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女侠

时间:2020-11-23 05:08:38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早晨的阳光落在薄上,点亮一座名为月落的小亭,拂过亭内一把断了弦的古琴,琴身上腐化的字迹还可获知它曾都属于某个人,而已不知道为何要将一把上好的琉璃木琴就这样被遗弃在荒野孤亭。东方渐露鱼肚白,通向山阳县的官道上不深不浅延展至一位娇小人儿,那少女莫东方渐露鱼肚白,通往山阳县的官道上不深不浅延伸至一位娇小人儿,那少女莫约十六七岁年纪,背着一个与她极不协调的浅青色长状包裹,身负一柄不知名的长剑,剑鞘被包裹着,她双目湛湛有神,似是一眼就能沦陷其中无法自拔,颊上许是因阳光显得格外红润。上反射过来的强光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她肤色白皙。。

>>>《顺和》章节目录<<<

女侠小说

清晨的阳光落在薄上,照亮一座名为月落的小亭,拂过亭内一把断了弦的古琴,琴身上腐朽的字迹还可知晓它曾经属于某个人,只是不知为何要将一把上好的琉璃木琴就这样遗弃在荒野孤亭。

东方渐露鱼肚白,通往山阳县的官道上不深不浅延伸至一位娇小人儿,那少女莫约十六七岁年纪,背着一个与她极不协调的浅青色长状包裹,身负一柄不知名的长剑,剑鞘被包裹着,她双目湛湛有神,似是一眼就能沦陷其中无法自拔,颊上许是因阳光显得格外红润。上反射过来的强光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她肤色白皙。

少女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天空,将赤色披风拉紧了些意图抵挡初春时节的寒冷,一路走来也是累,若不是一时贪玩,也不至于把一匹好马被人偷了,换来的便是这双腿的酸楚,吃力不讨好,少女每每想到这都要叹一声长气,一路上也数不清叹了多少次。

少女忽然眼睛一亮,掂起脚尖,向前瞧去,似有一角屋檐露出,“上天果真不会绝了我的后路!”颊旁的一对酒窝随着少女嘴角的上扬越发明显。

只见一座外观简约的客栈出现官道左侧,少女异常高兴,连跨几步,运起内劲,奔往那客栈。一旁路人异常惊呼:好厉害的身法。

“福运客栈”少女站在门口望着那积了灰的牌匾,只是一座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客栈,还是一家外表看似有点陈旧的客栈,少女踌躇着要不要进去,只是这方圆百里也只有这一家客栈。

它背靠一座高山,面朝一条大河。翻越那座山需要预计两天,再越过那条河,沿着大道,再行至一天的路程,才能抵达山阳县,所以成了赶路人中途歇息的必选之地。若不想在这路上饿死渴死,就只能在这歇下补给,购买物资马匹。

刚进店门,店小二赶忙上前掐媚问道:“这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呢?”

少女歪头扫了一眼店内,发现早已有数位赶路的客商与十来名镖师模样打扮的护卫,估计是在押镖,这二十几人皆浑身散发着些许热气,怪不得这客栈里比外面热乎了那么多,看着这些赶路的客商,镖师的桌上皆是一些普通水酒,肉片,还有几道素菜。少女不怀好意的眯了眯眼,转头笑眼迎上店小二期待的目光:

“有鹌子水晶脍吗?”

“有的有的”小二突然眼睛一亮

“有鲍鱼燕窝粥吗?”

“有的有的!这方圆百里,除了陈州府和山阳县,姑娘想要什么吃喝,也就只有我家有!”小二说话都带了些颤音。少女托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叉烧鹿脯有吗”已经在吃喝的客商和镖师纷纷停下了正往嘴里送面的手,都异常羡慕的看向身后的少女。

“有的有的!姑娘你可别小看了我们家的客栈,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只要你能说出口的就都有,而且四季变化时,还不停供的,这附近镇甸,关隘,州县铁定没有第二家店!”店小二激动的在纸头上写着,抬头看向大厅二十多名的客人,心理高兴得不得了,来了个阔气的客人,难得啊。

“那就来碗上好的阳春面好了!”

小二差点一脚滑倒,靠在不远处窗边的一名执剑少年眉角抽搐。

“之前那些不要啦?”小二试探的问,他不敢相信

“嗯?”少女歪头“我只是问你有没有没说要点呀。”

小二没再说话板着个脸就去准备了。而少女却找了一个靠窗的地方,独自歇息起来。片刻之后一碗热腾的阳春面便在少女面前散发无限光芒,吹了几口气后,便没了大家闺秀的样子大口吃了起来。余光扫到了那个窗边看似没有存在感的少年,猛然回头,同时似乎是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一阵细风拂过少女散落在鬓间的碎发,柳眉微皱,擦了一下鼻尖。

不久后店里来了十几个人,一脸横肉,拿着刀大摇大摆,并非善类。

那几人高声喊到:“拿你店里最贵的酒,最好的肉来!”

“有多少来多少!”

“这.....”小二便犹豫了

“这位客官,本店都是先付钱,再上菜。所以到底几斤肉,几两酒,还是提前说好为宜。”前台算着账本的胖掌柜立马冲出来,侧立一旁看着他们微微笑着说道。

大汉瞪了瞪他:“你是谁?”

“在下刘富贵,是这客栈的掌柜。”那胖掌柜依旧面带微笑,语气中带着礼貌和谦卑。少女端着碗悻悻的坐到边边角看戏。

“我没钱。”大汉把肚子一挺,刀一扔。“但你一定有钱!”大汉指了指掌柜。“这么多客人铁定赚了不少吧?赶紧的,不废话,先上好酒好菜,再给爷几个备上几匹快马和三百两银子。若是不从的话,爷我拆了你这破店,让你血本无归。”

刘掌柜猛地摇头:“实不相瞒,小店小本经营。都是过往客商和百姓照顾,才有些许起色,请各位大爷,莫要为难刘某啊.....”

“我不管!”大汉猛地一拍桌子,“就算你没钱,你这身裘皮大衣扒了也可抵个百十两的银子。”

“大爷,这..”刘掌柜还欲相求,却只见那大汉拔起刀就把面前的桌子上一刀砍成了两半:“我说你小子到底听懂没听懂我的话!”

客栈众人却都到吸一口凉气,几名镖师欲要仗义出言,却被其中领头的老镖师制止,“江湖行事,能少一部分麻烦就少一部分麻烦,别忘了我等的任务,还需要押解镖物赶赴陈州。”皆是愤恨不平。

“打劫?”少女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碗,擦了擦嘴角。

大汉望了他一眼,挥了挥刀:“是又怎样?”

少女一本正经地站起了身,右手一挥,只见背后的利剑早已出鞘,一柄淡青色长剑出现在少女右手手中,剑身隐约铭刻着瑶光二字,一见就不是什么寻常兵器,少女挽了个剑花道:“那我就不得不管了。”

“你,你是谁?小丫头,还没断奶吧,长得不错,不过大爷劝你赶紧回去,否则的话。”大汉厉声道。说完便有数名执刀大汉上前将少女围了起来。

少女只是巧笑倩兮,眉目之中隐含杀气,沉吟道:“藏剑叶箐。”“什么叶箐!无名小辈也敢在大爷面前装蒜?”一名大汉拿起刀就冲着那少女一刀砍了下去。众人惊呼“姑娘小心!”声音未落,只见少女已然躲过这一刀。

却见叶箐右手执剑,剑气凌厉,而此时大汉此刻却是心中那惊,因为他感觉那少女只是微微一触自己的刀刃,但却像是吸走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他的刀再也无法前进一分!虽然再前进一分就能斩下他的手!他眼睁睁地看着少女就这样轻易地避过了自己的一刀。

他不服,他想追击。

????但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很轻很细碎的一个声音,从他的刀上传来。

????不仅他一个人听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还没反应过来,人却被那少女一脚踢出客栈大门,头朝下,倒栽在大门外不远处,生死不知。

?只有青衣少女悠然站在那里,面带笑容,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大汉。

???“杭州藏剑山庄叶家!”为首的大汉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叶箐理也不理这些人,只是笑道:“是我把你们打着连你们爹娘不认识,还是你们自己滚蛋?!”

“撤!”剩余几名大汉,灰溜溜的跑出店门,扛起生死不知的同伴,离开这家客栈,而少女却高兴的收好兵器,行禳。准备休整一日后,再行上路。在众人震惊目光中,吩咐店小二准备客房,付好一两银子作为川资,走上二楼,进入房间休息去了。

—陈州通往山阳官道—

夕阳西下,几匹马载着几道身影,悠然走向山阳县,“嘿咻..”为首一名身着蓝白锦衣,相貌英俊秀逸的少年,连忙打了几个喷嚏,一旁的另外一名俊秀少年,呵呵直笑:“阿钰,我觉得是有人想你啦!”

这一行人,约莫五人,就是张承钰,叶秋阳,洛平心师徒三人,张承钰跳了跳眉头,默默吐槽道:“滚蛋。还有人想我,拉倒吧,还是快些赶路吧。”说完后,不理叶秋阳,策马扬鞭,一马当先,前往了山阳县而去。

叶秋阳连忙疾呼“喂,等等我们啊!”

洛平心见此,微微嘴角上扬,只是无奈摇摇头示意左右跟随的萧明萧朗跟上,策马追随而去........

顺和

顺和

作者:Ghons小凡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

一个在现代大多数白领,所以女友婚内,被戴绿帽子子,造成借酒消愁。回一个不都属于正统性历史的平行历史空间。成了一名皇室子弟。张承珏,他却可以选择其他辅助待自己如亲弟的兄长。安宁天下,顺和社稷。(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shen,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一直: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洛水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ròu铺、庙宇、公廨等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