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羞辱她

时间:2020-11-23 06:25:33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车子停在了市政府大门口,秦子非下车后带着她步入了市政府大门。两人去了会议室,房门门几眼就看见了慕站北,他带着特助刘建西装笔挺气势盎然,房间里除了别的来招标公司得老总两人去了会议室,推开门一眼就看见慕站北,他带着特助刘建西装笔挺气势盎然,房间里还有别的来招标公司得老总和特助,秦子非坐下,见别的助理都站着,叶清歌也站在了他身后,没有想到秦子非反手一拉把她拉到了自己旁边坐下。。

>>>《一见葬余生》章节目录<<<

第27章 羞辱她小说

车子停在了市政府大门口,秦子非下车带着她进入了市政府大门。

两人去了会议室,推开门一眼就看见慕站北,他带着特助刘建西装笔挺气势盎然,房间里还有别的来招标公司得老总和特助,秦子非坐下,见别的助理都站着,叶清歌也站在了他身后,没有想到秦子非反手一拉把她拉到了自己旁边坐下。

看见秦子非拉叶清歌坐下,慕站北眸子阴翳下来,秦子非捕捉到了慕站北的不快,他压低声音:“这姓慕的好像对我有敌意呢?”

“是吗?”叶清歌闻言看了一眼慕站北方向,慕站北一双俊目盯着她一瞬不瞬,她漠然的收回目光。

“是啊,我总觉得姓慕的看你眼神有些怪,你们真不认识?”

“不认识!”

“这就怪了!难道是因为上次我和他打架的事情?这姓慕的不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啊?”

“这可说不好,你可得小心些。”叶清歌顺着他的话说。

“我自然会小心的,现在先准备城建的事情。”秦子非冷冷一笑:“姓慕的有书记做靠山,这次我们城建可能会遇到麻烦。”

“那可不一定!我们做好自己的投标,说不定能够反转呢?”叶清歌倒是不太担心,夏振刚既然答应她秉公就一定不会徇私,这次城建是各显神通。

“我也是这样想的,书记要是敢徇私,我弄不死他!”他脸色带着笑,但是语气却带着一丝狠戾。

见惯了他嬉皮笑脸不正经的样子, 突然看见秦子非这样叶清歌吓一跳,这当口张锋抱着公文包进来了。

看见张锋进来秦子非拍拍叶清歌的肩膀:“你先去车上等我,我开完会,一会回来找你!记住别走远了!”

他的声音不低所有人都听见了,有人笑起来,“秦总你这是到哪里都不忘记带红颜知己啊!”

“那是,不是有人说过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

“哈哈,秦总不会待会开完会也去运动运动吧?”

“当然!”

这话让叶清歌瞪他一眼,秦子非对着她挤眉弄眼的笑,“砰”的一声巨响,慕站北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水花四溅,众人吓一跳,齐刷刷的看向慕站北,慕站北脸色沉郁,像是要杀人一样。

众人见慕站北面色不善,一时间都讪讪的。

叶清歌出了会议室,在市政府的小花园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看见秦子非出来,想着今天这会议应该不会是一时半会,她准备去车上等秦子非,刚出了大门迎面看见了不想看见的人。

夏小乔打扮得光鲜亮丽的从车上下来,一抬眼看见叶清歌,她脸色有些僵硬,语气不善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叶清歌看着她嗤笑一声,半点都没有打算搭理她,夏小乔见她不说话有些急眼了:“你是来找爸的吗?你找爸干什么?”

“你是不是有病?”叶清歌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有病?有病的人是你吧?叶清歌你当初不是自己和爸断绝父女关系的吗?怎么现在后悔了?”

“后悔了?”叶清歌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对,我就是后悔了!”

“你想干什么?不会是想回到夏家吧?我说叶清歌,人要脸树要皮,当初是你自己要断绝关系的,现在后悔算什么?”

夏小乔想什么叶清歌一清二楚,她这是怕自己回到夏振刚身旁破坏了她和慕站北的好事情。

夏小乔既然这么害怕少不得更要刺激她一下,叶清歌玩味的笑:“我才是夏书记名正言顺的女儿,你不过是小三的女儿,你说我要是回到夏家,把你妈的小三身份和你私生女的身份公开出去,会是什么后果?”

“你……你疯了么?这样会让爸爸身败名裂的!”夏小乔满脸惊惶。

“叶清歌,你不可以这样做!”

看着夏小乔那副贱样,叶清歌冷笑一声,“既然知道我不可以这样做你干嘛来招惹我?”

“我……”夏小乔脸色有些白,她刚刚也是情急,看见叶清歌出现在市政府大院就莫名担心以至于惹毛了她。

“我告诉你夏小乔,我叶清歌可不是好欺负的,你和你小三妈想过的荣华富贵生活我不稀罕,没有夏振刚我还是叶清歌,而你们这对寄生虫则不一样,离了夏振刚你们屁都不是,所以你最好不要招惹我,我警告你!下次看见我最好绕道走,离远一些,要是像现在这样凑上来惹我高兴,我不介意让你和你那小三妈上一次头条!”

她说得恶狠狠的夏小乔心里那个恨,想针锋相对又不敢,目光突然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她脸上带了楚楚可怜的表情,声音也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对不起!对不起叶小姐,我下次见到你会绕道走的,你放心,我绝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求你不要把我当初怀孕的事情说出去,我求你了!”

她变脸太快,叶清歌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熟悉的味道逼近,不用回头她就知道谁来了。

她伸手扶额,男人的声音冷冷清清的响起:“叶清歌,你想干什么?”

“站北!”夏小乔小鸟依人般的扑向慕站北,叶清歌苦笑一下大步准备走开,慕站北却不想这样放过她,他扶正像是没有骨头般的夏小乔,声音温柔似水:“你去那边等我,我有话和她说!”

夏小乔哪里想走,可是慕站北的语气带着不容置疑,她只好不甘心的抬步。

慕站北看着正眼都不看他的叶清歌:“叶清歌,你还真是屡教不改啊?”

叶清歌没有理会大步走向汽车,慕站北被她的态度激怒了他上前一步拦住她:“你别忘记了你的朋友许筱筱还在打杂,要是惹毛我,我让她连打杂的工作都找不到!”

“姓慕的,你想怎么样?”许筱筱是她的软肋,叶清歌停下脚步。

“下次离小乔远一些,对了,你不是说要对小乔道歉的吗?今天就是好时间!只要你有诚意我会考虑放过许筱筱的!”

这话让叶清歌抬头看向慕站北,四目相对,慕站北眼中寒光四射,冷漠得让人心惊,叶清歌扯了一下嘴角:“你想怎么道歉?让我下跪吗?”

“下跪就不必了,你刚刚不是让小乔见到你绕道走吗?把你刚才威胁她的话重复一遍,记住调换位置,绕道走的人变成你!”

他的声音和表情都是那样的冷漠绝情,叶清歌看着这个自己死心塌地爱了五年的男人,逼回涌到眼眶的泪水。

“好,慕总,我道歉!我道完歉后你是不是就会放过许筱筱?我要你亲口答复我!”

“那得看你道歉的诚意了,如果你没有诚意……”

这话等于在说就算她道歉了他也会因为她没有诚意这一点来拿捏她,慕站北压根不想放过她,她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想明白这个道理叶清歌再次转过身,身后传来慕站北冷冰冰的声音:“叶清歌,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放弃后果自负!”

她脚步不停大步直奔秦子非的汽车,上车后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叶清歌恨这样的自己,时至今日,已经知道这个男人是如此绝情,她竟然还是会心痛,还是会因为他的绝情流泪。

慕站北的目光沉沉的追随着叶清歌的身影,看着她重重的关上车门,他心里空落落的。

他不想这样恶毒的,可是想到秦子非在会议室里说的话,想到她可能夜夜躺在秦子非身下轻吟,他的心就被凌迟了,他如此痛苦,他怎么会让她好受。

叶清歌,这是你欠我的,我不痛快,你必须亦然。

绝情的转过身,夏小乔站在不远处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他压下心头的烦躁走向夏小乔。

声音带了温柔,眸色却是半点温度也没有:“你来这里干什么?”

夏小乔特意没有走远把慕站北对叶清歌的恶毒听得清清楚楚,她心里乐开花,嘴上却说:“我来找爸爸有点事情,站北,叶小姐估计是心情不好才这样说的,你就不要和她计较了,虽然她那么恶毒,害死我们的孩子,但是毕竟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我已经走出来了,我们就原谅她吧!”

她深明大义的一番表演结束以为慕站北会对她另眼相看,现在是午饭时间,慕站北一定会因为她的善良和她共进午餐。

可是她想错了,听了她的话慕站北眸色越发的深沉了,他抬腕看了一下表,“会议已经结束了,你去看看夏书记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夏小乔心里一沉,挤出一个笑容:“站北,现在是午饭时间,不如你留下来陪爸爸吃午饭可好?”

“改天吧,我今天真有事情!”说话间刘建也过来了,慕站北和刘建上车离开了。

夏小乔心里窝火,本来今天来这里就是找由头想和慕站北吃饭的,哪里想到是这个结果。

目送慕站北离开,她也开车回了家。

刘淑芬坐在客厅看电视,看见她回来有些意外:“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去找站北吃饭的吗?”

“他说有事情,没有时间。”夏小乔怏怏不乐的坐下,“妈,我今天在市政府看见叶清歌了。”

“她去那里干什么?不会是去找你爸吧?”刘淑芬吓一跳。

“我也是担心这个,看见她一时间没有沉住气,被小贱人威胁了一通,好在站北出来了……”夏小乔把事情的经过和刘淑芬说了一遍。

“你好好的去招惹她干什么?那个小贱人像是一个刺猬一样见人就扎,她现在过得穷途潦倒的,要是后悔了找你爸,可不是好事情,毕竟你和站北还没有结婚,这个节骨眼可千万不能出纰漏。

“妈,现在怎么办?要是叶清歌真的去找我爸要回来,我爸一定不会拒绝,这样一来站北和林阿姨就会知道我和她是姐妹关系,那我和站北之间就不会有可能了。”

“别担心,让我想想办法,之前我还打算瞒着你爸先把她赶出南城的,现在既然她已经露面了,就得改变策略了,晚上我们和你爸好好谈谈看。”

一见葬余生

一见葬余生

作者:清风舞类型:灵异小说状态:连载中

五年婚姻,被不孕症战胜,当小三挺着大肚子登门逼宫,她才明白最爱的丈夫居然婚内了……叶清歌拿着化验单兴冲冲的出了医生办公室,正准备打电话,她的电话先响了,她接通,舅舅的声音传来,“清歌,你和慕站北还好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