宅院间,寻找着吴仁的气息。

此刀,名曰狂神诛圣刀,古朴无华,厚重无锋,是龙狂父亲唯一的遗物。

据说,他的父亲龙战,纵横北秦国五百余载从无败绩,为人狂傲不拘小节,素有“狂神”威名。

……

龙狂愤怒的吼叫声,响彻整个府邸,惊得众人纷纷从宅院中探出身来,看到是他,都幸灾乐祸地笑了。

一位衣着华丽的贵妇人,挡在了鹅卵石铺就的蜿蜒小道上,厉声呵斥道:“龙狂,你如此大喊大叫,成何体统!”

可是,龙狂冷冷一笑,根本不理会这位龙家三夫人,绕过她走进了一间奢华的庭院,在院中假山池内,将吴仁从水中提了起来。

“将金币还回来!”

龙狂怒目圆睁,左手捏着吴仁的脖子,将他举到空中。

身材瘦小的吴仁,一副獐头鼠目的模样,在半空中双脚乱蹬,憋得满脸通红,吃力地说道:“输…咳咳…输没了!”

一位管家模样的肥胖中年,听到下人禀报后迅速赶了过来,刚跨进院门,看到吴仁痛苦的模样,急忙大声呵斥道:“住手!龙狂,将我儿子放下来。”

“吴德,你儿子抢了我母亲的救命钱,五千块金币,赶紧给我还回来!”

听到身后的尖锐呵斥声,龙狂缓缓地转过头,剑眉倒竖,冷冷地看着这位龙府管家。

目光如剑,吴德不由打了个哆嗦,但是看到儿子即将窒息,护子心切,怒斥道:“你那老娘满脸死气,就算吃仙丹也活不了几天!我儿子贵为管家公子,抢了金币,那又如何!”

话语触及逆鳞!龙狂瞳孔剧烈收缩,随手将吴仁抛到假山池内,猛然转过身。

他屈膝跃起,几个起落后,一把揪住吴德胸前衣服,提了起来,举起狂神诛圣刀架在他脖子上,咬着牙说道:“有种你再说一遍!”

此刀虽然无锋,刀气却冰冷入魂,惊得吴德那圆溜溜的身体颤抖不已,裤裆处全都湿透,散逸着阵阵恶臭。

突然,一道身影快速闪过.

“砰”的一声,龙狂被击飞到十数丈外的花圃中,撞碎几盆茶花,沾了一身污泥。

不过,他左掌重重地拍在地面上,立刻翻身跃起,但胸中气血剧烈翻腾,喉咙一甜,随即喷出了一大口淤血。

“打狗也要看主人!狂神之子,在我眼里连吴德这条狗都不如!”

一位身着紫色法袍的俊秀少年,轻蔑地拿着手帕擦了擦手,冷冷地看着龙狂,脸上尽是高傲的神情。

他叫龙天峰,天资过人,乃是龙家天才少年,紫云宗内门弟子,才十七岁年纪就已修炼至开光期修为,前途无量。

“哈哈……说得好,龙家子嗣不如一条狗!”

龙狂举手擦拭去嘴边淤血,仰头大笑,拖着狂神诛圣刀,缓步走向假山,杀气腾腾。

听到此等诋毁之言,龙天峰顿时恼羞成怒,拔出腰间飞剑,舞出数朵剑花,带着凛冽剑光斩向龙狂。

剑招虽然犀利,龙狂却没有丝毫胆怯,挥起厚重的狂神诛圣刀迎了上去。

“铛”一声刺耳的刀剑相交之声,龙天峰连连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子,右臂一阵酸麻难忍。

“哼!”

龙狂只是摇晃了几下,冷笑一声后,龙骧虎步走向假山池,看着水面上的吴仁,低沉声音如同无常催命:“金币既然没了,就拿你的命来还吧!”

正在此时,身后又传来了一声清脆剑啸。

原来,龙天峰在方才交手中失了脸面,恼羞成怒,暗中运起灵元,驱散右臂酸麻感,使出龙家绝学《天绝剑典》中的一招“长虹破空”,刺向龙狂的心脏之处。

竟敢下狠手偷袭!

龙狂心中怒火已被点爆,他瞬间转过身子,弓身屈膝跃起一丈多高,双手持刀,以力劈华山之势,带着罡风沉闷呼啸声劈斩而下。

在如火烈日的照耀下,狂神诛圣刀闪烁着黑亮的光芒,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怒火,刀刃上竟然喷射出一寸多长的刀芒,“嘶嘶”作响摄人心魄。

看到对方刀势凶猛,竟是想两败俱伤,龙天峰连忙运起全身灵元,双手持剑,奋力抵御这凶狠一击。

“铛!”

刀剑相交之声颤抖回荡,龙狂被震到数丈高的半空中,然后重重地砸落到花丛中,嘴中鲜血如同泉涌一般流出。

龙天峰毫发无损,连呼吸都未有紊乱,嗤鼻一笑后,冷言讥讽道:“果然不如我的狗,不堪一…咳咳……”

不过,话没说完,龙天峰就捂着胸口,跪在地上咳出数口鲜红的淤血,手中飞剑寸寸断裂,落到汉白玉地砖上,“叮叮当当”,声音极为清脆悦耳。

认主之剑被毁,神识反噬,他已身受重伤。

“哈哈……”

龙狂站起身来,目中杀意渐盛,缓步向前,肆意大笑,嘴角鲜血仍然汩汩而流,模样极为狰狞。

见此一幕,龙天峰吓得肝胆俱裂,竟然瘫倒在地上,眼中充满了绝望。

出乎意料的是,龙狂却收起了狂神诛圣刀,斜了一眼正瑟瑟发抖的龙天峰,脸上带着鄙夷之色,从吴德腰间解下一个钱袋,拿出两块下品灵石。

他抛下钱袋后,便大步走出了这间奢华的庭院。

面对这种意志脆弱之人,已经没了战意。

……

龙狂沿着静幽小道走了一刻钟,来到府邸后院。

此地乃是仆人们的居住之所,几十间矮小老旧的庭院错落有致。

绕过一个幽绿的小池塘后,他走进一间破败小庭院。

这儿,是他的住处。

当年,其父亲龙战和母亲王若曼乃是私定终身。

还未等麟儿降世,龙战留下狂神诛圣刀后,便去了远方,从此杳无音信。

龙家家规甚严,王若曼无名无分,况且龙狂并未像其他龙家子嗣那样觉醒太古龙魂血脉。

所以,即便家主龙震天收留了龙狂母子二人,却将他们安排在这仆人居住的地方。

龙家每月都会给各户五块下品灵石,作为开销费用,就连仆人们,每个月都能领到一千金币。

但是,龙狂母子二人一直分文无收。

用龙震天的话来说,有片瓦遮头,让他们不至于流落街头,这已经是莫大的恩惠。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狂神血脉》第二章:混沌狂神诀 《狂神血脉》第四章:离伤白了少年头 《狂神血脉》第五章:逃亡遇到“神兽” 《狂神血脉》第三章:龙家发难 《狂神血脉》第九章:抢手的外门弟子 《狂神血脉》第一章:狂神之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