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13 06:40:47

神兵之寒隐 已完成

神兵之寒隐

编辑:捱过春秋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短篇小说 主角:褚惊寒,褚大爷,乐三娘,玉闻笛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神兵之寒隐》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褚惊寒,褚大爷,乐三娘,玉闻笛之间的故事。神兵之寒隐约1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诸位且慢!”慵懒娇柔的嗓音本该让人如沐春风,听在正忙着逃命的一行人耳中,不知为何,却有几丝莫名的泛寒。青葱玉指捧着一张墨迹还未干透的纸扉,不疾不徐递到众人跟前,乐三娘笑得极美极艳,“诸位大爷离开之前,请先把账给结了吧!小本经营,实在亏不起,请见谅!”

    “嗯。对了,还有记得找人去衢州找王老板收酒账,赊欠也得有个期限,我这儿可不是善堂……”一边徐步而走,一边吩咐着,柔缓的嗓音微冷,却仍然娇脆如夜莺鸣唱。脚步,在此时,蓦地一顿。转眼,皓目如月,定定望向墙根处,一扇紧锁的暗门,寻香酒坊藏酒的酒窖所在。瑶鼻几不可察地轻嗅,酒坊里酒香不足为奇,只是今夜,浓郁得不可思议了些。明眸深处有丝奇异的色彩,一闪而没。“于叔,您先去歇着。”艳红的裙摆一旋,荡过一道绚丽的圆弧,女子独自朝着那道暗门而去。。。。。。

    寒隐刀失踪五年。这是哪怕已经时过境迁五个年头,仍然让江湖中人唏嘘扼腕的事实。那柄在修罗庄的神兵谱上,排名第三的寒隐刀是真的……失踪了,从五年前,意气风发的“寒隐客”褚惊寒如同流星般陨落在这茫茫江湖之中,那柄来历不明,却伴随着褚惊寒从名不见经传的初生牛犊走到闻名江湖,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也在同时,随着它的主人消失无踪。有遗憾的,有扼腕的,更有觊觎的。可是,寒隐刀,死了。褚惊寒最好的朋友,那个有着倾城之貌的玉闻笛有一回是这般说的,神情无奈而悲伤。于是,江湖中人众说纷纭,都以为真正死去的不是寒隐刀,而是再未出现过的“寒隐客”,褚惊寒。

    可是,在寒隐刀失踪五年后的今天,它又出现了。成为了一柄杀人的利器,刎血之人是江湖之上,小有名气的衢州陆家庄二庄主陆尚武。说到这陆家庄,尚在人世的老夫人,也就是陆尚武的娘亲出自嵩山派,更是嵩山派掌门,现任武林盟主楼容华的亲表姐,而到了陆尚武他们这一代,又跟四川唐门结了姻亲,陆家庄大庄主,陆尚武胞兄陆尚文的女儿就是嫁入了唐门。这么一来,陆尚武一死,武林中两大门派势必会追查到底,于是,整个江湖都沸腾了起来。因为,陆尚武颈间致命的刀痕形如叶状,人人都认定这般特殊的刀痕只可能是失踪五年的寒隐刀所致。陆尚武毙命于自家书房,不见打斗痕迹,一刀毙命,陆家庄守卫虽非皇宫大内,却也绝非可任人来去自如,陆尚武的身手更是不弱,而那失踪五年,曾以麒英院问剑阁武状元之姿初入江湖,不过短短三年就成名的褚惊寒,绝对有本事无声无息进到陆家庄,杀了人,再悄无声息的离开。

    “我看你是无话可说了吧!”

    淡然一瞥,褚惊寒兀自笑着,眸底笑意凉薄,“我手上没有寒隐刀!”他们该庆幸,否则,现下躺在地上的只会是尸体,而不是还能哀叫喊痛的伤兵。

    “寒。。。。。。寒隐客?”那一厢,当先那男人身后,那一堆武林人士中,总算有人认出了眼前杀出的程咬金,一边抖颤着手指,一边犹带不确定地道,那惶然的神色,不知道是惊,还是怕。

    “对了!今晚挂屋檐下好了!如果下雨的话,比较通风。。。。。。。”乐三娘走到酒窖门口,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笑笑地吩咐道,还是那样的风情万种,但酒窖内的两个伙计却是同情地望向醉得不醒人事的男人,确实啊,如果下起雨来,屋檐底下,确实很通风,他们不是情人,而是仇人才对!可惜同情归同情,两个伙计还是熟练而利落地将醉死的男人用绳子绑了个结实,然后费了半天的劲儿,搞得满头大汗,把人给吊在了屋檐下。清风拂面,夜色沁凉,真是个酣眠的好去处。只是,这男人不是个酒鬼么?怎么还身形魁梧到重成这样?

    狭长的丹凤眼儿中,一抹厉色匆匆掠过,乐三娘眸子半眯,“长凳一张,三两纹银,还有。。。。。。”斜眼见着在阿强扶持下,勉强站起身来,还在抚着痛处龇牙咧嘴的阿威,红唇一扯,冷道,“阿威的诊治、调理,就比照一支长白山老山参的价钱算就好,于叔,先记上,一会儿你去问问城里的药铺,老山参市价多少,切切实实地记上,别说咱们占了人家便宜!”

    阿明和阿威其实很好奇这个男人跟他们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样的白吃白喝,换作别人,怕是早被他们姑娘用绳子捆捆,扔江里喂鱼去了,可是这个男人,那本账簿是越积越厚,欠的账越来越多,从未还过,却也仍然相安无事地每隔几日就要上酒坊来偷喝一回酒,而他来的那几日,不知是不是错觉,姑娘的心情总是特别的好,虽然他们觉得这个连五官都看不出来的男人有些配不上他们姑娘,但他们姑娘已经嫁过一回人了,又是个寡妇,还有人要的话,也还是别挑的好!所以,他们都私底下认为这男人怕是姑娘的情人。。。。。。。

    “不把褚惊寒交出来,爷就没话好说!你给爷起开!”大手一挥,男人身后,那些个都是提刀拎剑,满脸厉色的江湖中人,让他愈加肆无忌惮,毫不收敛的力道将比寻常男子还瘦小些的阿威整个人扫到一边,跌撞在桌角,再翻扑在长凳之上,“哐啷”一声,又是压坏了一张长凳。

    “这位爷,你还是先冷静冷静,有话好说!”跑堂的阿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个切步挡在那虎背熊腰的男子身前,即便眼中带怒,却仍然满脸涎笑地试图粉饰太平,小事化了。笑脸迎人,这是他家姑娘千叮万嘱,生财之道,不可违也。

    “杀人凶手,人人得而诛之!你。。。。。。你别太得意!会有人来收拾你的!”努力抑制住吞咽口水的冲动,终于有人抖颤着嗓音,丢出一句狠话,一行人便是歪歪倒倒,你掺我扶地准备逃命去也。

    “褚惊寒!看刀!”那一堆的武林人士自然没有任由他们认亲,而闲在一旁的道理,觑了个空档,便厉喝一声,纷纷抡起刀剑朝着褚惊寒的后背砍来。

    江洲,山拥千嶂,江环九派,一派千崖竞秀,万壑争流,梵宇巍峨,胜迹如林的山水画卷。江洲城中,有个一醉楼,与浔阳楼一样伫立江边,临窗而立,便能眺望襟江带湖之势,浩浩荡荡,烟波万顷。

    “褚惊寒!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给被你害死的武林同道一个公道说法!”

    预想中的疼痛却未曾自脸颊传来,不过闭眼忍痛的须臾间,一只有力的臂膀自身后探出,堪堪将那只高高扬起的巴掌架在了她头顶,回首,撞上一张被掩在胡须下,辨不出五官的脸,猫儿般的眼中匆匆掠过一丝光彩,却是,蓦然心安。

    “这是你的经验之谈吗?还是胡说八道?你欠我那么多债,不也还没光屁股么?”斜了某人一眼,乐三娘淡淡笑着,倒也不见怒色,眸光一转,射向另外一拨人时,目光却瞬间沉敛,冷下,“至于他们。。。。。。放心!我是个生意人,却也是个正当的生意人,该他们赔的,自然是不允少赔了一文钱,不该他们赔的,也不会硬栽在他们头上。以目前的账目来说,还不会赔到他们连裤子也没得穿。”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一派&浩浩荡

    江洲,山拥千嶂,江环九派,一派千崖竞秀,万壑争流,梵宇巍峨,胜迹如林的山水画卷。江洲城中,有个一醉楼,与浔阳楼一样伫立江边,临窗而立,便能眺望襟江带湖之势,浩浩荡荡,烟波万顷。

    2020-05-25 11:38:50详情点赞(0)回复(0)