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35章 晚节不保

时间:2021-01-14 11:20:56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本网提供更多了初等变换创作的科幻小说《商朝二十年》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35章 晚节不保在线阅读。姬昌和姬发惊魂未定。。

>>>《殷商三十年》章节目录<<<

第235章 晚节不保小说

岐周国都。

姬昌和姬发惊魂未定。

他们总算是跑回来了。

太可怕了!

飞廉,还是那个大商第一凶将!

太凶了,太凶了!

虽然姬昌最早是败在子仲手里,准确地说是两次败于子仲之手,但是,最令他害怕的,却是飞廉。

当年,他被名不见经传的子仲挡在孟津城外。

那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他一天天坚持着,就在他即将迎来转机的时候,飞廉来了。

飞廉突然降临战场,仅凭几千士兵,就把岐周数万军团冲撞得七零八落。

至今想来,姬昌都不寒而栗。

那是他与大商第一凶将的第一次交手。

一败涂地。

面对大商第一凶将,他的岐周兵团毫无招架之力。

是飞廉,让所有人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

那个被称为殷商战神的男人,重新定义了战争为何物。

随后,岐周兵就闻飞廉之名而丧胆。

恐惧,不会骗人。

即使姬昌嘴上说着岐周无所畏惧,也无法抑制身体上的颤抖。

当大商第一凶将降临战场,就意味着审判的到来。

数万岐周兵团,顷刻间全面崩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殷商,仅凭飞廉一人,就能死死压住岐周。

这是殷商的实力!

也是岐周的悲哀。

天道在商不在周。

这句话真没有说错。

想他姬昌奋斗了一辈子,熬过殷商两代天子,却还是无法取而代之。

取而代之。

这是岐周历代君主的心愿。

他们,也想成为天下共主。

像殷商天王那般风光无限。

谁还没有出人头地的梦想呢?

虽然这个梦想很俗,俗不可耐,但是,岐周的君主们,也是一群俗人。

他们,还是没能脱离这个低级趣味。

折腾个啥呢?

到头来还不是入土为安?

都是身外之物,何必强求?

姬昌不止一次劝说过别人,但他从来没有劝过他自己。

他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执拗。

冤冤相报何时了?

这是姬昌经常对别人说的一句花。

姬昌自封仁德明君,不止一次地解决诸侯、人民的纷争。

他常常劝说结下仇恨的双方化解恩怨。

冤家宜解不宜结。

这也是姬昌常常说的一句话。

可是,换到姬昌自己,就完全不一样了。

姬昌,绝不会放下杀父之仇!

姬昌,绝不会放弃取殷商而代之!

岐周姬家,几代人的梦想,绝不能舍弃!

这份梦想,已经融进他们的血液、刻进他们的骨头里。

死心不改。

纵然死亡,也要怀抱这样崇高的使命。

放弃,从来就不在姬昌的字典里。

可是,他却劝别人放弃……

这是双标吗?

是的,这就是典型的双标。

仇怨,在别人身上,当然是可有可无的。

如果是自己的仇怨,那就遵从自己的内心。

“发儿,飞廉没有追杀过来吧?”

“没有,父亲。”

“那就好。”

姬昌放松了一些。

他眺望了孟津方向,确认没有殷商的兵马杀过来。

实际上,姬昌不用问就知道飞廉没有追杀过来。

虽然他已经82岁了,但他还不聋。

即使他的听力有所下降,也不会听不见战场可怖的呐喊。

他会这样问,只是因为他紧张。

他不怕死,他不怕死。

谁又不怕死?

他无所畏惧,他无所畏惧,他无所畏惧……

谁又无所畏惧?

姬发现在也是心有余悸。

他差点就死在孟津城下!

战争,真是太凶险了。

虽然开战的时候很爽,但是打了败仗之后,就不爽了。

姬发心里很郁闷。

他怎么就过不去孟津这道坎呢?

他感觉,孟津就像一座大山,横亘在他面前,阻挡着他继续前进。

“父亲,殷商的装备太好了。”

“他们的装备,的确要比咱们岐周的装备好。”

“他们拥有天下最好的武器。实力比我们强一些,也在预料之中。”

“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在劣势,就是去拼的。”

“是的,我们一开始就是去拼的。”

“这本来就不是百分之百的把握。”

“不是百分之百。”

“我们渴望胜利,但是失败的概率更大。”

“相比于殷商,我们的确是更容易失败。”

“我们的武器没有他们的武器好。”

“我们的兵力也没有他们的兵力多。”

“我们的后勤保障也没有他们的好。”

“他们竟然在交战前每天吃大餐!”

“殷商有钱,我算是领教了。”

“殷商太有钱了。”

“失败乃成功之母,我们再接再厉。”

姬昌和姬发不断讨论,紧张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

他们终于发现,导致他们战败的原因有很多。

比如,不如殷商的兵器先进,不如殷商有钱,不如殷商兵多等等。

既然找到了失败的理由,就没必要太难受了。

他们的失败,是种种原因造成的。

并不是他们的错误。

然而,有人不这么认为。

首先,殷商人就认为,岐周战败的苦果,都是姬昌一手造成的。

“姬昌那个大傻逼!坐了十几年牢,终于被放出来了,却还是不知悔改!他这是不把岐周折腾灭亡不罢休啊。”

“姬发那个娘娘腔,没有一点主见!老家伙姬昌说开战就开战,他这个当儿子的,也不知道管管!”

“岐周,还是姬昌的天下。姬发小儿,难成大器。”

“姬昌现在不是岐周之主了,是岐周国父。”

“岐周国父?好牛逼啊!这么说,姬昌在岐周还升官了?”

“姬昌真是厉害!做了十几年牢,地位还是这么高!还能在岐周升官!”

“升啥啊升官?升个屁的官!”

“岐周国父唉,难道不比岐周之主大多了?”

“打个球!”

“怎么会大个球呢?”

“岐周国父算个吊!”

“额……话说,岐周国父,难道不是比岐周之主厉害一些吗?”

“岐周国父,只是一个虚职罢了,没有实权的。”

“真的吗?姬昌这么叼,竟然在岐周被架空了?”

“这有什么可意外的吗?”

“难道不意外吗?”

“姬昌都坐了多少年牢了?”

“也就不到二十年吧。”

“姬昌在牢里,还能继续统治岐周?骗鬼呢?”

“也对。姬昌在牢里,统治不了岐周。话说,姬发还真是大胆,竟然敢抢他老子的王座!嗯……我不禁对姬发小儿高看一眼。”

“姬发小儿有啥不敢的?他不是先多了姬考的权杖吗?”

“对啊,那几年,姬考是岐周之主,但却在朝歌赎罪。也就是说……”

“是的,姬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弑兄夺位,逼宫老统领,恶贯满盈!”

“兄弟,说话注意点。姬考不是姬发杀的。”

“这有什么意义吗?懂不懂夸张手法和语义迁移?”

“我……这咋又开始上语文课了呢?”

“不管怎样,姬昌在岐周现在就是个花架子。”

“好好好,我信。不过,相信很多人,还是相信姬昌是岐周的最高领主。”

“这就是很多人的愚蠢和无知啊!”

“那么,这场战争。实际上是姬发发动的。但是,姬昌的名气太大了。姬发的失误,恐怕只能由姬昌来背了。”

“一点不错。现在,到处都是骂姬昌的,你见谁去骂姬发小儿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不过,骂的也对。姬昌,本也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个我信。王座之上,没好人。”

“姬昌,就是个穷兵黩武的主儿!他儿子姬发,也是。”

“对,穷兵黩武!你看看岐周,都成什么样了?还是一天天地,净知道打仗!不可理喻!”

“嘿嘿,这正是岐周穷兵黩武的原因啊。除了打仗,他们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除非推翻姬家的王座。”

“天要亡岐周,必要使其疯狂!”

“对,这是天意!伟大的商伯说过‘天道在商不在周。‘”

“天道在商不在周,岐周注定要自取灭亡!姬昌,以前是多么好的人设!帝乙时代,对殷商赤胆忠心!”

“是啊,先亡曾这样评价姬昌:‘西伯侯的忠诚,千古无二。‘”

“可是,姬昌终究辜负了先王的期许。”

“要说,天子对姬昌真算是仁至义尽了。像姬昌那种战犯,直接处决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天子宅心仁厚,非但不杀姬昌,反而好吃好喝的养着他,最后又把他放了。”

“要不怎么说姬昌是小人呢!”

“姬昌这种人,就是不要好!”

“如果我是天子,早就把姬昌杀了!杀了!”

“杀了姬昌!留着这个祸害干什么?留着过年?”

“姬昌的八十多了,还是这么厉害,太有本事了!太大本事了!忠诚的岐周之虎,最终还是晚节不保。看看他都做了什么?”

“姬昌晚节不保。让天下人看清了他这个小人的嘴脸!”

殷商人的话很难听。

这很正常。

对于敌人,如果饱含同情和爱护,就太不正常了。

况且,殷商人仅仅说出了事实而已。

姬昌,一生好战。

说好听的,是好战。

其实,就是穷兵黩武。

他的儿子姬发,和他一个样。

姬考,虽然好些,但这个唯一可能带领岐周走向幸福的人死了。

天妒英才,不妒恶魔。

上天容不得才华横溢的天才,反倒是对无恶不作的恶魔青睐有加。

天才通常不得好死。

恶魔常常得以善终。

这就是天道。

天道,强者为尊。

恶魔,比英才更强。

所以说,恶人更有魅力,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仅是殷商人,就连岐周人,也对姬昌不满。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姬发不满,但最后,都是对姬昌不满。

这背后是谁在操控,非常明显。

姬昌是国父,在岐周名气最大,然而不掌权。

但是,不掌权的姬昌,却要为姬发背黑锅。

这就是生活。

真相,有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活好当下。

一时的忍辱,就是受辱了,永远也追不回来了。

生活就是这样。

忍一时,往往就是忍一世。

退一步,往往就是退一世。

生活像弹簧,你弱它就强。

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

即使败,也要保持优胜者的风度。

如果无法避免死亡,那就死得更有尊严,更有骨气,更有价值。

戴明月和云商在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

他们并没有对姬昌发表任何评论。

但是,29世纪的观众确对姬昌指摘不断。

因为,姬昌,真是一个很有问题的人。

说姬昌是问题君主,也不为过。

【我喜欢初等变换】:“姬昌穷兵黩武的小人!”

【初等变换求抱抱】:“姬昌,小人也。”

【我家的初等最可爱】:“穷兵黩武的独夫,不值得可怜。”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醉里挑灯看剑】:“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我喜欢初等变换】:“梦回吹角连营。”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八百里分麾下炙。”

【我喜欢初等变换】:“五十弦翻塞外声”

【我喜欢初等变换】:“姬昌落后于时代,与时代脱节了。”

【收手吧,姬昌!】:“姬昌与时代脱节,实他坐牢太久了。”

【我喜欢初等变换】:“现在是和平与发展的主题。”

【姬昌晚节不保】:“所以说,闭门造车,不行。”

【初等变换求抱抱】:“这不是姬昌的错,是姬发。”

【醉里挑灯看剑】:“姬发是主要责任人。”

【我家的初等最可爱】:“嗯,这一次战争是姬发搞的。”

【初等变换求抱抱】:“对,应该骂姬发。”

【我喜欢初等变换】:“但是,姬昌也脱不了干系。”

【初等变换求抱抱】:“姬昌是推波助澜。”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始作俑者。”

【我家的初等最可爱】:“还是殷商牛逼1”

【我喜欢初等变换】:“殷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初等变换求抱抱】:“殷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殷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喜欢初等变换】:“我的殷商,我来守护!”

【初等变换求抱抱】:“我的殷商,我来守护!”

【收手吧,姬昌!】:“我的殷商,我来守护!”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我的殷商,我来守护!”

【收手吧,姬昌!】:“感觉殷商还是燃啊。”

【我喜欢初等变换】:“煌煌殷商,天命所归。”

【初等变换求抱抱】:“殷殷成商,天命玄鸟。”

【我家的初等最可爱】:“殷商,以武立国!五百年不败!”

【我喜欢初等变换】:“殷商,至今不败!”

【初等变换求抱抱】:“不败!”

【我喜欢初等变换】:“不败!”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不败!”

【我喜欢初等变换】:“二爷和飞廉还是厉害。”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嗯,二爷真是把孟津扛在肩上的男人啊。”

【我喜欢初等变换】:“殷商二爷”

【初等变换求抱抱】:“殷商二哥”

【我喜欢初等变换】:“二哥”

【我家的初等最可爱】:“二爷”

【姬昌晚节不保】:“殷商,以武立国!五百年不败!”

【我喜欢初等变换】:“殷商,至今不败!”

殷商三十年

殷商三十年

作者:初等变换类型:科幻小说状态:连载中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