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小说

更新时间:2021-09-29 20:08:51

婚聘 完本

婚聘

编辑:惊起绿窗眠作者:弄雪天子分类:游戏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秦亚茹望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夫君小心翼翼地护在那位郡主娘娘身边,看向自己的目光生涩且戒备——他是怕自己让他怀里高贵的精致典雅温柔如水的郡主受受了委屈!又低头,望向价值昂贵的记忆金属药箱,秦亚茹失笑一笑,上一世爱这个男人,爱得没了自我,不甘心做妾,可经历过过那么多的波澜壮阔,眼界过英雄不简单,正直善良绝对忠诚,万里挑一的好男人后,此等货色,白送她也切记!干裂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十几具全身武装的尸体,秦亚茹踹了一脚坏损到不能动的车,蹲下身,躲在两辆高大的防弹车中间,活动了一下黑色的高跟皮靴,鲜红的血粘稠地粘在鞋底上,即便是见惯了尸体的她,也不由有些恶心。。展开

本书标签:


婚聘是什么意思  婚聘txt下载  婚聘txt  婚聘小说  婚聘弄雪天子  婚聘书怎么写的范本  婚聘六礼是什么时候  结婚聘书怎么写  订婚聘书  婚聘书怎么写  


精彩情节:

    妇人一边踹,一边儿吐沫横飞:“还敢动手?打死你个没教养的乞索儿!”

    秦亚茹瞠目:“我还以为你会说,一定要放过我,再不肯祸害人的。”

    那个‘自己’虚虚地坐在红木椅子上,目光呆滞。

    随即又冲那妇人道:“周瑞他浑家,赶紧回去伺候你男人去,你要是再胡吣吣,到别人家捣乱,我便叫了里正过来,省得别人说咱们陈家沟都是粗鄙人,不知礼仪。”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那可是郡主,她不过一寻常民妇,还是个弃妇,又怎么可能能给那高高在上的郡主委屈受?

    想必在陈大郎心里,他的母亲,只有郡主一人,而秦娘子只是府里可有可无的人物,便是比起来打秋风的陈家族人,也多有不如。

    轰!爆炸声响起,火光飞舞,宛如一场盛大而绚烂的烟火!

    坐在那个自己对面的,是一双男女,男的英俊斯文,女人娇俏明丽。

    人不能太贪心,得到了多少,就注定要失去多少,秦亚茹忍不住笑,直到现在,她也并不后悔认识这个男人!

    “亚茹,对不起。”

    世人都说柔蓝郡主本性温柔,主动推辞了万岁封其为公主的恩典,不建公主府,待郡马更是体贴入微,从不使小性子,便是对郡马的前妻,也照顾的妥帖。

    “报应?报应个屁,就是老天爷真劈一个雷下来,也该劈死这整日里勾三搭四的贱妇,哪里轮得到老娘?”

    可是,这又如何是秦娘子想要的?

    干裂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十几具全身武装的尸体,秦亚茹踹了一脚坏损到不能动的车,蹲下身,躲在两辆高大的防弹车中间,活动了一下黑色的高跟皮靴,鲜红的血粘稠地粘在鞋底上,即便是见惯了尸体的她,也不由有些恶心。

    本是天下茶中极品的龙凤团茶,如今喝在口中,想必只能品味出酸涩味儿。

    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不准骂我娘!”

    即使是这般境地,男人瞧见秦亚茹明眸善睐的俏脸儿,也忍不住露出一抹笑,他爱极了这个平日里宛如古代女人一般,温婉贤良的小女子,软绵绵的外表下偶尔的尖牙利爪。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不想去&宅,首

    她其实并不想下去,不想去看,可她的目光,径直透入雕梁画栋的屋宅,首先看到的,是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只是,似乎衰老而疲惫,神态懦弱,全不似曾经被高枫称赞为倾国倾城的那个自己。

    2021-10-17 01:3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破旧的&破口大

    秦亚茹浑身发软,勉强睁开眼,就见一个虎背熊腰,面孔狰狞的中年妇人,正双手掐着腰,立在破旧的柴门外面,隔着篱笆破口大骂,各种污言秽语倾泻而出,语速之快,她都有些听不清楚。

    2021-10-16 05:14:47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孙娘&**,

    那孙娘子闻言,眉目一横,扭过头去上上下下地打量出声儿的那个青年男子,冷笑道:“怎么?你也看中她妖妖娆娆的模样了?哼,奸夫**,都是下贱胚子!”

    2021-10-18 02:00:5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只如&如亲生

    不只如此,郡主对待驸马与前妻的儿子,更是犹如亲生,堪为慈母。

    2021-10-18 09:11: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这贱

    “你这不要脸的狐媚子,勾引别人家的男人,等陈五郎回来,定让他一纸休书休了你这贱妇……”

    2021-10-17 05:23:52详情点赞(0)回复(0)
  • 边踹,&一边儿

    妇人一边踹,一边儿吐沫横飞:“还敢动手?打死你个没教养的乞索儿!”

    2021-10-17 12:44:20详情点赞(0)回复(0)
  • 似乎有&里钻。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亚茹才似乎有了些许气力,视力和听觉也渐渐恢复正常,一声声刺耳的声响往耳朵里钻。

    2021-10-17 09:01: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实在看&此不近

    孩子哇哇大哭,破旧的宅子喧闹震天,外面有人实在看不过去,高声劝道:“孙娘子,秦娘子生病体弱,大家都是乡亲邻里,周二郎是好心,才扶了秦娘子一把,你何必如此不近人情?”

    2021-10-17 02:35:30详情点赞(0)回复(0)
  • 开口,&一个老

    青年男子听她满口的胡言乱语,脸色发青,还想开口,却让旁边一人一把拉住:“这周家的母老虎向来是个混不吝的货色,你和她一个老娘们争论什么,没的让别人看笑话,坏自己的名声。”

    2021-10-19 05:41:25详情点赞(0)回复(0)
  • ,立在&笑。

    出落的俊朗挺拔的陈大郎,秦娘子疼若心肝的宝贝疙瘩,立在郡主身侧,神态亲昵,撒娇地说起自己的学业,听见郡主温温柔柔的夸奖,立时便眉开眼笑。

    2021-10-18 03:44:09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