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风波

时间:2020-11-23 05:08:39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扬州是水陆交通的要冲,按唐《地理志》谓之上州。扬州刺史府坐落于官坊正中,高衙阔门,之能事威仪。的,是江南诸州县为数不多的重镇。二堂内,扬州刺史卢清伏在公案上写着什么。门声响处,长史孙大起神色惶然匆匆忙忙走了进去。卢清抬头道:“大起啊,有什么事吗二堂内,扬州刺史卢清伏在公案上写着什么。门声响处,长史孙大起神色惶然匆匆走了进来。。

>>>《顺和》章节目录<<<

风波小说

扬州是水陆交通的要冲,按唐《地理志》谓之上州。扬州刺史府位于官坊正中,高衙阔门,极尽威严。同样,也是江南诸州县为数不多的重镇。

二堂内,扬州刺史卢清伏在公案上写着什么。门声响处,长史孙大起神色惶然匆匆走了进来。

卢清抬起头道:“大起啊,有事吗?”

孙大起举起手中的移牒道:“从江宁府发来江南道巡抚衙门的牒文,朝廷钦差,当今梁王,将率钦差卫队于两日后到达扬州!”

卢清一惊,站起身来道:“什么?”

孙大起将手中牒文往前一递,道:“大人,您看看吧。”

卢清快步走下案台,接过牒文,飞快地看了一遍,登时倒吸一口凉气道:“来的可真快呀!”

孙大起道:“刺史大人,梁王倒是不惧,但是有一人却是不得不重视,那就是跟随梁王南下的当朝皇城掌册监陈文选,那可是一只有名的老狐狸,心机,城府极深,更兼头脑清澈,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咱们一定得提前做好准备呀!”

卢清缓缓点了点头,道:“大起,你立刻知会刺史府下辖各衙各县的官吏,要他们守口如瓶。”

“是,我马上去办!”

“等等。”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卢清压低声音道:“命人通知暗影,请他们尽快抓紧行动,尽快找到王成文那些密档,要不然本官怕到时候..”

扬州一富贵赌坊地下,赫然是暗影潜藏的总坛,阴森的大堂中高燃烛火,气氛异常紧张。暗影诸高手云集。

脚步声响,暗影组织的幕后组织者,暗影宗主快步从后面走了出来。

众人躬身行礼道:“宗主!”

宗主来到座前,目光扫视了一遍下站众人,脸上立时有些变色。发现黑寡妇深受内伤,左右皆由两个侍女搀扶着,勉强行礼。他沉声问道:“黑寡妇,你的伤是怎么了?为什么只回来,只有你一个,其他人呢?空悲切,鬼五,虎七呢?”

此时在一侧,全身皆是黑袍的毒蝎,抬起头来,嗫嚅着道:“主上,鬼五,虎七两位弟兄被杀,空悲切生死不知,黑寡妇在脱逃时,中了对方的剑气,拼命赶回总坛报信,还好属下与诡异魔一同医治,才保住性命,三个月内不得动武。”

另外一旁的身着鬼面具,声音沙哑,人却不到五尺的黑衣人,站起身对其恭敬道:“伤黑寡妇的人,是当朝五大监之一的洛平心,江湖人称的玉箫剑洛平心!”

宗主大感意外,惊道:“你说什么?是洛平心?居然是他。”

毒蝎垂头低声道:“正是。主上,是我等无能。”

宗主铁青着脸,一字一句地道:“那王成文隐匿于山阳县衙的八卷密档,你们是不是也没有拿到手?”

毒蝎再次出言:“回主上,毒蛇,毒虫两位堂主已经前往山阳县衙中,重新排查,可据传回来的消息,毒虫被藏剑叶家的人所杀,毒蛇重伤。前去搜查密档的十余名好手,正在等待下一步指令。”

“让他们回来吧!一群废物!”宗主淡淡回应道。宗主缓缓坐在了交椅上。

堂内一片寂静。

可怕的寂静。

良久,宗主缓缓站起身道:“这个世上,好人不会死,坏人也不会死,只有一种人会死,那就是愚蠢的人!我早就告诫过你们,不要做愚蠢的人。”说着,他的目光望向了毒蝎,语含杀机地道:“你真的令我很失望。堂堂暗影三把手,竟然被对手戏耍得如此狼狈不堪。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却未能达成目的。你说,我该怎样处置你呢?”

毒蝎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缓缓跪在了地上。

“永远不要小瞧你的任何对手,因为说不定其中就有人把你给终结掉。”

这时黑寡妇上前一步道:“宗主,此事不能全怪毒蝎,我等也负有很大的责任……”

宗主一摆手,打断了黑寡妇的话。他缓缓走到毒蝎面前:“由于你的无能,致组织内部数名高手丧生,一人生死未知,一人被对方生擒,这是暗影创立五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耻辱!最重要的是,那八件事关生死的密档竟然失去了踪迹!我们该如何向雇主交代?”

毒蝎自觉难逃一死,道:“是毒蝎无能,有负宗主厚望。请宗主开堂降死!”

宗主望着毒蝎,良久,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他转身高喊道:“开堂!”

话音刚落,十名锦衣大汉手托十只盖着红布的香盘奔进堂内,列于宗主身后。

众人皆惊叫一声,便齐齐跪倒,高声道:“请宗主开恩!”

毒惨然道:“诸位堂主,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自加入暗影以来,有功有罚,这是暗影训示与教条。诸位谨记。所以烦请诸位就不必替我求情了,毒蝎情愿一死!”

宗主道:“好,敢做敢当,这才像条汉子!”说着,冲身后的十名大汉一摆手,十人将香盘上的红布揭下,露出了里面的十般刑具。

宗主对毒蝎道:“这是暗影的八大刑具,由你任选一样。”

毒蝎抬起头道:“请宗主定夺!”

宗主点了点头:“好吧。”

他缓缓拿起了中间香盘上的短刀。

众杀手齐喊开恩。

宗主深吸一口气,狠狠地说道:“这等废物,有不如无!”说着,掌中短刀一挥,寒光闪过,毒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堂内刹时无声。

宗主缓缓收起了掌中的短刀。

众人齐齐向毒蝎望去,只见毒蝎的左臂落在地上,鲜血自肩头狂喷而出。他疼得浑身战栗,却仍然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堂上一片寂静。

宗主将短刀放在香盘上,对毒蝎道:“这条左臂断的不冤吧?”

毒蝎紧咬牙关,额头冷汗涔涔,颤声答道:“不冤。谢宗主不杀之恩。”

暗影宗主冷言道:“不必谢我,如不是看在众位堂主的求情的份上,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毒蝎,还是记住那句话,千万别小瞧任何对手,否则死的人,一定是你自己。”

毒蝎忙道:“是,是。”

宗主道:“留下你的右臂,将功折罪吧。”宗主冲后面摆了摆手,一名锦衣大汉赶忙上前,替毒蝎止血裹伤。只见那毒蝎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欲坠。

宗主转身走到交椅前,缓缓坐下道:“冷静言。”

一名身着紫色女式仕女服的约莫二十的美貌女子,站起身来道:“宗主。”只见她脸缠纱巾,见不得真容,身材曼妙,眉宇之间无半点风情,有得只是一股冷傲和杀气。

宗主道:“以你之见,王成文死后,最有可能把他这些年得到密档放在哪里?”

冷静言道:“此事属下曾细细想过。首先,王成文是山西太原府人士,所以密档可能会存放其老家太原,其次就是其妻子柳氏娘家徐州府,最后可能存放密档的地方,就是山阳县。也是最大可能性。因此属下建议兵分三路,一路去太原,一路往徐州,最后一路再往山阳县。三管齐下,才能收到奇效。”

宗主缓缓点了点头道:“好。你立刻传下密令,山西分部和徐州分部,同时行动,你亲自率领二十名好手再次前往山阳县。就是上天入地也要给我把那些密档找到!”

冷静言道:“是。”

宗主道:“刚刚接到雇主传信,洛阳的小皇帝,派遣自己的亲弟弟梁王为钦差,估计马上就要到达扬州了。在此之前,必须拿到密档。”

“宗主,那洛平心需不需要监视,据朝中内线传来密报,此次跟随那小梁王南下的,不单单洛平心一人,还有一人,那就是陈文选。”这时侧立于一旁诡异魔出言道。

宗主一听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地道:“传令下去,严密监视钦差卫队和内厂,内卫,督察司,情报总署,密谍司等一切举动。特别是陈文选。至于洛平心暂时不要去主动招惹。”

—山阳县青衣楼客栈密室—

张承钰翻阅着从山阳县衙寻来的八份密档,每一份密档,对应着一个州府,八份则是代表江南道以扬州,苏州,明州、杭州,儋州,庐州,兴州,湖州,徽州八座州府的上至一州刺史,下到县令,已然不可靠,皆已是暗影的内线,同时,江南的朱,吕,步,陆四个士族已然也是暗影背后支持者。

几个人越看越心惊,短短十年,江南士族勾结暗影与江南官场,形成了一张巨大蜘蛛网。

同时王成文还在密档里面建议:鉴于江南道的内厂,督察司,情报总署,密谍司的分部已然不可靠,江南道各州府驻军有被渗透痕迹,建议暗自调驻守江宁府南衙新军与陈州府萧和的天策军,分别接管八州府。

“洛公公,你的意见呢?”承钰看完密档后,一脸沉思,低沉问道。

“殿下,调派军队,需皇帝首肯,臣建议,先印刷密档副本,然后立即选派优秀人员携带八份密档原本赶赴洛阳,面呈陛下,同时,请求给予调军的密令。”洛平心不卑不亢的回应道:“既然内厂,内卫等部衙已经不可靠,送密件之人,需要可靠之人。”

“那就我去吧,我一江湖名声不显,二是我是一名小姑娘,暗影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注意到我。”叶箐立马举手回应。

承钰沉吟片刻后,看着叶箐道:“你一人进京,倒是可以,不过坐马车去,最好声势弄大一点,也不要太刻意,切记当成游玩就行,洛公公可让萧明,萧朗做护卫,这样两个孩子和一个少女,别人是很少注意的。”

承钰望着洛平心和叶秋阳,道:“也请两位,后天一早,随我一同前往扬州,与陈公公他们会和。副件之事,洛公公你去安排,我们后天就用得到。到时候在扬州,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奇效。”众人纷纷同意,便下去安排了。

而远在扬州又是一番情景。

这一日清晨,鼓号喧天,旌旗蔽日,扬州码头上人山人海。扬州刺史卢清、长史孙大起率州衙官吏,漕运使卫随之率漕衙官吏在码头上排成整齐的队列,恭迎朝廷钦差梁王。

声势浩大的官船仪仗缓缓停靠在埠头之上,护船使令旗展动,护船卫队飞快地奔下楼船,抛揽安船,置放踏板。钦差卫队在杨兴,徐猛等人的率领下无声地走下官船,将船队两里范围内团团围裹。紧接着,一声号角,数十名执事举着象征皇帝威权的仪仗卤簿缓缓从二层开了出来。

岸上的刺史卢清、长史孙大起、漕运使卫随之率上百名官吏撩袍跪倒,口中高呼:“臣扬州刺史卢清、长史孙大起、漕运使卫随之率扬州府合衙官吏,躬请圣安!”山呼之中,众官叩下头去。却只见船上却没有任何回应。

卢清略觉奇怪,抬起头偷眼向楼船上望去,只见仪仗卤簿下并没有钦差梁王的踪影。卢清疑惑地抬起头来,一旁的孙大起轻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卢清微微示意,又缓缓摇了摇头。

只见另一边卫随之,道:“刺史大人,摆出了仪仗可钦差却不见身影,这算什么意思?”

卢清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沉住气,小心说话。”

这时船上下来一名将官,一身羽林卫武将装扮,腰悬配刀,相貌堂堂,威武不凡。刚下船,行至卢清等人面前,淡然道:“在下左羽林卫中郎将,忝居钦差卫队长,洛云,见过各位大人。”卢清三人一愣,互视了一眼,赶忙叩下头去。连声应道,不敢。洛云快步走到中央高声道:“刺史大人,扬州众僚,请起!”

卢清等率众僚属起身。

洛云道:“诸位大人,只因天候多变,钦差大人宿凉侵体,偶染风寒,卧病不起,无法宣旨待朝。故而请众位暂且回转治所,听蒙召唤!同时陈文选陈公公与洛公公皆在侍疾,也无暇见各位大人。各位大人暂且回去等待消息吧。故而令某转告各位,请各宽宥一二。”众官闻言吃了一惊,面面相觑。

卢清面有疑色,但还是率领州府官员齐齐躬身道:“哪里哪里,不敢受此大礼,梁王千岁乃当今陛下亲弟,太上皇之子,太祖后裔。如今代天子巡牧,卑职等岂敢受歉,梁王千岁,太谦了,卑职等这就告退!”卢清冲孙、卫二人摆了摆手道:“回去。”众僚属随卢清缓缓退出码头。

顺和

顺和

作者:Ghons小凡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

一个在现代大多数白领,所以女友婚内,被戴绿帽子子,造成借酒消愁。回一个不都属于正统性历史的平行历史空间。成了一名皇室子弟。张承珏,他却可以选择其他辅助待自己如亲弟的兄长。安宁天下,顺和社稷。(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旷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货色两边延shen,始终延长到城外较安静的郊区,可是街上仍是行人一直: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欣赏洛水风景的。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央,两边的屋宇星罗棋布,有茶坊、酒肆、脚店、ròu铺、庙宇、公廨等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