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更新时间:2020-04-30 05:07:42

我的三国我当家 完结

我的三国我当家

编辑:诗酒止步作者:绿野布熙阳分类:军事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谁想他还未走下山坡,就听得远处传来一阵急促而杂乱的马蹄声,在宁静的乡村里显得极是震撼,仿佛大地都在颤抖。屋子里的人们似乎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马队,都有些慌乱的跑出屋来,向远边望去。那马蹄声来得好快,还没见到人影便听到有人高喊,“先占住村头,别跑了一个人。”只见疾驰来二十余匹战马,马上之人都是全身甲胄,手提钢刀,旋风一般冲出村去,接着一拉马缰,“吁”,调转马头守着村口。随即远处又来三骑,一骑稍前,三骑稍后,再后面跟着却是约二、三百名步卒。前面的一骑马上之人个子不高,骑着一匹白马,隔得有些远看不清年龄相貌,看样子像是个头领。

      中国的古典历史名著,独爱三国;中国的古代人物,独爱诸葛亮。诸葛亮的魅力不仅在于他的军事战略,还有他的政治才能,更重要的是他的忠诚。虽说“一生唯谨慎”的他也有极其明显的缺点,但就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八个字,哪个上级不喜欢?哪个朋友不喜欢,这便是诸葛亮。

      这人高声叫道:“德王宽仁,尔等不必惊慌,只要将家里值钱的东西交出,便可饶你等性命。若要逃跑、反抗,或是隐匿不报的,这人便是下场。”说着,手一挥。那些小喽啰们立时四散而开,分成若干组,一人守在屋前,其余人进屋搜寻,看这些人熟练的样子,似乎打家劫舍早成家常便饭。这些人穷凶极恶,见东西就拿见人就抢,若有不从,马上提刀砍人,场面十分惨烈。

      刘墉好不容易把气息顺匀了,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处在古时的某个朝代了,心里不由一阵酸楚。他掏出挂在脖子上的一个玉坠,那是一尊骑着大象的翡翠材制的普贤菩萨像,是他考上大学时他母亲从峨嵋山请来的。看着慈祥的普贤菩萨,就像是看着自己的爹娘。刘墉心里一阵伤感,永别了,我的爹娘,永别了,我的朋友们,永别了,我的现代世界。普贤菩萨微微泛起的笑容,似乎在鼓励着他,遇到任何困难都不要灰心,要有必胜的信心。

      似乎有什么声音,刘墉抬起头,顿时吓得汗毛倒竖、魂飞魄散。只见小溪对面霍然站着一头狼。那狼足有小牛犊般大小,身上的毛发根根直立,瞪着两只绿眼,龇着锋利的尖牙,露出猩红的舌头,发出低沉的呜呜声,浓浓的涏液一滴滴地落到潭水中,荡起一个个小圈。刘墉心道,完了,早知道还不如让雷劈死,再不济让强盗一刀砍死也好啊,现在可是要喂狼了。

      刘墉只能没命地逃,哪儿林密哪儿草深就往哪儿钻,身上的衣服和裤子早就被刮成一条一条的,皮肤上也被割出了一道道的血口子,不过这些都顾不得了。终于,追兵是看不到了,可自己是又累又冷又饿又疼,最糟糕也最重要的是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自己应该往哪里走他的心里是一片茫然。

      我究竟跑了多久,我究竟跑了多远?恐怕长跑冠军也不过如此吧?刘墉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才只顾着逃命,似乎都不记得了。刘墉有些自嘲地笑了,算了,不跑了,就算是死,我也不跑了,反正我也算是死过一次了。于是,他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虽然地上还积着薄薄的一层雪,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透过头顶上树叶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阳光和一抺蔚蓝的天空,阳光似乎还是原来的阳光,天空也似乎还是原来的天空,可是这个世界却变了。

      当然,我在写这本书时也面临着诸多的困惑,主要有二个方面。一是本人的历史水平的确不高,对那里的社会制度、赋税、经济等都不熟悉,而我掌握的资料也很有限,所以有错误是肯定的。恳请大家批评指正,以作改进。第二个困惑是语言。那个时候人们是怎么说话的?是如同《三国演义》中半白话半文言的,还是像如今大多古装剧中说的“假白话”。再一个,全国应该有官话吧,否则天南地北的,说地方方言什么的彼此都听不懂啊。我最开始写时用的是近似《三国演义》的半白话,后来想着现在的读者大多是年轻人,所以便修改成了近似现代的语气,当然不会用太过现代的词语。汉语太过丰富,比如一个“我”字,古人常用自己的名来作谦称,即是“我”的意思。比如,“备明白了,“亮已知晓”等等,其他的还有吾、俺、在下、鄙人、洒家、某、奴家、妾身……太多太杂,真正用“我”字其实挺少的。我思考了许久,始终拿不定主意,所以各位看的时候会觉得我用得很乱的。

      我这个人是很懒的,此前都是喜欢看别人写,自己却不太愿意动笔。看过好几本穿越到三国的书,可惜都不太喜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主人公太过完美,风流倜傥不说,还头脑睿智,武功盖世,这太要命了;二是太不尊重历史。有的书中将相隔数十年的人硬生生的弄到了一起,虽然穿越本身就是一种神话,但我仍以为最大限度的尊重史实是一位作者应有的操守。基于此,我有了想一本穿越到三国的书的念头。我的想法是,不能太离谱,必须要有一定合理性。比如,有的主人公把现代的高科技带到三国去了,有的又太神化了,主人公穿越过去就成了武艺高超的人或者有超能量,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此时村里的人早就乱成一团,刚才还在劈柴的、做饭的、洗衣的全都如没头的苍蝇乱窜,哭喊声、讨饶声、叫人声响成一片,有的忙着关门,有的想着往山上逃。那领头之人后面闪出两骑,一打马鞭,提马跃出,马来得好快,举起手中的钢刀,对着一个逃窜的人就是一刀,只见刀锋一过,鲜血急喷而出,头颅滚到一边,那身子才轰然倒地。

      这天,一家在大山深处用他们公司饲料的养鸡场出现了疫情,他便是负责这个片区的。本来处理的过程还是很顺利的,找到了疫病发生的原因,制定了补救方案,效果也极明显。那个养殖场也挺满意,并说用车子送他回去。可他嫌那车子以前拉过饲料,有一股难闻的味道,再加上此时正是天高云淡,乡下的空气又清新,便谢绝了别人的好意,说要自己走走,到一里外的镇上坐公共汽车回去。哪知人会这么倒霉,他才走出来十来分钟天就变了。天上霎时便是乌云阵阵,狂风大作,片刻功夫又是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更可气的是虽是山区,可一路上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只好冒雨前行。他只觉得头上的炸雷越来越响,似乎也越来越近。终于,只听得着“轰”的一声巨响,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刘墉顿时被吓得是屁滚尿流,腿肚子只打哆嗦,心道:“这不是拍片子啊,这是真的,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啊。”正惶恐时,一个小喽啰也正抬头,两人打了个照面。那小喽啰高叫道:“主公,那坡上还有一人。”刘墉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哇”的一声大叫,转身就往树林里钻,耳边就听得有人叫道,“追,捉住那人!别放过他,否则我们的行迹便暴露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刘墉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他定了定神,耳旁听得有哗哗地流水声,嗓子里便觉得口渴得不行。刘墉慢慢爬起身来,循着水声来到一条小溪边。那小溪并不宽,自山上倾流而下,在这里汇成一洼小小的潭水,潭边还厚厚地覆盖着一层积雪,上面间杂着几行不知名动物的足迹,看来有不少动物来这儿饮水吧。潭水不深,水流也不急,清澈而透明。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印在水面上,水里的小鱼幽然自得的在岩石中穿梭。刘墉心里叹道,我的命还不如这小鱼啊。伏下身子,先洗了洗手,又捧水洗了把脸,然后再掬了水喝了几口。溪水里还化有雪水,感觉有些凉,刘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怎么这些人穿着这么奇怪,该不会是在拍古装电视剧吧?”他搜了搜自己身上的东西,又翻遍了所有的口袋,可以确定的是皮包和手机不见了,身上还剩下两张崭新的百元钞票、几张零钱和钥匙。管他是些什么剧组,刘墉心道,自己现在是又冷又饿,还是得去求助一下吧,反正还有点钱,找点吃的,再借个电话打打。打定主意,他选好下坡的路,满怀希望地向那小村走去。

      说实话,我写这本书很艰难。除了水平有限外,我对自己的要求也高,有一点自己不满意的我都会重写,所以写得极慢,有时一周也写不出一章来,但是我一定会把这本书写完的。

      刘墉弓着腰,全身颤抖着,一路歪歪扭扭,不停地咳嗽,嘴角不停地流着涎水,喉咙间好像正被火灼烧着。刚才的那阵子急跑,早已经让他精疲力竭了,他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不过最初是雨水,现在却是汗水。

      最初我很纠结于按照《三国志》还是《三国演义》的脉络去写。仔细地考虑了好久,毕竟《三国演义》早已深入人心些,尽管大多与史实不符,比如关羽的红脸、丑陋的黑张飞,借东风、三气周瑜等等,虽然是小说家言,不过也已为绝大多数读者接受,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按照《三国演义》的思路和人物来写。因为两者衔接的缘故,有些内容避免不了,如曹操与吕布的下邳之战,曹操与袁绍的官渡之战等等,当然我写的不会与原著相同,否则就太对不起读者了。《三国演义》里面还有些不清不楚的事件,如诸葛亮明知关羽会因为感激曹操旧日的厚待会放了曹操,却为何仍让其镇守华容道,给出的解释居然是,“亮夜观乾象,操贼未合身亡。留这人情,教云长做了,亦是美事”这样带有迷信色彩的解释,让人很难接受;又如诸葛亮为何不接受魏延提出的“子午谷奇谋”先取长安,而一定要按部就班地走陇右的平坦大路,也交代得不是很明白,我在写到这两处时,加入了自己的理解,不一定正确,但至少合理。

      好半天,除了自己的喘气声,再也听不到一丝追兵的声音,刘墉终于定了定神,开始理理思绪。哎!我怎么会这么倒霉啊!居然会穿越到古代来了,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自己居然连现在处于哪个朝代都不知道,太悲摧了吧!

      那狼两只前腿往下一按,身子向下一弓,作势就要扑过来。刘墉眼睛一闭,心中一叹,我要死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的要求&一章来

      说实话,我写这本书很艰难。除了水平有限外,我对自己的要求也高,有一点自己不满意的我都会重写,所以写得极慢,有时一周也写不出一章来,但是我一定会把这本书写完的。

    2020-05-26 07:34: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做了不&曹植、

      最后,为了故事的流畅性,我对史实上的一些事实做了不大的改动,比如说把曹植、曹冲的年龄改大了些,也把有些事件发生的时间稍微调整了一下,比如说曹操任丞相的时间,不过都不影响大局。

    2020-05-25 08:10:2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