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

时间:2020-11-23 06:25:34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秦子非洋洋得意的亮了下手里的手机, “这姓夏的是慕站北的准岳父,我正愁也没机会拾掇姓夏的,也没想起他就撞到了枪口上,刚他和你的话我都录下去了,现在的就等着他让步“秦子非,你怎么这么卑鄙?”叶清歌急得真想给他一记耳光,谁说秦子非是个花花大少,这见缝插针的本事有几个有他强。。

>>>《一见葬余生》章节目录<<<

第30章 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小说

秦子非洋洋得意的亮了下手里的手机, “这姓夏的是慕站北的准岳父,我正愁没有机会收拾姓夏的,没有想到他就撞到了枪口上,刚刚他和你的话我都录下来了,现在就等着他妥协了。”

“秦子非,你怎么这么卑鄙?”叶清歌急得真想给他一记耳光,谁说秦子非是个花花大少,这见缝插针的本事有几个有他强。

“你护着他?”秦子非有些生气,“他年纪都可以做你父亲了,又有家室,这样的人有什么好的?”

“我们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不是那种关系是哪种关系?”秦子非反问。

“这事情一言难尽,以后我和你说。”

“不行!要说现在就说,不然我明天就去举报。”秦子非半点也不含糊。看着叶清歌那副维护夏振刚的样子,他心底的火蹭蹭直窜。“俗话说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姓夏的敢觊觎我的女人,看我不整死她!”

“什么夺妻之恨?秦子非,你满嘴胡说八道什么?”

“叶清歌,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要和你说明白,现在你是我看中的女人,我秦子非看中的女人别人休想觊觎,天王老子也不行!”

这个秦子非压根就不是正常人,和他用正常人的思维说话压根行不通,叶清歌气得直跺脚,“他……他是我的父亲。”

“你说什么?”秦子非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了,“你姓叶,他姓夏?”

“我妈姓叶!”

“怎么可能?”秦子非诧异的盯着叶清歌看了一会,“你……你是私生女?”

“你才是私生女!”叶清歌打断他。

“不是私生女为什么会没有人知道你和夏书记的关系?”秦子非反问。

“这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就不要问了。”叶清歌没有耐心和他解释这个问题。

秦子非突然想起什么,“叶清歌,难怪你会知道那么多招标内幕,难道是夏振刚告诉你的?”

“对。”叶清歌点头,“秦子非,你要的城建我已经帮你争取到了,我和夏振刚的关系你得帮我保密,最好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不行!”秦子非斩钉截铁的回答,一脸的坏笑。

“为什么不行?”

“要我保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秦子非得寸进尺。

叶清歌头疼了,秦子非这二世祖压根不按照常理出牌,现在惨了,她被绕进去了,心中恨得要死,“什么条件?秦子非,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哦!”

“叶清歌,想要保密很简单,你得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就什么都不说。”

“你脑子没有毛病吧?”

“没有,我很正常。”秦子非笑眯眯的,“我这个人嘴巴很散的,保不住什么时候就会把消息透露出去,不过如果你是我女朋友就不一样,我这个人很护短的,不会把自己家的丑事张扬出去的。”

“你要我做女朋友是因为夏振刚是书记?”

“当然不是。”秦子非否认,“你长得对我的胃口,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一向对漂亮女人没有抵抗力的。”

他实话实说让叶清歌头更疼了,这个二世祖对漂亮女人的执着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不过要是他知道自己是离婚还有孩子的女人肯定会退避三舍的,于是她开口,“秦子非,我是离过婚的女人,你不介意我是一个离婚的女人吗?”

“你离过婚?”现在秦子非是真的惊讶了,他上下打量了叶清歌几眼,一脸的不可思议,“为什么离婚?”

“这个事情不在讨论之列,我只告诉你,我是离过婚的女人,你能接受不?”

“不能!”秦子非像一个泄气的皮球。

叶清歌松了口气,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以秦子非的骄傲和秦家的家世,他怎么可能会要一个离婚的女人。

可是没有想到秦子非却马上又提出了新的问题,“叶清歌,你不会是想拒绝我故意编的吧?我不相信你是离婚的女人,除非你能证明你结过婚。”

“我不只是离婚的女人,我还有孩子,记得唐煜城身边的那个小男孩乐乐吗?他就是我的孩子。”

秦子非瞪大了眼睛,乐乐他自然是见过的,当时很奇怪唐煜城身边怎么会多这样一个孩子,问唐煜城他也不说,只是说是朋友的,却没有想到这个朋友竟然是叶清歌。

“叶清歌,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婚?”

“外遇!”叶清歌回答。

“那个男人眼睛瞎了!”秦子非叹息,有这么好的女人竟然还搞外遇,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秦子非,我请你替我保密,不只是夏振刚的事情,还有我离婚有孩子的事情,千万不能透露出去。”

秦子非闷闷的应了一声,今天是他旗开得胜的好日子,可是为什么他却高兴不起来?

和城建相比,他宁愿要叶清歌啊!

到底是什么男人竟然舍得和她离婚?临走的时候秦子非又看了眼叶清歌,昏黄的路灯下面,她的身子看起来是那样的单薄,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想把她抱在怀里的冲动。

刘淑芬和夏小乔等到晚上九点夏振刚才回来,和往常一样刘淑芬马上为他准备拖鞋泡茶。

夏小乔却没有母亲这点修为,“爸,城建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夏振刚本来准备喝茶的,闻言放下手中的杯子。

“小乔不是心里着急吗?你也知道的,站北为这个城建准备了很长时间,林玉珍又一直在打电话问小乔原因,小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淑芬接过话。

夏振刚冷笑一声,“林玉珍为什么要找你问原因?这招标是市委的事情,你一个平民百姓能知道什么原因?”

听见林玉珍三个字莫名的堵心,说话一点也不客气。夏小乔被他这样一问什么话都没有了,刘淑芬赶紧解释,“肯定是想你在位置上面知道的消息多一点……”

“招标是在公平公正的情况下进行的,她如果有疑问可以对城建局对市委提出质疑,会有专人对她进行解答,找你们打听算什么?”

夏振刚不是傻子,林玉珍打的什么算盘他可是很清楚,她看上夏小乔绝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他,人家都知道夏书记女儿是慕站北的女朋友,可是三年过去了,慕站北却丝毫不提和夏小乔的事情,这次要不是他出面亲自找林玉珍谈,这订婚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想起这个夏振刚就生气,要不是夏小乔曾经怀过慕站北的孩子,又对慕站北痴心一片,他是打死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慕家已经糟蹋了他一个女儿,难道他还要把另外一个女儿也推进火坑吗?最主要的是人不能不知足,这南城的工程慕站北已经吃了大半,难道要把整个南城握在手中才甘心吗?这还给不给别人活路?

“老夏你别生气!是我不会说话。”刘淑芬见夏振刚震怒赶紧的陪着笑脸,伸手替他揉肩膀,“是不是今天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没有!”夏振刚放缓语气,目光看着夏小乔,“那个林玉珍可不是什么好人,当年对清歌那样狠毒,对你也未必真心,至于慕站北也不是什么良人,如果他们因为城建的事情对你有什么不满,我看这亲事就没有必要结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站北没有说什么,都是小乔担心所以想问问你情况。”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是傻子瞎子?”夏振刚冷笑, “我知道感情的事情不是人可以控制的,我只是想提醒小乔一声,如果慕站北同意和你订婚是因为城建,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我这块招牌,他会和你订婚吗?我不可能一辈子身居要职,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任职,你能保证你的婚姻不和清歌一样?”

夏小乔垂了头一声不吭,刘淑芬继续打圆场,“放心,站北对小乔很好的,当年清歌是因为不会生育,小乔不是会生育吗,只要有了孩子……”

夏振刚叹气看了一眼夏小乔,叶清歌当年和慕站北的婚姻的确是因为孩子,如果叶清歌会生育绝对不会是现在的局面,他看了一眼刘淑芬,他对刘淑芬何尝不是这样,如果没有夏小乔存在,他压根不会娶刘淑芬,自然也不会让叶清歌受到委屈。

但愿慕站北会和自己一样吧!

被夏振刚这样一顿训后,夏小乔一个人坐在房间默默的流泪,刘淑芬推开门给她送了晚宵夜,她很委屈,“妈!爸爸为什么要这样偏心?他眼里只有叶清歌,为什么就不替我想一下,这样让我如何面对站北和林阿姨?”

“没有出息!”刘淑芬瞪她一眼,“就这点委屈就受不了了?感情是把我平时教你的当成耳边风了?”

“我就是觉得伤心。爸爸怎么可以这样?”

“小乔,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要是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我到觉得还真没有必要嫁去慕家。”刘淑芬加重语气。

“妈,连你也这样说我?”

“慕家是一般人家吗?那林玉珍是一般人吗?你看当年她折腾叶清歌那狠劲,和你爸爸口头说说相比哪个厉害?”

“我……”夏小乔一时间没有话说了,和林玉珍相比,夏振刚这只是九牛一毛啊。

“小乔,这件事情我已经想好了,就用你爸爸的话去推脱,就说秦家是海外华侨投资,市委为了引进更多的海外资金才把这次城建让给他们做的。”

“他们会相信吗?”

“不相信也得相信,我告诉你,现在你可是堂堂书记千金,林玉珍不敢对你怎么样的,明白吗?”

夏小乔点头,她自己心里也有数,林玉珍看中她可不是因为她漂亮温柔,而是因为夏振刚,只是叶清歌的事情终究是一个结,“妈。我现在担心的是叶清歌,这次中标的事情摆明是叶清歌捣鬼……”

“是啊,除了她还能有谁,这个小贱人我真是小瞧她了!”刘淑芬也恨恨的。

“城建的事情我还不是最担心的,我现在最担心就是她和爸爸相认,知道她的身份站北肯定会取消订婚的?”

“先走一步看一步,我明天约林玉珍见面先把这城建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刘淑芬也头疼。“就怕林玉珍不好蒙骗,不过总得试试的!”

还真让刘淑芬猜到了,她的所谓解释林玉珍并不相信,不过她也没有敢说不好听的话,夏振刚这棵大树在那竖着,她得掂量掂量。

城建的事情是不可能回旋的余地了,指望以后有好机会夏振刚会让给她,本着这种想法,她和颜悦色的没有给刘淑芬丝毫的难堪。

和刘淑芬分手后林玉珍约了儿子一起吃饭,竟然在餐厅看见了叶清歌,她坐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吃饭。

一见葬余生

一见葬余生

作者:清风舞类型:灵异小说状态:连载中

五年婚姻,被不孕症战胜,当小三挺着大肚子登门逼宫,她才明白最爱的丈夫居然婚内了……叶清歌拿着化验单兴冲冲的出了医生办公室,正准备打电话,她的电话先响了,她接通,舅舅的声音传来,“清歌,你和慕站北还好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