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36章 虎遁

时间:2021-01-14 11:20:56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本网提供更多了初等变换创作的科幻小说《商朝二十年》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36章 虎遁在线深度阅读。这一年,岐周对殷商达成三连败的成就。。

>>>《殷商三十年》章节目录<<<

第236章 虎遁小说

殷历544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岐周对殷商达成三连败的成就。

一败、再败、三败。

失败是成功之母。

岐周的恋母情结有一些严重。

姬昌现在是国父,不用操心岐周琐事。

但他更加强化了结果导向。

他不问过程,只求结果。

他只求一个结果,岐周打败殷商。

换句话说,他现在的心愿,就是岐周攻克孟津。

拿下孟津,是姬昌父子两代人的梦想。

这可以说是岐周梦了。

实际上,岐周梦的手法早已有之。

那就是从岐周去到孟津打工的人。

他们把去孟津讨生活,称为岐周梦。

每一个岐周人,都有一个岐周梦。

那就是去孟津,脱贫致富。

孟津,在很多岐周人心中,是天堂般的存在。

以至于在岐周攻打孟津的时候,许多岐周人疑惑,难道孟津不是岐周的吗?

这不是脑子坏掉了,而是他们已经在孟津找到了归属感。

尤其是那些移民到孟津的岐周人。

那些岐周人,已经把孟津当成了他们的家。

岐周要打孟津,是要打谁?

表面上,姬昌父子发动针对孟津的打击行动,是要攻略殷商。

但实际上,岐周人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每一次动武,都会把岐周梦压缩一分。

现在,岐周人向孟津移民,是越来越困难了。

原因无他,就是岐周两次三番地攻打孟津。

即使脾气再好的人,也不能忍受如此不可理喻的挑衅。

打架没素质,挨打更没素质。

不打架,不代表就要去挨打。

殷商二爷表示,孟津不会去打架,但一定要制止打架。

打架,是不文明的行为,必须制止。

殷商二爷,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连续三次制止了姬昌父子的不文明行为。

是的,殷商二爷虽然是战神,但素质很高,一次架也不打,相反,他还制止了三次大规模的打架斗殴。

不愧是二爷!

岐周每一次打孟津,移民孟津的岐周人就惊恐一分。

岐周这是在一次次提醒他们,他们是岐周人,是孟津的敌人。

可是,他们身为孟津的敌人,却还在孟津的土地上追逐岐周梦……

据不完全统计,孟津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是岐周人。

除此以外,还有其他诸侯国的移民。

两者加起来,几乎是孟津总人口的三分之二!

孟津,是一座当之无愧的移民城市。

由于数量庞大的境外移民,所以孟津也是是名副其实的国际化大都市。

这样的好地方,却接二连三地遭受战争侵袭,实在是很不应该。

那些战争狂人,实在是太自私了,只顾自己的邦国版图,却不顾那么多人的幸福生活。

很多人,在孟津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这其中,有殷商的支持。

这些实现梦想的人,应该感谢殷商。

不论怎么说,他们都得到了殷商的福荫。

如果没有殷商治下的孟津,那么很多人到现在还是穷困潦倒。

孟津,是无数梦想堆积起来的城市!

全天下的梦想之城!

你的梦想是什么?

钱!

女人!

不,美女!

好吃的!

好穿的!

好玩的!

好耍的!

选择的权利!

尊严!

不被别人轻易代表的人格!

谁还没有点梦想呢?

这么廉价的东西,很多人早已弃之如敝履。

实际上,岐周是诸侯里,得益于孟津最多的。

然而,对孟津最不友好的,也是岐周。

近十五年来,岐周已经三次攻打孟津,而且是倾尽全力。

本是同根,相煎何急?

傍着孟津这棵大树,好好乘凉它不香吗?

打什么架啊?

能打赢还行,不是打不赢吗?

折腾个球!

三次!

打了三次,还不能认清自己的位置吗?

岐周本土的许多人,一看到战败,就开始埋怨姬昌。

岐周吃了败仗,姬昌还能舒舒服服地在岐周宫殿里享受美食。

可那些岐周的士兵呢?

他们缺胳膊少腿,吃饭都成问题。

更不要说,许多人永远留在了那片战场。

打了这么多年了,大部分岐周人已经有所觉悟。

他们明白,走上孟津的战场,就是一条不归路。

他们对姬昌、对姬发的耐心,也跌至冰点。

“姬昌真不是个东西!看看现在岐周都成啥样了?”

“那个姬发也是!明知道岐周人的生活已经这么艰难了,还打仗,打个屁!”

“原以为姬发能有所作为,现在看来,都他妈是一丘之貉!”

“去他妈的!”

民怨沸腾。

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姬昌虽然感受到了压力,但还是很冷静。他早就习惯了。

姬发,也已经习惯。

那些贱民,死活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姬家的基业。

“发儿,你说,我们还能打赢吗?”

“一定能!”

“唉——”

“父亲,相信岐周,岐周一定能打败殷商!”

姬发的话语很有力。

然而,姬昌却一口鲜血吐出。

他实在是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了。

他活了八十二年,就是为了打败殷商,复仇!

他想着要在自己手上,取代殷商。

可现在,他越发感觉希望渺茫。

当一个人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是最痛苦的。

姬昌,来到了他人生的至暗时刻。

如果他能再年轻几十年,那没有问题。

但是,他八十二岁了。八十二岁!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很多人活不到这个年纪!

姬昌虽然长寿,但却非常痛苦。

他看不到希望。

他看不到,岐周何时才能取代殷商。

一想到这几十年的努力,都没能成功,姬昌就心如刀绞。

他的心很痛!

他想要复仇,却不能!

他吐血了。

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绝望。

姬发和姜尚都是一经。

这不是个好现象。

姬昌八十二岁了,已不再巅峰。

这次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他们担心,姬昌挺不过这个打击。

担心是没有用的。

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去医治姬昌。

姬昌的眼神空洞,神情萧索。

姬兰被派去照顾姬昌。

但是并没有缓解问题。

姬昌太执着了。

他活了八十二年,放不下的东西,太多。

太多太多。

他精神恍惚,思绪乱飘。

自言自语,已是家常便饭。

时不时一口鲜血吐出,则让姬兰手忙脚乱。

越是坚持的人,在崩溃的时候,就越惨烈。

姬昌,就像一块最坚硬的铁石,发生了由内而外的崩裂。

这位岐周之虎,陷入了深重的危机。

明月庄园里的直播还在继续。

戴明月和云商两个人编写了一个脚本,定时发言提醒观众们打赏。

而他们自己则在房顶跳舞……

当戴明月和云商再看向留言栏的时候,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姬昌这是后悔了吧,后悔与殷商作对,后悔悖逆天道。”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他推演了一辈子天道,却不如商伯推得明白。”

【分析的整个发展和运作,现在都可由机器完成】:“商伯还是厉害啊!一下子就看到了天机所在1”

【一旦理解变量在编程中的用法,就可以说理解了编程的精髓】:“天道在商不在周。”

【语言只是科学的工具】:“壮哉!我殷商王朝!”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此刻,我为殷商自豪!”

【在非常重要的事情上,最要紧的并非真诚,而是格调】:“我为殷商骄傲!”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殷商,以最坚决的手段,打击了侵略者!”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殷商,捍卫了领土完整!”

【如果那是真的,那就可能是真的;如果那曾经是真的,它就是真的过;但既然现在它不是真的,就说明现在它是假的。这是逻辑。】:“殷商,不愧是世界第一大国!”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这就是大国风范。”

【我们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但我们假装不知道】:“姬昌以卵击石,下场是可以预见的。”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姬昌太狂了。”

【语言只是科学的工具】:“不仅狂,还自大。”

【分析的整个发展和运作,现在都可由机器完成】:“这样的人,没有一点自知之明,逆天而行,终是土灰。”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姬发也不咋的。”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是岐周不行。”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嗯,是硬实力上的差距。”

【一旦理解变量在编程中的用法,就可以说理解了编程的精髓】:“殷商有二爷,有飞廉。”

【分析的整个发展和运作,现在都可由机器完成】:“二爷还是牛逼。”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飞廉真是一员凶将!”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大商第一凶将!”

【在非常重要的事情上,最要紧的并非真诚,而是格调】:“天下第一凶将!”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天下第一凶将!”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天下第一凶将!”

【如果那是真的,那就可能是真的;如果那曾经是真的,它就是真的过;但既然现在它不是真的,就说明现在它是假的。这是逻辑。】:“天下第一凶将!”

【一旦理解变量在编程中的用法,就可以说理解了编程的精髓】:“天下第一凶将!”

【如果那是真的,那就可能是真的;如果那曾经是真的,它就是真的过;但既然现在它不是真的,就说明现在它是假的。这是逻辑。】:“不过,姬昌卷土重来,犹未可知。”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没可能的。”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是啊,看看姬昌都啥样了?”

【分析的整个发展和运作,现在都可由机器完成】:“姬昌不行了。”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他不该挑衅殷商。”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做个殷商的忠臣多好,偏偏要当反贼!”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他这个反贼,很不成功。”

【一旦理解变量在编程中的用法,就可以说理解了编程的精髓】:“没赢过一次。”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全败。”

【一旦理解变量在编程中的用法,就可以说理解了编程的精髓】:“没有造反的实力,还是不要造反的好。”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说得好。”

【在有经验的人看来,书的内容必须清晰而正确,这是另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姬昌是岐周之虎,但撼不动伟大殷商!”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没错。”

【分析的整个发展和运作,现在都可由机器完成】:“伟大的殷商!”

【我们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但我们假装不知道】:“伟大的殷商!”

【一本书必须按恰当的顺序来讲解恰当的主题,这是最起码的要求】:“伟大的殷商!”

岐周流传着姬昌病重的消息。

虽然姬发和姜尚多次辟谣,但收效甚微。

一天。

姬昌突然看见,看见一头猛虎在宫殿里踱步。

猛虎踱步。

很玄幻。

姬昌看着那头猛虎在王宫里迈着优雅的步伐,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恐慌。

“我活了82岁,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猛虎说话了!!

猛虎飞走了。

姬昌想靠近去看一看,猛虎却飞走了。

八十二年。

八十二年的风雨兼程,没有换来春暖花开。

岐周之虎,离开了。

殷历544年,岐周失去了它的父亲。

姬昌,死了。

殷商三十年

殷商三十年

作者:初等变换类型:科幻小说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