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陈州

时间:2020-11-23 05:08:38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还说萧明和萧朗,洗簌完后,扒了几口饭,啃了几口烧饼,便径直客栈外面,打探消息。不一会便回客栈,还没喝上几口水,便径直雅间,房门门,对着张承钰,洛平心,叶秋阳三人拱手拱手作揖道:“殿下,师傅,叶大哥,我们回去了。”张承钰淡淡地说:“来坐定,边张承钰淡淡说道:“来坐下,边吃边说。”二人望着洛平心,只见其微微点头,便坐下来,萧朗沉不下心,喝了一杯茶,言道:“爷,据我们打探的消息,自从山阳别馆案爆发后,先后在寿阳县,山阳县,怀远县,盱眙县,还有扬州府都发生过夜半时分,官府衙役不明不白死于街头巷尾。”。

>>>《顺和》章节目录<<<

陈州小说

却说萧明和萧朗,洗漱完毕,扒了几口饭,啃了几口烧饼,便直奔客栈外面,打听消息。不一会便回到客栈,还没喝上几口水,便直奔雅间,推开门,对着张承钰,洛平心,叶秋阳三人抱拳作揖道:“殿下,师傅,叶大哥,我们回来了。”

张承钰淡淡说道:“来坐下,边吃边说。”二人望着洛平心,只见其微微点头,便坐下来,萧朗沉不下心,喝了一杯茶,言道:“爷,据我们打探的消息,自从山阳别馆案爆发后,先后在寿阳县,山阳县,怀远县,盱眙县,还有扬州府都发生过夜半时分,官府衙役不明不白死于街头巷尾。”

“陈州府还好,不过陈州刺史韩大人,已经下令晚上尽量少出门,同时加强护卫巡视,不过,还是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有点骇人听闻。”萧明脸上出现有点害怕的脸色,不过还是一板一眼说道:“据说,陈州府出现了好几起不满周岁孩童和两三岁,甚至四五岁的孩童,不论男童还是女童,在家里好好的,忽然失踪不见,而且就算父母在身边,须臾之间,孩童还是照样不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韩大人已经抓捕大量人贩子,但是仍不知孩童下落,坊间传闻,说是幽魂犯案,现在搞得一到傍晚时分,各家门窗紧闭,街上没任何行人。人心惶惶。”

“哦?还有此等事情?”叶秋阳惊诧不已,但是随即沉思道:“莫非是巧合不成?山阳命案与挟盐案刚刚发生,就出现,官府衙役无故身亡,堂堂府城孩童莫名失踪。师弟啊,看来这江南的水很深啊。”

“还能如何?只能暗查,我那四姐夫和四姐明查都查不出,只能暗查了。不过不能我们去查。”张承钰淡淡道。

“殿下的意思是借助内厂和内卫在陈州的人手?”洛平心疑惑道。随即说道:“确实,殿下,臣这就通知内厂和内卫在陈州的人手,暗中调查。”说完便起身离开,萧明和萧朗一见,随即作揖,然后跟随洛平心离开房间。

“你就那么信任内厂和内卫?”叶秋阳默默吐槽言道:“毕竟那可是皇家的情报机构,这么擅自调用,你就不怕你那皇帝老哥和你父皇,把你吊起来打?”

“怕什么?大不了,就说是你和师傅借用皇家名义,调查的。”不理会一脸幽怨望着自己的叶秋阳,张承钰悠然说道:“好了,话说,我总觉得山阳案与盐案是同一伙人做的,邗沟覆船是引发刘子安自缢的原因,那么此事就非常奇怪了,当王成文到达山阳行馆之时,却发现其已经自缢身亡了。用你的话讲,他还不知邗沟覆船,又有什么理由选择死路呢?”

“也是,如果这个推断成立,朝廷是否还认为刘子安的死是邗沟覆船所致吗?还有王成文到底发现了什么?也只有我们到达山阳县,才能知晓。不过,陈州这案子,你打算怎么处理?”叶秋阳倒了一杯水酒,淡淡说道。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那些人居然拿无辜孩童,打算扰乱我们的视线的话,如果孩童有损伤,只能将这些声道陈州的黑手,一并解决。具体的,交给你了。毕竟你们是江湖门派。”张承钰幽幽说道。

“我明白,那你就等着。”叶秋阳站起身,一柄长剑悬于腰上,一身土黄外加白色的藏剑身着,一挥而就,越出窗户,向着远处天际而去。也只留张承钰,一人淡淡品着茶香,悠然自得吃着糕点。不一会。

张承钰放下手中已经些许冰凉的茶水,摇摇头,嘴中冷淡淡道:“也许是时候,要大开杀戒一番,不过,还得看看你们是否有多少底牌?本王很是期待。这样本王才能把你们一网打尽,给这清平盛世扫除阴霾。”

夜晚的陈州城外,天空中阴云密布,掀起一片片白浪,拍打着堤岸。陈州城外一座临近运河的山庄蔚然屹立其中,只见山庄门口的码头前松明柱上的几盏灯笼在风中不停地摇曳。十几名守卫手持刀枪,往来巡视。忽然,黑暗中传来一阵桨打水面的哗哗声。码头上的守卫们警觉地厉声喝问道:“什么人?”还未回应,便有一支利箭,取了其性命,

一条快船箭一般从黑暗中破浪而出,内卫徐德兀立舟头高声断喝:“官军来也,岸上的贼子还不缴械纳降!”说完便一马当先,手持长刀,一跃而起,越到码头上。

码头上顿时乱了起来,守卫们高声喝喊:“不好,是官军和内卫,快去通报首领!”话音未落,数十条快船如同从天而降,冲破白浪,疾驶而出,闪电般逼近了码头。

此时已越上码头的徐氏三兄弟,皆厉声喝道:“对着码头外延伸三百步,放箭”

刹那间箭如飞蝗,码头上的守卫立时扑倒一片。

快船飞速地接近了码头。张环大吼一声,纵身跃起,跳落在埠头之上,守卫的黑衣人狂叫着围上前来。徐德一摆掌中长刀,杀入人群。快船上的卫士们如猛虎下山呐喊着冲上码头。内卫各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转眼之间,十几名守卫的黑衣人便尸横当地。

与此同时,从另外一方向,一队藏剑弟子,约莫二十余人,各自拔出佩剑,杀向山庄大门。轰隆一声巨响,山庄门房两扇铁门“吱呀呀”打开了,上百名黑衣人在两名队长的率领下,手持钢刀,嚎叫着向卫队冲来。顷刻之间便将先冲上码头的卫士团团包围。徐猛手抡铁棍,率内卫大呼酣战。而徐德则是率领另外一队人马,转身对后续的快船高声喊道:“快,搭起跳板!”先靠岸的几条快船迅速搭起跳板,一队队卫士冲上码头。

后续的快船紧跟着靠岸,船上的卫士搭起跳板。黑衣人队长一摆掌中钢刀,高喊道:“弟兄们,跟我来,守住码头,别让官军上岸!”

话到人到,数十名黑衣人冲上码头,掀翻跳板,与刚刚登陆的内卫展开激烈地搏斗,卫队登岸的速度登时受阻。就在此时,西面芦苇荡中响起一声号炮,紧接着杀声震天。

守卫们吃惊地扭头望去,只见八大军头之一的徐良率上百卫士如狂飙一般从芦苇荡中杀将出来,转眼间便冲上了码头,与守卫码头的黑衣人展开激战,卫士们如饿虎扑食,黑衣人立时不支,纷纷向后退去。

那边的徐猛,徐德一见援兵来到,精神大振,铁棍外加长刀,狂劈猛扫,几名黑衣人惨叫着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快船上的卫士们重新搭起跳板,冲上码头加入战团,第一、第二队兵合一处,在徐氏三兄弟的率领下猛冲猛打,黑衣人登时星落云散,边抵抗边退进山庄内部,徐猛,徐良,徐德则率大队乘胜追击,与那二十余名藏剑弟子回合,冲入了山庄之中。

张承钰和叶秋阳,则是在另外数个内卫军头及众卫士的簇拥下,沿跳板走上码头。战斗仍在继续,四处刀光剑影,火光冲天。

张承钰对杨兴道:“杨兴,你立刻率队展开搜索,绝不能有漏网之鱼!还是那句话,如果那些人若对那些孩童下手,进行伤害,杀无赦。”

杨兴高声答应,率第四队分散搜索。

守卫的黑衣人已全面溃败,被千牛卫逼到仓房一角。徐氏兄弟率卫士们偕同藏剑弟子,横冲直撞,铁棍,长刀如秋风扫败叶一般,黑衣人磕着就死,沾上就亡,转眼间便有十数人尸横就地。

徐猛厉声喝道:“众人听着,放下武器者免死!”

黑衣人队长高声狂呼:“弟兄们,别听他的,给我杀!”

徐猛一声怒喝,纵身向前,铁棍闪电般向队长头顶砸去。队长横刀向外一崩,只仓啷一声巨响,火星乱迸,钢刀被砸得掉在地上,铁棍毫不停留,重重拍在了队长的顶门,登时万朵桃花开,队长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歪倒在地。

徐猛铁棍一摆,厉声喝道:“放下武器!”

这一声断喝神威凛凛,黑衣人气为之夺,在另一名队长的率领下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而在一旁的徐德一摆手,卫士们一拥而前,将剩下的黑衣人按倒在地,绳捆索绑。

徐良则是率另外十余人冲入山庄内部,搜寻失踪的孩童。

战斗已基本结束。张承钰、叶秋阳站在码头上,四下观察。徐氏兄弟押着被俘的守卫队长快步走来道:“殿下。”

张承钰道:“怎么样?”

徐猛道:“守卫这座山庄的歹徒,除缴械纳降者外,已被全歼!徐良正在搜寻陈州府失踪的孩童。应该马上有消息。”

张承钰微笑道:“好。你们辛苦了。”“既然事情解决了,我先把藏剑弟子撤走,要不然,内卫那些人会有意见的。”叶秋阳隐去一边,挥挥手,随后,二十多名藏剑依次用轻功离开。

此时,徐德一指守卫队长道:“此人是匪首,守卫此地的歹徒便是由他指挥。跪下!”说着,狠狠一脚踹在了队长的膝弯,队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顺和

顺和

作者:Ghons小凡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

一个在现代大多数白领,所以女友婚内,被戴绿帽子子,造成借酒消愁。回一个不都属于正统性历史的平行历史空间。成了一名皇室子弟。张承珏,他却可以选择其他辅助待自己如亲弟的兄长。安宁天下,顺和社稷。(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shen,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一直: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洛水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ròu铺、庙宇、公廨等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