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南下

时间:2020-11-23 05:08:37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运河大运河北起燕云十六州的通州,南迄向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杭州,蜿蜒数千里,始挖于春秋战国时期,后经隋炀帝的大规模拓建,借助天然河道稍加修浚修凿成后世之大运河。它曾是联接朝廷南北的命脉,对南北方经济文化的交流充分发挥着重大事件的作用。大运河淮河之滨的此刻,大运河上长江通往南方界面上雾气缭绕笼;头顶上清晨的阳光刚刚升起,江岸两旁的沿途镇甸码头刚刚恢复生气。一队官船迎风地行驶在水面上。为首的海鸥船上高挑一面大旗,借着清晨阳光折射于水上的微光,就可以看到,旗上以楷体正书“大顺江南道代天巡狩钦差”数个大字,船尾还肃立另外一杆红底白字大旗,上书写着“大顺梁王”。便是那奉旨南下查案的梁王所属的船队。。

>>>《顺和》章节目录<<<

南下小说

京杭大运河北起燕云十六州的通州,南迄向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杭州,蜿蜒数千里,始挖于春秋时期,后经隋炀帝的大规模拓建,利用天然河道加以修浚开凿成后世之大运河。它曾是连接朝廷南北的命脉,对南北方经济文化的交流发挥着重大的作用。大运河淮水之滨的邗沟即春秋末期吴王夫差开凿,后经隋朝扩展的第一条古运河河道,它北接今之淮安,南达扬州。

此刻,大运河上长江通往南方界面上雾气缭绕笼;头顶上清晨的阳光刚刚升起,江岸两旁的沿途镇甸码头刚刚恢复生气。一队官船迎风地行驶在水面上。为首的海鸥船上高挑一面大旗,借着清晨阳光折射于水上的微光,就可以看到,旗上以楷体正书“大顺江南道代天巡狩钦差”数个大字,船尾还肃立另外一杆红底白字大旗,上书写着“大顺梁王”。便是那奉旨南下查案的梁王所属的船队。

这船队约莫十多艘,将近二十艘的官船组成,缓缓向着扬州方向驶去....

---陈州官道---

十多名骑士纵马驰骋在前往陈州方向的官道上,只见为首一人,英姿勃发,年少儒雅,约莫十七八有余,那便是暗自脱离官船的梁王张承钰,只见其一派儒雅公子范,腰配一柄寻常制式长剑,其余人等约莫也携带短式兵器。

承钰想起本来在京城好好的,结果,被自己的皇兄直接宣布为钦差,南下查案,顺便探查下那些有异心的势力。很是无奈。微微一叹。另外一旁的叶秋阳从骑士中纵马而出,与其并行,道:“怎了?如此无精打采。”

承钰点了点头,长长舒了一口气道:“还不是我那皇帝老哥,查案就查案,还把我派遣到江南查案,烦,但是也没办法啊。对了,关于兵部武备司郎中刘子安,山阳县令王成文这两个人无故身亡于山阳别馆,你觉得是不是江湖人士所为?”

叶秋阳淡淡笑道:“记得几天前,看兵部和内阁给的塘报,言:刘子安是在邗沟覆船的当天夜里自裁的。我可不信,就那么凑巧,而且总觉得有点疑点,我觉得你这样脱离钦差卫队,独自带着我和洛大监一同行动,把那陈大监与另外四大军头留在官船上,一明一暗,不错哟”

承钰无奈耸耸肩,道:“江南那些世家和官府,盐商,江湖门派,不知道那些是心向朝廷,与其这样,不如兵分两路,一明一暗,双管齐下。或许能收到奇效也说不定。”

一旁的洛平心,一身儒家士大夫装扮,温文尔雅,沉吟片刻,说道:“少爷,叶少侠,前面不远处就是陈州了,再往南再有七天的路程,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山阳县。不如先于陈州写下休整片刻,再继续赶路?”

身后的萧明,萧朗,杨兴等侍从十人,皆是风尘仆仆,闭口不言,只见萧明,萧朗,眼中浮现出渴望。承钰一见,思虑再三:眼见他们八个人和我们三个人轻装便衣,一路从洛阳京都,南下约莫也有十余日了,风餐露宿,从不言苦,但是他们也是人,怎可为了查案,就日夜赶路,如今,快到山阳县,不如就在陈州休整一番,顺便派人暗中打探一下。笑道:“也罢,我们快点赶路,到陈州,找个客栈休整一番,歇脚几日再出发。”言毕,一马当先,众人也随之跟上,十余匹骏马分别载着一行人,迎着朝阳向陈州城门口而去。

陈州府治为淮阳县,陈州历来就是陆路南下重镇,府城虽比不上洛阳,大名府等大城,却拥有江南书香与淮北悍勇之气相结合,城外分布着古迹如太昊伏羲陵,平粮台和曹植墓等。

伏羲氏建都于此,后炎帝神农氏继都于太昊伏羲之旧墟,故易名为陈,陈由此始。夏时,陈属豫州;商汤封舜后虞遂于陈;西周封舜后满于陈;公元前479年,楚国置陈县,前278年,楚国建国都于陈;秦初,设陈县,后置陈郡;秦末,陈胜、吴广起义据陈城;西汉,由于陈在淮水(淮河)之北,改陈郡为淮阳郡,汉帝封子友为王建淮阳国;东汉,复建陈国;三国魏帝封曹植为陈王;南北朝时,郡、州相间;隋为陈郡,下置宛丘县;唐时,沿袭州制,陈州统六县;

临近城门口,便可见其古韵古香,一行人便下马,承钰,叶秋阳,洛平心刚下马,便有徐猛,徐良,徐德三兄弟,为八大军头之一,帮忙牵马,一行人便十余匹骏马,刚至城门口,此时,已近辰时,城门刚开不久,高大城门上,上书:陈州府。两边各有四名当地官军士兵肃立,府城刚开,行人并不多,早市也刚刚兴起。

一行人刚进城,约莫走了大概三炷香,便见大街左侧肃立一家客栈,承钰笑道:“刚好刚好,还可以赶上早茶,走,咱们就在这客栈休整下,顺便歇息两日,养足精神再上路。”刚至客栈门口,便有店小二,迎着上来,“爷,你几位?要住宿还是用餐?”

后面的杨兴迎了上去,言道:“给这三位,来三间上房,我们十个人各自来一间中等客房。”店小二一听,生意上门,笑道:“好的”便吆喝着:“三间上房,十间中等客房。几位爷楼上请。”

刚至楼梯口,承钰转过头,道:“小二,顺便给我们在二楼备齐酒菜,还有我们需要沐浴更衣一番,等下就出房间,就要用膳。”

店小二一看就是机灵模样,言道:“好的,小的明白,这就吩咐下去”便一旁吆喝起来:“爷,楼上请,马匹我们就牵到后院了。”

张承钰转过头,往楼上,一脸若有所思,随着带路的店小二,行至自己的房间,打开房间,古色古香,床上被褥为上等丝绸被,看来这家客栈老板还是挺有钱的,行至一旁,打开窗户,看着天空,沉思。

这时,已有数名店小二,各自提着一桶热水,至床后,沐浴间大桶旁边,依照顺序,倒入热水,约一会,一名店小二,道:“爷,热水已经备好,那我们就出去了。有事,你叫我们下。”张承钰点点头,左手一挥,只见一枚价值一两的碎银出现在桌上,众人皆惊叹不已。又见其道:“这枚银子,算是各位的辛苦费了”众人皆拜谢,退出房间,关上房门,只余留下张承钰待众人退出,才走向沐浴间,同时,准备好换洗衣物。

约莫一个时辰后,各人梳洗完毕,都各自走出房门,感觉各自清爽许多,张承钰,叶秋阳,洛平心刚在二楼一间雅间就坐,而其余人则在房间外的,自主拼凑两桌,开始吃喝。

叶秋阳刚坐下,便道:“对了,萧明和萧朗呢?刚刚我路过杨兴他们桌子旁边,怎不见人影了?”张承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笑道:“当然是派他们去打探消息了。关于山阳案的”

洛平心淡淡一笑道:“本来是我要带萧明和萧朗去的,结果少爷说,有时候孩子更能打探出消息。”叶秋阳一听,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也是,那两小子,身手和武艺已不逊于杨兴他们几个,不过才十二三岁,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张承钰放下茶杯,淡淡应道:“刚刚我仔细地推敲一番,从刘子安,王成文死后扬州刺史卢清给阁部的回文,发现其中很多地方的叙述都含混不清。甚至无从解释。”

叶秋阳沉吟道:“哦?如何解释?”张承钰只是淡淡望着洛平心一眼,示意其接话,洛平心沉思道:“正如殿下所言,这二人死因不明,扬州府给朝廷奏报也是含糊不清。首先,二人之死的准确时间回文中并没有写清楚。”叶秋阳故意笑道:“也许是扬州府遇到官员身亡,遗忘也说不准。”

“不可能遗忘的。”张承钰带着淡淡语气说道:“其实,洛大监说的不错,死亡时间不明,而且刘子安自缢是发生在邗沟覆船之前还是之后。还有山阳县令王成文为什么也不幸遇难?在临出发的时候,我曾经去吏部翻阅官员名录,发现刘子安和王成文都是贞和二十八年的进士,而且这二人还是父皇直接御笔安排的同时进入翰林院,据说此二人也是同窗好友。你们说,会有如此巧合之事么?”

“那王成文为什么会出京,去就任山阳县令,要知道,是太宗皇帝钦点的进入翰林院的进士,除了一甲和二甲头名,这可是圣恩。”叶秋阳不解的说道。

洛平心一听,淡淡应道:“据内厂和内卫的资料显示,贞和二十八年,王成文进入翰林院后,不到半年,太上皇御命要求其去陈州一带任职,也算是提前暗中调查盐政之事。因为当年的王成文年轻,没有人脉。太上皇有意培养,结果,王成文一到山阳县,便蛰伏下来,任职七年来,不说兢兢业业,但是其治下,倒是一派安宁。”

张承钰恍然大悟,心想:“姜还是老的辣,自己的老爹,到底是跟着自己穿越者的祖父打天下的,谋略什么的,基本是王者级别的。居然不声不响安插棋子在江南,难怪。”想通这一点,言道:“不过,这陈州刺史韩崇训算起来也算是我的姐夫。”

叶秋阳和洛平心一听,皆对望一下,齐齐看着张承钰,只见张承钰道:“贞和二十八年,四皇姐,受封:淮阳公主。指婚给定安郡王韩令坤之次子,韩崇训,也就是现在陈州刺史,我的四姐夫。他们两青梅竹马,而且感情深厚,成婚后两年,父皇把四姐夫封为同州司马,四姐夫不愿意,带着四姐,去了长安府蓝田县任主簿。就这样,从蓝田县的八品主簿做起,直至永和二年,也就是去年正月,才迁至陈州任刺史。”

洛平心微微一笑,平静说道:“驸马爷,就是这样,在众位驸马中,唯有四驸马,二驸马各凭本事,才做到四品官,我记得二驸马现在也是官拜河北道大名府长史。”

张承钰一听,在心里不得不无语道:“这彩虹屁,搞得我实在受不了。”淡淡道:“二姐夫也是,书读多,说要学朝中吕相(吕馀庆)一样,说只有在地方任职过,磨砺过,才能对国家有益,对自己有益。算了,不说他了。也不知道,小明,小朗回来没有?”

洛平心刚准备出口安慰,门外就听到,杨兴在禀报:“爷,萧明和萧朗回来了。”三人对视一眼,张承钰道:“快让他们进来。”

顺和

顺和

作者:Ghons小凡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

一个在现代大多数白领,所以女友婚内,被戴绿帽子子,造成借酒消愁。回一个不都属于正统性历史的平行历史空间。成了一名皇室子弟。张承珏,他却可以选择其他辅助待自己如亲弟的兄长。安宁天下,顺和社稷。(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shen,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一直: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洛水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ròu铺、庙宇、公廨等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