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行军

时间:2020-11-23 05:08:38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莽莽南疆,云贵高原延绵数百里。冥冥落日孤悬天际,连续发射出血后一样凄凉的光,将这座塞外雄梁挟裹在余晖残照之中。一只苍鹰在空中飞舞盘旋,矫捷自然灵动,身批血红色的夕阳,驭风而翔,时而疯狂冲上云霄,刺穿苍穹,时而疯狂俯冲攻击而下,俯瞰地面,它的身上好像粘附着沉眠在此的一只苍鹰在空中盘旋,矫健灵动,身披血红色的夕阳,驭风而翔,时而冲上云霄,刺破苍穹,时而俯冲而下,鸟瞰地面,它的身上似乎附着着沉睡在此的战士们的精魂,向这沉寂的十万大山致敬。。

>>>《顺和》章节目录<<<

行军小说

莽莽南疆,云贵高原绵延数百里。冥冥落日孤悬天际,发射出血一样悲凉的光,将这座塞外雄梁挟裹在余晖残照之中。

一只苍鹰在空中盘旋,矫健灵动,身披血红色的夕阳,驭风而翔,时而冲上云霄,刺破苍穹,时而俯冲而下,鸟瞰地面,它的身上似乎附着着沉睡在此的战士们的精魂,向这沉寂的十万大山致敬。

南疆shi热,茫茫qun山之间,一队队骑兵和一队队车马与精悍的步军军士静静地屹立着,似乎已经很长时间了。

为首的黑马上,端坐着一位顺朝将官,身着黑色铠甲,腰悬长剑,他静静地仰望着天空中翱翔的苍鹰,双目散发着锐利的光芒,那张略略有些削瘦的面庞,深陷的眼窝,直ting的鼻峰,令人感到一种深蕴于内心的坚毅与果敢,他便是右龙武卫大将军潘美。

随着一声长鸣,追逐余晖的苍鹰渐渐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潘美慢慢收回目光,发出了一声长长地叹息:“已经三月了,自从收到陛下之诏令,奉君命南下荆州,如今已有两年之久了。如今更是奉上谕,率军南下,平定南疆,又不知有多少男儿血染沙场。李贤侄,你知道此时南下意味着什么?”

背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三月,是清明时期。”

潘美缓缓点了点头:“是的。李汉琼李将军已经率本部两万五千,在云贵边防司的滇州守备军的配合下,为我大军前锋,优先支援云贵边防。三月份本是清明时节,那些番人事完全没有会料到,此时朝廷会派大军前来。”

背后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那大都督的意思是?”

潘美拨回马来望向对面,一字一句地道:“你说呢?”

此时对面的一位汉军年轻的将领,看服色和甲胄,竟是天子禁军——羽林卫。此人约为二十一二岁上下,棱角分明的面庞,高高隆起的额骨,浓眉凤目,坚毅的下巴,他就是当朝天子永和帝的玩伴兼好友——右羽林卫中郎将李继隆

他的目光望向了对面的潘美:“大都督,末将不过是奉命随军南下,能与大都督共事,此乃末将平生幸事。此次南下平乱,无非是陛下和朝廷的新政碍着某些利益团体,家族,乃至番人,末将以为,大都督,当不必叹息,应尽快平乱,还云贵边疆黎民之安定,以解陛下之患。”

潘美的眼中闪过一丝温暖,说:“你说得有道理,若你父亲李处耘在此,见你这段时间成长,想必也很是欣慰。”

李继隆点了点头:“末将自问比不上家父,但是绝对不会给李氏一族丢脸。”

潘美深深吸了口气,目光望向李继隆:“嗯嗯,陛下和你父亲将你安排至我的账下效命,无非也是让你多历练一番。此次南下,可是实战,你可做好准备?”

李继隆:“谨遵军令!随时备战。”

潘美点了点头道:“嗯嗯,不错。那就走吧。早点打完这一仗,早点回京。”

李继隆笑了笑道:“大都督,一切谨遵号令。”

潘美猛地抬起头:“哈哈,传我军令,大军加快进度。进入南疆。”

李继隆微笑道:“诺”左右便有传令军兵,拿着令旗,向着大军队伍,骑马而去,边驾驶骏马,一边喊道:“大都督有令,大军加快速度,急速向南。”待传令军兵传完将令后,横在山道上的大军,便加快行军速度,整齐有序的向南。

顺和

顺和

作者:Ghons小凡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

一个在现代大多数白领,所以女友婚内,被戴绿帽子子,造成借酒消愁。回一个不都属于正统性历史的平行历史空间。成了一名皇室子弟。张承珏,他却可以选择其他辅助待自己如亲弟的兄长。安宁天下,顺和社稷。(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shen,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一直: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洛水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ròu铺、庙宇、公廨等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