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一章 骗人

时间:2022-05-15 06:36:53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伤都会好的,这句话是忽悠人的,望着日益非常严重的顾思安,时悠心疼的无以复加,她要想办法救他。虽然时悠的爸爸妈妈是最有名的医药圣手,虽然她那时还未成年还未学到什么分毫就望着爸爸妈妈在眼前死掉,医药她并不通晓。为了医好顾思安,她没办法寻求帮助他人。回到那饱含痛苦记忆的街道上虽然时悠的爸妈是有名的医药圣手,但是她那时年幼尚未学到分毫就看着爸妈在眼前死去,医药她并不精通。。

>>>《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骗人小说

伤都会好的,这句话是骗人的,看着日渐严重的顾思安,时悠心痛的无以复加,她要想办法救他。

虽然时悠的爸妈是有名的医药圣手,但是她那时年幼尚未学到分毫就看着爸妈在眼前死去,医药她并不精通。

为了医治顾思安,她只能求助他人。

来到那充满痛苦回忆的街道上,路边又有如她曾经那样的乞丐,她给予了一个铜板,就像帮助曾经的自己一样。

她请人去医治顾思安,但是因为她是时悠,是有黑历史的人,所以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

人心凉薄,她已经看透。

即使如此,她依旧不愿放弃希望,她不希望顾思安死去。

要是顾思安都死了,那么她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一个家人了。

一天,她走在街上低着头走路无意间被人挡住了去路,等她抬起头发现竟然是那个胖子,那个一直欺负她,让她恨的牙痒痒的死胖子!

“呀!这是谁呀?这不是时悠吗?”说完一群人哄然大笑。

“走开!我有事!”时悠怒火中烧,但是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她要去找救顾思安的人。

“哟!这么着急是要干什么!”胖子带着几丝讥讽,他挑了挑眉继续说,“难道是要去救人?”

时悠的眼陡然瞪大,一把抓起胖子的衣领子凶恶道:“你怎么知道!”

胖子一把推开时悠的手,嗤笑一声说:“是不是遇到了火灾啊?”

时悠听完勃然大怒,气的咬牙切齿逼问道:“是不是你放的火?”

胖子悠然一笑:“是又怎样?就是我放的又如何?”

“你这个王八蛋!我杀了你!”时悠伸出手就要掐胖子的脖子,想要跟他玉石俱焚。

“你要杀了我?真是好大的胆子?!你也不想想我是谁的儿子!”胖子挑衅的说。

胖子是那长老的儿子,也就是那个陷害时悠爸妈凶手的儿子!

“无论你是谁的儿子,我都要你偿命!”时悠还想要扑上去,却被几个男人擒住了手脚,她一个瘦弱的女子又怎么会是几个男人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扔在了地面上,压的动弹不得。

“你爸妈干了那么坏的事,损害了药灵的声誉,简直是药灵之辱,你有什么脸面还在这里撒野!给我好好的教训她!”胖子一声令下,那几个擒住时悠的男人对时悠又是一顿拳脚相加。

时悠被打的浑身是伤,直到不能动弹,胖子才命人停下,胖子蹲下身一把捏起时悠的脸带着三分讥笑说道:“你知道为什么那户人家会遭遇火灾吗?全都是因为你!你这个罪孽之子,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谁要是跟你搭上边,谁就会遭遇祸患!他们所遭受的一切全都是因为你!”

“你!”时悠咬牙,眼眶发红。

“而且这里不会有一个人会帮你救人。”

众人松手扬长而去,时悠趴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泣不成声。

是因为顾思安他们一家人帮了我,所以才会这么惨!一切全都是我的错!

时悠跌跌撞撞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害怕顾思安看到自己的眼泪和身上的伤会难过,她擦去了眼泪,掩去了伤口。

时悠走到顾思安的床边坐着,顾思安抬头看她说:“小悠,你是不是哭了?”

“我没有。”时悠笑着摇摇头。

“你骗我,你眼眶都红了……”顾思安说。

“……”时悠低下头不说话。

她不想告诉顾思安任何关于今天发生的事,她不想他难过,也不想他担心。

顾思安艰难的将手摸进自己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颗糖,颤着手放在了时悠的掌心。

“小悠,难过的时候吃糖就好了。”顾思安说完对着时悠笑。

时悠看着掌心的那颗小小的糖果眼泪决堤,豆大的泪水噼里啪啦的落下来,顿时嚎啕大哭。

她再也忍不住了,她好难过,她好痛苦,她好害怕失去!

为什么要夺走她的一切!

“小悠,不要难过,我在你的身边陪你呢!”顾思安柔声安慰着。

时悠一把抱住顾思安大哭起来。

“我只是害怕你也离开我!要是你也走了,我也不想活了!”时悠哭的泣不成声。

“傻瓜,好好活着,活着才有希望啊!”顾思安安慰道。

顾思安年纪小,可是懂得却比时悠多,在他的身边,她学会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时悠学着顾妈妈的模样煮面给顾思安吃,煮的并不好吃,顾思安还是夸着时悠做的真好。

或许这辈子自己再也遇不到这样对自己这么温柔的人了!

这么想着,她的心又开始痛。

每日,她还是不放弃的出去找人医治顾思安的伤,即使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

拒绝,拒绝,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日落时分,时悠去水果摊买了些顾思安喜欢吃的草莓打算给他吃。

当她走到家门口却看到了满屋子的人,手中鲜艳多汁的草莓全部掉在了地面上,鲜红洒了一地。

“你们要干什么!”时悠冲进屋一声怒吼。

胖子转过头对上时悠的脸,笑的脸上的肉都在发颤。

“时悠,好久不见啊!今天我是来问候你朋友的!”

“你这个王八蛋又要干什么!”时悠愤怒的想要冲上去撕咬他,将他咬成碎渣!

死胖子却淡淡的笑,不紧不慢的看着时悠。

时悠被人擒住,不能动弹。

死胖子走到顾思安的面前,看着顾思安惨白如纸的脸,皮笑肉不笑的一把拽起顾思安的衣领说道:“朋友,你的伤怎么样啊?”

顾思安虚弱挣扎:“放开我!”

“你敢动他,我杀了你!”时悠暴跳如雷。

死胖子依旧不紧不慢,悠悠道:“朋友,你可知道你家着火是因为谁?”

“你要怎样!你住口!”时悠眼泪决堤,倾泻而出。

“谁?”顾思安虚弱的问。

死胖子一挑眉觉得事情有了趣味,勾起嘴角暗笑:“就是因为时悠啊!你不知道时悠的爸妈曾经干了什么事!他们用毒药害死了人!是药灵村最大的恶人!是药灵村最大的耻辱!而你们却帮了这么一个恶人的孩子,你家之所以着火就是因为收留了这个恶人的孩子!”

“那时悠有做错什么吗?”顾思安虽然病入膏肓,气若游丝,但神志却依然清醒。

顾思安这句话怼得胖子哑口无言。

“你们帮恶人的孩子就是错!”死胖子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气的跳脚,一甩手就将顾思安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顾思安本就受了重伤,这样一摔,身上的伤口全部裂开,衣服全部被殷红的血水染湿。

“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放开我!”时悠挣扎大喊。

胖子朝地上卒了一口,命令道:“给我将他们往死里打!”

“这……老大,我看那男的奄奄一息,这样打下去会不会死啊!”一个人喊道。

“你们怕什么!他是低贱的人类,死了又有什么关系!何况有我老子在,你们还怕没人摆平?”

众人没再多话,按照胖子的话将两人狠揍了一顿,直到筋疲力尽才转身离去。

鲜红的草莓被人一脚踩出鲜红的汁水,染在地面上显得格外刺眼。

时悠颤颤悠悠走到顾思安的身边将他扶起,顾思安已经思若游丝,他睁着一双涣散的眼睛看着时悠。

时悠抱着顾思安撕心裂肺的大哭:“对不起!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

顾思安用带血的手擦了擦时悠眼角的泪水,虚弱的说;“不,错的不是你,是这个世界。”

“顾思安,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时悠崩溃大哭。

“因为你是我的家人啊……”顾思安虚弱的说。

“我应该告诉你我的过去,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时悠哭着说。

“不,其实你的事我们一家人早就知道。”顾思安说,他说的不错,他们收留时悠的第二天就知道了她所有的事。

可是即使全部知道,他们依旧没有放弃她。

时悠听完眼泪爬满了一脸,眼泪和鲜血和了一身。

顾思安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的身子越来越凉,眼前的时悠渐渐淡去。

“时悠,无论发生什么,你一定要好好活着……”顾思安说完就咽了气。

这个世界只剩下时悠一个人了,她紧抓在手里的温暖最终还是全部散去,最终不归自己。

如果说真的有错的话,那么错的就是这个世界!

时悠抱着顾思安的尸体找了个风景秀丽的好地方,她用手挖了个大坑,一直从黑夜挖到了天蒙蒙亮,两只手全都是鲜血和伤痕,她已经痛的麻木了,这点伤于她而言实在微不足道。

她将顾思安的尸体葬在了顾爸顾妈坟墓的旁边,她扑通跪地,声泪俱下:“思安,我原本想等你身体康复再带你来见你爸妈的,可是没想到竟没有那一天!”

她重重的磕着头,磕地满头鲜血。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好希望自己能死在那个暗巷里,没有人来救她。

“我会为你们报仇的!我父母的,以及你们的,一笔笔,一份份,我都要讨回来!”

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

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

作者:一粒糟糠类型:都市小说状态:连载

情份怀:我为何如此十分优秀!如此俊美!如此受欢迎!(天文凡尔赛)徐白莹:闭嘴!(踹狂扫)情份怀:啊!(抱大腿)爱了爱了!徐白莹:(裂出)地狱死神不得已回到人间体验感受爱情,碰上女主就死缠烂打,步入沙雕剧情……情份怀:我真的是来体验感受爱情的!徐白莹:不,你是来搞笑有趣的!死神情份怀被凡人徐白莹捡到,为了最求徐白莹,为她开了个叫“小莹公司”的寻物公司。寻物,不是找寻东西嘛!但是为什么会遇到影子,遇到人鱼,遇到药灵……呢?这不正常地,十分不正常地!人前高冷范,人后憨批的情份怀回到人间碰上徐白莹,这姑娘怎么脾气有点儿暴啊!哎呀!怎“滚尼玛的!竟然又来!”徐白莹潇洒的收回动作大骂一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