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云涌

时间:2020-11-23 05:08:37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神都洛阳雉牒连云,坊市矗立。朱雀街坐落于皇城的中轴线上,是洛阳城中最繁华热闹的街道之一。又逢太平盛世,街中时时处处爆竹声声,各色杂耍,吞枪吐火,争奇斗艳,令人拍掌拍手叫绝。沿街两侧的买卖店铺中,各种迎春货品琳琅满目,目不暇给。酒肆食摊上的美馔佳肴,更此时从扬州而来的塘报奏折已经抵达了神都洛阳城,当今永和帝此时已接到奏报,浏览完毕后,正立于宣政殿中,左右两边,三省内阁六部,各卫大将军,中郎将等文武具已到场。永和帝沉思不语,背对而立着众人,望着宣政殿内正中的金龙座椅。语气森严道:“江淮转运司,扬州府联合奏报,言兵部兵械司郎中,刘子安被无辜杀死在山阳别馆中,山阳县令王成文亦死于非命。江淮发往陈州的一百万石军需食盐,在山阳境内,被不明团伙劫走,五百名护盐官军和三百名盐政民夫,皆被杀,食盐下落不明。”。

>>>《顺和》章节目录<<<

云涌小说

神都洛阳雉牒连云,坊市耸立。朱雀街位于皇城的中轴线上,是洛阳城中最为繁华的街道之一。时逢太平盛世,街中处处爆竹声声,各色杂耍,吞枪吐火,争奇斗艳,令人拍手叫绝。沿街两侧的买卖店铺中,各种迎春货品琳琅满目,目不暇给。酒肆食摊上的美馔佳肴,更飘出一阵阵令人难以抗拒的香气。街道上人流川涌,络绎不绝,吆喝买卖之声不绝于耳,一派喜庆安乐祥和的气氛。

此时从扬州而来的塘报奏折已经抵达了神都洛阳城,当今永和帝此时已接到奏报,浏览完毕后,正立于宣政殿中,左右两边,三省内阁六部,各卫大将军,中郎将等文武具已到场。永和帝沉思不语,背对而立着众人,望着宣政殿内正中的金龙座椅。语气森严道:“江淮转运司,扬州府联合奏报,言兵部兵械司郎中,刘子安被无辜杀死在山阳别馆中,山阳县令王成文亦死于非命。江淮发往陈州的一百万石军需食盐,在山阳境内,被不明团伙劫走,五百名护盐官军和三百名盐政民夫,皆被杀,食盐下落不明。”

永和帝用一派森严的语气说:“江淮转运司转运使慕逸身亡,副转运使薛璟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堂堂朝廷,居然让不明人士,劫了官船官盐。这些人真是好胆。”在场诸文武大臣具不敢建言。气氛一派阴沉。

神都,鸿胪寺。

两鬓斑白的俊美男子坐在蒲团之上,左手轻轻捻动着手上的佛珠,右手边放着一柄长剑,嘴上轻声念着经文。

三大监之一的内卫司礼监,是以太监之身代管鸿胪寺的权宦,是当今永和帝信赖的权宦之一。也是曾经一柄玉箫剑,曾经在江湖上卷起一片风云的玉箫剑客洛平心,司礼监督公。“师父。”一个小童踏进门内,轻轻唤了一声。

洛平心没有睁眼,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掌册监的陈公公来了。”小童低声说道。洛平心,淡淡开口,传出了一个温和的声音,但是略微有些尖锐,倒一下子分不清男女。“萧明,你去把陈公公请进来。”说完,便挥了挥手,示意萧明出去。

萧明躬身应诺后,转身快步离去,踏出门,发现那一身紫衣蟒袍的高大男子还是依然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双手束在身后,仰头看着天空发呆。与其他大监不同,掌册大监是个很少登门拜访的人,而每一次拜访也总是显得那么生分,让弟子先行通报后再踏入院内,不会差半分礼节。不同于严厉火爆的内廷监,也没有内侍监的圆滑玲珑,这个总是坐在藏内看书的掌册监乍一看就像一个中年儒士。但没来由的,萧明却很是喜欢这个总是带着礼貌笑容的掌册监。总喜欢和他讨教学问。

“公公,师父请您进殿。”萧明说得恭敬。

陈公公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朝着殿内走去。萧明发现一只蝴蝶停在了他的肩膀上,心中一惊,莫说寻常之人一动,蝴蝶便受惊飞走,这习武之人,身上戾气之重,蝴蝶更是不可能靠近,这掌册监练的究竟是什么武功,竟能隐藏气息到如此境界。而当萧明思索之时,看似脚步轻慢的陈公公,却已经走入殿中了。陈公公俗名叫陈文选,据说还是荆州陈氏出身,祖上是蜀汉名臣陈震,传到他这一代时,也已经是家道中落,却家学渊博。因太上皇对其父母幼弟有恩,便在十二岁时自请,净身入宫,侍奉太上皇。后来更是看着诸皇子长大。深受当今永和帝和太上皇信任重用。

“文选兄。”平心睁开了眼睛,手上拨动念珠的动作也停了下来。陈文选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在一条长椅上坐了下来。平心公公却没有起身,只是微微笑了笑:“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不是一阵风。”文选公公摇头。“那是?”平心公公望向文选公公。“是一阵江南来的风。”陈文选沉声道。

良久的沉默之后,洛平心重重地叹了口气:“果然,江南那些有异心的人坐不住了。今早,陛下召见我们四大高手入宫商议要事。据说内廷监,内侍监,加上我司礼监与你的掌册监。我就明白,陛下会龙颜大怒。”

“是的。从他们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这盘棋已经开始了,现在我们就不得以地身处棋盘之上。身为棋子,我们别无选择,毕竟我们都是皇家家臣,也是奴才。”陈文选拿起了桌上的一杯茶。“虽然这些年太上皇也好,陛下也罢,对我等四大监,信重有加,但是家臣仍然是臣子。那些人居然走出这一步,陛下已经决定准备派遣梁王为钦差,南下对付那些人。也选了我们两个,给梁王当护卫。”

“还有,你的茶已经冷了。”陈文选提醒道。

“无妨。”陈文选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杯底,那碗冷茶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冒出了腾腾热气,他轻轻地吹了吹气,喝下了一口。

“你居然用太阴要术的内功来煮茶,师父要是知道了,只怕要从棺材里爬出来追杀你。。”洛平心无奈淡淡轻笑。

陈文选放下了茶杯,自顾自地说着:“话说,那梁王,武学底蕴可是不比江湖一流高手差多少,这些年,师从长歌门,学习了轻功,文章。又拜入藏剑山庄,兼学了藏剑武学。虽然在江湖有一侠王称号,也只是,看在皇族身份上给的。只是为人比较低调罢了。”

“我们别无选择,身为皇室内臣,只能效忠于皇家,而且我们亦不会背叛皇家,而且这些年,那些沉浸隐藏于幕后的存有异心的江南氏族,太上皇和陛下,一直想除之而后快。陛下此时命你我,随梁王南下,一方面保护是,那么另外一方面就是,要我们除掉这些隐患。”洛平心收起了笑容,认真地说道。说完后又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这一年来,大概有十来批人马陆续离开了神都。你们知道他们都去哪里了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从大殿后方传来。洛平心和陈文选皆大惊,什么人能毫无气息地出现在他们身后,他们急忙转头。只见一个身着紫衣蟒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坐在那佛陀像前,平静地望着他们。

二人急忙跪拜在地:“大监!”只是以伴读身份与当今太上皇一同长大,不掌管任何大内事务,但却是真正意义上所有宦官们,包括四大监的最高首领——前内卫大监,徐煊和。

徐大监继续说了下去:“他们分别去了长歌门、藏剑山庄、霸刀山庄、江南雷家、蜀中唐门、岭南温家、青城山、泰山、少林寺、五台寺,东海派。甚至于去了西域少林,以及无处可寻的暗网,几乎所有的武林世家,各大门派,包括二三流的巨鲸,海沙这种门派。他们都派了人马前去。朝堂之上的暗斗尚未停止,江湖上的明争已经开始了。”

二人此时已经站起身来了,却互相看了几眼,没有答话,因为他们两人并不明白徐大监此刻想说什么。

“不妨,你等二人不必如此怕我。”徐大监只是挥了挥手,“你们四大监本是我的晚辈,但我从小没和你们一起生活,所以总不如你们彼此之间亲切。但这件事关系重大,大监之间务必不能对彼此有误解。你说得没错,我们的确有能力影响朝堂。但是我们不能去干涉朝堂,这是太祖爷留下的祖训。内侍,后宫不得干政。你们二人就安心随梁王南下。”

顺和

顺和

作者:Ghons小凡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

一个在现代大多数白领,所以女友婚内,被戴绿帽子子,造成借酒消愁。回一个不都属于正统性历史的平行历史空间。成了一名皇室子弟。张承珏,他却可以选择其他辅助待自己如亲弟的兄长。安宁天下,顺和社稷。(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shen,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一直: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洛水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ròu铺、庙宇、公廨等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