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34章 索赔

时间:2021-01-14 11:20:56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本网提供更多了初等变换创作的科幻小说《商朝二十年》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34章 赔偿在线阅读。帝辛在王座上非常高兴。。

>>>《殷商三十年》章节目录<<<

第234章 索赔小说

太好了!不愧是我殷商两大战神!”

朝歌王宫。

帝辛在王座上非常高兴。

费仲第一时间把孟津大捷的消息汇报给了帝辛。

这是殷商对于岐周的又一次胜利!

也是子仲和飞廉对于姬昌和姜尚的又一次胜利。

正如商伯所说,天道在商不在周。

岐周,终究是打不过殷商。

孟津,巍然不动!

这一次,姜尚仍然i纠集了不少诸侯。

本来,他是考虑人多力量大。

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跟随岐周兵团一起过来的诸侯联军,就是一盘散沙。

看起来军容严整,实际上都是纸老虎。

换句话说,诸侯跟着岐周去讨伐孟津,就是凑数的。

诸侯的兵团很难被姜尚调动。

即使姜尚调动了诸侯兵团,也很难达到语气效果。

举个例子,姜尚要求诸侯联军在早上九点,和岐周兵团一定发动针对孟津的打击行动,但很多诸侯并不能如期而至。

姜尚说九点。

很多诸侯可能是九点才动身赶来。

甚至有的人九点还在睡大觉。

种种原因,就导致本应该在九点发动的联合攻击,硬生生地拖到了10点、11点,甚至更迟。

没有执行力的兵团,是非常令人恼火的。

姜尚很想利用诸侯兵团的力量,但是没有太好的办法。

诸侯们是迫于岐周的威严,前来助阵,本身就不怎么上心。

要他们为岐周卖命,实在是异想天开。

能够凑个数,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姜尚着急,也没有办法。

就像卡一次那样,这一次的诸侯兵团,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当岐周兵团被孟津兵团击溃之后,诸侯兵团也就作鸟兽散了。

要知道,飞廉可是大商第一凶将!

但凡是碰上飞廉的人,生还的概率很低。

没有人愿意在战场上和飞廉交手。

这不是勇气的问题,而是明智的选择。

明知道不是飞廉的对手,就不如果断回避。

和飞廉互拼,无异于自取灭亡。

诸侯虽然傻,但不憨。他们,可不想为了岐周的利益,而牺牲自己。

他们不愿意出风头。

因为攻打孟津,本就是岐周的事情。

他们来,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岐周的盟友。

或者说,他们已经被岐周征服。

于是,他们就没有什么动力。

反正孟津打下打不下,都与他们关系不大。

他们又何必为了一点虚名,而牺牲自家士兵的性命呢?

这也是姜尚的失误。

姜尚,并没有给出太好的激励手段。

他并不能让岐周拿出有吸引力的条件,也就不能让诸侯尽力。

而孟津方面,兵精将猛。

子仲和飞廉都是殷商名将。

飞廉是大商第一凶将!

甚至是天下第一凶将!

而那个子仲,则是殷商二哥!殷商二爷!

子仲,同样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姜尚虽然制定了好几个方案,但都没有作用。

最开始的蝎子阵,完全被子仲无视。

而其余的几个阵法,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实施,决战就爆发了。

是的,决战爆发。

就在岐周军团变阵的刹那,飞廉率领孟津兵团杀了出来,以非常少的兵力,重创岐周兵团。

而当岐周兵团准备包围飞廉的时候,飞廉却又再次回到了孟津防线之内。

这种毒蛇吐信式的攻击手段,让姜尚大感头疼。

不愧是殷商两大名将联手!

不过,姜尚并没有立即放弃。

他也有自己的骄傲,想要拼一拼。

实际上,岐周,也只有拼一拼,才可能拿下孟津。

可惜,终究是飞廉技高一筹。

岐周,拼不过。

拼不过的结果,就是败。

姬昌和姬发的信心再次受挫。

他们已经讨伐孟津好几次,均告失败!

这也太惨了。

姬昌当时就感觉心口一痛。

姬发同样。

但是,战争的结果不能改变。

战败了,就要逃跑。

否则,就会被击毙,或者沦为阶下囚。

坐牢?

姬昌是肯定不愿意了。

他做了十五年牢,在羑里监狱被关了十五年。

他是再也不想坐牢了。

姬发,就更不用说了。

他连去羑里看望姬昌都没有去。

他对监狱,有着一种近乎病态的讨厌。

他是绝不愿意坐牢的。

于是,姜尚就带着他们一起跑。

他们跑得很快,没有被孟津兵团逮住。

这算是一个万幸。

他们回到了岐周国都,回到了他们的宫殿。

他们安全了。

然而,他们并没有完全逃脱。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

朝歌王宫。

帝辛和费仲正在讨论一个计划。

“大王,天佑殷商!我们又赢了!”

“嗯,我们赢了!”

“岐周又败了!”

“哈哈哈哈!”

帝辛甚至直接在王座旁边搞了一个小餐桌,直接和费仲开始庆祝起来。

他们一起举杯,祝福殷商再创辉煌!

“费仲啊,我记得,上一次,岐周是向我们支付战争赔款了吧?”

“嗯,上一次商周战争,我们的确是要求岐周支付战争赔款。而且数额很大,以至于不得不让他们分期付款。”

“那他们付清了吗?”

“大王,岐周仅仅支付了战争赔款的一半多一点,不到三分之二。”

“所以,他们没有付清上一次的战争赔款,就再次发动了战争。”

“是的,他们就是这么无耻!反贼,终究是反贼,改不了的。”

“孤也不指望他们能改。但是,对于这种造反行为,孤不能坐视不理,必须管管!”

“嗯!大王是天子,必须管管岐周那一伙儿!”

“欠债还钱。岐周连上一次的战争赔款都没有还清,这不行。岐周必须把未还清的战争债务还清!另外,新的战争赔款也要提上日程了。”

“对!这一次,也要让他们赔款!”

“费仲,这方面你比较有经验,看看我们怎么向岐周索赔?”

“大王,臣以为,还是要配合经济制裁的手段。如果岐周拿不出太多金钱,我们就以经济制裁的手段强行捞钱!”

“或许他们不是拿不出,而是不想拿。依我看,他们还有闲钱发动战争,可见他们很富嘛。”

“大王说的是。在索赔手段上,我们要更加强势。”

“一定要索赔到让他们心痛!依我看,我们要求的战争赔款还是太少,他们都有余力再开战争呢?一定要让他们无钱开战!”

“臣明白了。臣一定仔细评估岐周的GDP,制定出一个最合理的索赔方案,尽量把岐周每年的收益都拿过来。”

“这件事,要抓紧办。朝歌大学经济系的学生、国际关系的学生,正好排上用场,让他们一起算一算,岐周每年的收益究竟有多少。我们以这个数据为参考,向岐周索赔。让岐周在十年不得翻身!”

“好!我这就向朝歌大学发布悬赏课题。”

帝辛和费仲是真的会使唤人。

他们竟然想到发布悬赏课题的办法,来让众多朝歌大学的高材生去计算岐周的年收益。

这就是典型的四两拨千斤。

朝歌大学的学生都很优秀,是一股非常优秀的计算资源。

费仲去那里发布悬赏课题,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戴明月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

“云商,你看老帝和老费挺有想象力的嘛。”

“老弟?”

“老帝!”

“老弟是谁?”

“帝辛啊!”

“……”

“帝辛,帝辛。不就是老帝嘛。”

听到戴明月的解释,云商了然,道:“我知道了。老费应该就是费仲了。”

“哈哈!你真聪明!么——”戴明月亲了云商一口。

“嘻嘻嘻!”

戴末和戴甜不在他们身边,否则,这俩小家伙又要起哄了。

实际上,戴末和戴甜也不在明月庄园。

他们没有在庄园了和小羊羔一起玩耍。

他们去哪儿了?

他们去科研峡谷了。

他们去寒卓举办的太行军校学习去了。

人,总要学习。

戴末和戴甜总要学点什么东西。

总不能整天和小羊羔疯闹吧。

戴明月把戴末和戴甜送进太行军校,就是要用知识武装他们的头脑。

戴明月要让自己的孩子感受到知识的乐趣。

他并不要求戴末和戴甜取得怎样的成绩,因为以他的实力,让戴末和戴甜啃老,也是毫无压力的。

何况,戴末和戴甜掌握了直播圈钱的法宝,已经可以独立谋生了。

当然,如果戴末和戴甜能够取得好成绩,戴明月也会非常开心。

成绩是重要的,但不是最重要的。

戴明月想要戴末和戴甜享受到知识的乐趣,而不是成为知识的奴隶。

这可以说是非常开放的育儿观了。

他是一个非常豁达的父亲。

戴末和戴甜显然非常幸福。

虽然戴末和戴甜不在身边,少了一些萌言萌语,但也给了戴明月和云商甜蜜的二人世界。

好了,二人世界,你懂的,不能再延伸了,再延伸,就要牵扯到非常好玩的事情了。

或者说,将要牵扯到非常美妙的事情。

而这种事情,所有的父目都在做,但就是不能写,写出来,就是不堪入目,就是下流,就是违禁品。

这个东西,必须认真对待,马虎不得!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就像这件事,几乎所有人都在做,但就是不能说、不能写。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最多提示一点。

戴明月和云商的身材都很好。

他们就是所有男人、女人眼里最羡慕的那种身体的人。

非常完美。

有些事情,做做没什么问题,但不能说出来。

所以,这里就不写了。

总之,戴明月和云商的二人世界,是非常美妙、非常愉快的时光。

不负好时光。

岁月静好。

这样的日子非常美好。

戴明月和云商天天在家缠绵,做一对宅男宅女。

他们一边做着最浪漫的事,一边关注世界的新鲜事。

这一天,他们就是吃过午饭,一边吃着水果沙拉,一边直播商周大战结束之后的情况。

现在刚好到帝辛和费仲讨论向岐周索赔的那个部分。

“亲爱的,老帝和老费在吃什么?”

“嗯……根据我的经验,应该是苹果切片,还混合了桃子颗粒,以及火龙果。”

“那是桃子吗?我怎么感觉是芒果啊?”

“哎呀!我的大美女!那肯定是桃子。你看那白皙的颜色,一定是桃子无疑了。而芒果的颜色,你懂的,很那个……”

“很那个啥?”

“好了,我们去和29世纪的傻瓜们扯淡吧。”

“……”

留言栏里,29世纪的观众正在热切地关注帝辛和费仲关于向岐周索赔的会议。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哇哈哈哈哈!老帝和老费真是太坏了!索赔!哈哈哈!这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呢!打了胜仗,再要求一大笔赔偿,嗯…..可以!”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说的是啊。”

【爱你的勇气,阵心的言语】:“可以可以!”

【我是初等变换】:“我看行。”

【送快递的剑圣】:“我也没有异议。”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好,大家既然都同意,那就这么决定了。向岐周索赔!”

【姑苏明月】:“大家在索赔这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共识共识!”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不过,我很好奇,要索赔多少?”

【虎,骁勇威猛者也!】:“温柔一点,十亿怎么样?”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太温柔了。”

【小丑鱼】:“哈哈,要霸道一些!”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比如,两百亿。”

【送快递的剑圣】:“五百亿。”

【爱你的勇气,阵心的言语】:“一千亿。”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一万亿。”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六万亿。”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好,成交!”

【我是初等变换】:“六万亿,一次。”

【爱你的勇气,阵心的言语】:“六万亿,二次。”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六万亿,三次。好了,定了。”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嗯,是你的了。”

【姑苏明月】:“哈哈,你拿得出六万亿嘛?”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这位同学,请注意,我们是索赔。”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实际上,有一个人,可以轻松拿出六万亿。”

【虎,骁勇威猛者也!】:“戴老板。”

【我是初等变换】:“没错,就是我。”

【虎,骁勇威猛者也!】:“戴老板,牛逼1”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戴老板是世界首富。”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业务遍布全世界。”

【爱你的勇气,阵心的言语】:“估计岐周的总资产也比不上戴老板一年的收入。”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何止”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半年,不能再多了。”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哈哈,半个月,不能多了。”

【我是初等变换】:“实际上,半天,就够了。”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牛逼。”

【我是初等变换】:“我这还是谦虚了。”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吊!”

【你是否能听到我心中那小小的秘密】:“吊!”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太刁了!”

【爱你的勇气,阵心的言语】:“太刁了!”

【小丑鱼】:“初等,你都已经这么吊了?”

【我们只想要用真心真意去在一起,何必思考太多凡人的问题】:“那当然了,初等,何许人也?”

殷商三十年

殷商三十年

作者:初等变换类型:科幻小说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