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2章 15年前的名单

时间:2020-09-17 06:40:51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小说名字叫作《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提供更多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小说我看见了了凶手的脸节选:他是昨天跟我一同在电影院的那个人。但是昨天电影…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章节目录<<<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002章 15年前的名单小说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小说名字叫做《我看见了凶手的脸》,这里提供我看见了凶手的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看见了凶手的脸小说精选:他是昨晚跟我一起在电影院的那个人。虽然昨晚电影院的光线很暗,但我笃定,那身材,那气质,肯定是他。“昨晚我和他在一起。这起案件不是他做的,放了他吧。”在派出所门口,我忍不住问他到底是谁?还有,昨晚的到底是什么情况?是遇到鬼了吗?他说不是,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也不能告诉我真相。他是负责处理疑难案件的,我老丈人被碎尸的事以后由他管了。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回去了,没想到他问我,是否愿意去看看昨晚的杀人现场。说实在的,真到了案发现场,我…

他是昨晚跟我一起在电影院的那个人。虽然昨晚电影院的光线很暗,但我笃定,那身材,那气质,肯定是他。

“昨晚我和他在一起。这起案件不是他做的,放了他吧。”

在派出所门口,我忍不住问他到底是谁?还有,昨晚的到底是什么情况?是遇到鬼了吗?

他说不是,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也不能告诉我真相。他是负责处理疑难案件的,我老丈人被碎尸的事以后由他管了。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回去了,没想到他问我,是否愿意去看看昨晚的杀人现场。

说实在的,真到了案发现场,我反而没有了在路上的忐忑和兴奋,平静的让我自己都觉得意外。杨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当时我没懂他的意思。

霍蕾家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几个警察在守着。法医和痕检员在早上的时候就来过,已经做了必要的工作,尸块也已经被收拢起来,所以我并没有见到血肉模糊的第一现场,不过沙发、地板、墙纸上还有斑驳的血迹,并没有擦拭干净。整个屋子里弥漫着血腥味。

杨哥给我看了现场的照片,只能用令人发指来形容。客厅里零零散散的撒了几十块碎肉,除了四肢相对完整外,其它的器官都被剁得很碎。

经过警察的勘察,目前得出几个结论:1.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今天凌晨2点半左右;2.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门窗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3.死者体内有大量酒精;4.死者的内裤上有精液的痕迹;5.死者共被切成了42块。经过法医的拼接缝合后,发现少了些器官。

案件的第一发现人是我女朋友霍蕾,她是今天早上8点回到家之后,发现了案情,随即报警。

“等等,她早上才回来?”

杨哥说是,昨晚我走后,霍蕾也被自己爸爸狠狠骂了一顿,她负气离开家,到自己闺蜜家睡。现在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录完口供后在朋友家暂住。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凌晨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感情她压根不在家。

这么说来,如果昨晚她在家,可能就能及时发现并阻止凶杀案的发生了。寻根溯源,霍林的死跟我也有点关系,我忽然觉得比较愧疚,同时对歹徒产生了憎恶。女警说我敏感,容易冲动,我承认,不过同时我也很重感情,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平心而论,我并不恨霍林,如果是我在家发现自己的女儿被哪个臭小子睡了,我可能会打断那臭小子的腿,而不是扇一巴掌了事。

霍蕾回来后,发现进不去门,绕到客厅后面的落地窗想喊自己爸爸,结果看到了满地的尸块,马上报警。说起来,霍林家的防盗门有点特殊,加了个特制的挂锁,能从里面把门锁死,从门外的话是打不开的。警方来了也是用了切割机才把门给割开。

这案件的奇怪就在于,是件密室杀人案。门窗没有被破坏,并且锁死了,凶手是怎么逃出去的呢?

奇怪的事还不止一件。因为这小区比较高档,小区的摄像头遍布,摄像头忠实记录下我昨晚像是丧家犬一样狼狈逃窜的身影,但是在那之后,再也没发现有人进出。

而且,死者的某些器官丢失了。

我被杨哥话中的某条信息吸引。“少了什么器官?”我问。

杨哥盯着我看了会儿,说道,“球。”

“什么?”我没听太懂。

“腰部以下,腿部以上的部分找不到了。”他并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和我纠缠太久。我瞄了他两眼,他是把我当小孩,怕毒害我吗?却不知道我已经身经百战了……

“我们推测,可能是被野猫叼走了。这个小区有不少流浪猫,二楼的窗户开着,猫可能进来把死者的部分碎尸吃了。那个窗户很小,人是进不来的。根据门窗都没有被损坏的痕迹,现场也没有搏斗的痕迹,我们推测是熟人作案。”

杀人案的动机,无非是钱、财、恨。霍林是商人,商人是最容易结仇的。尤其是碎尸案,一般得是有深仇大恨才能做。

另外,结合在霍林的内裤里发现了精液,血液里发现高浓度酒精,警方推测霍林在死前应该是在应酬,并且出入了风月场所。下午的时候,他们除了询问我,还同时派侦查员去了解昨晚和霍林吃饭的人,以及夜场的小姐。

我有点奇怪,我又不是警方的人员,杨哥为什么给我说这么多内部情况?我忽然有种错觉,他好像是老师傅,而我像是新警员,他正在手把手的教我案情分析,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我。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侦查员拎着个证物袋走到杨哥面前,喊了声“茂哥”,把袋子递给他,然后转身走了。

噢,原来他叫杨茂。我在心里想。

杨茂也不避讳我,把袋子打开,里面是封折叠起来的发黄的信。他随意看了两眼后,眼睛忽然发直了,接着身子剧烈颤抖起来。

更让我惊讶的事还发生在后面,他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从他眼眶里滚落出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到底那信纸上写的什么,让他会这么哭?

昨晚在电影院里,他手里捧着个东西,身子也是这么颤抖的,我当时推测他也是在哭。

这个杨哥,到底什么来历?

“爸,弟弟,我找到凶手名单了,可以替你们报仇了。”我听到他在喃喃自语。随即,他从怀里摸出张老照片,放在掌心轻轻抚摸着。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朝他手里拿的东西拼命瞄着。他现在好像沉浸在回忆里面,也没在意我的举动。

他手里那张照片已经发黄发霉,应该有点年代了,照片上有一个中年男人,两个男孩。这三个人眉眼有点相似,应该是一家人。我对照杨哥看了下,其中一个男孩应该是他,在照片里看起来有十三四岁左右。另外一个男孩比较小,可能只有七八岁。

听他刚才的口气,他的爸爸和弟弟都死了?我看了会儿照片,又去看那张信纸。那是张名单。

纸上的内容没有什么出奇的,倒像是参加会议的成员在签到。一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几十个名字,笔迹各不相同,有的遒劲有力,有的则像狗爬。

名单的格式是这样的:

“徐林(男,38,厨师)1次,转;

翟冰松,(男,24,大学生)2次,转;

李娇,(女,19,高中生)5次,拼;

……

霍林(男,46,经商)1次,转;

……”

在这串名单里面,我意外的发现了霍林的名字。

名单里的每个字我都认识,但是组合在一起我就看不懂了。

这时,杨茂从回忆里清醒过来,发现我在看他手里的东西,直直的盯着我。我讪讪的把目光挪开。我发现杨茂盯着我的眼光竟然有点炽热,难不成他是玻璃,看上我了?

“你一定是上天赐给我的。”他的这句话更加让我毛骨悚然。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干什么干什么!”我拼命的想把手抽出来,奈何他的手像是铁箍一样。

“你一定很想知道昨晚那个电影院的来历吧?”他的这句话让我停止了挣扎,我愣愣的点点头。

“今晚12点,我带你再到那电影院去一次。”

午夜12点。我俩站在花圈店门口,像两个鬼魂似的。他掏出块黑布,把我的双眼蒙上。要不是知道他是警察,现在我真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杨茂牵着我的手,慢慢向前行走。等他摘下我眼上的黑布后,我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那家电影院里面。

“这是哪儿?阴间?”我的腿在打着哆嗦。

他摇摇头,“不是阴间,但也不是在你生活的那个地方。”他貌似不愿意给我解释太多,从怀里掏出那个名单,拉起我的手,把我的手指按在名单为首的那个名字上,使劲按了会儿,然后指着电影屏幕问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

我看见了凶手的脸

作者:梧桐阅读类型:短篇小说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