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一十四章 斩敌

时间:2020-11-23 03:35:41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罗小天怒喝着,跃身而起,斧头举的老高。(www?shuqu wu?com)那火云都堂之他胸前涌去,即使是隔着衣服,也能看见罗小天胸前有两块散发出出赤红的火光的物体。却那被罗小天随身可携带可携带的纵火令,在罗小天跳入火云中时,他只觉得到放到怀里的纵火

>>>《一个人的宗门》章节目录<<<

第一十四章 斩敌小说

罗小天怒喝着,跃身而起,斧头举的老高。(www?shuqu wu?com)那火云都在朝他胸前涌去,即便是隔着衣服,也能见到罗小天胸前有一块散发出赤红的火光的物体。却是那被罗小天随身携带的放火令,在罗小天跳进火云中时,他只感觉到放在怀里的放火令在发热,将那些火云给吸收了进去,一分都伤不到他。罗小天见到那火云伤不到他,又听到外边几人的对话,心中念道,既然他们都以为自己死了,那么便待在这火云中,凝聚些气力,以求在外边几人没有防备的时刻斩杀一人。于是,那赵木炎训话正上瘾的时候,罗小天暴跳出来,双目暴睁,如同要跳出眼眶来。口中怒喝,神色狰狞无比,宛如神魔。赵木炎虽然没有料到罗小天还能活着出来偷袭他们,但也没有太过紧张。即便是罗小天借着斧头的威能,也不能伤到他,应对这些突发的事件,赵木炎还是有些经验的。正在赵木炎想掐诀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动不了了。顿时他情绪就乱了。像罗小天这样跳劈上来的,平时一个法诀打过去,都不会近到自己身边,就能将其直接打退,甚至可以直接终结其性命。但是,这突然动不了是怎么回事?用不了法诀,甚至身子都无法动弹,只能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看着罗小天跳劈下来。在赵木炎眼中,斧头越来越大,最后将他的视线全部遮住。然后……他眼前一黑,什么都不能见到。什么都再也见不到了。罗小天落在地上,才低声道:“掏耳朵。”冯行天四人呆住了。赵木炎死了。脑袋被从中劈开,红白之物散落一地,溅在地上,斧头上,罗小天身上,隔赵木炎最近的冯行天脸上。颤巍巍的伸手摸了摸脸上,冯行天看到那团红白之物。脸上的呆滞之色奏变,一声几乎要划破天际的叫喊从他口中发出。随后,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把头深深埋在地上,害怕的连声道:“别杀我别杀我!放过我吧,我一定不敢出现在你面前!求求你放过我吧!”在冯行天尖叫的时候,罗小天就瞳中精芒一闪,喉咙中低喝,斧头直接被他抛出。 [墨香阁文学]“小鬼剔牙!”斧头回旋着,朝那冯行天劈落过去,却是不想那冯行天噗通一下跪在地上,躲开了那一斧。但随后一声痛呼,却是斧头劈在了后面的元亨的身上。元亨拿扇子的那只手直接被斧头齐肩斩下,血液不止的流出。冯行天听到身后元亨的惨叫,更加不敢抬起头来,而他埋在地上的眼中,却是闪过无穷的恨意。若是此次能活下来,必定要回去请父亲出手,让这小小的散修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罗小天见自己一斧劈空了,斧头也落在远处的地上。脸上露出厌恶之色,道:“若是再见到你们几人,定要了你们性命。现在,留下乾坤袋,滚!”听到罗小天的话语,冯行天立马爬起来,也不顾其他三人,丢下乾坤袋,灰溜溜的跑路。那三人听到罗小天放他们离开,也没有丝毫犹豫的跟上冯行天便跑了。甚至被斩断右臂的元亨连哼都不敢再哼声,捂住血口,玩命般的逃去。四人都怕罗小天临时反悔,不敢有丝毫停留,脚下生风,全速逃命。罗小天却是感觉到身子一阵虚弱,再也站不住,直接瘫倒在地,意识渐渐模糊。在他一斧劈死赵木炎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那宛如无穷的气力要消失了。身体随时都要倒下。最后抛出的那一斧,便也没有劈死赵木炎的一斧那般的,能让敌人不得动弹。甚至还偏了许多,原本超冯行天劈去的斧头却是落在了后面的元亨身上。并不是罗小天想放走他们,而是他真的没有气力了。要是再拖一会,就要被他们看出自己其实已经没有力量对付他们。到时候就该他倒霉了。罗小天的身体每一寸都在叫着疲倦,无法抗拒的睡意用上来,眼皮渐渐合上,要睡了过去。在罗小天睡过去前,他好像好看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是谁,却感觉很熟悉……————————幽幽的清香,混在浓郁的肉香中,罗小天抽了抽鼻子,醒来时,发觉自己已经在王安民家中。外面天色已经不早,昏暗的太阳大半落入远处的山下。已是黄昏。罗小天发现自己躺在王安民家中,试着动了动身子,却感觉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剧痛的。好容易艰难的起身,想走走出去看看王安民一家是否安好时,门却被推开来了。抬头看去,王婶端着一碗肉汤走进来。见到罗小天已经醒了过来,王婶连道:“多休息会,身上的伤还没好呢。”王婶心疼的看着罗小天,坐到床沿上,要将肉汤喂给罗小天。却见罗小天老脸一红,夺过汤碗,自己吃喝起来。“慢些吃,别噎着了,锅里还有呢。”王婶见罗小天这般着急的吃喝起来,便也知晓他已经没有多大的问题了,便打趣着说道。罗小天心中想的却是,自己好歹也是有为青年,前后加起来,也差不多三十多岁了。还要人喂食的话,那还真有些丢人。罗小天哗啦啦的吃喝着,王婶在一旁抱怨道:“今天老早的,你王叔就出去打猎了。不想走到外边山路上,见到你躺在路上,一身脏兮兮的,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少苦才会昏倒在那鬼地方。”听着王婶碎碎念念的唠叨,罗小天觉得有些温馨。吃过那碗肉汤,罗小天感觉自己的气力恢复了些。心中有些奇怪,这肉汤似乎比以往的都要滋补些。王安民偶尔会打到一些大型野兽,野猪,鹿,獐子之类的,切下鲜嫩的肉,炖上一锅汤,是罗小天最爱的美味了。但今天这碗汤似乎有些不同,肉要比以前的都美味许多。吞入腹下,暖暖的感觉顿时生起,浑身上下都好似在吸收着其中溢出的能量。仅仅是一碗肉汤,罗小天就感觉自己身体好上许多。有些疑惑的看向王婶,却见到王婶脸上温馨的笑容,罗小天便打消了这疑惑。不论是什么,王叔一家人都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相信他们,总是没错的。罗小天心中又想到被自己放走的那四人,杀死了他们的大师兄,又斩下元亨的右臂,已经是死敌。想来不久之后,冯行天必将带着火符宗的门人到来,那时,自己这点修为,看都不够看的。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罗小天没有多加思索,认真的看着王婶,道:“婶,有些事…我一直瞒着你们。我想,现在该跟你们说说了。”却不料王婶轻轻摇了摇头,和声道:“你若是能说的,自然会与我们说。不能说的,就不要与任何人谈论。秘密往往是在第一次告知了他人之后,便不再是秘密。”罗小天微微一愣,他没想到王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在他心中,王婶是一位如同自己亲人般的存在,她待自己如同亲生子女,却终究是个农妇。这世界里,除了那些修士与书生,其他人所受过的教育都太过粗浅。或许他们能说出极具道理的话语来,但那都是生活中的积累,话粗理不粗的。但王婶说出这样的话来,却是颠覆了罗小天对她的认知。罗小天感觉王婶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了。或者说,在王婶进来时,他就感觉王婶与以前不大一样了。王婶名为余韵柔,相貌平平,在常年劳作的农家妇人中,算得上是不错的容貌,但放眼看去,也只是算不上丑而已。罗小天现在仔细看去,发觉王婶的面貌似乎有些变化。但却给罗小天的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合谐的地方,似乎,王婶以往的模样才是装扮过的,现在才渐渐露出真实的模样。王婶见到罗小天的目光,温和的笑了笑,说道:“若是有什么想说的,便与妮妮去说道。她不喜言语,若是你有什么秘密真的要与他人谈论,不如与她说说。”罗小天思索片刻,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算上路上的时间,冯行天这一两日都不可能赶到火符宗,罗小天还有几日的时间。先将事情告知王妮,借她的口告诉王安民一家子,却也是可以的。反正最后,他都是要将王安民一家子带进罗天宗里的。先带王妮进去,也是让他们有个准备。没错,罗小天想到的唯一的应对方法,便是将王安民一家全数带进罗天宗外门区域。有护宗大阵守护着,即便来人找到了藏于老林中的罗天宗,也无法进入其中。邀客令的限制是引气三阶以下,王安民一家都是凡人,更别说什么引气三阶了。想来冯行天即便是带来了极强的高手,也不会常年驻守在此地,只要避开了这阵风头,便安全了。
一个人的宗门

一个人的宗门

作者:麟鳞1类型:校园小说状态:连载中

鸿宇大陆八大宗门之一,最神秘的的罗天宗所有门人一夜之间消失了看不见,而罗天宗内只余下刚入宗门的外门弟子罗一觉醒来,熬夜却坚持不住睡着了的他,从心浪网吧来到了这个叫鸿宇大陆的世界。最初有些想念原来的世界,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从一个婴儿长大,到了五岁那年,流浪的他被偶然外出的神仙人物选中,进入了罗天宗。他觉得这样也不错,就这样过下去了,不要想原来的世界了,反正在原来的世界里,他也是孤身一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