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租房

时间:2022-09-23 23:12:06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回家时,饭了准备好好了。洛嘉嘉正靠在饭桌前望着大一的课本。房间门口放着一只行李箱。待洛飞洗了手在桌边坐定时,她方放下自己书本道:“房子租好了,吃完饭拾掇一下,今天晚上就搬。”洛飞愣了一下,道:“这么快?多大,多少钱?”洛嘉嘉拿起筷子,低下头吃饭时,没洛嘉嘉正坐在饭桌前看着大一的课本。。

>>>《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斩妖除魔了》章节目录<<<

第22章 租房小说

回到家时,饭已经准备好了。

洛嘉嘉正坐在饭桌前看着大一的课本。

房间门口放着一只行李箱。

待洛飞洗了手在桌边坐下时,她方放下书本道:“房子租好了,吃完饭收拾一下,今晚就搬。”

洛飞愣了一下,道:“这么快?多大,多少钱?”

洛嘉嘉拿起筷子,低头吃饭,没有回答。

洛飞看了她一会儿,也只得也拿起筷子埋头吃饭。

吃完饭后,洛飞立刻开始收拾衣服和物品。

两人在这里住了六年,虽然衣服不是太多,但其他物品还是有一些的。

不用车的话,一趟肯定是没法搬完的。

“远吗?”

洛飞收拾了一个箱子,两个大包。

洛嘉嘉的东西竟然挺多,两个箱子,三个大包,还有一个长方形的铁盒。

“不远。”

洛嘉嘉背着铁盒,一手拎着一个箱子。

洛飞见那铁盒看起来挺重的,过去道:“这是什么东西,我来背吧。”

他伸手时,洛嘉嘉转过了身子,面对着他道:“不用,拿好你自己的。”

洛飞知晓她的脾气,只得过去拎起了自己的箱子和大包。

两人慢慢出门,像是负着沉重蜗牛壳的蜗牛,小心翼翼地在狭窄的楼梯道移动着,一步一步地下着台阶。

这个时候刚好是吃晚饭的时候,所以楼下并没有什么人,也避免了别人问东问西。

两人出了小区。

虽然入秋的夜晚有些凉意,但两人很快便出了一身汗。

“坐公交吗?”

洛飞见她一手拎着一只沉重的箱子,身后又背着一只看起来更重的铁盒,看起来颇为吃力。

“不坐。”

洛嘉嘉继续向前走着。

一路上行人避让,都目光古怪地看着他们,不过再看到洛嘉嘉时,不管是男女,皆明显一愣,似乎被她的容貌惊了一下。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两条街道,随即,拐进了一条小巷。

又在小巷中走了一百多米的距离,来到了一座看着很老旧破败的小区。

洛嘉嘉带着他进了小区,走进了第二栋楼房。

楼房一共有6层高,都是靠步行上去的。

洛嘉嘉带着他一直上了6楼。

两人靠在角落的墙壁上,擦了擦汗水,操作歇息。

“我喜欢顶楼。”

洛飞没话找话,心情很好,两人终于又有一个新家了。

洛嘉嘉没有理睬他,放下箱子,从兜里拿出了钥匙,刚要去开门,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

一名四十多岁的女人探出头来,看了她一眼,连忙满脸堆笑道:“哎呀,你们这么快就来了?我还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实在不好意思,是这样的,我们家里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这房子……哎,暂时就没法租给你们了。”

说着,拿出一叠钱,递到了洛嘉嘉的面前道:“租金和押金都还给你,实在不好意思啊,害你们白跑一趟。这样,我再多给你们一百块钱,就当做是路费。”

女人又拿了一百,放在那叠厚厚的纸币中,满脸尴尬的笑容。

空气突然凝固。

洛嘉嘉看着她,没有愤怒,没有生气,也看不出其他情绪。

汗水顺着她精致的脸颊滑落而下,坠在白皙的下巴,在屋里灯光的映衬下,如水晶一般,晶莹剔透。

她鬓角的发丝,也被汗水浸湿。

两腮因为负重上楼而微微潮红,胸口因为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着。

她右手拿着钥匙,依旧保持着准备去开门的姿势。

女人看着她,虽然之前早已经被这少女的美丽而惊到,但现在看着,以及难掩眼中的惊艳和赞叹。

“嗯。”

对于这突然而来的变故,洛嘉嘉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并没有再多说一个字,随即把手里的钥匙还给了她,然后接过她手中的钱,从中抽出那张一百纸币,也还给了她。

“走吧。”

这两个字是对洛飞说的。

洛飞看了她一眼,默默地拎起了地上的行李箱,背上了包,下了楼。

洛嘉嘉背着铁盒,两手拎起箱子,跟在他的身后。

两姐弟满身负重,又一前一后在狭窄的通道里,一步一步地下着台阶,谁都没有说话。

在下到五楼时,洛飞听到了上面的关门声和那女人的低声说话声:“哎呀聂总,你这眼光可真是……”

随即,防盗门关闭。

洛飞的听力虽然增加了一点,但屋里的谈话已经听不到了。

“聂总,那个叫聂远光的男人吗?”

听着身后传来的粗重喘息声,想到了她的奔波与希望,洛飞握紧了手中的箱子把手,眸中露出了一抹寒芒。

两人出了小区,慢慢走在冷清的街道上,都沉默着。

一轮清月挂在枝梢,从枝叶的缝隙中露出,仿佛在偷看着他们的狼狈。

回到家。

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的地板上,流着汗水,在黑暗中喘息着。

没有开灯,也没有交流。

两人就这样坐着。

“砰!砰!砰!”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洛飞起身,打开房门走了过去。

黑暗的房间里传来了洛嘉嘉的声音:“不开。”

但这一次,洛飞并没有听她的话,直接打开了门。

楼道的灯光亮起,一名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外,看到他后,很儒雅地笑道:“是洛飞吧,我听周心梅周姐说起过你。”

说着,很绅士地伸出手道:“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聂远光,你们这所房子被我买了,不过没关系,你们……嗯?”

洛飞也很礼貌地握住了他的手,但不待他说完,便猛然用力把他扯了进来,随即“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洛嘉嘉的房门突然打开。

但此时,洛飞的拳头已经“砰”地一声砸在了这名男人的脸上。

男人惊愕之中猝不及防,直接被砸倒在了墙角,慌忙道:“你要做什么?你……”

“砰!”

洛飞又一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嘴巴上,让他闭上了嘴。

“洛飞!”

洛嘉嘉站在房间门口,有些惊愕地看着他。

“你别管!回房间去!”

洛飞喝了一声,“砰”地又一拳砸在了那名男人的脑袋上。

随即一把抓住他梳的油光闪亮的头发,把他拖向了厨房。

男人满嘴鲜血地叫道:“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你这是犯法的!要坐牢的!”

洛嘉嘉脸色一变,准备阻止。

洛飞一边拖着一边道:“根据最新颁布的城堡法和不退让法规定,身为还有几天租期的房子主人,我有权对擅自闯入者做出各种反击!即便房东也不例外!”

洛嘉嘉愣了一下,停在了原地。

洛飞直接把男人拖进了厨房,随即双手用力,猛然把他的脸和脑袋按进了角落狭窄的洗菜池中,然后一只脚死死地踩住他的后脑勺,一只手打开了水龙头。

“哗!”

“哗!”

水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男人的脸和那已经凌乱的油亮头发。

男人拼命挣扎,却挣脱不开。

此时的洛飞格外力大,胸前中的怒火全部化为了力量,死死地把他的脑袋踩在里面,让他动弹不得。

“洛飞,够了。”

洛嘉嘉站在门口,目光淡漠而有些复杂地看着他。

洛飞终于松开脚,抓着男人的衣领,把他拖了出来。

洛嘉嘉让开了路。

男人剧烈咳嗽着,鼻子里嘴巴里全是血和水,似乎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

洛飞把他拖出了厨房,过去打开了门,直接把他扔到了外面的楼梯道里,语气平淡却带着令人遍体生寒的冷意道:“别再打洛嘉嘉的主意了,不然,你会死的。”

说完,关上了门。

转过身来,与洛嘉嘉那双漆黑而宁静,深邃而淡漠的眸子对视在一起。

两人都没有说话,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

“洗澡睡觉。”

洛飞去卫生间洗了手,回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洛嘉嘉又在黑暗中站了片刻,也回了房间。

屋里再次安静下来。

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斩妖除魔了

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斩妖除魔了

作者:夜落杀类型:校园小说状态:连载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有过最绚丽的季节,因为心中的色彩,永远不会凋落。也没家,也没钱,也没自己的房子,仅有一个性格孤僻冷谈相依为命的姐姐。校园里青春飞扬的,美女如云,勇敢地正义善良真诚她坚强的班长,冻龄巨……可爱的的后桌,不喜欢装酷有非常特殊癖好的学姐……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斩妖除魔,努力赚钱,为姐姐买最好看的裙子,为这个小屋子平添最亮的色彩!夜间里性格孤僻的少年,黑夜里最强大的王者!外面传来了洛嘉嘉放碗的声音。。……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