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总裁

更新时间:2020-04-16 09:47:11

爱你的心依旧 连载中

爱你的心依旧

编辑:隔山隔海作者:红香绿脆分类:言情总裁 主角:李清歌顾寒城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完整版小说《爱你的心依旧》由红香绿脆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李清歌顾寒城市市,书中主要讲了:一场意外,李清歌醒来竟然重生成为顾寒城市市最不喜欢的女人。于是……李清歌暴怒:“口口声声说对我是真爱,换个皮囊就不认识了。”顾寒城市市默默垂泪,自备榴莲:“妻子,我不对,与我回家贴吧,我与儿子都不能没有你…”“那...“你欠她的,我迟早会慢慢讨回来,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所在乎的一切,我都会一点点的毁掉。”顾寒城的话如同吐着毒蛇的信子,狠狠的绕住了李清歌的脖子,让她浑身战栗不已。她愣愣的看着面前熟悉的俊颜,一瞬间觉得无比陌生,让她难以接受,“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以后会明白的。”顾寒城冷哼一声,向台上走去,他最在乎的人已经不在了,他的软肋没有了。从今天起,他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李清歌看着顾寒城的背影,想追上去问清楚,却被两个人拦了下来。“小姐,真的是您,您怎么一声不吭从医院跑出来了?”“小姐我们带您去打扮一下,这么重要的日子,可不能让别人看笑话。”“你们是谁?”李清歌确定她不认识眼前的两个人,为什么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这么奇怪?“小姐,您先跟我们去换衣服吧,大家都在看我们呢。”“是啊,有什么事情,等回家了再跟老爷夫人说吧。”……两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堆李清歌听不懂的话,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的被人拉走了。两人帮她换好衣服,化好了妆,然后带着她来到了婚礼现场。白婚纱,红地毯,顾寒城,她,结婚?李清歌看着眼前的景象,就像在做一个荒唐的怪梦。不是顾寒城和陆九儿的婚礼吗,为什么穿着婚纱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她?如果是她和顾寒城的婚礼,那为什么海报上面挂着陆九儿和顾寒城的照片,写着陆九儿和顾寒城的名字?这一定是梦,而且是一个噩梦。“有请新郎新娘!”主婚人含笑看着红毯上的新人。既然确定是在做梦,那就先不跟顾寒城计较了吧。等梦醒了,再好好跟他算账。李清歌上前一步挽住了顾寒城的手,她侧目望去,男人完美的轮廓,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整张脸深邃如刀削,俊美的无可挑剔。“顾寒城,你给我等着!”顾寒城嗤笑一声,置若罔闻,直接把她当成空气。李清歌赌气的故意走慢一步,拽他一下,顾寒城的脚步受阻,停顿了一下,在外人看来却像是新人间甜蜜的互动。顾寒城眉头一皱,阴沉着脸,警告的看了李清歌一眼。悠扬浪漫的音乐响起,两人走到了婚礼台上,主婚人宣读誓词,交换戒指,一气呵成。“顾寒城,你愿意接纳陆九儿成为你的妻子吗?”牧师读完宣誓词之后,微笑的问。李清歌紧张的望着顾寒城,不由自主的摇了摇脑袋。不要答应,不要答应,否则……否则这个梦她就做不下去了,也绝对找不到借口原谅他了。“我愿意。”毫无情感起伏的声音,却像一柄钢刀插在了李清歌的胸口。“陆九儿,你愿意承认顾寒城成为你的丈夫吗?”李清歌一片恍惚,眼前的一切变得虚幻,往事一幕幕在脑海浮现,让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看着走近她的顾寒城,李清歌忽然有一种错觉,觉得这就是他们曾经一起描绘的婚礼。台下有满座的宾客给他们送上最真挚的祝福,台上他们交换戒指,认定终生,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顾寒城会温柔的执起她的手,给她戴上戒指,亲吻她的手背,再深情的说一句,清歌,我爱你。然而眼前的画面却是顾寒城冷着脸,毫无情绪的拉过她的手,粗鲁的给她套戒指。她一急,曲起了手指问:“寒城,我是谁?”顾寒城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眼中一片冰冷,“陆九儿,你又想玩什么花样?现在知道害怕,想反悔了吗?已经太晚了。”“不…咳咳咳…”“呵呵”顾寒城很满意李清歌的反应,“陆家二小姐,是不是从来没有住过仓库,觉得很耻辱。”很好,他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羞辱她,让她明白做错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保镖听到顾寒城的命令,走过去拖着李清歌往仓库走去,顾寒城跟在他们后面,他要亲眼看着这个女人痛不欲生。直接杀了她太便宜了她,他要慢慢的看着她痛苦。地下室入口,李清歌扒住了门框,乞求的看着顾寒城,不停的摇头,怎么也不肯撒手。寒城,不要这么对我,你看着我的眼睛,你能认出我的对不对。还没下去她就感受到无处可逃的压迫感,不敢想象被关在里面,被无边的黑暗笼罩会是什么样子。看着女人乞求的表情,顾寒城满意的勾了勾唇。“陆二小姐,对新家可还满意。”李清歌松开了扒住门框的手,改成揪住顾寒城的衣袖,以前她经常这样揪他的袖子。你赶紧认出我啊,现在认出我,我还能原谅你。顾寒城看这个动作,脸色瞬间沉了几度。“放手。”他甩了几下,女人死活不肯松手。“这可是你自找的。”顾寒城眸色一沉,里面闪过一丝冷意,用力一挥手,成功将女人甩开。李清歌猝不及防,这是她第一次被顾寒城推开,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往后一仰,从楼梯上滚进了地下室。“砰”滚了两截楼梯,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发出巨大的声响。顾寒城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觉得她是罪有应得。到是两位保镖,看到一个弱女子被这样虐待,多少有些于心不忍。李清歌从地上爬起来,全身都在隐隐作痛,擦伤和淤青触目惊心,左腿动弹不得,可能伤到了骨头。她抬头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顾寒城,心就像被放在了油锅里面煎炸,难受的快要死掉了。保镖下楼检查了李清歌的伤势,汇报道:“左腿好像骨折了,需要叫医生吗?”李清歌咬着牙不吭声,不想在顾寒城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反正他也不会心疼她。顾寒城见她这么硬骨头,心里陡然升腾起几分怒气。“竟然没有摔死你,命真硬。”他向来欣赏有骨气的人,但是这个女人的骨气只能让他更愤怒。“把她关进仓库,三天之后,还没死透的话,再叫医生。”说完转身离开。他总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特别不爽。顾寒城离开之后,李清歌在眼眶里面打转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寒城,我对你的爱,好像减少了一点点,我好害怕,你快来救我……保镖看着女人苍凉悲戚的脸庞,和百折不挠的骨气,不由心生不忍。“陆小姐,我扶你去仓库里面住下吧,虽然条件没那么好,但是床单被褥都是新的……”“放手,不用你们扶,我自己会走。”进去仓库之后,铁门被带上,落锁。仓库里面只有一个昏黄的小灯泡,光线很暗,在这种光线待久,眼睛绝对会出现问题。。展开

本书标签: 帝国老公狠狠爱

精彩情节:

    李清歌眉头紧皱,愤恨的盯着顾寒城,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你欠她的,我迟早会慢慢讨回来,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所在乎的一切,我都会一点点的毁掉。”

    顾寒城的话如同吐着毒蛇的信子,狠狠的绕住了李清歌的脖子,让她浑身战栗不已。

    她愣愣的看着面前熟悉的俊颜,一瞬间觉得无比陌生,让她难以接受,“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以后会明白的。”

    顾寒城冷哼一声,向台上走去,他最在乎的人已经不在了,他的软肋没有了。

    从今天起,他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

    李清歌看着顾寒城的背影,想追上去问清楚,却被两个人拦了下来。

    “小姐,真的是您,您怎么一声不吭从医院跑出来了?”

    “小姐我们带您去打扮一下,这么重要的日子,可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你们是谁?”

    李清歌确定她不认识眼前的两个人,为什么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这么奇怪?

    “小姐,您先跟我们去换衣服吧,大家都在看我们呢。”

    “是啊,有什么事情,等回家了再跟老爷夫人说吧。”

    ……

    两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堆李清歌听不懂的话,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的被人拉走了。

    两人帮她换好衣服,化好了妆,然后带着她来到了婚礼现场。

    白婚纱,红地毯,顾寒城,她,结婚?

    李清歌看着眼前的景象,就像在做一个荒唐的怪梦。

    不是顾寒城和陆九儿的婚礼吗,为什么穿着婚纱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她?

    如果是她和顾寒城的婚礼,那为什么海报上面挂着陆九儿和顾寒城的照片,写着陆九儿和顾寒城的名字?

    这一定是梦,而且是一个噩梦。

    “有请新郎新娘!”

    主婚人含笑看着红毯上的新人。

    既然确定是在做梦,那就先不跟顾寒城计较了吧。

    等梦醒了,再好好跟他算账。

    李清歌上前一步挽住了顾寒城的手,她侧目望去,男人完美的轮廓,高挺的鼻子,微薄的嘴唇,整张脸深邃如刀削,俊美的无可挑剔。

    “顾寒城,你给我等着!”

    顾寒城嗤笑一声,置若罔闻,直接把她当成空气。

    李清歌赌气的故意走慢一步,拽他一下,顾寒城的脚步受阻,停顿了一下,在外人看来却像是新人间甜蜜的互动。

    顾寒城眉头一皱,阴沉着脸,警告的看了李清歌一眼。

    悠扬浪漫的音乐响起,两人走到了婚礼台上,主婚人宣读誓词,交换戒指,一气呵成。

    “顾寒城,你愿意接纳陆九儿成为你的妻子吗?”牧师读完宣誓词之后,微笑的问。

    李清歌紧张的望着顾寒城,不由自主的摇了摇脑袋。

    不要答应,不要答应,否则……

    否则这个梦她就做不下去了,也绝对找不到借口原谅他了。

    “我愿意。”

    毫无情感起伏的声音,却像一柄钢刀插在了李清歌的胸口。

    “陆九儿,你愿意承认顾寒城成为你的丈夫吗?”

    李清歌一片恍惚,眼前的一切变得虚幻,往事一幕幕在脑海浮现,让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看着走近她的顾寒城,李清歌忽然有一种错觉,觉得这就是他们曾经一起描绘的婚礼。

    台下有满座的宾客给他们送上最真挚的祝福,台上他们交换戒指,认定终生,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

    顾寒城会温柔的执起她的手,给她戴上戒指,亲吻她的手背,再深情的说一句,清歌,我爱你。

    然而眼前的画面却是顾寒城冷着脸,毫无情绪的拉过她的手,粗鲁的给她套戒指。

    她一急,曲起了手指问:“寒城,我是谁?”

    顾寒城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眼中一片冰冷,“陆九儿,你又想玩什么花样?现在知道害怕,想反悔了吗?已经太晚了。”“不…咳咳咳…”

    “呵呵”

    顾寒城很满意李清歌的反应,“陆家二小姐,是不是从来没有住过仓库,觉得很耻辱。”

    很好,他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羞辱她,让她明白做错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保镖听到顾寒城的命令,走过去拖着李清歌往仓库走去,顾寒城跟在他们后面,他要亲眼看着这个女人痛不欲生。

    直接杀了她太便宜了她,他要慢慢的看着她痛苦。

    地下室入口,李清歌扒住了门框,乞求的看着顾寒城,不停的摇头,怎么也不肯撒手。

    寒城,不要这么对我,你看着我的眼睛,你能认出我的对不对。

    还没下去她就感受到无处可逃的压迫感,不敢想象被关在里面,被无边的黑暗笼罩会是什么样子。

    看着女人乞求的表情,顾寒城满意的勾了勾唇。

    “陆二小姐,对新家可还满意。”

    李清歌松开了扒住门框的手,改成揪住顾寒城的衣袖,以前她经常这样揪他的袖子。

    你赶紧认出我啊,现在认出我,我还能原谅你。

    顾寒城看这个动作,脸色瞬间沉了几度。

    “放手。”他甩了几下,女人死活不肯松手。

    “这可是你自找的。”顾寒城眸色一沉,里面闪过一丝冷意,用力一挥手,成功将女人甩开。

    李清歌猝不及防,这是她第一次被顾寒城推开,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往后一仰,从楼梯上滚进了地下室。

    “砰”

    滚了两截楼梯,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发出巨大的声响。

    顾寒城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觉得她是罪有应得。

    到是两位保镖,看到一个弱女子被这样虐待,多少有些于心不忍。

    李清歌从地上爬起来,全身都在隐隐作痛,擦伤和淤青触目惊心,左腿动弹不得,可能伤到了骨头。

    她抬头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顾寒城,心就像被放在了油锅里面煎炸,难受的快要死掉了。

    保镖下楼检查了李清歌的伤势,汇报道:“左腿好像骨折了,需要叫医生吗?”

    李清歌咬着牙不吭声,不想在顾寒城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反正他也不会心疼她。

    顾寒城见她这么硬骨头,心里陡然升腾起几分怒气。

    “竟然没有摔死你,命真硬。”

    他向来欣赏有骨气的人,但是这个女人的骨气只能让他更愤怒。

    “把她关进仓库,三天之后,还没死透的话,再叫医生。”

    说完转身离开。

    他总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特别不爽。

    顾寒城离开之后,李清歌在眼眶里面打转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寒城,我对你的爱,好像减少了一点点,我好害怕,你快来救我……

    保镖看着女人苍凉悲戚的脸庞,和百折不挠的骨气,不由心生不忍。

    “陆小姐,我扶你去仓库里面住下吧,虽然条件没那么好,但是床单被褥都是新的……”

    “放手,不用你们扶,我自己会走。”

    进去仓库之后,铁门被带上,落锁。

    仓库里面只有一个昏黄的小灯泡,光线很暗,在这种光线待久,眼睛绝对会出现问题。

猜你喜欢

  1. 帝国老公狠狠爱
  • 帝国老公狠狠爱
    帝国老公狠狠爱

    许意暖是无奈之下嫁入顾家,嫁给顾家老三顾寒州的,她的家族危机可以用顾家的钱来摆平,所以她就成了利益的牺牲品。新婚当晚,她以为自己要面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谁知等来的却是一个玉树临风的顾寒州。现代言情小说《许你浮生若梦》的作者是二聂,该书主要人物是许意暖顾寒州,许你浮生若梦小说讲述了:许意暖是无奈之下嫁入顾家,嫁给顾家老三顾寒州的,她的家族危机可以用顾家的钱来摆平,所以她就成了利益的牺牲品。新婚当晚,她以为自己要面对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谁知等来的却是一个玉树临风的顾寒州。

  • 爱你的心依旧
    爱你的心依旧

    作者:红香绿脆

    帝国老公狠狠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