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日常

时间:2020-11-23 05:08:39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尚贤坊,这是靠近了洛阳北门的一座幽静典雅的坊里。坊内建筑巍峨,飞檐斗拱层层相连接。显而易见,在这里居住生活的都是官宦之家,梁王府是其中之一。在光天化日之下,抬头一看那梁王府院中,一条人影“呼”地飞掠而起,躲过了下面六七条木枪的进攻。人影在空中飞转,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见那梁王府院中,一条人影“呼”地飞掠而起,躲开了下面七八条木枪的进攻。人影在空中飞转,迅速下落,地上手持木棍的八条大汉一声断喝踏上一步,举棍向空中撩去。那人影闪电般shen.出右手抓住了一条棍头儿,轻轻一摆,“砰”!将另一条棍荡了开去,那棍不偏不倚,正打在旁边一个大汉的腹部,那大汉一声大叫,跪在地上。剩下的七人一愣,手中木棍松落,横搭在一起,形成一张“棍网”。那人影稳稳地落在棍网上,几个大汉急忙抽棍,已经来不及了,人影在棍上飞奔,“乒乓”之声不绝,几名大汉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顺和》章节目录<<<

日常小说

尚贤坊,这是靠近洛阳北门的一座清幽雅致的坊里。坊内建筑雄伟,飞檐斗拱层层相连。显而易见,在这里居住的都是官宦之家,梁王府就是其中之一。

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见那梁王府院中,一条人影“呼”地飞掠而起,躲开了下面七八条木枪的进攻。人影在空中飞转,迅速下落,地上手持木棍的八条大汉一声断喝踏上一步,举棍向空中撩去。那人影闪电般shen.出右手抓住了一条棍头儿,轻轻一摆,“砰”!将另一条棍荡了开去,那棍不偏不倚,正打在旁边一个大汉的腹部,那大汉一声大叫,跪在地上。剩下的七人一愣,手中木棍松落,横搭在一起,形成一张“棍网”。那人影稳稳地落在棍网上,几个大汉急忙抽棍,已经来不及了,人影在棍上飞奔,“乒乓”之声不绝,几名大汉的身体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人影缓缓转过身来,正是那朝中沉思不已的梁王张承钰。对面,几条大汉赶忙从地上爬起来,躬身道:“殿下,我们服了!殿下不愧是江湖人称的侠王。”

周边的侍女和宦官,皆称呼不已,更有甚者,疾呼:王爷神武,不愧为老圣人,皇室之胄。又有一人说道:“咱们王爷,可是在藏剑山庄和长歌门,拜师学艺过。兼学两家之长。”(长歌门,藏剑山庄都是唐朝时李白,叶英的门派。混合了一点点剑网三的门派,请见谅。)

张承钰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好啊,不愧为宫内JinWei军的八大军头果然是名不虚传,这八条大棍使出来,端的是虎虎生风啊!本王要不是多学了那么一招半式,估计现在躺在地上,就是本王了。”

八大军头中,一彪悍军士,说道:“合我八人之力,竟不能在殿下手下走上十招,卑职等万分惭愧!叫我等如何保护殿下安危?”

张承钰淡淡一笑了。丝毫不在意,他从旁边的木架上取下手巾,边擦汗边道:“我这也算投机取巧,仗着轻功之利罢了,若是本王真跟你们堂堂正正来上那么几把,估计撑不过三招就是本王了,你们常年护卫大内,保护陛下安危。自然所练功夫为军中功夫。杨统领不必挂怀。”

那杨统领一听,仍然由衷地钦佩道:“殿下,莫要谦虚,以卑职愚见,殿下的功夫,足可在江湖中有一席之地。我等受君命护卫殿下,本为职责,殿下不弃杨兴与诸位兄弟粗鄙,与我等尽心会武,此乃我等之幸啊!”

张承钰笑道:“行了,不必多言,本王,可不能让人这么夸,会骄傲的。”

杨兴也笑了:“陛下调我八人在王爷麾下效力,还请殿下以后不吝赐教。”

张承钰淡雅,温和道:“不必如此,本王,还想与诸位以武论友,互相学习,借鉴。赐教可不敢当,我等就是互相交流学习。”

话音未落,府中大门外跑来一侍从,急忙进入王府院亭中,对着张承钰,恭敬声高唱:“启禀殿下,清河公主,前来拜访,现已到中庭了。”话音未完。

只见有一十四五岁的少女,一双纤手皓肤如玉,一头如云青丝,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白皙如玉的脸庞,欺霜赛雪的肌肤,如画眉黛,如星明眸,玉鼻之下,小巧的zui,柔嫩而鲜红,如同ying桃一般,zui角微下向上弯,带着点儿调皮的笑意。

整个面庞如同瓷娃娃一般细致紧俏,清新脱俗,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不,她更像一只光明女神蝶,熠熠生辉,璀璨夺目,翩然舞来,宛若天仙。

在随侍的簇拥下走进王府内院中门,张承钰无奈快步迎上:“清河皇妹,你来了,怎么会想到来十二哥哥这王府中呢?!”这个少女便是当今太上皇第七女,也是天子和梁王的妹妹,授封:清河公主的张如雪。

顺和

顺和

作者:Ghons小凡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

一个在现代大多数白领,所以女友婚内,被戴绿帽子子,造成借酒消愁。回一个不都属于正统性历史的平行历史空间。成了一名皇室子弟。张承珏,他却可以选择其他辅助待自己如亲弟的兄长。安宁天下,顺和社稷。(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shen,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一直: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洛水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ròu铺、庙宇、公廨等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