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治伤

时间:2022-05-15 06:36:52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林暮远和白倾晚的故事始自那栋老旧的楼房,的话也不是白倾晚去重新整理书架,那盘磁带也会被白倾晚意外发现。白倾晚对于林暮远的出现并不倍感吃惊,也许是因为他天生的反社会性人格。白倾晚从出生于就就觉得自己与他人相同,当同龄人的小伙伴看电影哭的稀里哗啦留眼泪,白倾晚对于林暮远的出现并不感到惊讶,或许是因为他天生的反社会性人格。。

>>>《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治伤小说

林暮远和白倾晚的故事始于那栋陈旧的楼房,如果不是白倾晚去整理书架,那盘磁带也不会被白倾晚发现。

白倾晚对于林暮远的出现并不感到惊讶,或许是因为他天生的反社会性人格。

白倾晚从出生开始就感觉自己与他人不同,当同龄的小伙伴看电影哭的稀里哗啦留眼泪,他却没有丝毫的触动。

他不能理解常人的感觉,颜色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不同的编号,温度也不过是一种独特的符号,一切事物他总能用自己的数字来定义。

别人都说他是个天生的数学天才,只有他自己知道世界万物只不过是冷冰冰的数字罢了。

杀人是他天生的爱好,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抑制的冲动,就像别人吃饭睡觉一般是他不能停止的需求。

高中时因为他孤僻冷漠的性子被人欺负霸凌过,一个星期后那个带头霸凌他的男生就消失不见了,他的身边总会接连出现不同的杀人案,但是从没有人怀疑过他。

他无法克制自己,做多了他没有了情绪,甚至没有了一点点感觉。

他是一架杀人机器,可是再冷漠无情,他还是会思考,他要杀什么人?该杀什么人?

最终他得出了一个满意的答案,或许自己该杀的,应该是那些罪大恶极的人。

后来,他加入了一个杀手组织。

程序员是他白日的伪装,夜晚之时他便是冷酷无情的杀手。

他并不是同情那些死去的人,只是觉得杀害无罪的人是一种错误。

他是如此的理性,理智,冷漠,就像一台精密至极的机器。

可是活了那么多年,他始终不明白那些人们所谓的感情是什么东西,与人接触时该有的常人反应都是他装的,奇怪总比怪异好。

除了码代码和杀人是他常做的事以外,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听音乐。

捡到那盘磁带是个意外,听到那首歌谣也是个巧合,但就是这样的凑巧让他第一次感受到温暖。

就像是一泓温泉流过心间,冬日的寒冰一点点化了。

喜欢林暮远是因为她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让他有种成为人的感觉。

林暮远喜欢在歌谣响起时在空中翩翩起舞,只要看到她,白倾晚就会感到愉悦,这种感觉是谁都无法带给他的。

他总是笑着对林暮远说:“你是最特别的人。”

林暮远看着眼前这个孤寂冰冷的灵魂,她会化作漫天的旋律如一条温暖的棉被般将白倾晚围在其中,她会轻拍他的背微笑说:“你也是最特别的。”

对于白倾晚,她从没见过这样一个可怜又孤独的灵魂。

她想给他很多很多爱,想要温暖他冷如寒冰的灵魂。

甚至想要陪在他身边。

在他身边的日子,她忘记了自己的信仰和追求。

爱与信仰到底哪个重要?

爱重要,信仰也重要,只是在爱里,她的世界只有白倾晚一个人,而她的信仰里有那么多人,有坚持了那么久不愿放弃的梦想。

最终她做了决定,她的未来不该放在一个人的身上。

将决定告诉白倾晚后,白倾晚并没有答应她的决定,而是将她存放在那盘老式磁带里不放她出来。

爱是自私的,林暮远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她依旧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她最爱的人可以理解她,可是结果证明她还是错了。

她逃出来是个巧合,出逃成功后她再也没有回去。

徐白莹和顾念怀听完林暮远和白倾晚的故事后,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小林木看着徐白莹和顾念怀就开始批评:“看看你们!好心办了坏事吧!现在你们懂主人的苦衷了吧!”

“可能我们真的错了。”徐白莹最先开口。

听到徐白莹的回答,顾念怀愣了愣,怀疑自己的耳朵。

第二天,徐白莹和顾念怀来到白倾晚的家,徐白莹把手中的那盘老式磁带放在白倾晚的手上抱歉的说:“白先生,对不起,你的委托我们做不到。”

白倾晚看着手里的那盘磁带浑身冰冷,脸色阴沉,半天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所以你们是要拒绝我的委托?”

徐白莹抱歉道:“是的。”

“为什么?”白倾晚不甘道。

“我们见过林暮远小姐了……”徐白莹说。

“你们见过林暮远了?”白倾晚显得有些激动,他捏住了徐白莹的手臂。

“是。”徐白莹被捏的手臂发疼,正欲挣脱。

但是白倾晚下一秒却反手死死擒住了徐白莹,一把刀抵在徐白莹的脖子上。

“你要干什么!!”顾念怀咬牙切齿。

“我要你们帮我把林暮远找回来!”白倾晚威胁道,他的刀锋利无比,稍稍一触皮肤就有鲜血从徐白莹的脖子上渗出来。

“你做梦!!”顾念怀眨眼的功夫瞬移到白倾晚的身侧,他张开手只见一道闪电爆裂开来,照亮了漆黑的屋子,屋子瞬间亮如白昼,白倾晚被强烈的神力震出十米开外。

白倾晚摔倒在地面上,他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猛然吐出一口血。

白倾晚面目扭曲怒吼道:“你是什么东西!”

顾念怀抱起受伤的徐白莹,眼底杀气四溢,冷冷道:“比恶魔还要可怕的神!”

顾念怀抬起自己的手,白倾晚再次腾空于空中,顾念怀愤恨道:“敢动小莹一根汗毛,我要你给她陪葬!”

“嘭!!”顾念怀一甩手,白倾晚重重摔在地面上,发出骨头碎裂的脆响。

顾念怀不管身后的白倾晚伤的有多么重,他抱起徐白莹转过身消失在白倾晚面前。

回到徐白莹家里,顾念怀急忙找出药箱,心疼的给徐白莹上药:“疼吗?”

徐白莹皱眉:“有一点点。”

“这次我太粗心了,竟然让人弄伤你,我真该死。”顾念怀歉疚道。

徐白莹摇摇头:“没事,话说,白倾晚被你这样弄,不会死吧?”

顾念怀伸手拍了徐白莹的脑门骂道:“你都成这样了,还有空关心别人?”

“这不是怕你杀人去坐牢嘛!”徐白莹撇撇嘴。

顾念怀的头上滴下一滴大汗:“你想太多了!最多让他半身不遂,不会死的,他身子骨硬朗着呢!你有空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脖子上被抹了这么一下,不担心自己以后留疤吗?”

徐白莹皱眉看着顾念怀说:“你不是死神吗?那你不该有什么神奇的魔法可以让我的伤口消失的吗?”

顾念怀手里的动作停了居高临下的看着徐白莹,咽了咽口水问:“你真的要用魔法治伤口?”

徐白莹认真的点点头:“嗯嗯。”

“那你别眨眼。”顾念怀面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徐白莹还没明白顾念怀的意思,顾念怀已经低下身将头靠近徐白莹的脖子,温热湿润的触感滑过徐白莹的脖子,她的双眼瞪的像铜铃,脸红得像番茄。

刚才发生了什么?!

顾念怀竟然舔过自己的伤口。

“你在做什么!”在徐白莹的一声怒吼下,顾念怀被揍倒在地,双眼冒星。

“我,我只是在帮你治伤啊!”顾念怀可怜兮兮无辜的说。

徐白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伤是好了,一点点痕迹也没留,但是徐白莹一点也不开心!

“别占我便宜!”徐白莹又羞又恼的朝顾念怀挥去了致命一拳,顾念怀脑袋冒烟彻底昏死在沙发上……

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

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

作者:一粒糟糠类型:都市小说状态:连载

情份怀:我为何如此十分优秀!如此俊美!如此受欢迎!(天文凡尔赛)徐白莹:闭嘴!(踹狂扫)情份怀:啊!(抱大腿)爱了爱了!徐白莹:(裂出)地狱死神不得已回到人间体验感受爱情,碰上女主就死缠烂打,步入沙雕剧情……情份怀:我真的是来体验感受爱情的!徐白莹:不,你是来搞笑有趣的!死神情份怀被凡人徐白莹捡到,为了最求徐白莹,为她开了个叫“小莹公司”的寻物公司。寻物,不是找寻东西嘛!但是为什么会遇到影子,遇到人鱼,遇到药灵……呢?这不正常地,十分不正常地!人前高冷范,人后憨批的情份怀回到人间碰上徐白莹,这姑娘怎么脾气有点儿暴啊!哎呀!怎“滚尼玛的!竟然又来!”徐白莹潇洒的收回动作大骂一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