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重伤昏迷

时间:2020-10-19 03:36:44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清欢阁——莫星河下了马车就命人闭门谢客,径直内院,“人呢?”将在,早以先一步离开了的冷一会出现在了院子里,“春华轩。”“药喂进来了吗?”“喂了,除了最后口气在吊着。”莫星河松了口气,“那就好,月牙,去药房把我刚交待你的药拿了,你亲手去煎。”月

>>>《侯门娇女狠角色》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重伤昏迷小说

清欢阁——莫星河下了马车就命人闭门,直奔内院,“人呢?”届时,早已先一步离开的冷一出现在了院子里,“春华轩。”“药喂进去了吗?”“喂了,还有最后一口气在吊着。”莫星河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月牙,去药房把我刚刚交代你的药拿了,你亲自去煎。”月牙点头,临走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懂,“小姐,我们真的要救她吗?她可是二小姐身边的人,就算救活了,也不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啊。”她轻舒秀眉,眼底划过一抹上位者的自信,光华潋滟。“我自有办法,你们只需要相信我做的所有决定。”春华轩上好的楠木床上,躺着一个女子,额头上鲜血已经止住,虚弱至极,仅仅只剩最后一口气再吊着。莫星河对眼前这个女子没什么印象,甚至还没有含香对她的印象来得深刻。“看来,她只是挑了自己最不得宠的一个人来当挡箭牌。”鲜血红的刺眼,震得脑壳发晕,她仿佛亲眼看见了莫家血流成河,尸骸遍地,先前的一切再次浮现眼帘,她猛地别开了眼,深吸了一口气。“小姐,药箱。”莫星河接过,“这里交给我就好,冷一,我有事情要你现在就去办。”“小姐请吩咐。”分界线——冷一离开之后,莫星河拿出药箱里面的东西,熟练的给床上的丫鬟处理伤口,包扎。这些,她以前都是不会的。但是现在会了。五年边疆作战,她同那些战士浴血奋战,久病成医,这些在她身上,早已是家常便饭。整整一个时辰,直到夕阳西垂,莫星河才从春华轩里走出来。发丝凌乱,眼下满是乌青,脚步都有一些漂浮。一见着她,月牙立刻担心的迎了上去,“小姐!”“我没事,药熬好了吗?”月牙心疼的点头,“好了。”莫星河稳稳了身子,侧开一条缝让她进去,“赶紧喂下去。”片刻后,月牙便拿着空碗入了莫星河的房间。星苑——放下药碗,月牙便为莫星河整理床铺,“小姐,玉壶额头上的伤?”“她叫玉壶??”莫星河答非所问。“嗯,玉壶是夫人三年前送给二小姐的丫鬟,一直在外院呆着,比较透明一些,府内几乎没几个人跟她熟,她很内敛,不过却心地善良,尤其非常有孝心,我曾经与她攀谈过几次,她不像是会为了利益陷害小姐的人,很有可能,是二小姐威胁她。”莫星河点头,“拿家人威胁。”“月牙,你可知道,玉壶的家中都有什么人?最好是知道她家人都住在什么地方。”后者摇头,“我与她并不相熟,也只是攀谈了几句,只知道她还有一个弟弟,缠绵病榻,其他的便不知了。”莫星河想说去查。但是又想起,如今她还只是一个闺阁女子,身边也就冷一一个暗卫,根本就没有人能为她所用。所以如今,她不仅没人,还没钱。真是穷衰一个。父亲临走前给她留得最宝贝的东西就是一颗能够医死人药白骨的灵丹,还被她喂给了那寻死的玉壶。侯府在父亲离开的这五年,不管内里外里,都已经被白芷掌握了,就连她母亲在城外的宅院如今都已经落在了白芷的手里。对了!宅院!莫星河眼睛突然一亮!前世的时候,一直到她登上后位,莫府的掌家令牌到了她的手里,她去母亲别院看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母亲在别院的地下室为她留的财产。那地下室需要两样东西才能打开,掌家令牌,和母亲临走前给她的一把钥匙。只要她拿到母亲给她留的财产,就可以扩大她的羽翼,才能下一步动作。“月牙,你去查一查,城外的满星楼现在在谁的名下。”月牙点头,“奴婢稍后就去查,小姐,你已经一天一夜未睡了,还是尽快休息一下,补充一下体力,说不定醒来就有好消息了呢。”莫星河点点自己已经有点晕乎乎的脑袋,“好。”从她活过来,她的神经一直在紧拉着,这会才感觉到了疲惫。然而,她刚刚躺到床上,还没来得及闭眼,别院就来了一个贵客。“景……景逸王???”月牙瞪大了双眼看着出现在他们院子里的人,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顾染剑眉微拧,此刻也顾不得礼仪,直接开口,“你们小姐呢?本王要要紧事。”“小姐在里屋,刚刚睡下……”月牙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月牙,你退下吧。”月牙转身便瞧见了本来应该已经入睡了的莫星河,朝着她行了一礼,“是,小姐。”月牙离开后,莫星河这才开口询问,“可是那两个人出了问题?”顾染微微一愣,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极为聪慧。什么都不问,都可以猜出他想要说什么。“死了一个。”莫星河瞳孔登时一缩!死了一个?是谁?能在顾染的手底下悄无声息的杀人灭口?“凶手呢?”“逃了。”这,才是最重要的。能够从顾染的手底下杀了人还逃走,看来,她猜的没错,站在莫清雅背后的那个人,很难对付。“另外一个呢?”“重伤昏迷。”
侯门娇女狠角色

侯门娇女狠角色

作者:琉璃陌类型:校园小说状态:完结

易阳侯府的嫡小姐疯了!原本温婉端庄的人,一夜间判若两人,狠狠厉至极,嚣张绢狂!一把火烧了半个寺院,份几只老鼠正凑头在一起,搬运着刚刚找到的食物,唧唧的声音听的让人头皮发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