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闪亮归来的小舅子阁下

时间:2021-02-24 05:09:57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当日中午,米尔德上尉终于等到在维耶纳市的家里等来从空间站赶回的父亲。 父子两人钻到波拿巴少将的书房,迅速,书房里便传闻波拿巴少将的惊叫声。 “他化为灰飘走了?你没没看错吧?” 米尔德上尉地说:“不在场的不只我一个人,我们都

>>>《第四帝国之鹰》章节目录<<<

第10章 闪亮归来的小舅子阁下小说

当天傍晚,波格德上尉终于在维耶纳市的家里等来从空间站返回的父亲。

父子两人钻进波拿巴少将的书房,很快,书房里便传出波拿巴少将的惊呼声。

“他化成灰飘走了?你没看错吧?”

波格德上尉说道:“在场的不止我一个人,我们都看到他一瞬间变成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人,然后从窗户仰身翻出去,在天空中化成白灰。你没看到当时那个场景,实在是太可怕了。”

波拿巴少将坐在书桌后面的靠背椅上,皱着眉头,手里拿着只铅笔转来转去。

“父亲,你说我们和他之间的承诺还需要兑现吗?”

转动的铅笔急停,波拿巴少将攥着铅笔问道:“你觉得应该继续兑现吗?”

“我觉得应该继续兑现,他走前特意叮嘱过我,让我们两个要守信,还说过他会回来的。”

波拿巴少将点头说道:“我也认为应该继续兑现承诺,不过却不是因为他会回来。”

波格德少将不解地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波拿巴少将说道:“首先,他说的对,做人要有诚信。他救过你的命,我们波家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直觉告诉我,他不是坏人,所以我才很干脆的和他做交易,虽然这样做违背纪律。其次,我怀疑他不会回来,因为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而是躲在某个角落在监视我们。”

“为什么这么说?”

“你和我说过,他会催眠术,而且很厉害,还可以进行群体性催眠。我现在严重怀疑,今天上午,你和那些矿工都中了他的催眠术,才会认为他变成灰飞走了,你看到的很可能是催眠术作用下的幻觉。”

波格德上尉恍然大悟,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

“我怎么没想到,是有这种可能,人怎么可能会化成灰飞走呢?这不科学。幻觉,这一定是我中了他的催眠术产生的幻觉。”

波拿巴少将接着分析道:“不仅是你,那天我很轻易地就答应和他做交易,现在回想起来,应该也是中了他的催眠术。为了个人利益而违背纪律,这不是我的办事风格。这个人真是太可怕了,幸好他不是坏人。至于他究竟想要干什么,我们只能靠猜测了。”

“他说过,将来如果我遇到吓个半死的事情,那就是他回来了,到底会是什么事情呢?”波格德上尉陷入沉思。

两天后,临近凌晨六点钟,维耶纳市北方,莫尼黑市东南郊外,火葬场的五号灵堂里。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坐在椅子上哭的前仰后合,扯着嗓子喊道:“我们陈家是造了什么孽啊,我儿子和儿媳只给我留下这么一个孙子,就这么没了。老天爷不开眼啊,你收走我儿子和儿媳妇,还要收走我孙子,我也不活了,你把我也收走吧。”

银发老太太正是陈舒和陈道姐弟两个的奶奶,陈舒和元元一左一右站在老太太身边,带着通红的眼睛和满脸的泪水,泣不成声地安慰老太太。

戈胖子见三个女人哭的厉害,急忙走到陈舒身边,沉痛地轻拍陈舒的肩膀。

陈舒转身将头埋到戈胖子的肩膀上,肩膀一动一动,嚎啕大哭起来。

戈胖子轻抚着自己老婆的肩膀,低下头轻声对奶奶说道:“奶奶,您老人家节哀,别哭坏身子。”

奶奶听戈胖子劝自己,哆嗦着伸出手说道:“小霖啊,老天爷不长眼啊,老天爷不长······”

话说到一半,两眼突然向上一翻,奶奶的身体软绵绵地歪向一边。

戈胖子急忙伸手扶住奶奶,站在一边的元元也伸手帮忙。

“奶奶,奶奶,你怎么了?”元元喊道。

“奶奶,奶奶·····”戈胖子也低头对奶奶喊道。

奶奶的昏迷立刻在灵堂里引发一场躁动。

“快叫救护车。”

“老太太这么大岁数,就不应该让她来。”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灵堂里顿时乱成一团。

救护车很及时地赶到,众人配合医生和护士用担架把奶奶抬上车。

戈胖子跟着担架来到救护车旁,对陈舒说道:“灵堂里没有亲属在不合适,你跟着救护车去医院,我留在这里。”

看着远去的救护车,戈胖子苦着脸说道:“这都是什么事啊?”

戈胖子沉浸在苦恼和悲痛中,却不知道,灵堂棺材里自己小舅子陈道的尸体微微抖动,双眼猛然睁开。

好冷,冻死我了。

陈道转动眼睛,很快察觉到自己已经成功地和小舅子陈道的灵魂融合成功,完全掌握这具身体的控制权,现在正躺在棺材中。

大前天,自己当着戈胖子四人的面兵解成功,化为灰灰。

他们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却不知道自己一缕元神直飞医院,在戈胖子的小舅子身上夺舍成功,重获新生。

只是棺材的冷冻功能太强大了,自己的身体又太过于虚弱。

现在是夏天,为了怕尸体腐坏,棺材的冷冻功能马力全开,透骨的寒意穿透皮肤,一直冷到陈道心里。

不行,我得赶快出去,不然要被活活冻死在这里。

陈道艰难地抬起右手,放到棺材盖上用力向上推,却没有推动。

左手跟着放到棺材盖上,陈道鼓足力气,猛一用力,将棺材盖推翻出去。

“咣当”一声,棺材盖掉落到地上,瞬间吸引了灵堂内所有人的目光。

灵堂内此时静的一根针掉落都能听得见,诧异、惊惧、疑惑的目光汇集到棺材上,众人就看到敞开的棺材里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接着,又是一只苍白的手伸出棺材。

两支苍白的没有血色的手左右一分,抓住棺材两侧,一个身影直挺挺地从棺材中坐起。

一瞬间,灵堂里所有人的脸色变得跟那两只手一样苍白,有些人已经开始悄悄退向灵堂大门。

元元更是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紧盯着棺材里上半身坐起的那个身影。

我靠,身体都冻僵了,坐起来都这么艰难,真是太痛苦了。

一个坐起身的动作几乎耗尽陈道所有的力气,陈道感受着身体上传来的刺骨寒意和僵硬的痛苦,呲牙咧嘴,慢慢转动脖子,斜着眼睛看向左侧灵堂里的众人,想要找个人来帮忙搀扶自己。

灵堂里的众人看到棺材里坐着的“尸体”面色苍白,面目狰狞,呲牙咧嘴地扭头看向自己,恐慌瞬间蔓延到所有人的心中。

无边的恐惧中,不知道是谁先喊出萦绕在所有人心头的那句话。

“诈尸了······诈尸了······”

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灵堂里的人再也坚持不住,纷纷掉头,一窝蜂地向门外跑去。

火葬场丧葬大厅门外,辛德勒和黎叔站在门前台阶上,一人手里夹着一支香烟,面目忧愁。

辛德勒叹着气说道:“五年前,就是陈道考上大学那个暑假,戈胖子的岳父和岳母出了车祸,陈爷爷听到噩耗,当时就脑溢血发作,没能救过来。一晃三年过去了,他们全家好不容易才走出那段过往,陈道又被人打成植物人。现在又碰上这种事,老太太刚才也进了医院,他们老陈家到底是怎么了?坏事都让他们家给赶上了。”

黎叔警惕地左右看看,压低声音说道:“自从我们从地下挖出道哥之后,到现在为止,邪门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昨天,道哥刚刚化成灰飞走了,胖子的小舅子跟着就进了棺材。一眨眼的功夫死了两个叫陈道的人,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这更邪门的事情。”

辛德勒捋着自己的小胡子说道:“说实话,自从道哥飞走之后,我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的,总感觉要出什么事。他可是亲口说过,如果我们将来要是遇到什么吓个半死的事,那就是他回来了。你说会是什么事呢?”

黎叔跟着哀叹道:“是啊,会是什么事呢?我也很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黎叔话音刚落,大厅的正门忽然冲出两个人。

两个人急匆匆跑出大厅,三步两步跑下台阶,嘴里紧张地念叨着:“诈尸了,诈尸了·····”

黎叔盯着那两人的背影,笑着对辛德勒摇摇头:“听到他们说的是什么吗?诈尸。这大白天的谁诈尸啊?”

辛德勒皱着眉头盯着那两人的背影,转转眼睛,忽然说道:“不对,那两个人看着眼熟,我好像在灵堂里见过。”

“嗯?”黎叔瞬间瞪圆眼睛。

“诈尸了,诈尸了······”喊叫声自大厅里传来,一同传来的还有隆隆的奔跑声。

人群冲出丧葬大厅,慌乱着在两人眼前跑下台阶。

辛德勒盯着四处奔逃的人群说道:“里面有好几个人我在灵堂里见过,他们是来参加陈道告别仪式的,诈尸的该不会是陈道吧?”

两人惊恐的眼神看向骚乱中的丧葬大厅。

大厅内陈道的灵堂里,陈道用尽全身力气,硬撑着棺材慢慢站起身。

这个棺材里的制冷设备还在运作,自己得赶紧离开。

陈道抬起僵硬的双腿迈出棺材,拖着冻僵的身体左摇右摆,咬牙切齿地向灵堂门口走去。

身体冻僵的滋味真的不好受,走个路都这么困难······咦!陈道眼角忽然看到一个人。

元元,她竟然没跑。

陈道摇摇摆摆,走向跪坐在地上发呆的元元。

扶着椅子,陈道艰难地弯下腰,抬起右手伸向双眼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元元。

轻轻擦掉元元脸上的泪水,陈道轻声说道:“你是元元吧,别哭。”

“啊。”

陈道右手落到她脸上的一刹那,元元身体猛地哆嗦一下,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元元,别哭。扶我一把,我想出去晒晒太阳,我冷。”

“陈道,你······你诈尸了?”

“是,我诈尸了。不,不是,先不说这个,先扶我一把,我冷,我想晒晒太阳。”

“啊,晒太阳,晒太阳,来。”元元说着站起身,抓住陈道的右手搭到自己肩膀上,架着陈道走出灵堂,穿过空无一人的丧葬大厅走廊,向大厅正门走去。

丧葬大厅门外,黎叔和辛德勒躲得远远的。

“警察说他们很快就到,先让保安进去看看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六个火葬场保安站在两人身后瑟瑟发抖。

“你们家的人诈尸是不是?你得跟着我们一起进去,你得负责。”一个保安指着戈胖子说道。

戈胖子说道:“你胡说什么,你们自己进去,这是你们的职责。”

辛德勒说道:“别吵了,还是等警察来再说吧。咱们再等一等。”

“别吵,你们看,有人出来了。”一个保安指着大厅正门说道。

众人急忙向大厅正门看去,就看见一男一女两个人,相互搀扶着慢慢走出大厅。

看到身体僵硬,走路姿势怪异的陈道,黎叔瞠目结舌,嘴里下意识地小声念叨着:“我勒个去,陈道竟然真的诈尸了。”

元元搀扶着陈道,一步步走下台阶,向众人走来。

陈道每向前走一步,众人下意识地向后退一步。

元元看到众人后退,急的大声喊道:“陈道活了,你们快来帮我一把。”

“活······活了,陈道活了。”戈胖子略一犹豫,小心地走到陈道身边。

“胖······姐夫,扶我一把。”

听到陈道叫自己姐夫,戈胖子一下子激动起来。

“陈道,你真的活了,真是太好了,老天爷开眼了。你现在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陈道说他冷,他要晒太阳。”元元说道。

众人这时也反应过来,大着胆子纷纷走上前来,把陈道围在中间询问。

“呜呜·····”警车鸣着警笛冲进丧葬大厅门外的广场停下,三个警察跳下警车,面色严肃地分开人群。

“刚才是谁报的警?刚才是谁报的警?大白天的,你们说谁诈尸了?真是太不像话了。”

黎叔急忙指着陈道说道:“是我报的警,诈尸的人在这呢,不,不是,是人死了又活了,在这晒太阳呢。”

听黎叔这么一说,三个警察的脸色变得更严肃了。

“到底什么情况,你说清楚些。”

黎叔和保安们七嘴八舌说出事情的经过,三个警察脸色才变得好看些。

“他身体现在看起来很虚弱,还是先送他到医院检查检查吧。”一个警察好心地说道。

“咱们这就去医院,让大夫给你检查检查身体。”戈胖子说道。

去医院的路上,轿车车后座上,元元让双眼紧闭的陈道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就听到前排副驾驶座上,戈胖子对着手上的天讯说道:“对,对,老婆,你没听错,陈道活过来了,坐在我身后呢。我们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没骗你,我说的是真的。”

第四帝国之鹰

第四帝国之鹰

作者:恶鬼福多类型:军事小说状态:连载中

浩瀚的宇宙中掩藏着无数我们的文明:拥用最强大皇家海的英格玛帝国,名副其实战斗民族的苏伦特联盟,拥用实力雄厚工业潜力和资金的米帝奇合众国······地球我们的文明步入星际时代,与这些我们的文明避无可避避免出现地突然发生剧烈地的碰撞。当地球人类正面临非常大的生存危机,我们的文明基本上出现断裂时,一个强“超级星”号采矿驳船的会议室里,陈道趴在桌上,左手拿碗,右手拿勺,呼噜呼噜大口喝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