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身份暴露

时间:2020-11-23 06:25:34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刘淑芬正护肤美容店做护肤美容,闻言也吃了一惊,“我立刻回去去问问老头子!”刘淑芬给夏振刚去了电话,问公开招标的事情,夏振刚语气有些不不耐烦,“你掺合进去干什么?这是市委的决定夏振刚说得没有错,选择盛世中标的确是市委的决定,秦家一直在国外发展,这次回南城来投资南城市委自然大开方便之门。。

>>>《一见葬余生》章节目录<<<

第29章 身份暴露小说

刘淑芬正在美容店做美容,闻言也吃了一惊,“我马上回家问问老头子!”

刘淑芬给夏振刚去了电话,问招标的事情,夏振刚语气有些不耐烦,“你掺和进来干什么?这是市委的决定。”

夏振刚说得没有错,选择盛世中标的确是市委的决定,秦家一直在国外发展,这次回南城来投资南城市委自然大开方便之门。

不过身为书记的他如果肯为慕站北争取一下这事情是不会落到盛世手里,只是这话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刘淑芬的。

刘淑芬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耐烦,夏振刚的脾气她可是很了解的,只好悻悻的挂了电话。

夏小乔也得到消息赶回来了,她跑得气喘吁吁的,进门就问:“妈,怎么办?”

“等你爸爸回来问问情况再说。”刘淑芬回答。

“不行啊,你得去找人问问情况。”夏小乔是真的很急,这事情她也曾对林玉珍打包票的,现在弄成这样,她必须得找一个由头,要不然不好交代。

刘淑芬摇头,“这事情问别人也不一定知道,我刚刚打电话就被他训了,我们还是在家里等他回来再说吧。”

“可是妈,我就怕林阿姨等不及,你知道她的性子的。”

“怕什么?你和站北的事情双方已经见面点头,难道她还能因为这个反悔不成?”

“不是,我就怕她给我小鞋穿,当初她对叶清歌有多狠你不是不知道的。”

“人都是见风使舵的,当初林玉珍对叶清歌狠是因为她觉得叶清歌好欺负没有后台,而你不同,你有爸爸撑腰不用怕她。”刘淑芬冷静下来到没有那么急了。

母女俩坐在客厅等夏振刚回来,这时候郭婷婷突然打来了电话,“小乔,你看电视没有。”

“没有。”夏小乔有些不耐烦,这个时候她哪有什么心情看电视。

“我刚刚在广场的大屏幕上看见叶清歌了。”

“叶清歌上电视了?”夏小乔一愣。

“是财经频道播出的,好像是一个什么招标的记者发布会……”郭婷婷的话没有说完夏小乔就拿起遥控打开电视调到了财经频道。

财经频道正在直播盛世召开的记者发布会,夏小乔和刘淑芬果然在上面看见了叶清歌,母女俩对视一眼,马上明白过来了。

总算找到源头了,看样子一定是叶清歌搞的鬼。

刘建通知人开会,慕站北揉着额头,他这次是真的头疼了,很明白的夏振刚压根没有替他争取的打算。

他和夏振刚的女儿马上要订婚,这胳膊肘不朝外拐,夏振刚为什么不帮助她这个准女婿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脑子里闪过夏振刚和叶清歌在茶楼喝茶的事情,难道和这个有关系?

可是夏振刚为什么要帮叶清歌?

慕站北这边揉着额头,刘淑芬母女也在头疼要如何处理这事情,叶清歌和夏振刚的关系一直就是秘密。

当年刘淑芬带着夏小乔进门时候叶清歌只有十三岁,正是叛逆的年纪,哪里肯承认她们母女,一直大吵大闹不休。

夏振刚也很头疼,一边是愧对的刘淑芬母女俩,一边是从小宠坏的女儿,这事情如何处理都不好。

后来叶清歌突然消失了,夏振刚那时候不是南城市委书记,只是另外一个市的副书记,当时吓坏了,四处的寻找叶清歌,后来才知道叶清歌回了南城。

夏振刚马上跟了过去,叶清歌死活不跟他回来,还要把户口迁到舅舅名下,夏振刚又是头疼又是生气,后来没有办法同意了。

叶清歌把户口迁去南城后就把前面的姓改了,变成了叶清歌,这以后的十来年内,她没有和夏振刚有任何的联系和牵扯。

夏振刚那时候工作忙,也曾抽时间去看过她,但是每次都吃了闭门羹,叶清歌的脾气非常的倔强,她甚至威胁夏振刚,要是再去打扰她她就去死。

一直亲密无间的父女成了仇人,让夏振刚非常的伤心,回来后就再没有管过叶清歌。

后来直到夏振刚调任A市当书记,举家搬迁到A市,后来在A大附属中学上学的夏小乔回来说看见了叶清歌他们才知道叶清歌竟然考上了A大。

夏振刚听说后还特意去看了叶清歌,结果又是灰头鼠脸的回来了。

叶清歌后来和慕站北的婚礼,牵着她走红毯的人是叶文辉.

从结婚到离婚,慕站北一直不知道叶清歌的真正父亲是夏振刚,正是因为不知道这件事情,林玉珍才会认为叶清歌高攀了慕站北,才会那样对叶清歌。

叶清歌和慕站北离婚后一走了之,几年没有音讯,她们母女心也安定下来了,哪里知道叶清歌会回来,更不会想到她竟然会出面让夏振刚帮忙。

以现在的情形看来叶清歌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涉世未深的叶清歌,她这次回来一定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刘淑芬心里不安起来,当初叶清歌和慕站北离婚最关键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慕站北和夏小乔出轨,如果不是这件事情刺激她,她是打死也不会和慕站北离婚的,她会不会特意回来报复?

现在慕站北和夏小乔的事情只是口头说说而已,还没有提上议程,如果让慕站北知道叶清歌的真实身份,他一定不会和夏小乔订婚,可是现在不是她能隐瞒的事情。

叶清歌既然肯求夏振刚一步,必然会有第二步出现,纸包不住火,这件事肯定要大白天下的,到时候该怎么办才好?

刘淑芬母女在这边心急火燎的想对策,夏振刚却下班后直接去找了叶清歌,因为秦子非公司中标,叶清歌对他的态度有所和缓,夏振刚提出去吃饭她也没有反对。

吃过饭后夏振刚送叶清歌回家,看着叶清歌住的老旧住宅,想起自己和老婆孩子住的豪华大房子,夏振刚心里有些难过,于是提议让叶清歌搬回去住。

叶清歌本来心情不算差的,听他这样一说马上就翻脸了。“夏书记,你死了这条心吧?”

“清歌,我知道这些年你吃了苦,过去发生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如果时光能够重新来过,我绝不会犯那样的错,我已经为了这件事后悔了这么多年,清歌,你就原谅我吧!”

“我不会原谅你的!”叶清歌冷笑,“夏书记,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快走吧,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以后请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夏振刚没有想到叶清歌说翻脸就翻脸,“清歌!”看见叶清歌准备走人,他着急的伸手去拉她的手。

放开她!”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夏振刚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推倒在地上。

看见夏振刚被人推倒,他的司机一下子跳了出来。

“书记,你不要紧吧?”

“不要紧!”夏振刚回答。司机长得膀大腰圆的,听说书记不要紧放心了,不过却没有打算放过秦子非,伸手就准备去抓推夏振刚的人,看清楚来人夏振刚赶紧出声制止。

秦子非却不领情,他今天心情大好,夺标成功后把一干人都带到酒店胡吃海喝了一顿,临了才发现叶清歌没有在,问张锋建回答说身体不太舒服提前回家了。

秦子非心里总觉得少了什么放不下,于是让张锋带众人去狂欢,他则开车来了叶清歌家。

他到达的时候正好看见夏振刚的车开进了弄堂,看见夏振刚出现他吓了一大跳。

他来这里干什么?他没有把车开进来,而是步行跟了进来,然后看见夏振刚和叶清歌在说话,耳朵里听的都是一些对不起,请原谅的词,秦子非肺都要炸了,这个老家伙,老东西,竟然打叶清歌的主意,还好他今天来得巧。

看见夏振刚抓住叶清歌的手,他忍无可忍就冲了出来一把将夏振刚推倒。

叶清歌也被突然出现的秦子非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我要不来还不知道这里有这样一出好戏。”秦子非声音冷冰冰的,“夏书记深夜抓住我女朋友的手想干什么?”

夏振刚还没有说话,叶清歌先开口了,“谁是你女朋友?”

“清歌你不用怕他,别说他夏振刚只是一个书记,他就是省长我也不怕,竟然敢在外面搞婚外情,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他!”

秦子非话音落下,叶清歌吓了一大跳,秦子非是怎么知道她和夏振刚关系的?

当初妈妈死后夏小乔母女就冒了出来,一开始她以为是父亲再娶,后来才知道夏小乔竟然是夏振刚的亲生女儿,夏小乔只比她小两岁,很明白的事情夏振刚在婚内就出轨了。

叶清歌非常的失望,所以拒绝承认有这样一个父亲,于是毅然回到了南城舅舅身边,她那时候离开的时候夏振刚在A市上任,所以她这个女儿的事情鲜少有人知道。

夏振刚最近官运亨通可谓顺风顺水,要是和自己的事情被说出去,对他可没有什么好处,毕竟夏小乔母女的事情是属于包养情人,一个正在要职的人被举报包养小三,那他的政治生命也就意味着结束了。

可是秦子非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和他有什么厉害关系?

叶清歌理解失误,夏振刚却听出味道来了,感情这秦子非是误解他和叶清歌的关系了,看他那副生气的样子,很明白的是喜欢上叶清歌了。

秦子非人长得不错,秦家又家大业大,如果叶清歌能有这样一个好归宿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他要如何告诉秦子非自己和叶清歌的关系呢?

当初叶清歌坚决要离开他,那时候他因为叶清歌和刘淑芬母女闹得很僵一直骑虎难下,又听说有人要借机整他下马,所以当叶清歌把户口迁到叶文辉名下并且改名字他没有过多的阻拦。

不过覆水难收,自从放手让女儿离开后她和叶清歌之间就行同路人,叶清歌在慕家被林玉珍折腾欺负他不是不知道,当初那样的境地她都不提和自己的关系,现在就更别想了。

夏振刚正为难间,叶清歌却催促他离开,说她会解决好所有事情,夏振刚犹豫下,只好离开了。

看他离开,秦子非一脸的气愤,“你这个女人,表面上装清纯暗地里却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是今天晚上小爷撞见,还不知道要被你骗到什么时候。”

“什么意思?”叶清歌莫名其妙的。

“老实交代,姓夏的给了你什么好处?还有你是怎么和姓夏江的搞上的?那么一个老头子,都可以当你爸了,你怎么下的去口的?”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叶清歌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就装!使劲装,只要我把这个东西交上去,所有人都知道我不会是胡说。”

一见葬余生

一见葬余生

作者:清风舞类型:灵异小说状态:连载中

五年婚姻,被不孕症战胜,当小三挺着大肚子登门逼宫,她才明白最爱的丈夫居然婚内了……叶清歌拿着化验单兴冲冲的出了医生办公室,正准备打电话,她的电话先响了,她接通,舅舅的声音传来,“清歌,你和慕站北还好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