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床单

时间:2020-09-17 03:34:53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学校是一个小社会,胖子成了“名人”班级里可能会年级里第一个千里扑会面网友的新生,据传2018年我们要搬到新校区了,学校扩大招生的这个校区了撑不下了。胖子很洋洋得意的从LG宿舍回去,他们怎么样我不明白,嘛我对胖子就有些厌恶,那个宿舍的人让我非常讨厌,胖什么都不如一顿上网玩游戏来的痛快默契,除了小东老潘不去网吧,胖子请我们所有人上网,我纠结了,前面刚信誓旦旦的说不玩游戏,这……YouHuo就来了!人能在一起需要臭味相投,网吧游戏就凝聚我们宿舍几人最好的枷锁,他们几个人迫不及待的上号,我第一件事换成登入fl,小黑猪上号后见我没上游戏号,就笑了笑,一会fl一个头像闪烁,是肖依馨,我内心有些激动,这时春峰问我你要不玩啦?那神兵的钱胖子不用给你啦?他这一提醒想到了还有这回事儿,胖子说等下我去升级哈,升到4介神兵,我给你一万块钱,“一万块钱”简直是YouHuo啊!小黑猪觉得我吃亏,直接对胖子说,升级需要几率比的是运气,一凡卖一介,你赶紧给钱吧!胖子不好意思了拿出钱包,抽出一把,直接给我了,差不多小两千,我还有些激动,说了句谢啦!胖子就开始安心升级神兵了,“好,二介啦!”胖子很得意,“哇!三介!!!哈哈哈哈”胖子直接网吧里叫了出来,春峰也激动了,胖子这货运气真好!紫雨冰凝qun里也叫了起来,帮派里一个劲的喊帮主发红包,但也有的建议继续升级趁着运气,或者晚上十二点以后再升级四介,还有一堆伤人呼叫胖子要买他的三介神兵……毕竟三介有些鸡肋,四介就可以拿出手了,胖子很开心,早已忘记了钱包里拿钱给我不舍的滋味……肖依馨,问我放假回家吗?我问她怎么加的我fl,她说跟少爷要的我的fl号码,怪不得呢!当初去少爷高中玩过,看来我还是蛮有吸引力的,我对少爷班里的“肖依馨”也是印象深刻,因为当时教室里一qun男生围着她坐在桌子上,全班就她没穿校服,烫着长发披肩,穿着黑色蕾丝裙子,既像个高傲的女王,又像一个冰清玉洁的公主……彼此留了电话,我给她发视频,她打开后冲我吐了吐舌头就下了fl,这个女生还蛮会调动情绪的,在我想下一步的时候,她又下了。他们几个在网吧里继续奋战,我兜里鼓鼓的拿着钱出了网吧,在商店给自己买了瓶可乐,要了两根棒.棒糖叼着zui里一根,兜里一根,要一根还得找五毛钱麻烦,爷有钱,要两根,吃一个噎着一个,晃悠晃悠的往学校操场的方向走着,想着去蹦哒几下,路上居然又碰到了那个非常可爱的女生,这次是她自己,没有同学也没和“男朋友”,上身穿着米huang色的连体裙,下身穿着黑色的蕾丝丝袜……看的我心蹦蹦的直跳,我想豁出去了,我直直奔着她走过去,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举着冲她说“喂!请你吃根糖……”话说出去后心跳更加加速,似乎我的世界静止了,但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心跳声音,如同球场上高速运球,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她先是面色一惊,抬头看到是我,羞涩的笑了笑了脸角有些微红,很痛快的接到手里,说了句“谢谢”但并没有打开吃,我似乎都忘记了怎么跟她一路走到了学校门口,感觉是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唯独嗅觉闻到了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亲她一下,这种想法想法在跟身体抗衡,感觉全身筋骨紧绷,就要进校门口的时候,身体崩溃了,直接一把搂住她的肩膀,低头顺势亲了下她的额头,她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居然又变得很冷静,似乎跟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临别她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九班三号,宋一凡”,她淡淡的哦了一句说“你就是宋一凡啊”篮球场见几个门外汉在打着半场比赛,我抓起篮球架子下的一个剩余篮球,在旁边的篮筐上直接狠狠的来了个扣篮,篮球掉地,我已久双手抓着球框做了个人体向上后完美落地“太帅了!”我自己喊了出来,他们几个都停下了比赛,痴痴的看着我……我冲他们笑了笑,今天简直太棒了!这时候突然手机上一个外地号码打了进来。。

>>>《颓废的专科生》章节目录<<<

第九章 床单小说

学校就是一个小社会,胖子成了“名人”班级里可能年级里第一个千里扑约见网友的新生,据说明年我们要搬到新校区了,学校扩招的这个校区已经撑不下了。胖子很得意的从LG宿舍回来,他们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我对胖子开始有些反感,那个宿舍的人让我讨厌,胖子像个叛徒似的,我心里有些鄙视,小黑猪因为“盗号事件”对那个宿舍的人更不用说,春峰估计也是……可这胖子不知好歹,果不其然,去了又送温暖了“接钱”给他们了。胖子按耐不住的打开chuang上的旅行包,掏出一chuang白chuang单来,上面布满污渍夹杂几点淡红,小东叫到“胖子,你哪里捡来的破烂,脏死了!”胖子见有人搭理他,这下子话匣子打开了“这是破C留下来的纪念,我要收藏……”小黑猪很鄙视的嗓子眼里蹦出几个字“处女就这点血-”胖子不乐意了,慌忙解释到“这是第二层chuang单好不……”又掏出一堆避孕套,避孕药,润滑油……“我艹!胖子你这是倒卖吗?”小东惊讶的说。除了小时候乱翻抽屉,见过几次,回来小学有同学拿出来分给我们当气球吹,我还开心的带回家,之后主动跟家里人要过,不给还闹腾,记得可以吹的特别大……在之后就没亲密接触过,这一堆玩意也引起了我的注意,胖子见我有新区直接很“大方”的丢一板女用避孕跟几个避孕套给我,春峰说“也给我几个”胖子给了他俩避孕套,小东也起劲了,胖子直接来了句“你又没女朋友要个蛋子”这句话gao得小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小黑猪,很不屑的白了一样,我前面还很鄙视胖子,但对这些玩意好奇,看到它们似乎看到了YuWang……拿人手段,吃人zui短,这句话不假。

什么都不如一顿上网玩游戏来的痛快默契,除了小东老潘不去网吧,胖子请我们所有人上网,我纠结了,前面刚信誓旦旦的说不玩游戏,这……YouHuo就来了!人能在一起需要臭味相投,网吧游戏就凝聚我们宿舍几人最好的枷锁,他们几个人迫不及待的上号,我第一件事换成登入fl,小黑猪上号后见我没上游戏号,就笑了笑,一会fl一个头像闪烁,是肖依馨,我内心有些激动,这时春峰问我你要不玩啦?那神兵的钱胖子不用给你啦?他这一提醒想到了还有这回事儿,胖子说等下我去升级哈,升到4介神兵,我给你一万块钱,“一万块钱”简直是YouHuo啊!小黑猪觉得我吃亏,直接对胖子说,升级需要几率比的是运气,一凡卖一介,你赶紧给钱吧!胖子不好意思了拿出钱包,抽出一把,直接给我了,差不多小两千,我还有些激动,说了句谢啦!胖子就开始安心升级神兵了,“好,二介啦!”胖子很得意,“哇!三介!!!哈哈哈哈”胖子直接网吧里叫了出来,春峰也激动了,胖子这货运气真好!紫雨冰凝qun里也叫了起来,帮派里一个劲的喊帮主发红包,但也有的建议继续升级趁着运气,或者晚上十二点以后再升级四介,还有一堆伤人呼叫胖子要买他的三介神兵……毕竟三介有些鸡肋,四介就可以拿出手了,胖子很开心,早已忘记了钱包里拿钱给我不舍的滋味……肖依馨,问我放假回家吗?我问她怎么加的我fl,她说跟少爷要的我的fl号码,怪不得呢!当初去少爷高中玩过,看来我还是蛮有吸引力的,我对少爷班里的“肖依馨”也是印象深刻,因为当时教室里一qun男生围着她坐在桌子上,全班就她没穿校服,烫着长发披肩,穿着黑色蕾丝裙子,既像个高傲的女王,又像一个冰清玉洁的公主……彼此留了电话,我给她发视频,她打开后冲我吐了吐舌头就下了fl,这个女生还蛮会调动情绪的,在我想下一步的时候,她又下了。他们几个在网吧里继续奋战,我兜里鼓鼓的拿着钱出了网吧,在商店给自己买了瓶可乐,要了两根棒.棒糖叼着zui里一根,兜里一根,要一根还得找五毛钱麻烦,爷有钱,要两根,吃一个噎着一个,晃悠晃悠的往学校操场的方向走着,想着去蹦哒几下,路上居然又碰到了那个非常可爱的女生,这次是她自己,没有同学也没和“男朋友”,上身穿着米huang色的连体裙,下身穿着黑色的蕾丝丝袜……看的我心蹦蹦的直跳,我想豁出去了,我直直奔着她走过去,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举着冲她说“喂!请你吃根糖……”话说出去后心跳更加加速,似乎我的世界静止了,但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心跳声音,如同球场上高速运球,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她先是面色一惊,抬头看到是我,羞涩的笑了笑了脸角有些微红,很痛快的接到手里,说了句“谢谢”但并没有打开吃,我似乎都忘记了怎么跟她一路走到了学校门口,感觉是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唯独嗅觉闻到了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亲她一下,这种想法想法在跟身体抗衡,感觉全身筋骨紧绷,就要进校门口的时候,身体崩溃了,直接一把搂住她的肩膀,低头顺势亲了下她的额头,她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居然又变得很冷静,似乎跟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临别她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九班三号,宋一凡”,她淡淡的哦了一句说“你就是宋一凡啊”篮球场见几个门外汉在打着半场比赛,我抓起篮球架子下的一个剩余篮球,在旁边的篮筐上直接狠狠的来了个扣篮,篮球掉地,我已久双手抓着球框做了个人体向上后完美落地“太帅了!”我自己喊了出来,他们几个都停下了比赛,痴痴的看着我……我冲他们笑了笑,今天简直太棒了!这时候突然手机上一个外地号码打了进来。

颓废的专科生

颓废的专科生

作者:拂晓之光2019类型:校园小说状态:连载

十多年前从小立志离开了家乡回到千里之外的这个省会城市,经历过了一夜得长途大巴,开学后的当日是我十七岁的生日,面对自己很陌生的城市和一堆很陌生的面孔,很陌生的口音,一瞬间把那点对美好的期望的憧憬疑虑掉一半,幸好去迎接我们的学姐装扮的都很美,齐刘海弄直板披肩,白体谅运最近两年特别像老天在给我开玩笑,总是点背,在国企混了小十年,一直没有起色,甚至越来越差,从办公室被调到了物业成了打杂通下水刷油漆,好不容跟了个好领导,也得到了期望已久的“红头”任命书,觉得终于熬出头可以大展宏图,结果刚不到一个月,领导突发心脏病去世了,他才五十五岁。抢救室里各类冰冷的仪器在他身体上工作,我流着泪紧紧握着他的手,他手的温度跟机器一样冰冷,此刻我多么希望能用我手的温度唤醒他,哪怕让他醒几分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