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13 02:01:36

我的爷爷是侦探 连载中

我的爷爷是侦探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木偶的死亡舞步分类:灵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相信这世间会有起死回生之术吗?随着一场匪夷所思案件的突然发生,为什么父亲非要杀了自己的儿子,法医鉴定已死的人为何又会突然会出现...其中究竟有何隐情?我们的主人公程木与好友稀里塌的,为了不确认的答案步入古墓,尸变,怪物,五千年前的古人,他在古墓中又她见到我后竟然没有吃惊,反而说“你爷爷去后山了!我们这就去”过了不到一个小时钱家的人便陆陆续续的赶来,便停在一片空地前,“就这吧!”随着爷爷的声音刚落便有五六个壮汉在那片空地开挖了!“爷爷这是要干什么啊?这下面有宝贝吗?”爷爷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选阴穴”。哎呀!当时我那心肝脾胃脏啊!吓的我是冷汗直冒,双腿打颤“爷爷…你啥时候还兼职了?”“这才是你爷爷的主业”旁边一干人等起哄到,当时那还有心思想啊!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阴风嗖嗖的吹啊!。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爷爷,快跑,炸尸了”爷爷却不以为然的说“炸你个头啊”

      第二天一大早,边听外面像吵翻天一样,我便懒散的从床上爬起来,奇怪的是一大早,爷爷和奶奶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等我走出家门时,赫然在人群堆里发现了奶奶,于是我快步走过去“奶奶,你们这一大清早的在这干什么?”奶奶急忙把我拉回家“昨天死的那个钱坤的死体昨晚在警局失踪了!”我一听当时我的脑海里出现两个想法,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时间也飞快的到了中午,这时爷爷才从外面回来,不过这次他带了一个人回来,这个人很奇怪着大热天的竟然带着大大的斗篷,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我总觉得这个人的眼神在哪里见过,但当这个人摘斗篷时,我的嘴瞬间变成了O型,并快速的抄起身边的家伙,只见我现在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拿着鸡蛋,嘴里念着“妖魔鬼怪快离开……”对大家想的不错这个人就是钱坤,可是他为什么会在着呢!

      她见到我后竟然没有吃惊,反而说“你爷爷去后山了!我们这就去”过了不到一个小时钱家的人便陆陆续续的赶来,便停在一片空地前,“就这吧!”随着爷爷的声音刚落便有五六个壮汉在那片空地开挖了!“爷爷这是要干什么啊?这下面有宝贝吗?”爷爷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选阴穴”。哎呀!当时我那心肝脾胃脏啊!吓的我是冷汗直冒,双腿打颤“爷爷…你啥时候还兼职了?”“这才是你爷爷的主业”旁边一干人等起哄到,当时那还有心思想啊!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阴风嗖嗖的吹啊!

      这件事还是回家后和奶奶聊天提起的,奶奶大笑着和我说起关于爷爷的事,【奥!不好意思,前面忘了说我们和爷爷不住在一个城市,一般过年才回家一次,所以对爷爷不是那么了解】原来爷爷是这个小城里有名的风水先生,谁家盖房子,结婚,丧葬都会找他,另外还有人说爷爷通阴阳,所以有人会在过节的时候让爷爷问问去世的先人在哪个世界可好否,由于爷爷的掐算最灵所以只要谁家东西丢了,都会找爷爷算一算,久而久之,便成了侦探,瞬间我明白了,原来爷爷这个侦探的名称是这么得来的,现在想想怪不得爷爷说破案是警察的事。

      在这期间奶奶已经做好了饭菜,几个人吃过饭后,爷爷便去了自己的房间,奶奶也去了邻居家打牌,虽然知道乾坤没死,但还是会觉得深的慌,我想两个人也不能这么尴尬下去吧!有事我就先开口了,“你好,我叫程木,今年23岁”,钱坤也很友好的说“你好,我叫乾坤,25岁。”就这样总算是打破了我们俩之间的僵局,就这样我们也聊开了,很快就以兄弟相称了,乾坤和我说,他妈妈在他5岁时边离开了人世,一直是父亲把他养大,等我问道是谁杀他的时候,我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那种悲伤,其实在现在我的心里大约也猜到了那个杀他的人是谁了,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那一刹那,我还是被惊了一下,其实我怎么也想不通,都说虎毒不食子,看来也有例外啊!我们大概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时爷爷从他的房间出来,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地方,我和钱坤互相看了一样,什么话都没说就跟上了,我们步行走了大约20多分钟,我们来到了一个像大型剧院的一样的大宅子前,“小木,你过去敲门。“好来”等我已经敲完门后,一想不对啊!这小老头有手有脚还能动的,竟然让我去敲门,这时门已经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也就二十几岁的小姑娘,“程爷爷,您来了!他们都在等您呢!这两位是?”“奥,进去在给你们介绍一下”随即我们便跟着小姑娘进了大厅,他和普通的房子不太一样,刚一进去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墙壁的三分之二处镶有一长条的黄金,在进入大厅处摆放着一个水晶的麋鹿,抬头可以看到往上盘旋的楼梯,墙上挂着大约十几副名画,屋里金器玉器物件比比皆是,我不禁感叹道“哇,真有钱,等老子有钱了我也住住这样的房子”“嗯,等晚上做梦的时候就实现了”“靠,钱坤你大爷的,有你这么打击人的吗?难道你不想吗。”“暂时没想,不过那妞长的很正点,你看那腿。”原来这老小子是个**啊!嘿嘿…不过那妞却是长的不错,“请坐”随着这声请坐我和钱坤才从各自的幻想中清醒过来,这时才发现沙发上除了爷爷外还有两个老头“老程,你怎么才来啊?这两位是?”其中一个廋廋的老头和爷爷打招呼道,爷爷把我拉过去说“这就是我孙子”随即又指着乾坤说“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叫钱坤。”随即又指着那个瘦瘦的老头对我和乾坤说“这位是陈浩分,陈爷爷”随即又指向那位一直没说话的老头说“张亚吧,张爷爷,那位姑娘便是你张爷爷的孙女张灵儿”怪不得不说话,原来是个哑巴,不过他孙女长的还不错,我们俩人面兽性般的和大家打了个招呼,随即这三个老头就开始唧唧歪歪的说了半天,我和钱坤一句也没听懂,这是跟傻子似的不时赔笑,其实不是没听懂他们的语言,而是我们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说的意思,就这样聊天的聊天,赔笑的赔笑,很快我们便聊到傍晚,到了该看好戏的时候了,随即爷爷起身“我们走吧!看好戏了,对了,钱坤你就现留在这,小木我们走”看钱坤那小人得志的样,我就是一千一万个不开心啊!“哈哈…程王爷,这妞是我的了,对不住了。”这是钱坤趴在我耳朵上和我好一顿炫耀,气的我啊!恨不得脱下鞋一鞋底子拍死他,不过我也真为那女孩感到悲哀啊!这不是好好的白菜要被猪拱了吗!爷爷带我来到了钱坤家,钱坤家是一栋两层的小别墅,大门有两层,最外面一层是厚厚的铁门,紧贴着铁门又是一层那种普通的木门,门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铁栏做成的小门,进门后是一个大大的院子,正对着大门就乾坤死的那个房间,房间里还有一个大大的窗,左边是厨房,右边便是大厅,而这三间房间从里面是相同的,爷爷找了马戏团的一个小姑娘办成了乾坤的样子,让他躺在钱坤死的那个浴缸里,姿势也都一模一样,“小木,今晚你负责,不让任何人进这三个房间。”“知道了,爷爷。”然后,我们出去了,这时乾坤的父亲钱龙从外面回来,奇怪的是他见到我们并没有太吃惊,随即问我们“你们怎么在这?”还没等我说话,爷爷便回答道“奥,乾坤没死,回来在带我们做场景回顾呢!你就现在外面等等吧!”“什么……没…没死?”便见钱龙就在院子里不安的走来走去,不是的看看我,看看爷爷,不是的还偷偷踮着脚看看房间里,“我进去看看钱坤,小木你在这等着。”“好,爷爷,我办事你放心。”我边说边对着钱龙笑了笑,钱龙也很尴尬的从我笑了笑,“钱伯伯,你儿子死而复生,你应该很高兴把!”钱龙边擦着汗边说“是…是啊!”就这样我们对立了一会钱龙忽然开口道“我就趴在窗上看看我儿子行不行?”“钱伯伯,这可不行,等会你就会看到他了。”钱龙竟然应冲到了客厅门前,在我的阻拦下,他竟然灵活的躲了过去,直接冲到了厨房门口,顿时我就慌了大叫到“爷爷,钱龙进去了。”等钱龙刚要踏进厨房门的一刹那爷爷边用剪子把钱龙逼了出来,等到了院子中央,钱龙便从爷爷的手中抢过了剪子,就往房间里冲,爷爷竟然走了,不管了?【大家好,本人第一次写这类的小说,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体谅,多多包涵,也请大家给我多提提意见,对本书有什么看法,有什么好的建议,请大家多多指点,我也会酌情采纳的!争取写出让大家满意的书,本人在此先谢谢大家了!】

      那是在我刚毕业那年,因为还没有找到好的工作所以就先回老家来帮爷爷的忙,爷爷接到的一单离奇的案子,那是本市一个富二代离奇死亡案,死者名叫钱坤,今年25岁,死者成卷缩式侧躺在浴缸里,腹部有一处刀伤,但浴缸中并没有血迹,经法医鉴定不存在二次移尸现象,也就是说钱坤就是死在浴缸里,那浴缸里怎么没有血迹呢!我刚想问爷爷是怎么回事,爷爷却突然说了句“靠,这都没事,天理何在啊!”我就纳闷了,人都死了这还叫没事,现在我严重怀疑爷爷年纪大了,脑子挖塌了,没多久法医便把尸体给搬走了,我和爷爷在房间里到处转了转,我问爷爷“爷爷有什么破绽吗?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破案?”爷爷却说“破案是警方的事,都中午了快回家吃饭吧!”就这样我们案子没破却回家吃饭,越想我越觉得不爽,刚回家便和奶奶说起这事,奶奶却不以为然的说正常,还说我爷爷就爱出去惹是生非,“快吃饭吧!你和他说这些干什么!吃饭也堵不住嘴”显然这小老头不爱听了,嘿嘿…我那叫一个乐啊!吃完饭后,爷爷把我叫出说“我要去趟后山,你去钱家把人都叫到后山”。“好,这就去。”去往钱家的路上我边走边想这小老头案子不破去后山干什么!尽管心里一千个不愿意,但我还是去了钱家,给我开门的是钱坤的姑姑钱雪,

      说我也是堂堂七尺男儿,还没有奶奶淡定,这期间奶奶一直很淡定的坐在沙发上喝茶,我真的是很佩服她老人家的定力,这时钱坤和爷爷做到了沙发上,“你是人啊!你怎么不早说,差点伤到你不好意思哈!”我极力的在为自己找台阶,“我早就告诉你了啊!”钱坤似笑非笑的说,瞬间我只能尴尬的说了一句“你这人,真实在”随即我又想到了一系列重要的问题,便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杀了你?你又是怎么活过来的?为什么和我爷爷在一起?”随后爷爷瞪了我一眼说“问那么多干什么?唧唧歪歪,一惊一乍的”。嗨…这小老头太不给我面子了爷爷接着又说“今晚让你看一场好戏,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究竟是什么呢?难道和钱坤有关?

      “就他炸了,他昨天死了,现在却跑咱家了”爷爷无奈的摇了下头和我说“他没死”乾坤竟然嬉皮笑脸的和我说“我没死,不信你摸摸”当时我就在心里想,你以为我傻啊!还摸摸,要是我过去了他把我吃了怎么办,随即我便说道“我不上当,嘿嘿…我就不上当,你能拿我怎么样?”随即我便被一双打手抓了过去,没错抓我的人就是我爷爷,当时我就在想,我可是你的孙子啊!你就这么一个孙子,你也舍得让我去喂鬼!但当及我便碰到了一副热乎乎的身体,刚一抬头变看见钱坤在冲我露出邪恶的笑,当时我是撒腿就跑,但当我刚出门后一想,不对啊!他是热的,鬼好像没有温度啊!于是我便悄悄的从门缝里往里看了看,这好象真的是人,“你真的是人?”“对啊!我要是鬼早就把你给吃了”钱坤用极其鄙视的表情对着我说,瞬间我也觉得,怎么

      第一就是杀人者想毁尸灭迹,第二就是诈尸了,钱坤是自己从警局走出去的,当然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第一种。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