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501【下】

时间:2021-04-09 02:03:29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胖爷我的闹钟啊,你这个血煞孤星啊,胖爷我上辈子怎么滴你呢?你这么对我啊!”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捡起地上的碎片,望着床上依旧能保持扔出状态的眼镜梗咽道。“咳咳,胖子不要吵了”子午气喘气喘如牛的说着。“子午你没事儿了吧?”胖子擦干眼泪,望着像死人像的“滴滴滴~~~”闹钟非常不应景的想了起来,声音是那么让人不愉快。“啪~”一个枕头无情的将桌上的闹钟砸倒在地,摔得粉碎。“闹钟,胖爷我的闹钟啊,你这个天煞孤星啊,胖爷我上辈子怎么滴你呢?你这么对我啊!”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捡起地上的碎片,看着床上依旧保持扔出状态的眼镜哽咽道。“咳咳,胖子别吵了”子午气喘吁吁的说着。“子午你没事了吧?”胖子擦干眼泪,望着像死人一样的子午。“没事,昨晚精气用尽,虚脱了”子午手臂搭着额头说道。“哦,这样啊”胖子心口一块石头放下。“咚咚咚~~~”宿舍门被敲响,惊吓到一群伤痕累累的病患。“谁,谁啊?”胖子结结巴巴的喊道。子午望着门口,齐鸾紧握双拳死死盯着门口,眼镜趴在床上手里拿着利刃。“我是你们的导师,宫慕蝶,你们已经两天没来上课了,我来看看你们”门外悦耳动听的声音解释道。“哦”胖子应了一声,看了一眼他们,便去开门。齐鸾用被子严严实实的捂在满是鲜血与污垢的衣服上,眼镜将利刃入窍躲进被窝,子午胡乱用手擦着脸上的血迹发现血已经干涸擦不掉便急忙用被子遮盖着脸。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卿卿佳人,玉貌花容,明眸皓齿,如月里嫦娥般国色天香。胖子一呆,然后便一脸花痴相。“老师好,老师好漂亮啊,老师请进”拉着宫慕蝶进入宿舍,全然不管宿舍里还有三个活死人。“他们怎么了?”宫慕蝶惊讶的望着躲在被窝里的三个人。“老师你别管他们,他们有病,老师你坐,站着累”胖子花痴的搬来凳子。被窝里的三人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冲出来将胖子打一顿。“重色轻友”被窝里三人似心有灵犀一般说出了同样一句话。“咳咳,那个,那个老师你来干嘛的啊?”胖子耳朵尖,听到了他们说的话,不由胖脸一红,打着哈哈问道宫慕蝶。“你们已经三天没来上课了,所以我来看看,毕竟我是你们的导师”宫慕蝶看着胖子说道。“谢谢老师关心,他们只是,只是,嗯,生病了,病的不轻,休息几天就好了,水土不服”胖子小眼打着转,辩解道。“哦?!那好吧,你们好好休息,休息好了赶紧来报道上课,不然可会被扣学分的哦”宫慕蝶可爱的对着躺在床上的三人说道,声音如仙乐一般动听。“嗯嗯”胖子又犯起花痴,留着哈喇子点头道。“那我先走了”“老师再见,老师再来”胖子摇手望着宫慕蝶曼妙的背影兴奋道。。

>>>《阴阳诡录》章节目录<<<

第七章 501【下】小说

  猎师:全称赏金猎鬼师。人世间存在着为数不多的猎师。他们接取旁人所下的赏金榜,从而赚取丰厚的赏金。猎师从不过问下榜之人需要鬼做什么,猎师只负责捉缉鬼怪赚取赏金,所以猎师是很市侩的一群人,唯利是图,然,话不可说满,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或许你身边就有一位是钱财如粪土的猎师。

  “滴滴滴~~~”闹钟非常不应景的想了起来,声音是那么让人不愉快。“啪~”一个枕头无情的将桌上的闹钟砸倒在地,摔得粉碎。“闹钟,胖爷我的闹钟啊,你这个天煞孤星啊,胖爷我上辈子怎么滴你呢?你这么对我啊!”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捡起地上的碎片,看着床上依旧保持扔出状态的眼镜哽咽道。“咳咳,胖子别吵了”子午气喘吁吁的说着。“子午你没事了吧?”胖子擦干眼泪,望着像死人一样的子午。“没事,昨晚精气用尽,虚脱了”子午手臂搭着额头说道。“哦,这样啊”胖子心口一块石头放下。“咚咚咚~~~”宿舍门被敲响,惊吓到一群伤痕累累的病患。“谁,谁啊?”胖子结结巴巴的喊道。子午望着门口,齐鸾紧握双拳死死盯着门口,眼镜趴在床上手里拿着利刃。“我是你们的导师,宫慕蝶,你们已经两天没来上课了,我来看看你们”门外悦耳动听的声音解释道。“哦”胖子应了一声,看了一眼他们,便去开门。齐鸾用被子严严实实的捂在满是鲜血与污垢的衣服上,眼镜将利刃入窍躲进被窝,子午胡乱用手擦着脸上的血迹发现血已经干涸擦不掉便急忙用被子遮盖着脸。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卿卿佳人,玉貌花容,明眸皓齿,如月里嫦娥般国色天香。胖子一呆,然后便一脸花痴相。“老师好,老师好漂亮啊,老师请进”拉着宫慕蝶进入宿舍,全然不管宿舍里还有三个活死人。“他们怎么了?”宫慕蝶惊讶的望着躲在被窝里的三个人。“老师你别管他们,他们有病,老师你坐,站着累”胖子花痴的搬来凳子。被窝里的三人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冲出来将胖子打一顿。“重色轻友”被窝里三人似心有灵犀一般说出了同样一句话。“咳咳,那个,那个老师你来干嘛的啊?”胖子耳朵尖,听到了他们说的话,不由胖脸一红,打着哈哈问道宫慕蝶。“你们已经三天没来上课了,所以我来看看,毕竟我是你们的导师”宫慕蝶看着胖子说道。“谢谢老师关心,他们只是,只是,嗯,生病了,病的不轻,休息几天就好了,水土不服”胖子小眼打着转,辩解道。“哦?!那好吧,你们好好休息,休息好了赶紧来报道上课,不然可会被扣学分的哦”宫慕蝶可爱的对着躺在床上的三人说道,声音如仙乐一般动听。“嗯嗯”胖子又犯起花痴,留着哈喇子点头道。“那我先走了”“老师再见,老师再来”胖子摇手望着宫慕蝶曼妙的背影兴奋道。

  “哼哼”胖子背后传来三声阴笑。胖子机械式的转过头蹲在地上看着眼前摩拳擦掌的三人,惊呼“你们,你们想干嘛?”“哼哼,揍他”三人对视一眼,齐道。“哎呀,哎呀,别打脸啊”胖子被围在墙角,拳打脚踢了一顿。

  “哎呦~哎呀~”胖子蹲在墙角摸着脸上的淤青,一脸怨妇的神情望着坐在桌边讨论的三人。“哎哎哎,死胖子你别用这么恶心的眼神望着我,我要吐了”眼镜恶狠狠的对着胖子说道。“呜呜~还有没有天理了啊?”胖子以泪洗面痛苦道。“你在哭一个试试看”齐鸾捏着拳头望着胖子。“咳咳,男儿有泪不轻弹”胖子擦干眼泪,一副正经的模样坐到眼镜旁边。“昨晚”子午心有余悸的说道。“昨晚我们轻敌了,今夜必须除去此厉鬼”齐鸾皱眉肯定道。“昨晚我们已经激怒了厉鬼,看来今晚又有一番鏖战了”张泽瑞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胖子,昨晚动静这么大,外面有什么消息”子午看向胖子问道。“外面都吵翻了,说五楼的红衣女鬼准备出来找人报仇了,整个三号楼都得死光了,今早整个三号楼都搬空了,就剩几个宿舍有人了。”“没人了最好,不然碍手碍脚的”齐鸾揉着脖子说道。“免得那厉鬼伤及无辜”子午点头道。“对了,眼镜你可知道发榜的人要这厉鬼干什么”子午疑问的望向眼镜。“我只负责完成赏金榜,其余的一概不知”眼镜摇头道。“不靠谱”胖子撇着嘴说道。“我只知道发榜之人是这个学校里的一个人,不然我也不会这么轻松的来这上学”眼镜解释道。“奇怪,这厉鬼为什么至今从未离开过501呢?”子午疑惑不解。“是啊!为什么呢?”齐鸾皱起眉头思考着。“这我可知道”胖子炫耀道。“哦?!赶紧说说”子午急忙让胖子说。“畜生还护崽呢!”胖子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如此”齐鸾明悟的说道。“什么?”子午和眼镜疑问道。“那厉鬼死前是怀孕的,怨气难消,而昨天我们去看的时候厉鬼的肚子是平的,看来厉鬼生下了鬼婴,难办了”齐鸾抚额担忧道。“鬼婴”子午若有所思。“看来下榜之人想要的是厉鬼肚子里的孩子”齐鸾说道。“他要这死婴做什么”眼镜不解道。“是啊?”胖子同样不解。“鬼婴尚未成型,下榜之人人必定是一巫师,他想要炼制鬼婴。”子午解释着。“难道他想、、、”齐鸾思考着。“五鬼运财”子午突然想到。“看来是了,五鬼运财,501的鬼婴便是他的目标”齐鸾肯定道。“什么是五鬼运财?”胖子问道。“坐为山龙,向为水龙,山龙水龙各立一卦,并依法进行卦,依净阴净阳即三爻卦纳甲原理纳入二十四山,把山龙上廉贞所在之向位,将来水排于巨门位上。阳宅中,使山龙廉贞喂开门,窗等气口,使水龙巨门位有水。此即为五鬼运财。”子午耐心解释道。“看来他是需要这只鬼婴完成五鬼运财了”眼镜明悟道。“用了五鬼运财是不是就会发财啊?”胖子两眼冒着小星星的问道。“五鬼运财,不单单只是运财还有气运”齐鸾闭目说道。“看来你的赏金拿不到了”齐鸾看向眼镜。“没关系”眼镜释然道。

  时光飞逝,转眼日落西山,月明中高。月稀薄的光芒照耀在大地上,微不足道。

  “走吧”望着黑漆漆的楼梯,齐鸾对着他们三人说道。齐鸾领头,手上捻起法诀,只见左手小指从无名指背曲,中指将其勾压,拇指尖掐无名指中节,食指中指压大指上“斗”齐鸾低沉说道。即可便至501,门前还残留着昨夜的打斗痕迹,还有鲜血“闪开”眼镜高喊道。向着门内扔进六把浸染狗血的利刃。“啊~~~”厉鬼很快冲出门内,直勾勾的望着四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全身黝黑,牙齿不像人类的样子,尖细。眼珠没有白色只有黑色占满了眼珠。鬼婴抖动着全身沙哑的阴笑道“呵呵呵呵~~~我要吃了你们”向着他们挥动着小臂膀张大着腹黑的口腔。“快”齐鸾说完便扔出三张黄符纸。“三台七星斗罡”子午手里捻起了掐斗诀。眼镜从腰带上抽出一把在夜里依旧寒光闪闪的软剑,奔向厉鬼。“你们都得死”厉鬼已经发怒了,头发仰天竖起,干枯的手臂抓向前方的三人。

  “五行主五诀”齐鸾左手大拇指指甲一划四指第二节,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和戳击左手中心一转。化掌为刃打向厉鬼头上的笑嘻嘻的鬼婴。“以血祭剑”眼镜右手执剑,左手抹向软剑锋利部位,顿时鲜血沾满剑身。“啊~~~”被眼镜的剑刺中,厉鬼痛呼。看见齐鸾的手掌击向鬼婴,连忙用手挡住,一碰之下,火光四射,厉鬼手臂被斩下一大截下来。齐鸾的手滴着乌黑的厉鬼之血,看向倒退的厉鬼。“啊~~~”厉鬼发怒,恶狠狠的冲向眼镜和齐鸾,厉鬼用仅剩的一只手一把抓住齐鸾的脖子,狠狠掐住。“七星斗魁诀”子午连忙捻起斗魁诀,以舌尖之精血吐向掌心,画起符篆,劈向厉鬼。“小心”胖子看到鬼婴准备偷袭子午惊乎道。眼镜听到声音连忙抬头从左腰跨出拔出三把以精钢打造上面印刻着符篆的短小匕首扔向鬼婴,鬼婴猝不及防被击到,倒地爬行着冲向眼镜。子午手掌镇向厉鬼背部,厉鬼痛叫,扔下齐鸾向后退去。“没事吧?”子午关切的问着。“没事,赶紧去帮眼镜”齐鸾摸着脖子嗓子沙哑的说道。“嗯,胖子过来”子午对着一旁的胖子喊道。“我照顾齐鸾”胖子接过齐鸾对子午说道。子午望向一边,只见眼镜以一敌二,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子午左手大拇指掐食指第一节用起来天师诀“没事吧?”子午接住眼镜,一掌击退厉鬼和鬼婴,“没事,赶紧除去鬼婴,鬼婴一死,那厉鬼必亡。”眼镜一震软剑,便冲向鬼婴。厉鬼看到鬼婴受到伤害,连忙挡在眼镜与鬼婴之间,就算变成鬼依旧存在的母爱。“唉~天道无情啊!”子午感慨一声,甩出十帝钱。

  看着打斗的激烈,一旁的胖子胆战心惊。“几点了?”齐鸾问道。“马上十二点了”胖子看着手表回答道。“不好,阴阳两界的通道即将打开,到那时候厉鬼必定更加凶狠,幸好今夜月光没照到这边”齐鸾心悸不已。齐鸾捻起印诀,鬼玺出现在手掌,“执掌鬼玺,以令阴兵,借调黑白,已破妖鬼”。“轰~”一声巨响,地面出现了漩涡,刹那间,一黑一白出现在齐鸾面前。“以鬼玺号令地府黑白无常”。手执哭丧棒的黑白无常微微弯腰。“令:捉拿鬼婴”齐鸾指着一旁激战的他们高喝道,随即口吐鲜血。黑白无常瞬移到战场之上,分开他们,望着厉鬼与鬼婴,挥舞着哭丧棒。厉鬼抱着鬼婴,瑟瑟发抖。黑白无常一招手便抓住鬼婴,厉鬼惊叫不已。冲着黑白无常叫喊着。却无可奈何。鬼婴被黑白无常牢牢抓住,动弹不得。“快,趁机除掉厉鬼”齐鸾对着子午和眼镜喊道。子午与眼镜对视一眼,相互点头冲了上去。眼镜从背后拿出一把劲弩对着厉鬼的心脏。子午捻起杀鬼诀“破”。“啊~~~”厉鬼被击中心脏位置痛叫不已。子午一掌杀鬼诀破了厉鬼额头的煞气。厉鬼倒地慢慢的闭上眼睛,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望向鬼婴,伸出手在虚空抓了几下。子午望见这么一幕,不由悲哀。厉鬼逐渐消失。灵魂的消失意味着彻底的死亡。

  “噗~”齐鸾吐血一口,鬼玺落地,黑白无常瞬间消失,鬼婴落地爬向厉鬼消失的地方,哭泣着。“齐鸾你怎么了?”子午跑过来急忙问道。“我用十年寿命以鬼玺为媒介,招出地府黑白无常、、、”还未说完便倒在地上。“齐鸾,齐鸾”胖子摇着齐鸾。“别摇了,照顾好齐鸾”眼镜对着胖子吩咐道。“子午,麻烦还没解决呢”眼镜看向一旁的鬼婴。眼镜拿出弩箭装在弩弓之上对准鬼婴,“真的要这样吗?”子午于心不忍的问道眼镜。“必须除去,斩草不除根,害人害己”说完,眼镜便扣动扳机,咻的一声,弩箭射出。可就在此时,一道飓风刮出,眼镜与子午用臂膀挡住眼睛。飓风过去后,鬼婴不见了,子午和眼镜急忙跑了过去,在原地找来找去。“看来是被劫走了”张泽瑞摘下满是血迹的眼镜说道。“难道是下榜之人?”子午疑问道。“除了他还有谁”张泽瑞擦拭着镜片说道。“走吧”张泽瑞戴上眼镜说道。“嗯”子午点头道。

  “滴滴滴~”胖子手上的手表滴答叫了起来,已经十二点了。阴阳两界的道路已经打开了。

  子午和眼镜互相搀扶着,胖子背着齐鸾。一行狼狈不已的回到了404。

阴阳诡录

阴阳诡录

作者:韩月初类型:灵异小说状态:连载中

上错坟拜错鬼  是缘分但是天定  各种民间灵奇事件古老的传说你是否可以听过。我们看见的世界是否可以是真实的的世界  本书再打开一扇你可能会据说却不曾没见过的世界大门,各种奇人奇事可能会是你身边最不不起眼的的那个他。  董观行十馀里,至一水,广不数尺,流而向南。观问习,习曰“此俗所谓奈河,其源出于地府。观即视,其水皆血,而腥秽不可近”。---【宣室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