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四章 转道,幽州!(4更!)

时间:2021-05-05 05:13:31来源:醉歌泛舟文学网

第四章取道,幽州!长安,李靖府邸。此时夜色早已降临到,军伍之事也算告了一个段落,李靖难得离开了军营赶回府邸。可他刚步入府邸,就体会到府邸的气氛有些不对。等他抵达正厅时,更是见他的正妻红拂直接冲了回来,此时红拂脸上饱含焦虑……之色,眼眶泛红,仿此时夜色已然降临,行伍之事也算告了一个段落,李靖难得离开军营返回府邸。。

>>>《大唐从追踪开始》章节目录<<<

第四章 转道,幽州!(4更!)小说

第四章转道,幽州!

长安,李靖府邸。

此时夜色已然降临,行伍之事也算告了一个段落,李靖难得离开军营返回府邸。

可他刚进入府邸,就感受到府邸的气氛有些不对。

等他到达正厅时,更是见他的正妻红拂女直接冲了过来,此时红拂女脸上充满焦虑之色,眼眶发红,仿佛刚刚哭过一样。

一看到李靖,她就连忙说道:“老爷,不好了,不好了,我们女儿……她,他被人绑架了。”

“什么!?”

李靖闻言,双眼顿时一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绑架?谁敢绑架我李靖的女儿?而且朝歌自幼习武,寻常蟊贼怎么能绑得住她?再说她下午离开军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李靖着实难以相信,在长安境内,还有人敢绑架自己的女儿,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红拂女说道:“是侯亮派人过来说的,他说他与朝歌从军营一起返回长安的路上,忽然遇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人,那个人功夫十分的高,朝歌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控制住了,现在他们去了哪里,根本就不知道。”

李靖一听侯亮派人传话,脸色终于变了。

他是知道侯亮与李朝歌一起离开的事情的,难道自己的宝贝女儿,真的遇到危险了。

他连忙说道:“来人,立即传令下去,去……”

“老爷。”

李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李府的管家忽然走了过来,他递给李靖一封信,说道:“老爷,这是不知道谁刚刚塞进我们门缝里的信,老爷你快看看吧。”

李靖闻言,连忙撕开信封,将里面的信纸拿出,打开后,视线一放到上面,脸色就陡然一变。

“这是……”

只见信纸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欲救你女儿,孤身一人子时至城北城隍庙,过时不候。

没有落款,也没有任何其他的线索,只有这短短一句话。

红拂女也看到了信上的内容,她顿时慌了,说道:“老爷,这要怎么办啊?我们的女儿真的被劫持了。”

李靖眉头微微一皱,冷峻的脸庞上闪过一道寒芒,他说道:“竟然敢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夫人你放心,无论那人是谁,如果他敢伤害朝歌一根毫米,我定将他千刀万剐!”

说完,李靖也不卸下铠甲,直接说道:“来人,备马,城隍庙距离长安不近,我需要立即出发。”

红拂女想了想,说道:“老爷,我和你一起去吧。”

李靖摇头道:“你安心在家里等消息吧,贼人既然敢让我前往,必然有所依仗,你跟我去可能会有危险。”

“那老爷你,难道真的要孤身一人?”红拂女担心道。

李靖冷笑一声:“这是长安地界,各处都是我的兵,我岂能真的蠢到孤身一人,你放心吧,朝歌我一定会安然无恙带回来的,那个家伙,也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言罢,李靖便一甩衣袖,直接出了府邸。

他翻身上马,带着一众亲卫就快速离开了李府,可他刚走没有多久,却忽然遇到了从宫中出发的传令官。

“李大人。”

传令官一看到李靖,连忙叫了一声。

李靖见状,顿时停下了马匹,向传令官说道:“这位公公,有什么事吗?”

传令官直接下马,说道:“兵部尚书李靖接旨。”

李靖闻言,连忙翻身下马,躬身一拜:“臣在。”

传令官打开圣旨,说道:“门下,突厥忽兴兵十万犯边,今幽州危矣,故卓令李靖领兵二十万,即刻起兵援助幽州,救幽州二十万百姓于水火!”

“什么?”

李靖闻言,脸色猛然一变,突厥兴兵,幽州危矣?

幽州是大唐应对北方突厥的最为重要的军事重镇之一,一旦失守,大唐将没有门户可以守住北方的突厥,突厥便也可以大肆入侵大唐,到那时,以突厥人的残暴性格和强大的战马机动性,根本无法阻拦,整个中原大地,也必然会是一片尸山血海。

想到这些,李靖全身都不由感到一阵冰冷。

他深知突厥的可怕。

所以李靖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一拜:“臣领旨!”

传令官将圣旨交给了李靖,说道:“李大人,要速速出发啊,陛下可是万分焦急。”

李靖重重点头,说道:“让陛下放心,三日内,必解幽州之难!”

传令官得到李靖的答复,便也不再停留,直接返回宫中回命了。

李靖目光闪过一丝挣扎,而后忽然咬牙,说道:“传本将令,即刻调兵二十万,沿途各县筹备粮草,立即出发。”

“大人,那小姐……”

一个亲卫担心李朝歌,不由得担忧说道。

李靖眼中也满是挣扎,可很快,就被决绝所替代,他说道:“朝歌亦是军人,她会理解我的!”

“身为军人,若是她一人之死,可救天下万民,那就是她的福分!本将身为兵部尚书,大唐元帅,幽州有二十万百姓等着本将去救,本将……必须做军人该做之事!”

他直接翻身上马,喝道:“走!”

…………

城隍庙。

李朝歌正在烤着火,她脱臼的手臂已经被韩魂给接上了,但韩魂怕她闹事,又用绳子把她给捆上了。

嘎吱——

这时,只听嘎吱一声响起,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韩魂忽然走了进来。

他直接走到了李朝歌身旁,然后拿出匕首,将李朝歌身上的绳子割开,旋即便拉着李朝歌的手臂,道:“走!”

“去哪?你不是说要在这里等我爹吗?”李朝歌连忙问道。

韩魂冷冰冰,不带有一丝感情道:“去幽州。”

“幽州?”

李朝歌一愣:“为什么?你不等我爹了?你不是就是因为要见我爹,才抓我的吗?”

那青面獠牙的面具只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可以被李朝歌看到,在这双眼睛中,李朝歌看到了一丝疯狂与滔天的杀意。

韩魂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你爹,可以以后再见。”

“但有些人……”

韩魂摸着自己的心口,回想起那一万三千五百八十条命的仇恨,冰冷道:“必须,现在就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