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美人帖,杀手至

时间:2020-11-23 05:08:39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承钰刚想对老汉再次再次询问,却不明白从哪里飘来一股香味。鼻子向来敏锐的叶秋阳却早已讲话了。“小钰……”抬头一看叶秋阳突然间皱了皱眉头,使劲地在空气中嗅了嗅,“你有也没闻见一股味道。”“味道?”承钰轻轻一闭上眼,似是在思量,随即睁开眼睛了眼睛,吸了吸鼻子,““小钰……”只见叶秋阳忽然皱了皱眉头,使劲在空气中嗅了嗅,“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

>>>《顺和》章节目录<<<

美人帖,杀手至小说

承钰刚想对老汉继续询问,却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股香味。鼻子一向灵敏的叶秋阳却早就发言了。

“小钰……”只见叶秋阳忽然皱了皱眉头,使劲在空气中嗅了嗅,“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

“味道?”承钰微微一闭眼,似是在思虑,随后睁开了眼睛,吸了吸鼻子,“这是花香,而且还是蔷薇之香。”

叶秋阳站了起来,望向门外:“蔷薇会在三四月份会开么?现在才四月初,好像下个月才是蔷薇的花期。”

“不会。是蔷薇露的香味。蔷薇露,出大食、占城、爪哇,以及雄踞西域的西秦国才有生产,况且,早在建武年间,就已经有人工栽培的蔷薇花在洛阳的百花阁才能销售……”张承钰没有站起身,只是扭头看向门外,而众人也齐齐站起身来,只见郭老汉家院门口那里,不知何时却已站着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薄衫,风轻轻吹气她的长衫,春季午时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显得她整个人莹白如玉,她冲着门内的众人微微一笑,蔷薇的淡淡清香随着她一笑,似乎变得更加温柔起来。

她的声音却也是温柔无比:“想不到在此乡野之地,还能遇到能识辨风雅之人。一个月前,我苦求百花阁主多日,她才卖给了我这一瓶,不曾想公子博识广闻,却一下就能闻了出来。”

张承钰只是笑笑,左手一挥袖,回她:“初春时节,我们在里面喝茶细聊,那姑娘要不要进来坐坐,喝杯热茶,去除身上的寒气?”

“不必了。”女人依旧温柔地笑着,伸手捋了捋鬓发。

“你很美,当风吹起你的鬓发上,那种风情就更美了。”张承钰淡淡一笑,转头看向女子,“可是我现在是没心情了,就不知道我旁边叶大公子有没有兴趣了。”

叶秋阳此时手中已经夹着一张金贴,那是女人伸手捋头发之时从她手中飞出来的,速度极快,连叶秋阳都吃了一惊。叶秋阳拿起金帖一看,上面四四方方,只写着三个字。

杀无赦。

叶秋阳看看了帖子,再低头沉吟片刻,忽然抬头望着女子,想起了一个传说,他虽是第一次涉猎江湖,喜听江湖上的各种异闻。比如,江湖上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美人笑送杀帖,阎王殿来报到。”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叶秋阳望着女子喃喃地说着。

张承钰却皱皱眉头:“什么对了。”

“美人笑送杀帖,阎王殿来报到。对上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女子就是江湖杀手榜上能排进前五,赛西施-冷凌雪!”叶秋阳一脸惊喜地喊了出来。

张承钰却一脸困惑:“那你说,既然这妹子送了我们帖子,那就是……”

“要杀我们!”叶秋阳点头,倒没有半分紧张,倒有些兴奋。

“可是她何要杀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这不是有病么?”张承钰站起身,看向门口的赛西施-冷凌雪,她依旧微笑着看向这边,也不反驳。看来古龙大大说得没错,只有叫错名字的,没有叫错外号的,确实长得很漂亮。

“不知道。”叶秋阳摇头。

这时方成出言:“这位姑娘也是来村里借宿?”

冷凌雪只是摇了摇头,终于开口了:“其实帖子是送给与你们随行的洛厂督,不过,我的规矩就是,既然接了帖子的都得死。所以,今天,二位的命,也请一同留在这里吧。”

“老叶,你赶紧保护村长和方大哥离开!我一个人留下对付赛西施。”张承钰淡淡一笑,身影一闪,那深蓝色的锦衣侠袍身影出现在众人前面,一挥手,一柄三尺长有余的轻剑出现在其右手上,剑声铭刻着:“承影”

“卧槽,上古名剑-承影剑!你什么时候带过来的?”叶秋阳一脸惊讶,此时洛平心已至,手中执着玉箫剑,腰悬一个孤零零的剑鞘,淡然处之,身法一越至叶秋阳身边,道:“叶少侠,少爷在离开京城前,专门去皇城内务府,把承影剑带了出来,说是没有趁手的兵器,感觉很不自在。”

“好吧,对了,老洛,他要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

“嗯,都弄好了,我等还是赶紧离开。少爷的功法身手,不亚于你。走吧”二人对视一眼,便将郭老汉和方成等人带离院子。

冷凌雪却不阻拦,只是嫣然一笑:“公子不逃么?”

“呵呵,能与姑娘这等美女高手交锋,在下荣幸,逃或不逃,都是枉然。”张承钰淡雅沉吟道。

“噢?公子一表人才,竟陨落至此,岂不可惜,不过死在小女子的剑下,也不算枉杀了,还请公子先试试我的剑吧。”冷凌雪轻轻在腰间一抽,银色的腰带轻轻一弹,竟生出一柄剑的模样,在那阳光下闪着冷艳的光。

“束衣剑?”张承钰不禁赞叹,“你与你的兵器,倒是绝配。”

“束衣剑,能一天内见识到这件兵器的人不多,公子,你且看好了!”冷凌雪一跃而起,长衫飞舞,只见身影一闪,剑已经刺到了张承钰的胸前。

“来得好。”张承钰一握手中承影,一只手的手指刚刚好夹住了冷凌雪的剑。右手化为剑影,直接横劈女子。

张承钰地呼了一口气:“姑娘,你的剑我见过了,可我的剑,你却还没有见过。”忽然身上猛然腾起一股淡金色的内气,又是一剑冲着冷凌雪挥出。

这一剑出力之时凌厉极猛,剑还未到眼前,冷凌雪轻闪后,却见身后的院门瓦片却已经被打成碎片。

只见冷凌雪在此时又避开三四道剑气一跃而起,她举起束衣剑,银色的剑身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忽然光芒大盛,在场的众人不由地想要捂住眼睛,束衣剑便像融化在了阳光里一般,冷凌雪举剑轻笑,风华绝代。

张承钰只是微微一愣,便笑道:“冷姑娘不愧为赛西施。”见此张承钰直接在院中右手挽剑,多次挥剑,竟舞出一个圈,冷凌雪见此,直接化成数道剑光,直奔张承钰,而张承钰所形成的剑圈却硬生生将那抵挡在了圈外。远远望去,就像是张承钰笼罩在一片阳光之下狂舞。

而此时,在院中竟出现了数个冷凌雪,她们或在平地之中握剑起舞,或在高空之中腾飞沐月,有的甚至就在张承钰一米开外举剑而刺,她手中的束衣剑银光闪耀,可却无论如何,都破不了的那道剑气圆圈。

二人此刻都在等待一个时机,冷凌雪却在等待张承钰的圆露出一隙破绽,只需要一隙,她的束衣剑就能轻易撕开他的防守,而张承钰却也是在等待赛西施冷凌雪的攻势衰竭之时,那时,就是他转守为攻,一剑定胜之时!

张承钰一出手数道剑光,再次飞出,直往冷凌雪袭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将那些阳光炸得四分五裂,两人急忙后撤,倒退了三四步后倒在了地上。他重重地喘着粗气,身后衣襟已是湿了一大片。

而冷凌雪则一个翻身,稳稳地站在了院子外的草地之上。

“分身剑,烈阳身法。都是绝等的杀人术。”张承钰微微赞叹道。

却见冷凌雪只是摇头:“再绝等的杀人术,没有杀掉该杀的人,终究也是枉然。”

张承钰无奈,风淡云轻道:“刚才这一局,你我皆是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

“公子说笑了,身为杀手,没有输赢,只有生死。”说完,冷凌雪却再度将剑举起。

“赛西施,你若对他下手,定会被朝廷的内卫高手追杀。”只见内卫指挥使赵冀,身影一闪出现在二人中间,“赶紧走吧,这人不是你可以觊觎的。”刚说完不久,复有出现数名内卫高手,其境界都是江湖一流。

冷凌雪看了看左右,也收起了自己的剑,将其重新缠绕在了衣间。道:“原来是赵指挥使,大驾光临。既然是内卫高手莅临,那么小女子就此告辞。”言毕身影一闪,已越上天空。同时转头对着张承钰微微一笑。

张承钰只是摇头苦笑,他还是小觑了天下高手,一个江湖有名美女杀手的武学境界已然接近半步先天,与自己同等,若是那些先天中品高手出手。自己就得GG了。

“赵指挥使,你们怎么来得如此之快?”张承钰微微惊叹道。

“属下,是接到内卫消息,快马加鞭几天前刚抵达山阳县。结果和暗影交手过了,便知晓殿下已从水路前往杭州,先率十余名好手暗中追随殿下。”

“额,你也是厉害。”

“殿下,此事情已了,我等就此告辞。”在张承钰未反应过来,赵冀一挥手,便与数名高手身影一闪,离开了上沟村。

张承钰却淡淡一笑,“看来郭大叔家差点被我和那赛西施给拆了!”算了,不想这些,直接把锅扔给叶秋阳,反正这货身为叶家少爷,不坑白不坑。走出院门,走向村口,却见数十名村民在郭老铁和方成二人的率领下正在等待着承钰,一见他无病无伤,心怀安慰,道:“多谢公子护我等安危。”

“少爷,你所要求的事情已经办妥”却见洛平心带着一大帮人赶着一架架马车,马车上载着很多米面和肉食,已至村口,望着张承钰道:“正准备分发给村民,结果村民却不敢接受,却说只要你安危无恙,才好接受。”

张承钰只是淡淡一笑道:“好,办得好。烦请方大哥,你通知村里的乡亲们,今儿晌午吃白面蒸馍和烤肉,请大家都来!”

方成跳起身来对老汉道:“叔,您听见了吧!一会儿请全村的人吃白面蒸馍!”

老汉站起身来,兴奋地说道:“嘿,这白面馍可是有日子没吃着过了。我说大人,你们在这儿等着,我给大伙送个信儿去!”说着,方成搀着他向村中奔去。

张承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顺和

顺和

作者:Ghons小凡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

一个在现代大多数白领,所以女友婚内,被戴绿帽子子,造成借酒消愁。回一个不都属于正统性历史的平行历史空间。成了一名皇室子弟。张承珏,他却可以选择其他辅助待自己如亲弟的兄长。安宁天下,顺和社稷。(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shen,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一直: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洛水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ròu铺、庙宇、公廨等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